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去了。」林灣搖頭。

「可不去把平樂要走,那她在相府肯定會受欺負的。」

夢令臉上一陣糾結,最後索性實話實說道:「小姐,雖然我不喜歡平樂,但是就讓她一個人留在相府被欺負,我也看不下去,小姐還是想個法子,把平樂一起帶走吧。」

「林金蓮想扣著,誰能帶走?」林灣反問,臉上卻是不慌不亂:「你放心,不出兩天,相府定會好好的,把平樂送回來。」

「什麼?」夢令沒有聽懂林灣的意思。

「相府能扣著平樂,是因為平樂的身契在相府,可若是,平樂本就不是相府的人呢?」

林灣眼裏掠過一抹深思。

她不知道是否猜的對,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平樂不僅是來監視她的人,還是一個多年的殺手。

只有殺手,手裏才會有那麼厚的死繭,只有殺手,才會對自己的容顏毫不在意。

不過,不管平樂來自哪來,在平樂的真實身份沒有暴露出來之前,平樂都是她的人。

那就不能被扣在相府。

「小姐,你的意思是,平樂來路不正?」夢令掩住嘴,忍不住驚呼。

「來路正不正,是看她來自哪裏。」林灣抬眸,眼裏深思散去,只有一片晴朗。

「等等吧,總會守得雲開見月明的。」 「雲姑娘您問問它,知道不知道哪一邊人數少一些?」

既然打算要衝過去,那當然要找對手少的地方突圍,那樣大家保住性命的機會也大些,於是龍魂衛頭頭也不怕被雪狐取笑了,不過他知道雪狐不待見他,所以要詢問的話,還是皇後娘娘出馬比較好。

聽了龍魂衛頭頭的話,雲拂曉點頭應下,就抱起雪狐,一邊順着它柔軟暖和的毛髮,一邊低聲和它交談,「隊長的話你聽到了嗎?我們現在要去闖關突圍,我們人手就這麼多,你也看到了,他們個個都是好人,你也不想他們出事吧?」

雲拂曉說到這裏頓了頓,低頭親了一直抬頭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像是在聆聽她的話的雪狐一下,它眼巴巴的看着她的模樣,有點像珏兒他們小時候看着她的模樣,讓她的心軟的一塌糊塗,也挂念幾個孩子,就把雪狐當自己的孩子,忍不住在它的小臉上親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雲拂曉的錯覺,她發現那雪狐好像有點不好意思的轉過頭去,不再看雲拂曉。

它的舉動把雲拂曉逗樂了,抱着它搖晃了一下。

「拜託你告訴我們,我們從哪裏衝過去比較好?」

「吱吱。」雪狐回頭沖着她吱吱的叫了幾聲,接着就從雲拂曉的懷裏跳了下去。

雲拂曉跟着它走了一路,現在已經不用它再扯她的袖子,她也知道它是什麼意思了,於是她趕緊拍拍龍魂衛頭頭的肩膀,「快跟上它,它要帶路了。」

「好咧,大家做好隨時迎戰的準備,我們出發!」那龍魂衛頭頭右手一揮,做了一個全速前進的手勢,就趕着雪橇追了上去。

那些狗狗們因為能全力奔跑,一個個都興奮的汪汪的吠著。

有了它們汪汪的吠著,那聲音遠遠就能聽到,龍魂衛頭頭立即吩咐大家停下安撫那些興奮地狗狗,讓它們安靜下來,他可不想還沒有衝到人家的前面,就被他們發現。

現在他只想來個突然襲擊,讓他們手忙腳亂,那樣他們才能進最快的速度,損失最少的衝過去。

那些侍候這些狗主子的龍魂衛們趕緊掏出一些吃的塞到那些狂吠的狗狗嘴裏,為它們順順毛髮,安撫它們,終於它們不在狂叫,他們才再次啟程。

「等下衝過去的時候我們斷後。」諸葛泓突然湊上前,低聲和前面駕駛雪橇的龍魂衛說道。

「大人,斷後的人我們頭已經安排好了,大人的好意我們都知道。」那龍魂衛想哭了,皇後娘娘特別交代不管什麼時候,都要保護好諸葛大人,現在諸葛大人偏偏說要斷後,他怎麼辦?

有誰能救救他嗎?

「你如果不想你的兄弟死,你就聽我的,我們斷後,我只要撒一把葯出去,他們就沒有辦法來追我們了,我們也能趁機離開,你說是不是?」諸葛泓挑了挑劍眉,一副你知道該怎麼選擇的模樣。

他不知道該怎麼選?他能不選嗎?

他的臉都皺成苦瓜臉了。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231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趙老夫人沉著臉:「我不管,你去想辦法,你不是和陸細辛關係不錯么,那就去英國,想辦法拿到她的頭髮,親子鑒定一定要做!」

趙老爺子也開口了:「敏瑤,不是我們逼你,你看看你姐姐,她就是嘴硬心軟,口口聲聲說不在乎陸細辛,其實心裡還是很惦念這個女兒的。她身體本來就不好,再因為這個事情出了什麼事,你難道就不會愧疚么?」

趙敏瑤:「……」

「敏瑤啊。」趙老爺子繼續,「你姐姐她已經失去了陸細辛一次,你忍心讓她失去第二次么?」

趙敏瑤心中積蓄的怒火,隨著趙老爺子這句話,砰得一聲引爆。

她面色凝結,抬眸看著父親,一字一頓:「我忍心,我怎麼不忍心!當初在您壽宴,她親口說陸細辛不是她的女兒,她親口說出來的話,現在怎麼好意思吞回去?

人家對她心有眷戀時,她不理不睬,殘酷冷漠;人家對她失望透頂,她又後悔難受了,怎麼就這麼賤!非要人家愛答不理,非要上趕著!」

「啪——」一聲響亮的耳光聲響起。

趙老夫人胸膛劇烈起伏,眼中滿是尖銳:「趙敏瑤,你怎麼這麼說你姐姐?你還有沒有良心,你長心么了?她是你姐,又生著病,你該照顧她,體諒她,怎麼能說這種話?你太讓我失望了!」

趙敏瑤被打偏了頭,半晌沒有動作。

好一會,才慢慢轉過頭。

望著怒氣勃發的母親,她自嘲一笑:「我還不夠體諒她么?我體諒的還不夠么?」

趙敏瑤眨了下眼,想把眼中的濕意眨下去,但是眼眶卻越來越濕。

她深吸一口氣,喉間哽咽了下:「媽,我今年四十多歲了,掌管趙家十幾年,你還當我是小孩子么?」

趙敏瑤並不想把話說得那麼清楚,但是她忍不住。

「為什麼不讓陸家去找陸細辛,為什麼不讓陸承繼去?」趙敏瑤冷笑,「因為你們知道,這次的事很奇怪,能不著痕迹地從陸家拿走親子鑒定書,能抹消掉鑒定中心的記錄,更讓人民網蓋棺定論,這說明陸細辛背後的力量很強大。強大到陸家不願意去硬碰硬,更不敢去碰。」

「所以,就讓我去。即便惹惱了陸細辛,也可以利用我和她之間的感情緩和,如果實在緩和不了,那就把我推出去頂罪,反正,星洋、星辰他們也大了,正好入主趙氏。」

這些話說出來太傷人。

但,趙敏瑤憋了二十幾年了,她不吐不快。

當年,她已經有了門當戶對的男友,都快要訂婚了,結果父親出了事,傷了腿。

大哥喜歡畫畫,天真爛漫,根本撐不起趙家,二哥愛玩愛鬧,性子狂|放,更不願意被責任束縛。

怎麼辦,只有她上!

門當戶對的男友分了,因為父親不放心,怕她結婚後,心向著夫家,把趙氏送給別人。

熱愛的鋼琴也不學了,因為沒有時間精力,她要全力支撐趙氏。

其實最初,趙敏瑤還沒想到那麼多,即便意識到父母有些偏心姐姐,她也不當回事,因為她也愛姐姐呀,愛著趙家的每一個人。

但是隨著她掌管趙氏愈久,和父親的矛盾就愈大,她的心就漸漸冷了。

二哥一直在家中給她沒臉,甚至都動起手來,趕她出去。

趙敏瑤不信父親不知道。

他就是裝作不知道,由著二哥作踐她。

尤其是這兩年,侄子趙星洋從過來留學歸來,入主趙氏。

姑侄兩個的矛盾越來越大,幾乎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父親雖然表面一碗水端平,但是私下裡卻把股份都贈給侄子,更是在股東會議上,當著所有的面,幾次訓斥她。 眾人走出山谷,向外而去。

此時山林頗有些動蕩。

關於聚集九大龍王便可離開龍島的說法,已然傳開,諸多勢力紛紛行動起來。

凰天道隨手虜來一人,問清諸多勢力的現狀后,就把他給扔一旁去了。

了解完情況后,凰天道有點感慨。

「這些勢力動手能力還不錯,該虧我們出來的早,不然龍王恐怕就沒我們的事了。」

蕭晨、綰綰、千仞雪三人點頭。

雪白小獸歪著小腦袋『咿呀咿呀』的叫著,蕭晨將其抱在懷裡,等著凰天道吩咐。

剛剛那人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就光是被大勢力降服的龍王都高達四五頭了,其他的龍王也都有了些許消息,想來不日就會有人收服。

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凰天道盤算了下,龍島上有明確信息的龍王還真沒幾頭。

本來最好拿的應是蕭晨盜龍蛋的那一波,不過現在他沒下手,自然沒有了。

不過也不一定!

凰天道想到了點什麼,露出笑容。

「沒有翼龍王的消息,或許我應該去那頭光明翼龍那看看,這段時間她應該剛產子不久,還沒有被發現!」

隨後凰天道招呼一聲幾人,他們朝著光明翼龍墮入龍島的地方前去。

光明翼龍所在地凰天道不清楚,但稍作推理還是能找出來的。

那日它墮入龍島,僥倖碰到了七彩聖樹,借其神力治癒傷勢,甚至連之後的翼龍王的出現,凰天道都懷疑與光明翼龍接觸的七彩聖樹有關。

不然一個比蛇象龍強不到那的翼龍族,又有什麼資格產出一頭龍王。

話題有點跑遠了,總之是蕭晨和骷髏三王,先從光明翼龍那搶到了七彩聖樹,隨後又一路狂奔,將其帶到了死亡沼澤,後面才碰到了來尋寶的凰天道們。

大致區域應該就在那一片了。

幾人前去尋找。

路上的長生界修士漸多。

遠遠的,凰天道彷彿聽到了高昂的龍鳴之聲!

「有情況!我們先去看看!」

凰天道眉頭一挑,別這個也被人截胡了。

蕭晨、綰綰等人點頭,凰天道五色神光一掃而過,將他們捲起,往著那片區域飛過去。

不一會,他們就到了目的地。

只見前方人群擁擠,諸多勢力的人圍在一起,中央赫然可見一隻體型龐大的西式巨龍,正是那日墮島的光明翼龍!

此時光明翼龍警惕的看著人群,一隻剛出生的小翼龍趴在它懷裡,嗷嗷叫著。

凰天道攜人趕到,神識散發出去,探查情況。

「有趣,沒想到還有老熟人在!」

凰天道露出詭異的笑容。

一旁包圍光明翼龍的人群迅速散開,龍島上能飛的都是猛人,惹不起!

「嗯?」

一個中年道士警惕的看了凰天道一眼,有點抹不去對方虛實。

這也正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