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好吧。”

狄澈看着黎姿的樣子,總覺得她不會那麼乖乖的聽話,叫來了於媽三人,再次強調一番之後才感覺到了輕鬆一點。

黎姿嘟着嘴看着他做的一切,原來做名人的妻子也不好,時不時就會來個刺殺什麼的。

哎,真是倒黴.。

顯然,黎姿的思想又神遊到了一個不知道的地方去了。

若是狄澈知道她這樣想,估計又會滿臉黑線,無可奈何了。

吃完飯,狄澈去處理工作上的事情去了,而黎姿則是在院子裏躺着,享受着這份寧靜的時光。

“黎姿。”

張遠揚翻了過來,黎姿一愣,連忙從躺椅上坐了起來,“那個,今天狄澈在。”

張遠揚笑了笑:“在就在,怎麼了?我們又不是偷情,你這麼害怕幹什麼?”

黎姿一愣,突然反應過來,是啊,自己又不是偷情,怎麼好像一副在丈夫在家的時候見姦夫的樣子?

想到此,黎姿不禁笑了起來,那月牙兒的眼睛讓張遠揚看到有些癡迷了。

“我被禁足了.”黎姿哀怨的聲音響了起來,但是那表情卻是甜蜜的,因爲她知道,狄澈這樣說是爲了她好。

張遠揚挑了挑眉頭,她是該禁足了,已經懷孕了就不要到處往外跑。

“嗯,禁足也好。”

“唔?”黎姿擡頭,看着張遠揚認真的眼神,不禁想着,難道他也知道了?

黎姿拉長着臉,十分的無奈:“可是在家裏會無聊死,只能上網又沒有別的事情做。”

“呵呵,這是對你好,忍幾個月就好了。”

“幾個月?”黎姿驚叫起來,天啊,要幾個月!她怎麼可能受得了,鬱悶.

黎姿皺了皺眉頭,十分的不甘願,而一旁的張遠揚則是好笑的看着她,其實他很願意陪着她的,但是.。她沒有立場。

“哎.”黎姿嘆了一口氣,站了起來,看着張遠揚說道,“你趕緊回去吧,天都快黑了。”

“好,你早點休息。”

張遠揚依舊在看到黎姿進了屋子後才翻牆而出。

“狄澈,我要禁足幾個月嗎?”黎姿抿着脣,眼裏有說不出來的嚴肅,天啊,若是要禁足幾個月,她不要活了。

狄澈皺了皺眉頭,想了想,隨即點點頭。

黎姿倒在了牀上,一個翻身不去看他,狄澈挑了挑眉頭,並沒有說什麼

突然間黎姿突然兩眼放光的出現在他的面前:“那,你會不會天天過來?”

“不會。”

狄澈乾脆利落的回答,“不過,有時間我會過來。”

“真的嗎?”黎姿笑了起來,“我因禍得福了,哈哈。”

聽着她的笑聲,狄澈挑了挑眉毛,並沒有說什麼。

而一旁的黎姿則是高興的不得了。

“林琳,今天我不能出來了。”

想到今天約了林琳出去逛街,可是想到昨天狄澈說的事情,無奈的扯了扯嘴角。

“怎麼?狄澈要帶你出去玩?”林琳揶揄的說道。

黎姿嘆了一口氣,十分鬱悶的聲音響了起來:“不是,他將我禁足了,要不你過來我這裏吧,反正是星期天,你也沒有事。”

林琳一愣,被禁足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聽到黎姿的話,點了點頭:“也好,你把地址給我發過來。”

說着,掛斷了電話。

林琳根據地址找到了地方,看着裏面的房子,不禁嘆道,這就是有錢人住的地方啊!

很快,她便進去了,越看就越是喜歡,想着若是有一天自己也住在這裏就好了。

“張遠揚?”看着對面迎來的人,林琳小聲的叫道。

張遠揚朝這邊看來,微微一笑:“你是林琳吧,呵呵,你來找黎姿的?”

“嗯。”

林琳紅了臉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原來你也住在這裏,你要出去嗎?”

“嗯,”

張遠揚應了一聲,“我就住在她的隔壁,黎姿好像在家裏,你去找她吧。”

林琳點了點頭,戀人之間有一瞬間的沉默。

最後還是張遠揚率先開口說道:“你是來陪黎姿的吧?也好,孕婦的確要人陪着。”

說着,朝她笑了笑就離開了。

林琳愣住了,孕婦?黎姿什麼時候成孕婦了?她怎麼不知道.。難道說那丫頭懷孕了?想到此,林琳加快腳步朝黎姿家裏走去。

“林琳,你終於來了!”在外面望眼欲穿的黎姿終於看到了林琳的身影,迅速的跑了過去,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熊抱。

“行了行了,這纔多久。”

林琳翻了一個白眼,拉着她走了進去,儼然自己是女主人一般。

黎姿則是高興的跟在她的身後,自從自己搬進這裏,林琳根本就沒有來過

“黎姿,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兩人坐在了沙發上,林琳盯着黎姿的眼睛說道,她知道,黎姿只要一撒謊,她的眼神就會閃爍不定。

“有事情瞞着你?沒有啊!我能有什麼事情瞞着你啊!”黎姿皺着眉頭說道。

努力的回憶着,然後擡起頭,慎重的搖了搖頭。

“真的嗎?”看着黎姿的樣子,並不像撒謊,不禁疑惑的皺了皺眉頭,“可是,那爲什麼張遠揚要這麼說。”

“張遠揚?他說什麼了?”黎姿好奇的問道。

“是這樣的,剛纔在路上碰到了張遠揚,他說你是個孕婦的確要有人倆陪着。”

“孕婦?”黎姿驚住了,“可是我並沒有懷孕啊!”她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話,她也想懷孕了。

林琳皺了皺眉頭,隨即說道;“別想了,興許是誤會什麼了,你找個機會跟他解釋一下就好了。”

說着,一雙眼睛看起了她的房子,笑道,“果然是有錢人,這房子,看看,這麼漂亮!”說着,站了起來,到處參觀着。

黎姿笑了起來,領着她到處轉動着,來到二樓,那巨大的臥室讓林琳一愣,隨即感嘆道:“這臥室有我家大了,黎姿,你每天一個人住在這裏不怕嗎?”

“不啊,還有三個傭人呢。”

黎姿不以爲意的說道,林琳白了她一眼。

“我的意思是,你一個人住在這麼大的臥室裏不害怕,不空虛嗎?”

“額.”黎姿不知道怎麼回答,看着林琳,搖了搖頭,“習慣了。”

這下輪到林琳無語了,是啊,習慣了,還有什麼還害怕的。

林琳怕觸及到她的傷心事,連忙轉移了話題。

“今天中午你想吃什麼?我告訴你,於媽什麼菜都會做呢!”黎姿興致勃勃的說道,兩人看着電視,吃着東西,聊着天,倒也愜意。

林琳挑了挑眉頭,想了想,說道:“這樣啊,那我就嚐嚐牛排吧。”

“呵呵,你吃對了,於媽最會做的就是牛排了,因爲狄澈喜歡吃。”

看着黎姿提到狄澈的時候,那甜蜜的樣子,不禁替她心疼,想到自己心底的那個人,不禁苦笑一聲,自己連黎姿的一半氮氣都沒有。

“林琳,要不你今天就在這裏睡覺吧,我們還可以聊聊天。”

黎姿睜大眼睛,眼巴巴的說道。

林琳一愣,說道;“狄澈不回來?”

“嗯.。我去給他打個電話。”

說着,拿着手機就撥了過去,臉上滿是笑意。

聽到裏面的回答,兩個女生眼睛都是一亮,不回來就好

“好了,我知道了,拜拜。”

掛了電環,兩人相視一笑。

“我們好久沒有談心了,今天倒是個機會。”

想到以前時不時兩人就睡在一起聊着天,黎姿心裏一暖。

林琳也笑了起來,點了點頭:“嗯,今天你得好好跟我時候說說你們倆去法國的事情。”

“哈哈!”

兩人笑了起來,那笑聲傳得很遠很遠.

晚上,兩人聊了很久才熟睡過去,第二天中午黎姿才醒來,而林琳則是亂吼亂叫着。

“黎姿,我告訴你,就是你害得,昨天晚上非要拉着我聊那麼久,這下好了,我遲到了!”

“遲到了就遲到了,大不了不要去了。”

黎姿聳聳肩,笑着看着好友手忙腳亂的穿着衣服。

“你還笑!”林琳瞪了她一樣,繼續說道,“你以爲都跟你一樣啊,我還得靠那份工作吃飯了。”

說着,整理了一下衣裳,“好了,我走了,拜拜。”

說着,拿起包包匆忙的離開了。

黎姿嘆了一口氣,又是自己一個人了,還真是無聊了,看着電腦上的QQ,上面的人物沒有剩多少了,自從自己和狄澈在一起後,就再也沒有跟以前的人聯繫過了。

想必,他們也已經將她忘了吧。

嘆了一口氣,黎姿從電腦前站了起來,看着外面的景色,決定出去走走。

毫無目的的她走到了院子裏,剛好看到了張遠揚,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過來嗎?”張遠揚舉了舉手裏的紅酒,笑着說道。

黎姿眼睛一轉,點了點頭,連安菱都說自己可以跟他做朋友了,那她還擔心什麼了?

笑嘻嘻的跑了過去,看着張遠揚笑着說道;“你還真悠閒了。”

“呵呵,你呢?”

“我?”黎姿撇了撇嘴,“無聊死了,我都快發黴了。”

張遠揚挑了挑眉毛,黎姿突然想到了什麼,正要跟他說,卻見張遠揚說道:“我帶你出去吧。”

“啊?”黎姿一愣,然後思索片刻,狄澈不讓她出去,但是沒有說不讓她跟朋友出去吧,想到此,臉上的表情浮現了出來,連忙點頭,“好啊好啊!”

看着黎姿開心的臉龐,張遠揚的心情也好了不少,說道:“你先去換衣服,我在門口等你。”

“嗯。”

黎姿連忙跑了回去,換了一件衣服,而於媽見此,連忙說道,“小姐,狄總交代過你不能出去

。”

“我知道,他說我不能一個人出去,但是我現在不是一個人,是和張遠揚一起,安啦,不會出事的!”說着,趁着於媽不注意,連忙跑了出去鑽進了張遠揚的車裏。

於媽一愣,大叫起來,可是黎姿並沒有回頭,於媽一個老人怎麼能追的上她,只好停住了腳步,連忙走到房間撥通了狄澈的電話,心裏忐忑不安起來,若是狄總怪罪起來,自己可怎麼辦!

“我們現在去哪?”黎姿看着外面的風景,涼風吹到她的臉龐上,格外的舒服,摸了摸自己的臉蛋,轉頭看着張遠揚,笑眯眯的問道。

雖然說她纔在家裏呆了一天,但是已經受不了了,所以,張遠揚一提出要帶她出去,她就高興的不得了,把什麼都忘到了腦後。

“嗯,看電影怎麼樣?”

“好啊好啊。”

黎姿連忙點頭,不管幹什麼都可以,只要能出來。

而張遠揚則是想着,雖然黎姿懷上了孩子,但是看電影還是不要緊的,畢竟孕婦也要適當的放鬆。

兩人來到了電影院,兩元呀再三囑咐她要小心,這才走進售票口。

而此時的黎姿根本就想不到剛纔要跟他說的事情了,剛纔,黎姿想要澄清自己沒有懷孕的事實,但是,沒有機會說出來,現在她又忘了,就更沒有機會了。

“走吧。”

“好!”

看着一對一對的情侶,黎姿皺起了眉頭,真是的,爲什麼狄澈就不能跟自己看一場電影了,好歹自己跟他也是夫妻.

張遠揚帶着黎姿找到了位置,貼心的將她扶在了位置上,將買來的水和爆米花放在了她的手上。

“謝謝你,張遠揚。”

黎姿小聲的說道,這時候,大屏幕上出來了字畫,黎姿連忙閉上了嘴,將眼睛放在了屏幕上。

狄澈接到於媽的電話後,皺了皺眉頭,說了一聲知道了便掛了電話,這女人,一點都不讓人省心。

想了想,立馬撥通了安木森的電話。

“你那邊怎麼樣了?”狄澈淡淡的問道。

安木森皺了皺眉頭,說道:“我沒見到他的人。”

說話的時候,安木森還喘着氣,似乎在着急的尋找着。

狄澈眉頭皺的更深了,一個不好的想法從腦子裏冒了出來,皺了皺眉頭說道;“黎姿跟張遠揚在一起,你迅速的找到她,不要讓她被你父親找到,我這就出去。”

說着,拿起椅背上的西服,快速的走了出去。

安木森一愣,迅速的撥打了張遠揚的電話,可是上面確實顯示的關機,然後又撥通了黎姿的電話,得知了兩人的地址,安木森迅速的趕了過去,中途,給狄澈發了一條信息。

“哈哈,這個太搞笑了,這個女人怎麼能這樣,哈哈

!”看着上面的情景,黎姿大笑起來,不住的往嘴巴里喂着爆米花。

張遠揚對這喜劇片並不感冒,但是他聽說孕婦看喜劇片好,至少能保持心情,對大人和寶寶都很好。

不一會兒,她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看着上面的來電提醒,黎姿一愣,爆米花都掉在了地上,連忙接聽起來,小聲的說道:“狄澈.”

“黎姿,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是不是?”狄澈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着,黎姿愣住了,支支吾吾的半天,都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趕緊給我出來!”狄澈怒吼一聲,黎姿連忙站了起來,往外面奔去,連跟張遠揚的招呼都忘了打。

張遠揚自然也跟了上去,兩人一出來,就看到安木森和狄澈。

黎姿像一個做錯了事情的孩子一般,慢吞吞的走到狄澈滿前,低着頭,什麼也不說。

狄澈怒道:“黎姿!你要我說多少遍?不要去外面,你是聽不懂人話嗎?”

“可是,可是在家裏好無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