未分類

шшш★ tt kan★ ¢O

爲何控制不住?因爲摻染了怒火的鮮血,會爆發出甚至會反噬使用的狂暴力量。

但……王昃會怕嗎?

“去你媽的!”

青弘在空中再次猛然加速,在外人眼中,卻彷彿停止了一般。

停頓,然後……旋轉!

一把梭型長劍,瞬間縮成只有一個拳頭打下,卻瘋狂的旋轉着,好似一個急速的鑽頭!

金色長槍再次舉起,直接跟青弘撞在了一起。

這一次,青弘卻沒有被擊飛,反而是貼住了金色長槍,鑽進進去。

嘶!~

如若破錦之聲,金色長槍直接被鑽出了一個洞。

而青弘的身上卻綻放出一股熊熊火焰。

並非是火神之火,也並非是靈氣,而是……太快的速度,導致將周圍的空氣燃燒了起來。

金甲男子雙眼一瞪,迅速後退,雙手連閃,一道道各色武器從空中顯現出來,儘速擋向青弘。

青弘卻勢如破竹,那些金色武器沾上就斷,擦到就折。

彷彿它就會這樣一直貫穿下去,直到將整個宇宙都挖出一條縫隙一般。

金甲男子再次忍不住了,身形一晃,一種奇異的巫術就使了出來。

他背後猛地出現八十一條紫色光線,彷彿觸手一般揮舞漂浮。

隨着金甲男子手臂一動,那些紫色光線猛地一聳,隨後彷彿無數長槍一般,向王昃疾飛而來。

此巫術曾經擁有赫赫威名,出之必收割無限生命。

名爲……‘巫大空’!

每一條紫氣,需數萬生命經由萬年沉積磨練而成,一條,便可穿梭宇宙。

便擁有宙級巔峯之力。

兩條,卻可突破寰宇,人世間無一物可阻擋一瞬。

直到八十一條,極致之數,便可在一瞬間躍進那傳說中的洪級之境,可堪比真神!

王昃眼皮一陣狂抖,心想這隻怕是金甲男子壓箱底的功夫了。

果然,青弘無悔去勢,卻被幾條紫線一擋,便失了方向,在空中打了兩個轉,又回到了王昃手中,竟是不敵。

看着漫天紫線,如同暴雨臨頭,多無可躲避無可避。

王昃突然閉上眼睛,心中默唸女神大人曾經跟他說過的一句話。

這功法……便是想象力!

靈氣,嗯,很好,依舊充足。

信仰之力?小世界源源不斷,雖然不多,但依舊供給。

黑炎之力?彷彿融入身體,舉手投足之間就能使用。

深淵之下那些奇異黑氣?也在,隨着每一次血祭,越來越多的詭異力量便能顯現出來,嗯……很好!

但實際上,王昃身體裏一直有一種力量,很多,很強大。

他從來不用,不要說不用,甚至長期以來,王昃都是將那股力量看作是敵人,他以爲自己終其一生也無法掌握的力量。

但……

王昃猛然睜開眼睛,雙手一合,淡然寂寞。

一手靈氣,融。

一手信仰,融。

再雙手齊出,黑炎包裹着黑氣……融!

一口鮮血猛地噴上,讓那些力量開始狂暴,發泄,渾濁,掙扎,暴虐。

王昃嘴角划起一道微微笑意,猛然間將所有力量盡數向自己額頭拍去…… 「我是不會回去的,我要留在袁公子身邊!」大喬回答得很平靜,答案卻讓周郎感到非常頭痛,一但吳夫人知道兩人並未成婚又不見大喬回去,周郎本人也不敢冒然回去。

「嫂嫂,不是小弟要為難你,我是按吳夫人的吩咐辦事,希望你能體諒我,若是繼續留在襄陽,曹操大軍到日,便沒人能保證你的安全,要是有個什麼三長二短,她老人家會傷心死的!」僅憑自己這點份量是壓不服眼前這位江東美女,他只能搬出吳夫人來。

「當初我便是隨了母親的心愿接近袁公子的,現在好不容易產生感情,又要狠心將我們分開,公瑾,人非草木,豈能無情,請你們不要再用諸候利益來左右我的下半輩子,就算母親現在站在我的跟前,我也是不會隨她回去的!」溫柔的人一但使起性子來,九頭牛都拉不回,況且腿長在人家身上,又有何辦法。

一向神情自若的周瑜眉目扭曲,顯得非常痛苦,就連被天下人稱之為英雄的劉備都拜倒在石榴裙下,為何袁尚的事遲遲搞不定,加之大喬已經越陷越深,根本不受控制,著實讓人為難。

「名不正言不順,嫂嫂若死賴著袁公子,我們江東的臉面何在,逝去的大哥又會如何想,還忘深思!」活人鎮不住她,周郎只能抬出死人,把江東的面子跟著往上塗抹,非要逼大喬讓步。

「大喬姑娘,回江東吧,回江東等我!」兩人正對著話,不想袁尚從外面推門而入,在外面聽了半天,大喬的執著他已經完全感受到,這便是一種無形的幸福。

「為何?」見是袁尚,大喬舒緩了氣息,只是她不明白,為何袁尚也要讓她回去,莫非眼前這人不需要她的存在。

「你留在這裡,只會讓我更分心,戰爭可不是好玩的,襄陽危如鵝卵,隨時有淪陷的危險,我不想讓你陷入其中,回江東等我吧!」四目相對,是彼此的信任,沒想到今日,他們會當著周郎的面,互訴長情。

「我不怕,比起漫長的等待,戰爭的危險算不上什麼,回江東,等同慢慢地死去,我怕!」大喬紋絲不動,幾滴清澈的淚水順頰而下,她最害怕的便是等待,漫長的等待,等過一個人,才知道其中的可怕,不敢再有第二次。

看著二個人你儂我儂,周瑜是又喜又憂,喜的是美人計達到預期效果,憂的是,美人自己深陷其中,無法自撥,這和當年的天下第一美女貂蟬如出一撤,這也是此條妙計最大的弱點。

「回去吧,大喬姑娘,不用擔心我家四弟,我劉備就算是拼光所有,也會保證他的安全的,請相信我!」不知何時,劉備站在袁尚的後面。

「姐姐,這些臭男人有啥好惦記的,我跟你一起回去,還和從前一樣,陪著娘賞花看月,豈不自在!」孫尚香推開劉備,越過袁尚拉著大喬的手,將流著眼淚的頭抱到自己懷中。

她也要回去!周瑜聽到這話,心頭一緊,怎麼能讓她回去,那劉備豈不成了無人監管的狀態。

「你這樣看著我幹嘛,按習俗,女方成婚之後要回娘家探一次親,這是情理之中的事!」孫尚香說這話,明顯是想氣劉備的,不想巧妙地解答了周瑜的疑問。

大喬不再說話,只是站起身來,和孫尚香緩步走出門去,掠過袁尚時雙目微閉。

「我等你!」

袁尚心頭一陣蕩漾,這三個字,包含這個女人所有的情感,痛苦、快樂、希望、絕望…

「行吧,我來安排船隻,兩位還有什麼要囑託的嘛,我想她們在離開前是不會再見你們了!」周瑜只能把氣往肚子里咽,也不知道該不該逼袁尚,這種結果並不是他想要的。

「那就勞煩大都督了!」劉備微微躬身,孫尚香這一走,他心裡輕鬆不少,至少兩人不用再在公共場所當著屬下的面鬧彆扭了。

而袁尚,只覺得心裡空蕩蕩的,如同蔡文姬離去那晚,孤獨無依,心無一物。

也不知道周郎是安排的哪艘船,漢江之上飄浮著十幾隻,有訓練的,有往來運送物資的,其中包括她們乘坐的那艘順江南下的貨船,劉備和袁尚遠望江面,時不時感嘆幾聲。

「周泰來報,曹軍正在對岸集訓戰船,我想渡江戰役離我們並不遠,而且要在這個冬天最為寒冷的時期開打!」周瑜望著可憐的二人,有些不忍打擾他們,但軍情緊急,又不得不第一時間通報。

「大都督辛苦了,我即刻起程趕赴襄陽,布置隆中防禦,還請勿必按照約定,準時發兵!」劉備這才回過神來,意識到襄陽的命運還掌握在自己手中。

來了三人,走了二人,後面那輛馬車空空如也,劉備和袁尚擠在回襄陽的車蓬內,外面竟然飄起了鵝毛大雪,一些白色的花朵順著拉開的布簾飄到膝蓋之上。

「我們一定能打敗曹操的!」劉備莫名其妙地念著這句,雙手拈緊拳頭,像是只有通過這條路,才能讓孫尚香回到自己身邊一般。

「遼東海岸都結成冰了,第三批海鹽的運送只能等到明年開春,真是個難熬的冬天!」袁尚嘴裡叨嘮著,兩人相視一笑。

「四弟,你真想當個地地道道的商人么,身為荊州從事,不會無視將士們的身家性命一心只鼓搗自己的生意吧!」劉備止住笑意,透出關切的眼神。

「荊州是我最大的市場,沒了市場,哪來的生意,只有守住襄陽,生意才能繼續不是!」在任何時候都不能低估劉備充滿疑慮的想象力,有太多的話,他不會明說,但心裡卻能輾轉千萬遍。

「還有幾天時間的空閑,四弟先把劉琦的事辦完,讓我們一起毫無後顧之憂地與曹賊決戰如何?」

「不早說,此番就應該順道將他們帶來,讓周郎給我們安排一條快船,說不定我還能送送嫂嫂一程!」沒想到這個時候,劉備還挂念著劉琦。

「不可,這種事不能讓太多人知道!」劉備的反應讓袁尚大吃一驚,如同條件反射一般,看來他是不想讓天下人都知道自己是背義之人,對他來說,劉表一家是恩人,鳩佔鵲巢,還把主人趕出去,傳到普通百姓耳里,過往積蓄的民意將會化為烏有,這是他最為擔心的事。 當……生活的折磨像潮水一般涌來。

當……敵人的兇殘沒有一絲一毫的頹敗。

你會……希望有一個英雄,能做到很多人想象着卻無力去完成的事。

將你救出水火、煎熬,然後握住他的手,說着……你成功了,你…成功了!

有一個人,終將有一個人,將一切不可能變成可能,將這烏黑抹開灑出一片黎明!

如果,如果終其一生你都沒有見過到這樣一個英雄的話,那麼……你就是!

既然沒有一個人可以站在你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個位置,那麼……你來!

混合着無數千辛萬苦得到了各種特異力量的致命球體,安穩的,平滑的,卻又堅定不移的直接擊打在王昃的額頭之上。

瞬間……世間的一切變成了慘白。

不光是王昃眼中的,還是所有人眼中的。

在那一刻,彷彿天地間一道巨大的枷鎖被擊開,彷彿……人們的生活中總有一條看不見的線,讓人無法跨過,無法俞越,但就在這一瞬間……消失了。

王昃腦海之中,那個只有綠豆大小的小球,叮的一聲,破裂了。

一股力量,說不清是什麼顏色,卻讓人能清清楚楚的看到。

感到心寒,讓人顫慄,讓人生不出一絲挑戰的想法,更有種融進去,然後……消失於自然。

混沌!

多少年?多少歲月?這種傲立於時間、空間,包裹整個寰宇,最爲本源的力量,終於再一次以它傲人的身姿,挺立於萬物之上。

先是一個點,然後……擴大到無數個‘面’。

金甲男子來不及任何的反應,就被這股力量的波紋劃過,靜止,苦笑一聲,扔下手中的金槍。

他並非孤陋寡聞,只是……沒想到有生之年真的能再次看到這種力量。

世界的力量。

王昃輕輕睜開了眼睛,簡單的一個動作,彷彿僅僅不到一秒,又好似過了億萬年。

時間與空間已經錯亂,讓人分不清,覺不明。

王昃又微笑了一下,驚愕,然後搖了搖頭,苦笑。

“我……好像想起了什麼……”

“不,是你要忘記什麼。”

兩句不同的話,來自於一張嘴裏。

“你就是……呵呵,我還需要謝謝你,之前倒是多多受你照顧了。”

“照料自己的身體,這沒有什麼值得謝意的,不過我倒是應該謝謝你,你把它照顧的很好。”

一個人,兩種聲音,在不停的推讓着。

王昃突然晃了晃腦袋,皺眉喝道:“滾開!”

“不,到了時間了,我給了你很多時間了,讓你感受了一次生命,享受了一遍人生,你應當……滿足的。”

“什麼滿足?!死去的人就不要妄圖再回來,老實的消散掉不好嗎?陰魂不散的有趣嗎?”

“你欠我的,而且……你僅僅是一個‘種子’,放棄吧,離開吧,睡去吧,你幻想的世界,我來幫你達成,畢竟……你存在的這個世界,是由我創造。”

“不行!唯獨這點沒的商量,本死的人就要死,這是規矩!”

“誰的規則?這天嗎?這地嗎?還是神靈定下的?是天,我便捅破這天,是地,我便砸碎這地,是神靈,我便滅掉一切神靈!哦,我正是這麼做的。”

“不,不是天也不是地,更不是神靈,而是這世界!你創造的世界?你不過是世界間的一個小小過客,你上演過自己精彩的人生了,早就落幕了,並永遠不會在打開,世界就是這樣殘酷,它只會給任何生命一次機會,消失了?消散了?那是你玩劈了,這怪不了別人!”

“世界嗎?好,那很好,我便毀滅這個世界……又如何?!”

“呵呵,哈哈!”

“你笑什麼?”

“我笑什麼?我笑你夜郎自大,世界便是世界,不管誰創造出來,它就不會爲任何人所左右,它冷血無情,博愛無疆,容納一切,又吞噬一切,而且最主要的……很抱歉,你現在身處的,卻是我的世界!”

王昃猛地雙手一晃,又立即分開,一股浩然之力便從他的額頭擴散而開,時間……空間……彷彿在一刻都不存在,而換上了一種全新的,自然的,和諧的,絢爛無比而又冷酷無情的……王昃的世界。

小世界!

“不……不可能!!你怎麼會……嘎……嗷!~”

一陣狂暴的嘶吼,一道黑色的影子直接從王昃頭頂飛出,漂浮在空中,漸漸形成了一個男子的剪影。

看不清面孔,卻仍能讓然感受它的驚恐。

王昃仰着頭,靜靜的看着那道黑影,突然微微鞠了個躬,笑道:“謝謝,然後……再見!”

隨手一揮,一道玄之又玄的七色光華,向巨大的黑影飛去,彷彿是投放在草堆上的一團烈火。

“你不能這樣!!”

黑影怒吼着,哀求着。

王昃卻不能心軟,因爲他清楚的知道,這股力量只是暫時的,太過短暫,是小世界的混沌外殼被破開,兩個世界發生了衝撞,所以才產生的一種世界之力。

而王昃作爲小世界的創造着,在這一個瞬間擁有了‘控制權’,但隨着小世界的平衡,隨着混沌的迴歸和凝聚,這股力量將永久性的消失。

畢竟……現在世間還沒有什麼力量可以堪比‘開天闢地’,將混沌轉化爲各種單純而偉大的力量。

七彩光芒沾染到黑影,一陣嘶嚎馬上傳了出來。

而那聲音還在漸漸的衰落。

王昃靜靜的轉過頭,淡然的看着金甲男子,說道:“你就是爲了這個?爲了他,纔想要我的性命?然而……你真的想忽略掉自己的人生,甘心做一個別人的嫁衣嗎?你以爲你會得到力量?是的,你會擁有那股力量的,那股能毀滅一個時代的力量,但……你失去的更多,你會失去自己。”

輕輕一笑,王昃毫無留戀,緩緩升空,向天邊的方向飄去。

“他妹滴!老子這次太牛逼了!”王昃剛轉過頭,就一臉激動的嘟囔着。

“得趕緊找個地方,進小世界看看妺喜她們怎麼樣,嘿嘿嘿……小精靈纏人的時候實在是太可愛了~”

但……剛飄出去幾步,王昃就開始後悔。

他媽的怎麼不跑的快點?

……

時間推到兩分鐘之前,王昃正在匯聚他所有力量的時候。

在離這裏並不算遠的地方,一座小島,一羣美麗的女人,還有……一塊似乎被人遺忘的黑色巨石。

一股混沌的力量從天際飛來,讓所有事物陷入了靜止之中。

就像定格的照片。

卻只有一樣東西在微微的顫動。

巨石。

咔咔……

就像一塊冰塊被牙齒使勁的咬碎,聲音帶着異樣的厚重。

轟~

從最下方的中間,到最頂,一道裂痕猛然出現,兩半黑石轟然倒於地面。

激起塵土,那塵土卻在空中靜止不動了。

一個很小的圓球,靜靜的懸浮在兩片石頭的中間,緩緩變大,然後……漸漸出現一個人形的輪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