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我們月牙寨似乎從來都沒有得罪過任何人吧?」

斷斷續續的聲音從寨主的口中傳了出來,語氣之中之中充滿了無盡的仇恨。

「是你們月牙寨是從來都沒有得罪任何人,但是你們似乎忘記了幾百年前你們從哪個地方帶走了什麼,雖然你的父親死了,但是那件東西你應該知道吧!」

黑衣人靜靜的看著坐在椅子上的寨主,眼神之中帶著淡淡的笑意,但是月牙寨的寨主卻好像看見了死神的微笑一樣,眼神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恐懼。

「唉!沒想到你們還是找到了,原本我父親以為我們只要好好的在這裡過著隱居般的生活你們就不會在找我們,但是你們還是找來了。」

月牙寨寨主嘆息的說道,原本烏黑的頭髮瞬間變的雪白,絲絲的死亡氣息不斷的從他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九死神功》!看來老頭子到最後還是把這門功法傳給你了,不過也對他既然背叛了組織還有什麼不可能的呢!這次就處理掉你也算是為組織出掉叛徒吧!」

黑衣人看著月牙寨寨主的變化淡淡的說道。

「組織!也配和哦我們一家說組織,我的父親拚死為組織賣命,但是你們最後還不是殺了我的母親,逼得我父親不得不背叛組織,你們今天就死在這裡吧!」

月牙寨主說著,整個人就像是一頭猛虎一樣突然雙手化作鋒利的爪向著黑衣人刺了過去。 黑衣人看著向著撲了過來的月壓寨寨主,眼神之中露出了輕蔑的神色,身影一閃直接出現在月牙寨寨主的身後。

「廢物!組織的決定神功你竟然就練到這種程度,也不知道當年的九死大帝怎麼會有這樣的一個兒子。」

黑人語氣冰冷的說道,雙手瞬間變成了濃郁的黑色,向著月壓寨寨主的後背拍了下去。

「噗!」

伴隨著黑衣人的一擊,月牙寨寨主直接倒在了一旁狠狠的吐了一口血。

「交出那個東西! 超科技先驅 。」

黑衣人說著,無盡的殺機不斷的侵襲著月壓寨寨主的心神。

「你殺了我吧!我不知道你到底要找什麼東西,我的父親也沒有給我什麼東西。」

月牙寨寨主平靜的看著黑衣人淡淡的說道。

「真是死鴨子嘴硬,我就今天讓你好好的看看什麼叫世間最痛苦的事情。」

黑衣人直接緩慢的向著月牙寨寨主的孫子走了過去。

「你要幹什麼?你這個魔鬼!你這個魔鬼!」

月牙寨寨主看著黑衣人大聲的說道。

「小孩子來來,看看我這裡有什麼好東西!你要是過來的話我一定給你。」

黑衣人走到小孩的身邊不遠處,手中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細小的劍向著小孩說道。

「莫西不要過去!不要過去!」

莫寨主和莫西的親人大聲的說道,但是黑衣人的聲音之中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吸引力是的莫西掙脫了家人的懷抱,向著黑衣人緩慢的走了過去。

「乖!這才是一個好孩子嘛!」

黑衣人面帶笑容的把莫西抱在懷中,煞白的手指在莫西的小臉蛋上緩慢的摩擦著,淡淡的說道。

「真是漂亮的小孩,武道天賦也不錯,要是這樣死了也真是他可惜,要是把他訓練成一個殺人的機器該多好啊!唉!不過可惜了!他就要死了,而且還要在死之前殺掉自己的所有的親人。」

「你這個魔鬼,我就是死了也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我就是死了也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莫寨主看著在黑衣人懷中的莫西語氣蒼涼的說道,但是語氣之中的仇恨卻如同九幽的黃泉一樣深不可測。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一旁的莫家人看著黑衣人懷中的孩子依舊不斷的嘶喊著,語氣無盡的蒼涼和充滿哀求。

「聒噪!」


黑衣人隨手一揮所有的莫家人都陷入昏迷之中了,不過所有的人都狠狠的吐了一開口血。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你到底對他們做了什麼?」

莫寨主看著昏過去的莫家人,大聲的向著黑衣人問道。

「沒什麼只是嫌他們他們太吵,讓他們休息一會,你放心吧!我不會傷害他們的,我會讓小莫西殺掉他們的,然後在把他培養成一個為組織出生入死的決定殺手的。」

黑衣人摸了摸雙目無神的小莫西,笑著對著莫寨主說道。


月牙寨的邊緣處古葬天依舊緩慢的向著月牙寨靠近著,但是他依舊不敢有太大的動靜,整個月壓寨寧靜的使得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到底是什麼回事?為什麼和么大的一個寨子竟會沒有人守著。」

古葬天心中雖然充滿了疑惑,但是行動上卻沒有絲毫的大意,依舊小心翼翼的向著月壓寨裡面前進著。

很快古葬天就出現在月壓寨的城牆之上,深處城牆之上的古葬天靜靜的觀察著月牙寨之中的一切,但是整個寨子實在是太安靜,安靜的有點可怕。

古葬天等了好一會兒依舊沒有發現絲毫的人影,但是好奇心驅使著他開始向著月牙寨之中的寨主府悄悄的摸了進去。

古葬天不斷的前進著,但是卻不知道他的身後已經有眾多的黑衣人靜靜的看著他,眼神之中充滿了輕蔑的笑容。

很快古葬天就出現在寨主府的周圍,燈火通明的寨主府在黑暗的月壓寨之中顯得特別的顯眼。

古葬天飛身而起直接爬到了寨主府的牆上靜靜的觀察著府中的一切,但是寂靜的寨主府之中沒有絲毫的動靜,也絲毫沒有一個巡邏的人,古葬天看著著詭異的場景下定決心要一探究竟。

寨主府的大廳之中,黑衣人臉上突然出現了淡淡的笑容,笑容先的特別的燦爛。

「你在笑什麼?」

莫寨主看著笑著的黑衣人淡淡的問道,但是心中卻緊張了起來,一種不好的預感不斷的在他的心頭縈繞著。

「沒想到你這個老小子竟然會有這一招,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你的送出去的那個後人又回來,到底是親情的力量大於天的力量啊!看來這次是老天要讓你滅種啊!」

聽到黑衣人的話,莫寨主蒼白的臉色變的更加的蒼白了,他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他的小兒子竟然回來。

黑衣人看著莫寨主蒼白的臉色,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了。

「哦!我想到了一個更加好玩的遊戲了,你說我要是讓你的兒子看著你的孫子殺掉你們所有的人,然後在數十年之後在讓你的兒子和孫子相互廝殺而死,你說這場人間悲劇是不是很精彩。」

黑衣人說著笑容更加的燦爛,聲音更加的大了,就好似故意要古葬天聽到一樣。

「你!你!你還是人嘛?你比九幽的魔鬼更加的殘忍,更加的卑鄙。」

我做奶媽的那些年

「你說對了!我就是魔鬼!只要你不把那件東西給我,我就會用更加殘忍的方法去折磨你的子孫後代,讓你看著他們不斷的相互殘殺,看著這一場接著一場的人間悲劇,折磨你到死。」

黑衣人狠狠的踢了莫寨主一腳之後,陰冷的說道。

大廳外面的古葬天聽到黑衣人的話,頓時感覺陣陣寒風吹過,他見過殘忍的人,也聽說過一些窮凶極惡的大惡人,但是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陰狠的方法。

莫寨主靜靜的看著黑衣人,眼神之中透露著無盡的仇恨,如果有機會的話古葬天相信莫寨主一定會一口一口的吃掉黑衣人的肉的。

古葬天看著大廳之中的一切開始緩慢的撤退,他知道這已經不是他能夠參與的事情了,就算是他想救莫寨主現在也沒有能力。

大廳之中黑衣人眼角掃了一下大廳的外面,淡淡的說道。

「出來吧!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或許你的到來對於我來說是一個比較好的事情,可以讓我獲得那件東西。」

黑衣人說著,雙手化作利爪筆直的對著古葬天的方向,一股恐怖的吸力直接向著古葬天侵襲了過去。

「混蛋!被發現了!」

古葬天手中長劍一揮想要抵禦黑衣人的吸力,但是恐怖的吸力使得古葬天沒有絲毫反抗的力量。

「轟!」

古葬天直接甩進了大廳之中。

莫寨主看著進來的古葬天,眼神的深處閃過一絲淡淡的驚訝,但是很快他把這絲驚訝默默的壓在心底,眼神之中出現了痛苦的神色。

「莫雲!是誰讓你回來的,我不是不讓你回來,你為什麼要回來,為什麼!你是我們莫家的罪人!罪人!」

古葬天看著莫寨主,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鄙夷,緩慢的爬了起來向著黑人說道。

「你真的以為我是他口中的莫雲嗎?」

黑衣人看著古葬天平靜的眼神,淡淡的嘆息了一聲向著古葬天說道。

「不管你是不是,你今天都必須死,我們的存在是不容許別人知道的,所以在你走進這月牙寨的時候就註定你會是死路一條。」

「我知道!我被你發現的那一刻就會死在這裡,但是你吧我們想的太簡單了吧!我說是吧!莫寨主?」

古葬天緩慢的轉過頭靜靜的看著莫寨主淡淡的說道。


「哦!有趣!你是第一個敢這樣和我說話的人,不錯!要不是我們的組織不受那些年齡大的孩子的話,我一定收你為徒。」

黑衣人淡淡的說道,眼神依舊是那麼的平靜,不過卻帶了淡淡的警惕。

「少年!深夜到訪我月牙寨不知有何貴幹?」

莫寨主緩慢的擦了一下自己嘴角的鮮血,淡淡的向著古葬天問道。

「借路! 契妻只歡不愛 !」

古葬天一步一步的走到莫寨主的身邊,把莫寨主扶了起來,然後緩慢的向著椅子的方向走了過去。

黑衣人靜靜的看著卻沒有絲毫的阻攔,對於他來說眼前的這兩個人已經是一個死人了,只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就在古葬天扶著莫寨主坐到椅子上的那一刻,只見古葬天手掌一揮一顆造化丹直接塞進了莫寨主的嘴中。

「小子!膽子不小,在我的面前敢耍花樣,不過你絕你的一顆丹藥可以挽救中了幽冥散的莫里嗎?小子你太小瞧著幽冥散了。」

黑衣人靜靜的看著古葬天,臉上露著萬分的自信的向著該組昂天說道。

「你錯了!我給他的根本不是什麼救命的丹藥而是一種毒藥,只要你放我過去,我就可以把解藥給你,他的身上可是有你必須拿到的東西的,要不然你早就把這裡的人殺光不是嗎?」

古葬天放開了莫寨主淡淡的說道。

「你今天必須死!還沒有人敢威脅我。」

黑衣人冰冷的說道,一絲絲的殺氣開始不斷的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恐怖的威壓伴隨著殺氣瘋狂的向著古葬天壓了過來。

「呵呵!你要想清楚解藥可不再我的身上,你要是殺死我的話,他也或不到明天的,你就確定他會把你想知道告訴你。」

古葬天淡淡的說道,隨手從間接之中拿出了一壺酒平靜的喝了起來。

黑衣人聽到古葬天的話,原本瘋狂高漲的氣勢頓時之間衰弱了下來,最後黑衣人陰冷的看著古葬天,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古葬天眼角的餘光偷偷的觀察著黑衣人,心中默默的計算著時間,是不是的向著莫寨主看一眼。

「希望造化丹有用吧!要不然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古葬天心中默默的祈禱著,但是臉上依舊裝作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神情,平靜的品著自己手中的美酒。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古葬天看見了莫寨主的手指在不斷的緩慢的擊打著椅子。

看著莫寨主擊打椅子的手指,古葬天原本高高掛起的心終於沉了下來,全身的靈力開始瘋狂的運轉起來,螺旋的靈力不斷的向著雙手匯聚著。

「殺!」

古葬天一聲大吼手中的酒壺不知什麼時候化成了長劍,閃亮的罡氣瘋狂的向著黑衣人刺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