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被叫到的人都是一臉難看,不知道如何是好,本來是準備一言不發的,但是現在可不得不發了。

要不然很有可能被認為是心虛,也會被列為懷疑對象。

至於為什麼,沒看到周圍天罡軍已經把弓箭對準他們了嗎?

沒看到周圍的人都紛紛躲開嗎?

最開始被叫到的林兄硬著頭皮上前說道:「九殿下,我林家這幾日雖然與風家基本在一起,但是晚上我們都是各自在營帳的。」

「至於風家私下如何我等不知呀。「

「林其,你個王八蛋,居然……」

「閉嘴。」

陳浩軒喝道。

那風家長老聞言立馬停下辱罵,只是還恨恨地看着林家長老。

而那林家長老也是一臉難看,不過更多的還是尷尬。

畢竟這事確實是他林家有些不道義,但是這時候無論誰處在他這個位置,想必都會明哲保身的。

要知道這可不是一般的案子,而是足以剿滅全族的大罪。

陳浩軒繼續把目光移向那劉兄。

那人見狀連忙上前行了一禮。

說道:「殿下,賀家是絕不可能做這種事的。」

陳浩軒聞言感到十分有趣。

這人居然如此肯定,要知道在這種時候就算要說好話都是會很委婉,一般人絕不會如此。

要是如此,那要麼是這個人腦子有問題,要麼是這個家族確實讓人相信。

「說說看。」

「殿下,賀家實力一般,絕不敢在軍營之中做這種事啊。」

「就憑這一點你就敢肯定賀家無罪?」

那劉家長老聞言不卑不亢的說道:「除此以外,還憑我與賀長老幾十年的交情。」

陳浩軒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劉家長老。

直看得別人心裏發毛。

「好,本殿下知道了。」

說完后,陳浩軒帶着熊濤二人來到包圍之中,看着這些慌亂的人說道:「本殿下知道你們這些人中很多人是冤枉的。」

「可是,你們之中有人是姦細是肯定的。「

「現在你們各家都缺少了人,你們要如何才能證明你們是清白的呢?」

眾人都是不知如何開口。

陳浩軒看着眾人,突然把目光移向楊家眾人所在地。

看着帶隊的楊燁長老,說道:「楊長老,你楊家可是忠義之家,不知現在楊長老可有何說的?」

在場眾人都是把眼光轉向楊家眾人方向。

楊家長老淡然的看着陳浩軒說道:「殿下,我楊家問心無愧,沒什麼說的。」

「好,好一個問心無愧。」

「可是本殿下怎麼覺得就是你楊家所為呢?」

陳浩軒說道。

話音一落,周圍人都是炸開了鍋,議論紛紛。

不過很多的都是不相信楊家會幹這種事。

「不可能吧?楊家怎麼會幹這種事?」

「這是自己砸自己招牌啊。」

「絕不可能。」

「九殿下,我楊家世代忠義,您雖然貴為皇子,但是我等絕不容許您侮辱我楊家。」楊燁突然爆喝道。

同時其身後眾人都是把兵器拿了出來。

天罡軍眾人見狀紛紛爆喝。

「若有抵抗,格殺勿論。」

陳浩軒見狀卻是眼光一閃,若有所思。

現在陳浩軒基本上已經可以確定了。

不過沒有確鑿證據,不好下手。

「呵呵,楊長老不必動怒,本殿下只是隨口說說。」陳浩軒一臉輕鬆的說道。

「哼。」楊家長老聞言冷哼了一聲,便不再說話。

但是實際上,此時楊家眾人心中已經是十分慌亂了。

他們看陳浩軒這樣哪裏不知道陳浩軒已經懷疑上他們了,一點也不顧及他們楊家的身份。

按照他們原本的計劃,是焚燒糧倉,然後引發這些人的混亂,從而試探天罡侯是無恙。

他們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包括他們被發現少了一些人。

但是他們想的是憑藉楊家的威望,而且還有這麼多家族陪着,想必他們楊家是最先被排除嫌疑的。

但是現在看來,這陳浩軒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少主,現在該如何辦?」

楊家長老暗中傳音道。

「靜觀其變,隨時準備出手。」

「是。」

陳浩軒來回走了走,但是卻是一言不發,這讓這些人更加心慌。

突然,陳浩軒停住了,說道:「他們失蹤的具體是哪些人?」

「殿下,都在這上面。」

陳浩軒接過來仔細看了看。

慢慢的陳浩軒發現了不對。

「周副將,這些黑衣人基本上都是什麼修為?」

周副將聞言連忙說道:「殿下,這些黑衣人中有一名武王初期的修為,其餘全是武帥修為。」

「呵呵。」

「風家。」

陳浩軒笑了笑,隨後突然喊道。

風家帶隊長老聽到喊聲心中一慌,差點摔倒在地。

但是還是強穩住了心神。

「九殿下。」

「放他們出去。」不過陳浩軒的聲音傳來,卻是讓他們欣喜若狂。

「什麼?」風家眾人都是有些懵,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殿下,您剛……剛剛說的什麼?」

風家長老小心翼翼的說道。

「哈哈,風長老受驚了,風家的嫌疑排除了。」

話音一落,風家眾人都慌忙下跪,「多謝殿下,多謝殿下。」

「好了,下去吧。」

「是。」

陳浩軒繼續排除了幾個家族。

現在就還剩下是三個家族,一個是楊家,一個是洛家,還有一個是鐵沁家族。

陳浩軒看着這三大家族,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雖然知道肯定是楊家,但是他沒有證據呀。

看着眼前三大家族的人,陳浩軒十分糾結。

「各位,就還有你們三家了,不知現在,各位可還有什麼說的?」

「殿下,我洛家乃是箭雲城家族,曾多次參與天沙堡的抵禦禁區的戰爭。雖不如楊家忠烈,但是我洛家還沒人性泯滅,絕無可能幹如此喪盡天良的事情。」

「不錯,我鐵沁家族也不會做如此下作的事。」

「這是背叛人類,簡直是畜生不如,不說這些人是畜生都侮辱了畜生。」

鐵沁家族的長老是一名壯漢,瓮聲翁氣的說道。

陳浩軒聽了有些好笑,不過卻是沒有表現出來。

而是仔細的觀察楊家之人的表情、動作。

看楊家眾人在那鐵沁長老辱罵的時候都是拳頭緊握,一些人還微帶怒色。

陳浩軒笑道:「楊長老,不說幾句嗎?我看您似乎有話想說呀。」

楊燁聞言面色平靜的看着陳浩軒,說道:「殿下,我沒有什麼好說的。」

「我楊家數百年來犧牲了多少先輩才換來的忠義楊家的名聲,而且忠義乃是我楊家的祖訓,我楊家是絕不會幹這種事的。」

楊燁剛剛說完,鐵沁族的那個大漢就說道:「不錯,殿下,我覺得那些斷子絕孫的傢伙很有可能不在我們中間。他只是嫁禍我們,轉移視線而已。」

「我們這些人可都是有名有姓的,而且這裏世家極多,誰也冒充不了,而這次乃是對抗禁區生物,肯定不會有人背叛人類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