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這是要拚命啊……寧可犧牲自己的性命,也不讓眾生遭劫!」

「那我們還等什麼?趕快上去幫他啊!」

「就憑你我?赤桑面對的可是上族修士,真正意義上的打遍秦洲大陸無敵手的存在!就算你我戰力逆天,只怕也會被他們踩踏在腳下,連性命都保不住,成為粉碎!」

「此戰,這一界的守護者赤桑勝,秦洲大陸尚有希望,反之,眾生就等著被屠戳吧,會迎來一場真正的滅世大劫吧!若是與對方同歸於盡,便是我們的機會……」

眾人聽聞了這些話,齊齊沉默了。

這些他們早己知曉……從大羅天界神機宮傳下的話中,己明示……

在此次大劫中,除了能斬殺聖體者和轟破「天道」的封鎮之人,能得到被接引到大羅天界外,其餘的秦洲大陸億億生靈,包括萬萬修士,皆被列為『天道』蓄養的『芻狗』,當死!

所有的人心情沉重,他們這個級數,自然能洞悉了此戰後果的嚴重性……

人族至強守護神赤桑,一但殞落,對秦洲大陸而言,絕對足一場大的災難……

整個秦洲大陸必將走向毀滅大勢,而不可更改!

「神王……」

有人在為這位義薄雲天的神王的大義之舉,心在泣血!

他們要衝出去,聯手抗衡上族。

沒關係,只是結婚 但他們被人攔下了腳步:「實力實在是相差太大了!此戰誰勝誰敗已成定局,還是早做準備……不仿待赤桑殞落後,我們一起衝出去,斬殺了聖體韓星,這樣才能得到大羅天界神機宮的接引,也勝於舉派被上族給覆滅了!」

一盆冷水將熱血沸騰的人澆醒了,他們知道,在這個時候強出頭的人,肯定會變成死人!

明哲保身,伺機而動,才是上策!

所有人的內心,都涌動出各種不安,無數道神識,齊齊聚焦在了三位戰神身上……

以桑陌生與陳道羽的修為,又怎會查覺不到躲在暗處觀戰的這些人……

他們之所以不揭破,便是需要殺雞給猴看的效果!

上族的尊嚴,就是建立在對下族的震懾之上!

威脅恫嚇萬次,不如舉起屠刀一次!

「誅赤桑,將他碎屍萬段,以警他人,不臣伏者死!」

「先斬神王頭顱,再送聖體上路,顯我上族威風!」

桑陌生與陳道羽滿臉猙獰之色,盯著赤桑,同時開口,聲震八荒,席捲這片空間,讓人心生顫慄、惶恐。

他們的每一句話,如重鎚敲打在正與對方劇斗的韓星、赤虹霞與畢方的心口上!

但他們無能為力……

白君麟使用群狼戰術,死纏爛打,讓韓星等人根本就脫不開身。

「爺爺,切不可與敵同歸於盡啊!」赤虹霞泣血疾呼。

盛寵蜜愛:總裁的隱婚甜妻 韓星大喝,聲音冷酷:「敢傷神王者,必誅之!」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赤桑已經淪落到英雄末路之際……

嗡!

下一刻,赤桑身影動了!

他佝僂吐血的身軀一顫,直接震裂了空間,一步邁出。

「我只能為你們做這麼多了……」赤桑瞥了一眼遠處正在廝殺的韓星與赤虹霞、畢方三人,喃喃自語,而後收回眸光,遙望那二尊絕世大敵!

他的眼中……露出瘋狂戰意!

一位下位戰神要對上二名上位戰神,這場景,無論是在天上和地下的修真界,從來沒有出現過!

突然,他的周身爆出一團血霧,連同先前吐出去的鮮血,在他的雙手之中形成了一條條赤紅如霞的道紋。

大道碎片在鮮血中顯化,無盡的能量,在他的雙手中凝聚起來。

赤桑動用了聖祭中的禁忌神術!

他將法力運轉到了極致,似乎抽幹了自己體內的鮮血,演化出天地之力,將只有玄武神龜才能托起的「秦洲天碑」,激活了!

他要血祭起帶著秦洲大陸的一界之力的「秦洲天碑」,強勢將桑陌生與陳道羽鎮壓!

從古到今,沒有人可以以一人力祭起一方世界!

赤桑嘴角不斷有血液流出,目呲欲裂,道:「結束了,這一擊,融合了我神血中所有的能量,血祭的天碑在吸盡了我血中的大道之痕后,爆發出來的威能,足以震懾天地!你二人便是『真神』也會被鎮壓得粉碎!」

「人生自古誰無死?美人遲暮,英雄白頭,終不悔!我雖殞落,但換回子孫後代的安全,也值了!」他哈哈大笑,充滿了豪邁的英雄氣概!

當最後一滴精血被注進天碑時,他連身軀都開始出現了破碎。

然而,赤桑卻更加瘋狂,絲毫不顧自身神血飛濺和神軀崩壞,直將「秦洲天碑」催動的神光熾盛,如一方璀璨的宇宙!

他深深地清楚,這是他重傷之後唯一能與敵人同歸於盡的方法!

「這方天碑便是你們的墓碑!死吧!祭!」赤桑發出了他最後的一聲咆哮!

赤桑的血液徹底被抽干,身軀崩潰,他留下的僅僅是一道心頭之血和元靈,此刻死死的盯在了桑陌生與陳道羽身上。

強敵不死,他死不瞑目!

「轟!」

「秦洲天碑」爆發出一片熾烈的神光,帶著浩瀚無匹的威壓,升騰而起,震的天地間都在搖顫!

它像一座龐大無邊的神山一般,壓塌了虛空,向下鎮壓而來。

「秦洲天碑」乃秦洲大陸的神器,對所要鎮壓的對象能造成毀滅性的打擊,但是對於這一界卻沒有任何影響。

這是專克外域力量的大殺器!

這一幕讓桑陌生與陳道羽瞠目結舌……他們沒有想到,赤桑在重傷之際,實力仍舊不可揣測。

這讓他們對這一界的人族修士由十分鄙視,轉為膽戰心驚!

轟隆隆……!

這是集此界全部力量的孤注一擊,想要阻擋根本不可能!

若一擊不成,赤桑神血枯竭,將再無一戰之力,那麼等待他的,將是無情的抹殺!

「秦洲天碑」巨大無匹,淹沒天地,如同烏雲蓋頂,連天都遮住了,讓整片蒼穹都黑暗了下來。

巨大神山般的「秦洲天碑」碾壓而下,無物可擋,讓桑陌生與陳道羽臉色蒼白,踉蹌倒退,幾乎被壓的栽倒在地上。

避無可避,他二人只能硬撼!

「轟」

「崩天裂地指!」桑陌生身上爆發出耀眼的光芒,抬手點向神碑。

恐怖的力量如同洪流般從他指尖中射出,劃出玄秘的軌跡……

所到之處,天空像是破碎的瓷器一般,出現了一道道裂痕,大地如紙糊的一樣,一道又一道的大裂縫在蔓延,沖向遠方。

陳道羽也一聲長嘯,手中光華璀璨,一座比山還龐大的四方大鼎浮現而出,現在虛空中,阻擋天碑下落。

此刻,桑陌生與陳道羽已經顧不得什麼天道壓制,全身的修為轟然爆發,將實力提升一大截,幾乎達到了上位戰神的水平,打出生平最強絕學。

「轟隆隆……」

崩天裂地指點在碑體上,讓碑身出現了黑色裂紋,但並沒有破碎。

四方大鼎撞在天碑上,天碑陡然向上升起了百餘丈高,在虛空之中翻轉了好幾個滾,雖然被撞掉了一角,但根本就擊不斷。

天地崩塌,天碑搖動,繼續下落。

「咔嚓……」

一聲沉悶的巨響,「秦洲天碑」以摧折萬物的道力,將四方大鼎壓扁,崩天裂地指耀眼的光芒也戛然被撞的消散!

恍惚間,大地似乎都被壓的崩塌了,一道峽谷般的大裂縫從大地上蔓延了開來,秦洲天碑矗立其上。

「噗、噗!」

桑陌生與陳道羽當場鮮血狂噴,被鎮壓在天碑之下!

所有人都驚呼,沒有想到赤桑能笑到最後!

「咚」、「咚」、「咚」……

就在此刻,「秦洲天碑」開始劇烈搖晃,被砸入地下百丈幾乎變成一灘肉餅的桑陌生與陳道羽,竟然再次凝聚起了血淋淋的身形,要破碑而出!

寵妃撩人:攝政王爺欺上門 (前些時手術,無法碼字,敬請諒解,今起複更,月初,求月票,訂閱,昐支持!) 轟隆隆……

天碑下面,響聲不絕。

二位大羅天界的戰神吼動天地,他們體內的道痕在發光,戰神本源在流轉,從骨頭渣子里崩發出的生機,重新凝聚起了二人的真體,要掀翻秦洲天碑洞穿而出!

上位戰神何其強大,換做一般的修士早己神魂消亡。

轟!

秦洲天碑被掀起了一角。

全身是血的陳道羽從崩碎了的泥土中衝出,就算他重新聚體,在抗鼎天碑一界之力時,也讓他全身血肉爆裂,骨頭粉碎,血肉模糊。

桑陌生更是肉殼破碎,近乎毀滅,血色的骨頭充滿了裂紋,己不成人形了。

「哧!哧!」

一道道燦爛的毫光從他們的經脈中流轉出來,再沒入血肉骨頭之中,讓毀滅的骨肉重生!

「砰」

赤桑不給他們修復自身的機會,此刻低吼一聲,將心頭上那道血芒也爆發了出來,澆灌在天碑上。

剎那間,「秦洲天碑」猛烈復甦,又發出了無以倫比的光芒,它再次衝天而起,向下方碾軋過來。

戰神心頭血,集聚了所有的道痕精華在其中,如果把這些道痕用其煉器,便是一件普通的兵刃,也能化腐朽為神奇,造成逆行伐仙的神兵,何況是這天碑!

這次,赤桑要讓這二名上族戰神粉身碎骨,就此殞落。

桑陌生與陳道羽雙雙當場大叫,瞪大的雙眼睜中充滿了恐懼,下一刻,他們將徹底形神俱滅!

但就在這關鍵時刻,「秦洲天碑」在虛空突然一滯,停止了下落,就連碑體上璀璨的光芒也出現了黯淡。

「不對,有古怪!」赤桑無比焦急,再次催動自己心頭上的神血,這才發現連一絲血精從體內都催發不出來。

他整個人己是面色蒼白,死氣沉沉、形如一段槁木,連嘴角上都沒有血跡可以流了。

若非他的神魂之中尚有一絲魂血,只怕他連元神都要消散在這天地間。

「這怎麼可能?功虧一簣啊……」赤桑無奈,從喉嚨中發出了最後的不甘與悲呼。

「不!」

高空之上,數十道隱在混沌氣息翻湧雲霧中的人驚呼。

赤桑神威震秦洲大陸,但在上族戰神面前,終究不能改變這一切……

他,最終還是攔不住上族戰神對此界的侵掠,免不了自己被斬殺的結局!

一位戰帝境的修者在高空雲層後面,顫抖的道:「完了,褻『神』的後果很嚴重!雖然這二人不是真神,只是大羅天界的上族戰神,但對我們來說,足以抵得上一位半神,神之怒,血流成河,秦洲大陸,只怕要浮屍千萬!」

然而,也有膽大的修士,悄聲地撇了撇嘴,道:「秦洲大陸尚有其他的守護者,只是現在還沒有露面罷了,若非天道壓制,也不一定就會輸給這些上族戰神。」

在絕望中,也有的人心生希望:「此戰一波三折,只怕沒那麼容易就結束,聽說荒古聖體韓星,已經成長起來,連這些上族戰神的分身都斬了,只怕是也有一戰之力!」

馬上就有人搖頭:「靠他?你自己怎麼死的都會不知道!所謂荒古聖體珍貴,也無非血脈尊貴,在聖體大成之前,什麼都不是!當務之急,斬殺韓星,換取大羅天界神機宮的接引,才是避禍之道!」

「這……」這些人心中發寒,雖然看法不同,各有各的心思,但每個人都心裡明白……

此戰,赤桑必敗,秦洲大陸岌岌可危!

一時間,眾人怔怔不語。

素日里,有神王這個巔峰的存在,壓在這些人的頭上,不少人恨不能除之而後快!

但此刻,在異界入侵面前,赤桑宛如一道萬里長城,突然塌將下來,又讓他們感到空茫與恐懼,無所依傍。

上族戰神並非浪得虛名,雖被秦洲天碑鎮壓的肉身骨碎肉爛,幾乎盡毀成為血泥,但片刻便恢復了血肉之軀,又擁有了五分修為。

桑陌生與陳道羽在秦洲天碑上吃了大虧,此刻雙眼射出赫人的目光,死死盯住懸浮空中一動不動的天碑上。

「好好好,赤桑,你已油盡燈枯,連這面秦洲天碑都催不動了,還拿什麼和我們斗?哈哈哈……!」桑陌生二人在星空的另一端,自然知曉戰神身上許多的秘密,此刻一眼就看出了端詳。

赤桑油枯燈盡的現狀讓他們驚喜,所以才聲音森冷無比的連說了三個好字。

桑陌生與陳道羽己然能夠感覺到,隨著赤桑血液的乾枯,空中的秦洲天碑交織出的符文也越來越黯淡……

天碑的威壓就這樣的消失了,像一座孤山,靜靜地懸在半空。

桑陌生與陳道羽面臨的毀滅性災難,就這樣的化解了!

「赤桑,該送你上路了!」陳道羽枯與桑陌生臉露冰冷之色,喝道。

就算他們現在的修為只恢復了一半,斬手無縛雞之力的赤桑,也如探囊取物耳!

「斬了你,連天碑都是我們的!」陳道羽枯與桑陌生毫無顧忌地立在「秦洲天碑」的下面,此刻氣勢陡升,眼中殺機一閃,二件法寶直奔赤桑而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