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到底打著什麼注意,格蘭特。」艾克彷彿隔著空間與格蘭特對話。

「誰知道呢?當你明白的時候你會發現死亡如此之近。」熔岩森林中格蘭特似有所悟,面對著灰煙巢穴的方向道。

咚!咚!咚!

沒有給艾克思考的時間,在馬爾羅勝利廣場的中央有一兩端尖長的黑色立體菱形柱子升騰起來,上下兩側各有八個藍色的正方形圖案,在灰暗的巢穴中顯得是如此醒目。

「惡之源柱。「艾克感受到了體內惡獄君主的興奮,按照毀滅巢穴的流程,只有破壞了惡之源柱才能徹底破除魔法規則的封鎖,湮滅整個巢穴。

殘存的魔族也意識到了危機,他們瘋狂的朝著惡之源柱的位置衝去,假若惡之源柱被毀滅了,他們也將會被規則直接抹殺。

「那也是惡魔的力量嗎?」艾克動身了,惡獄君主的興奮他只感受過幾次,那都是在面對擁有惡魔力量傳承的傢伙時。

轟隆隆!

叫獸來襲:撩寵萌妻 在巢穴上空的灰色天幕,一道道光芒打出一道道窟窿,風雲在變色,那光柱播撒在大地之上,凈化著土壤中侵染的血色。

嘩啦啦!

黯淡枯黃的雜草煥發出新生的生機,他們鬱鬱蔥蔥,蓬勃生長。

整個巢穴的變革從巢穴主人巴爾德斯毀滅的這一刻開始。

嗖!

就在艾克離去后不久,一團影子自東北方飛來。

「來得太晚了嗎?真是沒用的廢物。」影子俯視著腳邊巴爾德斯的屍體不屑道。

「能夠擊殺四階的巴爾德斯,那麼你的實力還真是比資料中的強大,不過我還是得和你過過招。」影子遁入了陰影當中,向著惡之源柱的方位逝去,那路線與艾克詭異的相似。

灰煙巢穴外。

駐紮在軍營中的帝國兵士顯然已經察覺到了巢穴的變化,青銅大門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響,那被封鎖的空間由灰暗轉為血紅。

「衛長,巢穴的封印被打破了!」一名兵士吃驚道。

封印被打破,這種現象只會出現在兩種情況。

一種是巢穴暴動,另一種是巢穴毀滅!

顯然,眼前的屬於後者。

封印被打破,那麼無論是任何生物都可以隨意進出。

「吹集合號!」海德喜上眉梢,「這個該死的巢穴終於被毀滅了,我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嘟嘟————

嘹亮的號角回蕩在整座軍營之中,不到三分鐘的時間,所有的兵士穿戴完畢,整齊的集合在巢穴前方。

「出發!」海德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揮揮手,這一群巨人便順著那血紅的通道進入。

灰煙巢穴的異變景象很是壯觀,一道黑色的煙柱從天空一直垂落到巢穴中央,翻騰的雲霧形成各種怪狀,還不時伴隨著隆隆巨響。

多柯城內,無數的人走到街道,望著那奇異景象。

「那是灰煙巢穴的位置!該死,難道巢穴發生暴動了嗎?」一名老傭兵罵罵咧咧道。

「大叔,那是巢穴被毀滅的景象!「身旁另一名身穿麻布的年輕小哥興奮道。

「巢穴毀滅?」

「是!我在魔法網路上看過許多類似的場景!灰煙巢穴被人毀滅了!」 雲中歌2(大漢情緣) 小哥握緊拳頭。

「那可就太好了。」老傭兵浮現出笑意。

隨著消息的傳遞,大街上的人們歡呼著,他們看到了和平曙光的出現,有人甚至激動的當街親吻起來。

萊爾瑪吉斯,遺忘之街。

「灰煙巢穴被人毀滅了?真是的,我還想再進入四階的時候去干這件事呢!」扎西抱怨道,好歹這也是他第一次進入的巢穴,心中自然有個情節。

「不知道是誰幹的。」但丁在一旁附和著。

「額——早上好像艾克往灰煙巢穴方向去了。」納菲摸著下巴回憶著,「我說他今天怎麼行色匆匆的模樣!」

「你說艾克一個人?」阿拉貢有些懷疑。

「夠了,就憑他兩成的毀滅奧義!還有那地震奧義雛形!」潔西卡點著頭。

「哈哈!等艾克回來,我可得好好嚇嚇他!竟然敢舍下我們單獨去做如此出風頭的事情!」

「你不怕愛莉抓你去雪莉學長那裡當試驗品?」卡西詫異道。

扎西的笑戛然而止,身子劇烈抖動起來,讓他去當試驗品?那還不如給愛莉當靶子呢!他可不想面對那大小魔女的混合雙打!

哈哈哈哈哈哈——

笑聲在遺忘之街的上空傳遞著,一切都跟著美好起來。(未完待續。) ?曾經的廢墟,堆滿了瓦礫磚石,在那些細縫角落中種子緩緩發芽,當陽光掃過大地,翠綠在這片土地肆意生長。

那原本的暗紅土地,充斥著怨念與血腥,此刻卻成為了最好的養料。亡者的英魂緩緩沉寂下來,順著那光芒回歸天國。

與此寧靜祥和的場景相比,廢墟中央的廣場卻是緊張起來。

大批的魔族兵士密密麻麻的堆積在惡之源柱周圍嚴守以待,阻隔著光芒最後的洗禮。

「該結束了。」

啪!

一段枯枝悄然碎裂,那老舊的軀殼沉入土壤中,為新生的孕育而奉獻著。

艾克拉緊身上的衣袍,眼中只有那一根巨大的惡之源柱,巢穴的源頭。

「吼!別想摧毀它!」一頭黑魔獸低吼著,只要惡之源柱不滅,他們還有新的希望形成新的巢穴。

「我說,一切都結束路!」艾克手中多出一方棕黃色的大印,地震奧義遊盪其中,那一顆大地之心有力的脈動著。

強化!

大印那厚重的大地光輝又層層浸染,劃出一條狹長的光帶,細碎的星點拖落著。

天賦魔法!埃爾洛的信仰!神光特性!進化遞升!

在艾克突破大法師的那一刻,天賦魔法迎來了第一次進化,進化的結果便是多出一個主動魔法——強化!

強化:強化你下一個使用的魔法,目前增幅:2倍。

「帶著我的回憶滅去吧。」艾克低喃著,緩緩蹲下身子,大手用力的將大印打入地面。

咚!

一道道泛黃的光之漣漪以艾克為圓心,向著四周席捲,大地連綿起伏,如同海浪波濤。

強烈的晃動瞬間打散了魔族的陣型,那幾乎耗費了艾克三分之二麥基克形成的魔法如浩浩蕩蕩的浪潮洶湧起來。

「好機會。」艾克利用陰影獵殺須臾間切入廣場內部,朝著惡之源柱蹦去。

他現在的確很強,但也沒有自信到可以與一群群魔族兵士惡鬥,直接將惡之源柱毀滅才是最好的選擇。

被震地印打散陷入慌亂之中的魔族兵士們絲毫沒有注意到身邊有一道風路過,直直的朝著中央襲去。

數息之後,艾克來到了惡之源柱的正前方,數十頭牛頭怪搖搖晃晃,相互碰撞著,倒在了地上。

嘩啦!

惡獄君主跳出了艾克的懷抱,他徑直來到惡之源柱的正上方。

呼——

一道道灰濛濛的光柱降落,連接著惡之源柱八塊藍色圖案。

卡拉拉!

惡之源柱的力量正在被奪取,一條條裂縫自中央爆裂,並緩緩朝著上下延伸。

「啊————」

廣場之上,魔族們抱頭倒地打滾,來自規則的力量正在慢慢腐蝕他們的精神,企圖抹殺他們的存在。

艾克站在惡之源柱前,靜靜的望著四周猶如煉獄一般的場景。

這些不知存在了多少念頭的怪物手上不知染了多少的鮮血,現在是時候償還了。

嗖!

一抹影子在艾克的腳跟處躺著,從底下緩緩浮起一道黝黑的身影,他的手中有著一把亮銀色的匕首。

嘩啦!

碰!

一條紅線在艾克的脖頸處開裂,淡藍色的元素灑落一地。

影魔雙手持著匕首,感受到后側傳來的陣陣勁風。

嗖!

他身形靈動,俯下身子,躲過了一柄雷矛的襲擊。

「沒有想到魔族的暗殺來的這麼快。」

艾克站在一面倒塌的牆壁上緩緩道,好在他謹慎,從進入巢穴開始便開啟了奧術感知,若不然還真著了他的道。

「艾克·雨果!預備先知名單人物!學者獵殺榜單第二名!」影魔道。

艾克又豈能不知道影魔族,這是一個非常古怪的種族。

他們族人的數量未知,部落族地未知,信息未知。對於埃爾洛的情報部門來講,他們就是最神秘的存在。

影魔族隸屬於魔帝,他們彷彿只認可這一個稱號,誰是魔帝他們便效忠於誰,每到換屆的時候他們便會消失,絕不會成為上任魔帝手中的兵器。當然令他們聞名大陸的還是各種詭異的暗殺手段,每一年都有克洛澤斯科創建的獵殺榜單上的人物隕落。這些人物都是埃爾洛的未來,卻被無情的扼殺。

不過這也是一種考驗,真正的天才絕不會是溫室中的花朵。

而現在,屬於艾克的暗殺也來了,哪怕躲過這一次,接下來也還有無窮無盡的暗殺!

「想要我的命嗎?那就來試試!」艾克瞥了一眼惡之源柱上方正在緩緩旋轉的惡獄君主,距離能量吸收完畢還有一段時間。

「你的命早已被我們影魔訂下!」影魔淡淡道,影魔族從來沒有姓名,他們的名字就只有影魔這個代表著榮耀的稱呼。

說話間,艾克手中的魔法準備完畢,奧術囚矛發動!

嗖!

影魔又投入影子當中,消失在了原地。奧術囚矛一根根扎入大地中,淡藍色的長矛砰然碎裂,化為漫天光雨。

「沒中!」艾克並沒有感到意外,影魔族的影遁之術比盜賊的潛行還要可怕,這是一種來自於血脈的種族天賦。

影魔族生來就沒有影子,他們影子被稱為影池,那是最佳躲藏與潛伏的地點。

嗖!

影池浮現在艾克後方,影魔的利刃疾馳而來。

兵術·毒牙刺!

嘶嘶!

在艾克的雙眸中,那亮銀色的匕首就是一條毒蛇,盤旋伺機,殺機已顯!

雷光盾!

砰!

紫光閃爍,擦出點點電火,影魔再一次遁入影池當中。

艾克小心翼翼的環視著,奧術感知最大力度的覆蓋了整個區域範圍。

這就是影魔族的進攻方式,一旦沒有刺中目標便迅速消失,等待下一次進攻。

他們就像是最老練的獵人,有時候為了一次機會甚至可以不吃不喝一個月! 玉破紅塵女兒醉 這種不管不顧的敵人才是可怕的。

果不其然,如同艾克預測的一般,當奧術感知最大碼釋放的時候,影魔潛伏了下來,再也沒有動手的跡象。

「這就是影魔族,果然比資料上描繪的還要可怖。」艾克輕嘆一聲,奧術感知的開啟消耗著自己的麥基克,他不可能一直維持此種狀態,更何況他想要引蛇出洞!

啪!

關閉了奧術感知,地形還是那一塊地形,可越發陌生了。

幾乎在失去了感知的剎那,影魔出手了,他卡的時間異常精準。

刺啦!

艾克亡魂皆冒,豆大的冷汗從額頭滑落,幾縷斷髮在空中翩翩起舞。

滋滋。

輕輕撫摸著脖頸,那抹淡淡的紅色宛如死神的哂笑,就在剛才他與他擦肩而過。

「又不見了!」艾克心中一悶,難怪那麼多的人都不喜歡與影魔戰鬥,他們的心志堅毅的讓人崩潰。

刺啦!

就這稍微愣神的功夫,影魔又出手。

「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