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下了。」

「沒被她發現。」

「按理說應該會被她發現,畢竟她是築基境高手,修成的人列計算機擁有主動排異的智能機制,但是當我下降的時候,她的排異機制竟然釋放了一條安全路徑,然後我就得手了,爸,這會不會是陰謀。」

「陰謀?哼,如果真的是陰謀,她的這波操作那是真沒法看了。」

「你有什麼高見?」

「你看着吧,我註定會讓她翻車的。」

柳乘風立刻讓紅母打開信號節點圖,探測她這個母降與剛產下的子降之間的距離;信號節點以數字解構的模式呈現在他的眼前。

他發現女人現在停在距離他不到五百米的地方。

這個發現讓他再次轉頭看了一眼那些電子牌坊,原來這些門洞式傳送門還具有短距傳送的能力,可是它們是怎麼做到將數字電信號和物質一起傳送的。

難道是量子隱態傳送技術?

通過機器重新掃描人體內的所有微觀粒子的信息,將其記錄成數據發送在百米、千米甚至更遠的距離之外,再通過這些信息重新構建這個人。

好吧,這顯然不是自己擅長的科目,就別浪費腦細胞了,咱識趣兒,只要知道它是一種科技就行了。

科技,別人用得,我為什麼用不得。

「各位賽博大仙,保佑我衝進去別出事,保佑我可以進行短距傳送。」

他立刻悶起腦殼,也向著那電子牌坊沖了進去。

然後他徑直橫穿到了電子牌坊的後面,一道數字波紋從電子牌坊的電子柱的柱腳向上延展擴散,就像核爆風一樣,然後射向高空。

至於柳乘風所站的距離與剛才起跑的位置只是相隔幾米而已,他人也好好的,還是原來的他。

「所以說,你們這些賽博大仙是保佑了,又好像沒保佑。」他不爽地朝天豎起中指。

算了,估計這裏面還摻雜着什麼啟動密鑰或被動認證程序,他只有老老實實的走路,不再去做這些給人生鑲金邊的美夢。

此時,月華已經漸漸落幕,金色大坐佛左眼射出的太陽光輝已經翻過了魚肚白,開始籠罩整個佛古城。

一夜又過去了,佛古城的市民從『福壽膏』和『電子極樂』的美夢中蘇醒,開始進入佛古數字城好好工作、天天向上。

滿大街都是行屍走肉在排排站,永無止境地進行那毫無意義的肉體修行。

而柳乘風衝撞電子牌坊時,從電子牌坊的電子柱射向高空的數字波紋卻撞到了金色大坐佛的小拇指,立刻激蕩起璀璨的電子佛光。

那裏正是佛指港的位置。

一道金色山嶽般的身影出現在佛指港的高空中,垂首向下看去,在那金色山嶽的頂上,站着一位俊美飄逸的道袍少年,赫然是斗府真人游古柏。

「原來你在這裏。」游古柏興奮的蕪湖起飛,俯衝而下。 說到這裏,他心中湧起一陣酸澀,苦笑道:「這彷彿跟我認識的不是一個時繁星。」

封雲霆想着曾經的時繁星,萬般柔情湧上心頭,還是忍不住解釋道:「那只是小部分,更多的時候她就像星星一樣耀眼,她很聰明,也很善良,太過漂亮,讓我操碎了心……」

霍野墨疑惑:「她這麼好,你還操什麼心?」

封雲霆沖他舉起杯子:「你說呢?」

霍野墨秒懂,搖頭失笑。

終於,他把心裏話脫口而出:「說實在的,我很嫉妒你。」

「沒關係,我受得起你的嫉妒,」他沉聲道:「而且在我的情敵當中,你是最坦誠的。」

霍野墨點了點頭,似乎也是默認,又似是無奈:「可見坦誠並沒有什麼用,我還是輸了。」

封雲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現在的立場,也沒辦法安慰你,喝酒吧。」

「……能再多跟我說一些你們之間的事情嗎?也……讓我徹底死心。」

封雲霆想了想,點頭表示答應,他一邊品嘗啤酒一邊微笑着講述道:「她愛哭,而且是很愛哭,有時候我惹到了她,她能不間歇的哭上大半天,確實是個水做的女孩。」

霍野墨很少見到時繁星哭,僅有的幾次也是跟封雲霆有關,他心中五味雜陳,像是打翻了調味品鋪子,當即自顧自的又倒了一杯酒,如果不是捨不得打斷封雲霆的講述,此時定是已經換了烈酒。

「她確實很堅強,但也有害怕的東西,尤其是小蟲子,帶刺的毛毛蟲是她最害怕的,每每見到,一定要讓我給她丟出去,不然她都不敢過來。」封雲霆回憶起這些事,表情很幸福。

「對了,她其實還怕打雷,哪怕是晚上下雷陣雨,也必須有人陪着。」他說到這裏,唇角笑意忽然一僵,慚愧道,「真不知道我不在她身邊的時候,她是怎麼過來的。」

霍野墨見他也有心情低落的時候,接話道:「我忽然知道她是如何變成今天這樣的了,封總,你口中的時小姐是個很鮮活的人,會脆弱會鬧,而我見到的只是把真實的自己包裹起來的她。」

時光是這時間最難跨過的鴻溝,他認識時繁星太晚了,喜歡上她也太晚了。

封雲霆停止了回憶過去那個無比美好的時繁星,他拿過霍野墨剛放下的啤酒瓶,給自己也倒了一杯,若有所思道:「你約我出來,除了一時衝動外,應該還有別的用意,我想我現在已經明白了。」

「那你倒是說一說啊。」霍野墨藉著醉意,把自己最暴躁不羈的一面暴露了出來,他隔着酒杯望向封雲霆,免得自己一看到這個人,就嫉妒的不得了。

「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她的,讓她回到以前,不再故作堅強。」

他因為誤會,曾經走過一段彎路,如今想來,真是恨不能穿越回去把自己給揍一頓,從表情到態度都認真的不得了。

霍野墨見他確實是個聰明人,抬眼道:「你會說到做到么?如果你做不到,我隨時會回來。」

「你不會有那個機會的。」封雲霆對着他舉起了酒杯。

霍野墨把自己喝到一半的酒杯滿上,對着封雲霆的方向碰了過去,在一聲脆響后,他覺得這大概是今天自己喝的最後一杯了。

時繁星是在清晨時分醒來的,她的記憶還停留在昨晚的雲台山上,下意識的就想在封雲霆懷中翻個身,不成想觸手之處,只有一片冰涼。

封雲霆去哪兒了?她幾乎是立刻就清醒了過來,蹭一下坐起來,擁著被子打量周圍的環境。

這裏已經不是封家別墅了,但卧室里的裝潢和陳設卻都是時繁星再熟悉不過的,因為她曾經在這裏生活了五年,這是他們曾經充當婚房的別墅,雖然與之有關的回憶都不怎麼愉快就是了。

時繁星將睡亂了的頭髮攏到耳後,踩上拖鞋就開始滿屋子的亂轉,她以為封雲霆只是早早起了床,想要找到他給他一個驚喜,不料晃了一圈之後,卻是連個影子都沒見着。

「封雲霆?你在么?」她接連喊了好幾聲,除了迴音外,再沒有聽到其他的動靜。

正在時繁星疑心封雲霆是出門去了,準備摸出手機給他打電話的時候,玄關忽然響了一聲,聽着是個有人推門進來,在換鞋的動靜,她連忙探出頭去,恰好對上他迷茫不已的面孔。

封雲霆一看到時繁星,就忍不住露出笑容,配上眉宇間一夜未眠的茫然與困惑,宛如一個走路都晃蕩的人偶。

「我在這裏。」 林書豪的情況,好像是這幾年籃球文里無法避免的一個人物,相對而言,我寫的還算比較委婉,沒有進行強化和吹捧,被一年級的布萊德索壓的死死的,接著利文斯頓賽季報銷才進入輪換陣容。有關於他的規劃,我所了解到的情況是,正規程序走,他確實只能進灣灣那邊,但是籃協曾經考慮過特事特辦,規劃他,後來因為某些方面談不攏,沒能成行。其實12年奧運會,中國隊輸給英國隊,證明了一個國家職業籃球的高度和全民普及度關係不大……英國那籃球熱度約等於無,然而只要恰好有一幫英美雙國籍的老黑選擇英國國籍就行了。規劃林書豪,最起碼比國足規劃巴西鬼子讓我心理過得去。這本書的計劃里,這件事要有主角和姚明一起牽線,做思想工作,甚至給出利益,然後促成這件事。

易建聯和安德森的位置問題,安德森那個賽季是魔術隊的主力大前鋒,場均10+5,三分命中率接近40%,球隊戰績東部第四,空間型大前鋒的戰略意義也很重要。同年易建聯在小牛隊基本是飲水機,直接競爭中輸給了布萊登萊特。誰強誰弱還是比較明顯的。

球隊陣容上整體確實比較屌絲,但事實就是別家的總經理都不是傻蛋,不會輕易把自家的金苗子給給主角。一步一步建隊,選擇合適的人,做必要的犧牲,在所難免。所以這本書在交易上也不會那麼溫馨,不會那麼夢幻。。 顧念一直加班到八點,趙明誠也陪着她等到了八點,然後送她去秦可遇約的一家泰國餐館。

在餐館等了半個小時,秦可遇才姍姍來遲,將包扔在椅子上:「點餐了嗎?」

「還沒呢,等你來!」顧念笑眯眯地望着她:「快點快點,我要餓死了,加班到現在,連口水都沒喝!」

秦可遇點了份冬陰功和一份魚餅將菜單遞給顧念:「本來想早點來,又臨時有點事,抱歉啊!」

顧念點好了餐,問道:「就我們兩個嗎?」

「嗯!」

「小北呢?」

秦可遇沒說話,喝了一口水,慢悠悠地說:「他去京都了,今晚的飛機。」

「啊哈?」顧念一時沒反應過來:「他去京都做什麼?」

秦可遇的表情還是很平靜:「他傷好得差不多了,我想着他待在這裏也是不安全,林家以後想要報復他很容易,於是就讓他去京都了。」

顧念有些不能理解:「可是他在京都一個朋友都沒有,人生地不熟的,怎麼活啊?」

「怎麼不能活?」秦可遇聲音很冷:「再說了他去京都是學習的,給他租了學校附近的房子。」

「學習?」

「嗯,他去京都電影學院當旁聽生。」

顧念微微鬆了一口氣,然後又問:「可是為什麼走得這麼急呢我還沒見到他,他幾點的飛機,我現在去送他還來得及嗎?」

秦可遇看了眼時間,淡淡道:「來不及了,飛機已經起飛了。」

顧念心裏頓時劃過一陣失望,她有些悶悶不樂地說:「需要走得這麼急嗎?」腦海裏面閃過一個念頭,她抬起臉望着秦可遇:「可遇,你是不是不想讓我見到他啊!」

之前一直說不方便,現在傷好了又說他去京都了,而且還走得那麼急。

秦可遇手指在桌子上輕輕敲了敲,慢條斯理地說:「是他覺得這次連累了你,所以沒臉見你。」

顧念微微抿了抿唇:「這有什麼連累不連累的,我一直把他當弟弟的。」想到這裏她又說:「那等他到了京都給我打電話報個平安。」

秦可遇不語,過了會兒說:「他到那邊會認真學習,不會想別的事情,手機號碼也換了,不會經常聯繫我們。」

「好吧!」

等到顧念的菠蘿飯上來了,她舀了一勺飯往嘴裏塞,問:「其實我挺好奇來着,你是用什麼辦法把他弄出來的?」

秦可遇垂著臉喝了一口湯。

那天她剛回國,景少承來接機場接她的時候說她朋友周小北捅了人進了監獄,她在車後座就想給人打電話疏通關係把人給弄出來。

那男人邊開車邊不冷不餓地說:「他捅的是林子超,要能弄出來早就弄出來了。」

秦可遇不信,結果電話打過去一聽是周小北頓時就已各種理由搪塞。

景少承則是一臉看好戲的樣子,氣得秦可遇想把手機直接砸在他的臉上,但是一想到自己老爸的話,還是忍住了這衝動。

車子開了一半景少承才說今晚他要去找林子超談判一下,讓她接應一下,不管怎麼樣他都會把人給她弄出來。

她當時還不信,但是景少承還真是把人弄出來了。

條件就是讓周小北離開,離得越遠越好。

「不是我,是我朋友。」秦可遇心思轉了千百回,想着要不要把事情真相告訴她,目前來看,她還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江亦琛在後面操盤,但是這樣的話她對江亦琛肯定會更加死心塌地。

一個女人對男人死心塌地往往不是什麼好事。

更何況還是顧念這樣一根筋的,而江亦琛又是那樣摸不透的男人,說他對顧念好吧,外面有緋聞也不管,還時不時讓她傷心難過,說不好吧,卻也肯為了她幫她朋友。

秦可遇不懂這些戀愛的邊邊角角,她換了話題問:「你和江亦琛最近怎麼樣?」

「就那樣吧!」顧念嘆了口氣:「我之前想跟他離婚來着,但是又不捨得,現在小北也放出來了,我打算跟他好好過呢!」

「想好啦?」秦可遇挑着眉笑了笑:「看得出來你是真挺喜歡他啊!」

顧念嘆了口氣:「光是我喜歡他有什麼用啊,他要是不喜歡我也是白搭。」

秦可遇眼珠子轉了轉:「那你覺得他喜歡你嗎?」

「不知道啊!」顧念苦着一張臉:「他是那種喜怒哀樂都不輕易擺在臉上的男人,我也捉摸不透他的想法,但是我覺得他應該是有點喜歡我的,但是怎麼說呢,就好像我喜歡畫畫,你喜歡買衣服一樣,都是可以被替代的。懂我的意思吧!」

秦可遇懂,也知道她沒信心。

沉默了會,秦可遇吸了口氣:「顧念我跟你說件事。」

「嗯,你說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