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一眾人相繼進入竹海洞天秘境之中。

齊浩然雙手端在袖中,默默瞧著一個又一個身影隱匿竹海秘境之中,不由悵然一嘆。

不知何時,齊浩然身旁就站著位亭亭玉立的女子。

那女子歪著頭,疑惑問道:「前輩是李公子小仙師師父的師父嘛?」

齊浩然笑著轉頭又搖頭道:「當然不是,他的師父,比我要強許多的。」

那漂亮女子低著頭「哦」了一聲,思緒飄遠,忽然又抬頭,瞪著那對亮晶晶的大眼睛道:「前輩知道我家的竹林,為何會……有這麼一個大圈圈嘛?」

齊浩然啞然失笑,笑著解釋道:「這解釋起來比較複雜,不知道一名真正的修鍊者大體要經歷三個階段,分別是煉體,鍛神,以及之後正式被天地承認,當得起『神仙』二字的升仙境,這些李清源那小子是否和你講過?」

庄倩兮趕忙點了點頭。

齊浩然這才笑道,「不孬欸!這小子居然還有這樣一份心思與你講這些。」

他拍了拍臉龐,緊接著道:「其實在第二大境的時候,還有一種叫做靈界秘境的境界,分外玄妙,聽聞這一境初時不顯,只是在神識海下,孕育了一顆世界種子而已,而後那一顆世界種子生根發芽,逐漸成長成一方小天地,藏納顱內,成長到最後,這類修成靈界秘境的修士,就相當於有了自己的一片小天地了,靈炁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是其它修士的數倍有餘,所以與這類修士對上,靈界境的修士真氣之綿長悠遠就已經從根本上立於不敗之地了。」

瞧著女子迷茫的眼神,齊浩然笑著道:「這麼說吧,其實這類修成了靈界境的修士,在晉陞仙人境之後,一旦身隕,極有可能就會自成一方秘境。」

女子瞪大了眼睛,眼中有詢問。

齊浩然站起身來,鄭重其事地向那一片竹林作揖行禮,繼而笑著點了點頭。

女子驀然嫣然一笑,有些小開心。

她瞥向那一抹金色圓圈,很想衝進去拍一拍那一襲青衫的李公子小仙師師父,與他說一聲,自己的祖輩上,也是有仙人的嘛!所以說自己也是很有仙緣的!足夠配得上當李公子小仙師師父您的弟子啦!

一旁的庄暉望著自家閨女這般嬌滴滴的模樣,會心一笑。

天際驀然就有一道長虹飄過,身後跟著數騎劍光,居然個個都是踩著飛劍而來。

倏然之間,就有一位身姿曼妙的女子御劍懸停於眾人身側,這位女子衣袂飄飄,一條雪白披帛在女子身後恣意飛揚,襯托得女子那本就精緻的臉龐,愈加超凡脫俗,天仙下凡都未必有女子一半美麗了。

一對雪白蓮足踩在一柄纖細長劍之上的天仙女子眯起一對丹鳳眸子,

庄倩兮一張小嘴微張,大吃一驚,心下卻沒來由地蹦出一個念頭,若是眼前這位神仙姐姐是自己的師娘,該多好?

好像也只有這麼一位神仙姐姐,才能配得上自己的師父?

這位女子忽然開口道:「一位……叫做李清源的男子,是否進入了竹海秘境?」

庄倩兮怔怔然,當真是自己的師娘不成?

齊浩然眼疾手快,一指黃金大圈道:「就在裡面兒呢!」

這位天仙般的女子向這一襲青衫的男子打了個稽首,而後腳尖輕靈一點腳下飛劍。

女子腳下飛劍驟然綻放出一團雪白光亮,整個人都化作一條雪白長虹,投入金色大圈之中。

身為錙珠河水神的女子

進了秘境,生死自負,這是一條各國不成文的規矩。

那小子從最初的對上自己,再到與學宮之中的第二長老一縷分神相抗,再然後又有那位第一魔尊的敲打,若是如此,他眼界依舊是能局限於小小的第二大境,那麼他李清源也就別闖這一趟竹海了,乾脆直接找一塊嫩豆腐撞死算球。

只不過齊浩然忽然就有些擔心,見識了各類山頭亦或山巔的風景,再無浮雲遮望眼,看待腳底板下面的山腰亦或是山腳,也便難免有些低看一眼?

可莫要覺得這些個第二大境,是那些個繡花枕頭第二境能夠相媲美的啊,就將他們小瞧了去啊……一眾人相繼進入竹海洞天秘境之中。

齊浩然雙手端在袖中,默默瞧著一個又一個身影隱匿竹海秘境之中,不由悵然一嘆。

不知何時,齊浩然身旁就站著位亭亭玉立的女子。

那女子歪著頭,疑惑問道:「前輩是李公子小仙師師父的師父嘛?」

齊浩然笑著轉頭又搖頭道:「當然不是,他的師父,比我要強許多的。」

那漂亮女子低著頭「哦」了一聲,思緒飄遠,忽然又抬頭,瞪著那對亮晶晶的大眼睛道:「前輩知道我家的竹林,為何會……有這麼一個大圈圈嘛?」

齊浩然啞然失笑,笑著解釋道:「這解釋起來比較複雜,不知道一名真正的修鍊者大體要經歷三個階段,分別是煉體,鍛神,以及之後正式被天地承認,當得起『神仙』二字的升仙境,這些李清源那小子是否和你講過?」

庄倩兮趕忙點了點頭。

齊浩然這才笑道,「不孬欸!這小子居然還有這樣一份心思與你講這些。」

他拍了拍臉龐,緊接著道:「其實在第二大境的時候,還有一種叫做靈界秘境的境界,分外玄妙,聽聞這一境初時不顯,只是在神識海下,孕育了一顆世界種子而已,而後那一顆世界種子生根發芽,逐漸成長成一方小天地,藏納顱內,成長到最後,這類修成靈界秘境的修士,就相當於有了自己的一片小天地了,靈炁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是其它修士的數倍有餘,所以與這類修士對上,靈界境的修士真氣之綿長悠遠就已經從根本上立於不敗之地了。」

瞧著女子迷茫的眼神,齊浩然笑著道:「這麼說吧,其實這類修成了靈界境的修士,在晉陞仙人境之後,一旦身隕,極有可能就會自成一方秘境。」

女子瞪大了眼睛,眼中有詢問。

齊浩然站起身來,鄭重其事地向那一片竹林作揖行禮,繼而笑著點了點頭。

女子驀然嫣然一笑,有些小開心。

她瞥向那一抹金色圓圈,很想衝進去拍一拍那一襲青衫的李公子小仙師師父,與他說一聲,自己的祖輩上,也是有仙人的嘛!所以說自己也是很有仙緣的!足夠配得上當李公子小仙師師父您的弟子啦!

一旁的庄暉望著自家閨女這般嬌滴滴的模樣,會心一笑。

天際驀然就有一道長虹飄過,身後跟著數騎劍光,居然個個都是踩著飛劍而來。

倏然之間,就有一位身姿曼妙的女子御劍懸停於眾人身側,這位女子衣袂飄飄,一條雪白披帛在女子身後恣意飛揚,襯托得女子那本就精緻的臉龐,愈加超凡脫俗,天仙下凡都未必有女子一半美麗了。

一對雪白蓮足踩在一柄纖細長劍之上的天仙女子眯起一對丹鳳眸子,

庄倩兮一張小嘴微張,大吃一驚,心下卻沒來由地蹦出一個念頭,若是眼前這位神仙姐姐是自己的師娘,該多好?

好像也只有這麼一位神仙姐姐,才能配得上自己的師父?

這位女子忽然開口道:「一位……叫做李清源的男子,是否進入了竹海秘境?」

庄倩兮怔怔然,當真是自己的師娘不成?

齊浩然眼疾手快,一指黃金大圈道:「就在裡面兒呢!」

這位天仙般的女子向這一襲青衫的男子打了個稽首,而後腳尖輕靈一點腳下飛劍。

女子腳下飛劍驟然綻放出一團雪白光亮,整個人都化作一條雪白長虹,投入金色大圈之中。

身為錙珠河水神的女子

進了秘境,生死自負,這是一條各國不成文的規矩。

那小子從最初的對上自己,再到與學宮之中的第二長老一縷分神相抗,再然後又有那位第一魔尊的敲打,若是如此,他眼界依舊是能局限於小小的第二大境,那麼他李清源也就別闖這一趟竹海了,乾脆直接找一塊嫩豆腐撞死算球。

只不過齊浩然忽然就有些擔心,見識了各類山頭亦或山巔的風景,再無浮雲遮望眼,看待腳底板下面的山腰亦或是山腳,也便難免有些低看一眼?

可莫要覺得這些個第二大境,是那些個繡花枕頭第二境能夠相媲美的啊,就將他們小瞧了去啊……

魔尊的敲打,若是如此,他眼界依舊是能局限於小小的第二大境,那麼他李清源也就別闖這一趟竹海了,乾脆直接找一塊嫩豆腐撞死算球。

只不過齊浩然忽然就有些擔心,見識了各類山頭亦或山巔的風景,再無浮雲遮望眼,看待腳底板下面的山腰亦或是山腳,也便難免有些低看一眼?

可莫要覺得這些個第二大境,是那些個繡花枕頭第二境能夠相媲美的啊,就將他們小瞧了去啊……

魔尊的敲打,若是如此,他眼界依舊是能局限於小小的第二大境,那麼他李清源也就別闖這一趟竹海了,乾脆直接找一塊嫩豆腐撞死算球。

只不過齊浩然忽然就有些擔心,見識了各類山頭亦或山巔的風景,再無浮雲遮望眼,看待腳底板下面的山腰亦或是山腳,也便難免有些低看一眼?

可莫要覺得這些個第二大境,是那些個繡花枕頭第二境能夠相媲美的啊,就將他們小瞧了去啊……。 何止是倪小春差點沒緩過來,他直播間的諸位水友也差點沒緩過來。

「卧槽!狗主播,抓緊跑吧,就你們這點兵力還想攻城?怕不是想屁吃。」

「十則圍之,倍則攻之,我感覺這個任務沒戲了。」

「這個張二狗是真的狗,這就是他嘴裡的小山村嗎?打鎚子啊!」

……

倪小春看向洪河,他其實是偏向於撤退。

洪河的心裡也直打鼓,野戰和攻城戰那可是兩碼事,他神色凝重的盯著這個村子,與其說是村子,不如說它是軍事堡壘。

洪河吸了一口氣,轉頭看向麾下的士兵。

岳飛,佐佐木小次郎,熊大,熊二,馴鹿騎士們,躍躍欲試。

特朗格爾,爾格朗特他們興奮異常。

洪河看不出骷髏法師和沙漠巨蠍的表情,但卻能感覺到他們強烈的戰鬥慾望。

手下的士兵們都在渴望戰鬥,那自己又有什麼好慫的!洪河可從來不會打擊手下積極性。

更何況,狗頭人們已經發現了他們,城牆下的六隊狗頭人,正在向他們包圍過來。

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干就完事!

洪河指著狗頭人大軍哈哈大笑:

「他們越界了!」

「而代價就是死亡!」

「我的將士們,誰來為我而戰!」

【君主技——激將,發動】

經過這幾天的多場戰鬥,洪河憑藉著技能G1輔助者和G3協調者擊殺了足夠的敵人,因此,他成功解鎖了新的君主技能——激將。

激將雖然是個幾率技能,但對於洪河來說這個技能不存在幾率。

【君主技——激將,發動失敗】

美妙的「叮」「叮」聲在耳邊響起。

「發現宿主黑手,使用紅手。」

【君主技——激將,發動成功】

【參與本場戰鬥的英雄和士兵提升50%戰鬥力】

岳飛提著巨蠍之牙,輕蔑的看著滾滾而來的狗頭人大軍:「即使敵眾我寡,末將亦能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

佐佐木小次郎緊握腰刀:「人生,就是不斷的戰鬥,我們生,他們死!」

白銀冰霜巨魔和巨魔士兵們拍著胸膛:「巨魔時間到了!」

其他眾人也不甘示弱,紛紛毛遂自薦。

洪河大手一揮:「那就碾碎他們!」

【你進攻了狗頭人城堡】

【因為是攻城戰,攻方在損失一半兵力前無法撤退,守方在損失三分一兵力后,可以選擇棄城離開】

【戰鬥開始】

【洪河軍統帥:178】【狗頭人軍統帥:85】

【洪河軍武力:182】【狗頭人軍武力:100】

【洪河軍智力:10】【狗頭人軍智力:0】

【洪河軍神秘:0】【沙漠巨蠍神秘:20】

【加成】:

(洪河軍攻擊速度提升930%)

(洪河軍移動速度提升93%)

(洪河軍造成的物理傷害提升820%)

(洪河軍受到的物理傷害降低82%)

(洪河軍造成的魔法傷害提升100%)

(洪河軍受到的魔法傷害降低10%)

(狗頭人軍增益效果提升20%,減益效果降低20%)

(洪河軍所有增益效果降低20%,減益效果提升20%)

洪河目光一閃,四個屬性果然都很重要,但想要擁有更多的屬性,必需要有英雄,哪怕是普通英雄也能增加最少20點的屬性。

但,英雄的招募難度可想而知道。

目前,除了運氣好碰到野生英雄和探索一百格土地,便再也沒有招募英雄的辦法!

而且,即便運氣好碰到野生英雄,他也不一定願意歸順玩家。

經常刷論壇的洪河也明白,自己當初能招募到文彥這個史詩級的英雄究竟有多幸運!

洪河搖了搖頭,把注意力轉回戰場,就在這時,倪小春拍了一下洪河的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