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丫頭,別著急,他是我們薩滿教孩子,你註定就是他的女人,這是妖神之意!」冷印祥卻豪邁而笑,不管如何,冷月秀一定要許配給楊柏。

此時的楊柏一路煙,來到深山當中,身後的木屋已經零星,寒意更加濃郁,雪花都紛飛起來。

「一座山,居然有四季的變化,夠可以的!」楊柏揉了揉眉心,還是不去想冷月秀的事情,反正周芷燕他們到來,看到姥爺冷印祥,楊柏就準備出山,返回D市。

「咦?」前方的山路當中,突然出現一個深淵之地,冰雪持續的覆蓋,遠處的山谷彷彿冰窟一樣。

「神女印?」楊柏頓時明白過來,這座山峰之下,就是神女閉關修鍊的所在。當初楊柏就是憑藉神女印和神劍,才轟開這裡的崑崙封印。

殘留的氣息,讓這片深淵猶如死境一樣,四周地面皸裂,冰雪當中,那些寒松早就化為灰燼,深淵深處的焦炭地面,散發滾滾恐怖的氣浪。

「嗖!」楊柏騰空而起,渡過深淵,朝著山谷而去。走進這裡的山谷,冰雪這才消融起來,綠草和鮮花好像重新生長出來,山路當中,完全成為花路一樣。

萬花開放,甚至這裡面一部分都是蘭花,蘭花的幽香遍布四周。

「晚輩,楊柏,拜見神女前輩!」楊柏站在花路當中,按照薩滿的規矩還是抱拳施禮,在這裡等待神女的召見。

可惜,楊柏喊了好幾聲,山谷當中只有迴音卻沒有任何其他的聲音,只是在幽香當中,隱隱傳來特殊的香味。

「酒香,對了,酒窟!」楊柏突然想到了什麼,好奇的慢慢走向山谷當中,越走進山谷的深處,那座酒香越發的濃郁。

楊柏也是喝過南果梨靈酒的,對於酒香當然熟悉,而這裡的酒香完全是果酒的香味,相當的濃郁。

「還真是酒窟?」楊柏轉過一道彎,面前的山壁統統都是酒罈,這些酒罈一部分還封著泥土,一部分已經散落在旁邊,應該說整座山都是酒。

從上而下,酒罈越來越大,山壁之上,居然留著酒水,泉水沿著山壁,慢慢的滴落每一個酒罈當中。

「這山巔還有酒泉?這是天賜靈酒?」楊柏瞳孔一縮,酒水都蘊育特殊的靈性,這濃郁的酒香就是濃郁的靈氣。

「嗝!」就在楊柏被這個漫山遍野的酒罈震驚的時候,一個打嗝聲音,聲震天地,楊柏瞳孔一縮,這才看到山壁之下,那酒罈的中心,有一個茅草屋,茅草屋之外掛著青繩,繩子之上神衣就這麼掛著,背部貼著繩子,正在來回的搖蕩。

「神女?」楊柏趕緊走了過來,此時神女滿臉紅撲撲的,那神秘莫測的酒罈,就跟其他酒罈一樣,散落在地上,神女的四周全部都是濃郁的酒氣。

「怎麼才來?不知道我很悶嗎?來,喝酒!」神女依舊躺在繩上,只是揮動衣袖,一個個酒罈,猶如蝴蝶一樣,盤旋的來到楊柏的面前。

足足有十三個酒罈,一個個摞在楊柏的面前,那股濃郁的酒香,都要化為精靈,在楊柏的肩膀跳躍。

「神女前輩,還是有什麼事就說吧,晚輩受之有愧!」楊柏很恭敬,直到現在楊柏也不知道神女的境界,不過依照神女的戰力,能夠把元嬰後期的雲滄海打的那麼凄慘,神女肯定超過元嬰期,是絕對的老妖怪級別,合體期那樣的存在。

「誰跟你有事?你跟我能有什麼事,咯咯咯!」神女臉頰通紅,那喝著依舊魅惑天生,別看活了七百多年,可是神女卻散發一股特殊的魅力。

「晚輩不是這個意思!」楊柏苦笑起來,看來北方女子,無論什麼時候都太過大咧咧,眼前的神女大人,怎麼跟想象的前輩高人不一樣。

「沒意思,你對我沒意思?」神女瞳孔一縮,猶如女鬼一樣,突然從繩子當中飄下,秀髮飄揚開來,衣裙獵獵作響,酒香當中突然出現一縷特殊的香味,那香味能夠讓星辰墜落,猶如月宮嫦娥一樣。

神女已經來到楊柏的身邊,兩人的鼻尖都要碰到一切,神女的眼眸猶如星辰,不過此時卻是薰薰冉冉,猶如一層水霧一樣。

神女的皮膚很好,反射奇特的光芒,臉頰的紅暈,卻別添一股風情。如果不是知道神女是七百多歲的高人,楊柏也會臉紅的。 剛剛選馬的時候她還特地看了,這匹馬非常健康,然而現在卻帶著莫名的暴躁感,脈搏也十分混亂,像是注射了興奮劑之類藥物的感覺。

賽馬被注射興奮劑類藥物的話,會出現精神紊亂的現象,狂躁狀態下很可能會把背上的人甩下來摔成重傷。

許醉凝想到此處,眼神冷冷的瞪著看台上卓韻馨那些閨蜜的位置,在她們臉上一一掃過。

卓韻馨是個高傲且自負的人,既然答應比賽就絕不會做這等下流之事,但是她身邊的那幾個女人可難免沒有人偷偷搞小動作。

在許醉凝冷冽的目光下,果然有人心虛的看著她,然後低頭躲閃著再不敢看她的眼睛。

許醉凝眼神變得冰冷萬分。

想讓她許醉凝摔下馬去,可沒有那麼容易。

我偏偏就讓你們所有人大跌眼鏡好了。

身下的馬兒越來越不安躁動起來,顯然,藥效已經完全開始發揮作用了。

馬兒不停地蹬踢著,時不時揚起前蹄嘶鳴幾聲,甩著尾巴轉圈,似乎想把背上的重物摔下去。

卓韻馨已經跑出去一大截了,見許醉凝還沒有出發,回頭望著這邊,很快她就發現了許醉凝的馬有異常。

卓韻馨自己騎馬多年,十分的有經驗,此刻看到許醉凝身下的馬不停喘,焦躁不安的樣子,就知道,這馬的狀態不對勁。

想著想著她就慢慢放緩了速度,想要回去和裁判說明一下情況,可是這時候,她看到許醉凝俯身下去摸了摸馬的鼻子。

就這麼一個簡簡單單的動作之後,令眾人不可思議的事情就發生了——

許醉凝騎著的那匹馬不再躁動而是突然一下就平靜了下來,也不再甩著身體亂跑,而且還十分溫順的樣子,用馬嘴輕輕蹭著許醉凝的手。

接下來的一幕更是驚呆了在場所有人。卓韻馨也沒看清楚怎麼回事呢,許醉凝的馬兒就一邊嘶鳴著一邊飛速從起點跑開來。

速度快的像是一道閃電,馬兒四蹄上下翻飛,看著就像是凌空飛起一樣。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那個女人居然成功出發了哎,我不是眼花了吧,她不是應該不會騎馬的么?」

「那又怎麼樣,瞎貓碰著死耗子而已。」

「說什麼傻話呢?不會騎馬的話能跑出這麼快的速度來嗎?」

許醉凝雙腿勞勞夾在馬腹上飛快的向前疾馳著,同時也在馬背上輕輕鬆了一口氣。

發現馬兒被人注射了藥物以後,她腦中靈光一閃,拿出了一片葯魂石空間里的落葉餵給了馬兒。

她也沒有必然的把握,只能是試一試而已,沒想到這個落葉竟然對這種藥物也有效,一下子就解決了問題。而且,好像馬兒平靜后狀態比之前還要好上很多。

雖然卓韻馨領先了她很多,但是許醉凝卻是毫不擔心的,她對自己很有自信。

許醉凝眼睛里滿是興奮的光芒,唇角也微微上揚著。

比賽前她還很是在意,覺得自己一個以騎馬為交通方式的人,和人家一個不算職業的馬術愛好者比賽,像是欺負人一樣。總覺得自己佔了便宜心裡過不去。

現在她可不會再有這樣的心裡負擔了,她從一開始就落後了那麼多,再追上去,也不算占她卓韻馨的便宜。

越想許醉凝的心裡就越是輕鬆痛快,抓著韁繩的手又緊了緊,把馬兒奔跑的速度又提快了一些。

卓韻馨看到飛快前進的許醉凝,從疑惑中猛然回神,也馬上駕著身下的馬兒快速向終點跑去。

許醉凝心裡暗暗讚歎,卓韻馨的騎術真是不錯,而且從小到大的貴族教育使得她騎馬的時候動作瀟洒卻又不失好看,很是賞心悅目。

可是她馬術再好,也只是興趣愛好而已。

許醉凝與她不同,許醉凝騎馬那是生活必須,上輩子騎馬是最好的出行方式,因此與她而言,騎馬就是常態。

所以她的騎馬術不是觀賞藝術性的那種,而是實用的快速與技巧。

她駕駛著馬兒十分快速又輕巧的就躍過了場地上安排的障礙物,向前飛馳時快的幾乎看不到馬腿。

卓韻馨與許醉凝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觀眾們都被震驚了,紛紛討論會不會逆襲!

「我是不是眼花了?那個醜女人居然要追上卓小姐了,這太不可思議了」

「就算現在她的速度是很快,也追不上卓小姐了吧,一開始就差下這麼大的距離,現在馬上就到終點了,贏的肯定還是卓韻馨卓小姐。」

「不對,不對啊,你們快看,那個醜女人又提速了!」

卓韻馨跟許醉凝兩個人都飛奔到了終點前。馬上就要衝線了。

卓韻馨用盡了全力駕馬飛奔。但是現在她和許醉凝的距離也就一個馬身了,馬上就要被追上來了。

眼看終點就在眼前,卓韻馨咬咬牙最後打算再加速一下。這時她耳邊便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音。

「駕!」

卓韻馨聞聲轉頭,只看見許醉凝拿在手裡的韁繩向前狠狠一揚。

然後大家就看到,許醉凝和她的馬一起,飛身而起,在空中留下一個漂亮的弧線,從上面躍過了卓韻馨,完美的落在終點線后。

整個馬場霎時間一片安靜。靜的可怕。

在很久之後,才有人發出一聲驚呼。

「那個醜八怪居然贏了,她居然贏了卓韻馨!我靠,這不是真的吧?」

所有人好像才入夢初醒一般,紛紛開口感嘆。

「天啊,真的是真的!那個醜八怪一般的女人居然贏了,卓韻馨可是拿過全國馬術冠軍的人,居然也輸給了她」

「也就是一點點的差距僥倖贏了,沒什麼好得意洋洋的。我看是卓小姐故意讓著她!」

「你是瞎嗎?她一開始可是落後的,是在落後的情況下逆襲獲勝的!要是倆人同時出發的話,怕是會贏卓韻馨很多吧!」

不同於其他所有人的震驚,許醉凝很是平淡的翻身下馬,然後就走向更衣室準備將身上的騎馬服換下來。這身衣服對她來說,簡直太不舒服了。

可好沒等她走到馬場的出口,就傳來了一聲怒吼。

「你站住,許醉凝!」

許醉凝輕輕轉頭看了一眼,只見卓韻馨跟在許醉凝身後站定,臉上一片激烈運動后的通紅,眼睛里閃爍著微微淚光,眼神里卻全是不甘。

許醉凝輕笑一聲,冷淡的開口:「卓小姐,比賽前你可是答應過我的,我贏了,你就再也不會來找我的麻煩,怎麼,這麼快就忘記了?還是,不想承認了?」

卓韻馨聽到許醉凝又提到賭約,想起那場比賽,一張小臉飛快的紅了,然後又由紅轉白。

她咬咬嘴唇,氣憤的開口反駁:「我自然是記得我的承諾的,也絕對不會食言!我也沒想再看見你好嗎?」

「我只是來警告你,像你這樣的為了錢接近楚哥哥的女人我見多了,你不要再想了,楚哥哥因為他媽媽的事情已經很受傷了,我是絕對不會任由你們這種貪圖他容貌和地位金錢的傢伙再傷害到他的。」 醉醺醺的神女大人,都要把玉臂放在楊柏的肩膀之上,喝醉之人,明顯道理不講。楊柏的目光根本不敢移動,還是輕聲說道。

「前輩,這酒有點多!」楊柏不想喝酒,只能夠找一個解釋。

「咯咯咯,擁有真龍傳承者,不想喝酒?」神女的瞳孔深處綻放異彩,居然知道楊柏真正的傳承。

「什麼?」楊柏也是一愣,可是馬上的神女直接抓起一個酒罈子,然後扔給楊柏。兩個酒罈子撞在一起,然後神女一抬脖子,脖子猶如銀河,靈酒就這麼喝下。

灑落的酒水,沾濕衣襟,神女卻沒有任何的顧忌,那豪邁的喝酒方法,楊柏也只能夠一揚脖子喝下酒水。

「轟!」這是一口,靈酒剛剛下肚,一股濃郁的靈氣在楊柏的體內炸裂開來。楊柏骨骼發出龍吟虎嘯,一縷縷龍氣在楊柏的身軀之內匯聚。

「這酒靈氣這麼強?」剛才只是聞到,可是剛喝下這股靈酒,楊柏就承受驚濤駭浪的襲擊,如果不是楊柏的體質驚人,丹田都要被這股靈氣轟碎。

「咦?你跟我學?」神女晃悠悠的看著楊柏,楊柏學著自己喝酒,這些靈酒當中蘊含天地之靈,天地有酒泉,這片洞天福地當中,每隔百年就會有酒水留下,這些靈酒吸收洞天福地的靈氣,融合特殊的靈果,每到百年時候,這些靈酒都會分發下去。

「那就繼續吧!」在薩滿教當中,只有神女這麼喝酒,無論是大長老還是以前的聖女,都無法跟神女碰酒,神女好像壓抑許多年。

神女已經不說話了,楊柏也無法說話了,一個個酒罈在兩人的腳下掉落,楊柏體內的《龍元道》已經開始轟鳴起來。

楊柏的境界開始鬆動,吸收這麼多靈氣,在功法的轉化下,楊柏境界已經開始攀升中期,楊柏也想長嘯,雙眸越喝卻越明亮。

「敬前輩!」楊柏開始主動早酒了,面前的罈子都沒了,神女睡覺的繩子下面的酒罈,也統統都喝沒了,楊柏朝著岩壁走去。

岩壁的下方,那巨大酒罈,才是楊柏所需要的。楊柏現在就想吸收靈酒,這麼多靈氣,平時哪有這樣的機緣。

「等,等等!」神女有點舌頭髮顫了,本來就是醉醺醺的,如今陪著楊柏喝這麼多,神女感覺有點頭疼。

「你這個小傢伙,扮豬吃老虎,剛才不喝,現在還想繼續喝,哪有這樣的好事。這些酒,是留個薩滿教眾的。」

神女指了指岩壁,然後一抬手,從岩壁的上空攝來三十多罈子酒,放在兩人面前。

神女席地而坐,望著楊柏的目光越發的幽深起來,神女還是晃悠,不過眼神逐漸恢復一絲清明。

「想要提升修為,靈氣對於龍氣的轉化,不應該是這樣的。」神女真的知道楊柏的一切,就連楊柏體內的擁有能量,神女都一清二楚。

「前輩,你知道?」楊柏慢慢來到神女的面前,這麼站著俯視著的神女。神女伸出手來,勾了勾,嫵媚而笑。

「小傢伙,看夠了吧,我的衣服很濕?」神女目光越來越精明了,從脖頸下方,那濕乎乎的衣襟,總是露出一定的風光。楊柏俯視之下,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我沒看!」楊柏斬釘截鐵,趕緊坐了下來,頓時目不斜視起來,抓起酒來就是喝,那是避免尷尬。

「楊柏,你的龍氣,是你最大的秘密吧?」神女也抓起酒來,這次卻是慢慢的喝著,事情還是要談的。

「前輩怎麼知道?」戰鬥這麼多次,這些人無法看穿楊柏的境界,無法知道楊柏擁有的龍氣能量。

「因為我也有!」最令人沒有想到的回答,神女的目光突然化為金色,那一刻,楊柏的意識當中,突然出現一頭奇特的妖獸,如龍卻跟龍有很大的不同。

楊柏能夠感受到,一股龍氣在神女的身上散發出來,神女身上的酒氣轟然被蒸發,衣裙也同時被龍氣給烘乾,滾滾氣浪,讓酒罈紛紛碎裂,神女的氣息已經變得更加恐怖和狂暴。

「這,這怎麼可能?」楊柏大吃一驚,神女居然擁有龍氣,龍氣的傳承,怎麼還留在外邊,難道薩滿跟崑崙真的有關,楊柏突然覺得危險起來。

「害怕了?」神女好笑的看著楊柏,剛才爆發的龍氣突然消散下去,神女依舊是神女,剛才的狂暴之氣,彷彿從來沒有出現一樣。

「前輩,你這是?」楊柏能不害怕嗎,龍的傳承,除了崑崙的一部分龍道術,真龍的傳承只有楊柏有。

「你可知薩滿傳承?」神女又一次笑了起來,很滿意看著楊柏吃驚的樣子,又一次恢復懶散,甚至身體又一次晃悠起來。

楊柏點了點頭,把冷月秀當初所說的,統統都告訴神女,神女只是點了點頭,卻淡淡的笑道。

「很對,也不對,薩滿真正的傳承,來自妖神。薩滿之所以能夠通靈,連通萬靈之法,出馬之念,都是憑藉妖神傳承。」

「而妖神的傳承,來自哪呢?」神女看了看楊柏,而此時的楊柏猛的一個激靈,突然沉聲問道:「龍?」

楊柏想到了,難道妖神就是龍的傳承,要論真正的大妖,那就應該是龍,薩滿教有龍的傳承。

「不錯,是龍,不過妖神不是龍。當初真龍現世,抵禦邪魔,幫助真龍抵禦邪魔的,有妖神和萬靈!」

邪王溺寵,王妃野得很 「真龍灑下一定的傳承,讓妖神從萬靈當中而出,陪伴在真龍左右,化為真龍九子,守護天地。」

「噗嗤!」楊柏一口酒都噴了出來,龍生九子,不是龍的孩子,而是妖神,是跟龍並肩作戰的。

「囚牛、睚眥、朝鳳、贔屓、貔貅、蒲牢、狻猊、狴犴、螭吻、負屓。」在怎麼說,楊柏也知道龍九子的事情,結果從神女的口中,卻是另外一個傳說。

「真龍九子,守護真龍,對抗邪魔。那是一場傳說之戰,邪魔隕落,真龍退避,沉淪神州。妖神也隕落許多,能夠得到真正傳承的,也就剩下我們薩滿教。」

「真龍九子,坐鎮八方,而唯有一子,留下妖神傳承以及一部分真龍傳承,世世代代,守護在北方,你知道這是為什麼?」

神女目光一沉,身上爆發一股特殊的波動,不是龍氣,這是卻是蓬勃的靈能,那是浩瀚無比,那是超越元嬰期的。

「北方?你們在守護這片天地!」楊柏深吸一口氣,猛的明白過來,而此時楊柏卻震驚的看著神女。

「你都知道,崑崙的事情,你也知道,那你們為什麼?」楊柏能不激動嗎,如果神女知道,崑崙得到龍的傳承,崑崙叛逆真龍,薩滿教就應該出手。

「誰能真的知道?真龍之體,降臨昆崙山,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崑崙傳承下來,執掌修真牛爾,那都無盡的歲月。」

「如果不是靈氣枯萎,這片天地好像失去一切的傳承,唯有一些宗門掙扎的活了下來,還談什麼傳承。」

「這片天地是神仙拋棄的,如果不是遇到你,我依舊在閉關,依舊不知道這些事情。崑崙想要讓薩滿教毀滅,或許崑崙已經覺察到,妖神的傳承來自真龍,不過崑崙無法確定,因為只有每一代的神女才能夠施展!」

「如果是我布下的妖神大陣,的確能夠滅殺雲滄海,可是也會泄露真正的傳承,薩滿的傳承來自妖神朝鳳!」

楊柏不敢置信的看著神女,妖神大陣中的三十三天,來自真龍九子之一的朝鳳。而神女剛才凝聚的龍氣,也來自朝鳳。

「崑崙已經不是當初守衛天地的崑崙了,昆皇想要的,無法就是打破束縛,能夠進入更好的境界,不想停留在這一界當中。」

「什麼?」楊柏倒吸一口涼氣,這世上真的有破碎虛空,真的能夠飛升成仙?

「我說了,這是眾神湮滅,仙拋棄之地,想要憑藉修鍊,根本無法飛升。昆皇想要打破這個規則,那就需要藉助真龍之魂!」

「楊柏,我不問你真龍傳承,以後薩滿教就是你的根基所在。崑崙在想找你的麻煩,自有我們薩滿教出面。」

「修真大會馬上就要開啟了,我會當著所有人的面,把薩滿教聖使的身份賜給你,你也算我的徒弟,明白嗎?」

楊柏心思電轉,神女所做的一切,就是保護楊柏,楊柏的修鍊的太快了,沒有根基,除了炎黃組副組長。

神女要保護楊柏,楊柏的龍氣無法說出,楊柏的傳承也無法說出。崑崙已經盯上,那些元嬰期的老怪物如果盯上楊柏,楊柏最大的危險已經存在。

炎黃組畢竟只是明面上的,煌在厲害,也無法抵擋崑崙和所有元嬰期的威脅。只有薩滿神女,超越元嬰期,擁有恐怖的修為,能夠保護楊柏。

「多謝,前輩!」楊柏趕緊低下頭來,無論如何,神女是為了保護。

「咯咯咯,前輩?」神女輕笑一聲,突然衣袖揮舞,那遠處的茅草屋當中,突然出現一個七彩之石。

「當你師傅,當然要給你留下傳承,每一代神女守護一枚龍石,這世上唯一的一塊。這上面的龍氣,會讓你慢慢提升的。楊柏,記住了,在沒有成長起來的時候,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崑崙不簡單,很不簡單。」

「能夠傳承幾千年,都有很強底蘊!」

「龍石?師傅?」 楊柏看著手中的龍石,本為七彩之石,落在楊柏手中卻轉瞬為紅,猶如鮮血澆築一樣。

「咦?你的體質?」神女就是一愣,傳承朝鳳妖神,神女當然能夠發現問題的所在。

楊柏卻已經興奮起來,這枚龍石真的蘊含龍氣,一股股龍氣融入丹田所在,楊柏終於能夠強力提升境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