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剛才說,我來藏書閣是想接近你,對嗎?」葉雄玩味似地看著納蘭若雪。

看著葉雄火辣辣的眼神,納蘭若雪再加傲慢,哼了一聲道:「難道不是嗎?」

葉雄繞著她轉了一圈,看了遍她的身材,最後停在她胸口上,冷笑:「像你這樣的女人,哪怕脫光衣服躺在我床上,我也不會上,因為我不喜歡沒胸沒臀的。」

「你無恥。」納蘭若雪大怒。

她從來沒被男人如此羞辱過,而且是用這麼噁心的話羞辱。

「在很多人眼中,也許你很不了起,但是在另外一些人眼中,你跟草芥沒什麼區別。」

葉雄說完之後,嘴角露出一絲嘲諷,轉身離開。

納蘭若雪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激動得滿臉通紅。

如果不是學院之中不許動手,她早就忍不住動手了。

「別讓在我外面看到你,不然你會死得很難看。」

她咬牙切齒,連書也不看了,怒氣沖沖地走了。

葉雄沒再理會他,繼續找書看。

找了片刻,他已經找不到能看的書了。

一個多月來,他沒日沒夜地看書,早就把這裡有價值的書全部看完了。

他的目光落到樓上。

藏書閣一共有四層,剛來的時候就被告知,鍊氣班跟築基班的學員只能在。

想要去二層,必須要精英班的學員才能去。

納蘭若雪就是精英班的,是學院實力最高的班次,所以才那麼高傲。

葉雄走到駝背的藏書閣管理員面前,準備跟他溝通一下,能不能讓自己上二樓看書。

這一個多月來,葉雄每天來藏書閣看書,跟藏書閣的老頭已經混得很熟了。

這個老傢伙,平時很少說話,偏偏跟葉雄話比較多。

葉雄問他名字,他說忘記了,然後葉雄就直接稱呼他為『忘老頭』。

忘,是忘記的意思。

「你不知道剛才那個女生是誰?」忘老頭問。

「我為什麼要知道她是誰?」葉雄反問。

「我雖然整天在這裡,但是也知道她是誰,她叫納蘭若雪,是精英班的天才少女,被稱之為陣法天才,整個精英班之中,除了黑涯,沒人是她的對手,你得罪她,估計不會好過。」忘老頭提醒。

「又是天才,這世界上怎麼就那麼多天才。」葉雄聳聳肩膀,毫不在乎。

他殺掉的天才多了去,只要給自己足夠的時間,超越她只是遲早的事情。

「忘老頭,能不能讓我上二層看看?」葉雄再次問。

忘記老頭再次搖頭:「這是學院的規定,我不能作主。」

「規定是死的。」

「不行。」

「好吧,既然這樣,接下來,我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來了。」葉雄無奈地說道。

這一個多月沒日沒夜地惡補,修真一道的各種基本知識,他已經完全看完了。

沒必要繼續留在這裡了。

「你還沒去神通閣領取神通嗎?」忘老頭問。

葉雄搖了搖頭,這一個多月來,他都窩在這裡,根本就沒有時間去神通閣。

神通閣,是皇城學院收藏各種神通的地方,裡面有功法,法術,陣法,傀儡,丹方之類的修鍊秘笈,每名新進入學院的學員都可以去挑選適合自己的功法跟法術。一般來說,新進入學院的新學員,第一時間應該去這個地方挑選適合自己的神通,像葉雄這種進學院一個多月,還沒有去挑選的人,絕無僅有。

其實,不是葉雄不想去挑選,是因為他覺得完全沒必要。

一來,就算挑選了,他也沒時間修鍊。

二來,他現在的一身神通,不比神通閣裡面的功法弱。

無名功法,烈火劍陣,真猿九變這些神通,都是可以進階的,只要提升任何一種,他的實力就能實飛猛進。

問題是,提升這幾種神通,太難了。

烈火劍陣第三層,需要達到築基期才能施展,而且鐵樹脂所鑄的黑劍已經無法負荷烈火陣劍第三層,需要更堅硬的材料。葉雄在藏書閣這段時間,得知一種叫做炭石的材料,可以負荷第三層烈火劍陣。但是這種炭石不但稀少,而且十分昂貴,十分難弄到。

至於真猿九變第二變,需要的境界也是築基期,而且需要一種叫百草液的靈液淬體,不然根本無法修鍊。

葉雄嘆了口氣,對於他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快點得到築基丹,進入築基期。

「沒有境界,法術再強又何用?」葉雄說。

「那倒也是。」忘老頭呵呵地笑道。

葉雄離開藏書閣,發現面前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看到葉雄出來,洛可兒發現自己內心不由得一陣驚慌。

她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自己明明境界比他高,實力比他強,怎麼可能害怕?

她想起剛才這傢伙對納蘭若雪說的那番話,漸漸也就釋懷了。

這傢伙,連納蘭若雪都不看在眼裡,還能把誰看在眼裡。

雖然他還只是鍊氣期,但是他身上的氣場,一點都不比築基期修士差。

「江南王,我等你好久了。」洛可兒上前說道。

「你找我有事?」葉雄望著她。

「我本來想過來勸勸你,現在不用了。」

「勸什麼?」葉雄奇怪地問。

「勸……你去修鍊啊,現在進學院的新生,全都在抓緊時間修鍊,準備年底的大比,你怎麼還窩在藏書閣,這都快一個月了。」洛可兒說。

相比他對納蘭若雪的態度,洛可兒發現江南王對自己的態度,已經很好了。

想到這裡,她心裡頓時美滋滋的。 每年年底,鍊氣班會有一次大比,排行前十的學員,有機會得到築基丹。

鍊氣班一共有三百多名學員,只有十名能得到築基丹,可見殘酷程度到了什麼地步。

每名學員都在拚命地修鍊神通,希望能在年底大比的時候殺進前十,得到築基丹。

現在鍊氣班,有些學員已經連續呆了七八年都沒得到築基丹,有些得到築基丹,最後衝擊築基期失敗,依然停留在鍊氣期。這就可以想象,為什麼築基班的學員,那麼看不起鍊氣班,而精英班,又那麼看不起築基班。

雙方之間,地位相差太多了。

「到年底,時間太長,我等不了那麼久。」葉雄說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洛可兒有些不解。

葉雄當然不會跟她說,自己想親自煉製築基丹,這樣的話,被人聽起來,可能會覺得他瘋了。

築基丹可是三品丹藥,他一個連品階都沒有的煉丹師,去煉製這個,等於是浪費錢。

「沒什麼意思,你還有什麼事情嗎,沒事的話,我想回去休息。」葉雄說。

「明天下午,我想去靈寶閣,你有沒有時間,一起去?」洛可兒問。

靈寶閣是皇城最大的物品交易中心,裡面有很多頂級靈藥,據說只要想要的靈藥材料,那裡都能搞到。

那裡的東西非常昂貴,皇城學院很多學員都會去那裡逛,但是大多數都只是逛而已,根本就沒錢買。

葉雄早就想去見識一下,苦於沒錢,所以一直都沒去。

「好吧,我明天正好有空。」葉雄回道。

「太好了,就這麼說定了,不許放我鴿子。」

洛可兒不太放手,伸出手指:「咱們先拉勾,省得你反悔。」

這麼天真主動的女孩子,葉雄還真是不忍心拒絕,當下伸出手指,跟她勾了。

勾完之後,洛可兒這才蹦跳著離開了,一副雀躍的模樣。

看著她的背影,葉雄越來越覺得她像安樂兒,當然,是純潔版的安樂兒。

安樂兒比較性感,葉雄對她有慾望,但是對洛可兒,他真心是半點感覺都沒有。

葉雄回到寢室,將通訊器拿起來。

已經一個多月,幽冥還是沒聯繫他,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逃離北疆學院,到了外之地。

不知道是不是心有靈犀,他拿著通訊器的時候,突然滴的一聲,通訊器響了起來。

「我寄過去的東西,你收到了沒有?」

收到一條簡訊,是陌生號碼發來的。

葉雄大喜,情知一定是幽冥的,除了她,沒人知道他的通訊器號碼。

「什麼東西,我還沒收到。」葉雄回。

「到了你就知道了,密碼是******,我有事先忙,免復。」

葉雄回之後,她就沒再回復了。

對於她這種冷漠,葉雄已經麻木,見慣不怪。

第二天一早,葉雄剛起床,通訊器響了起來。

快送遞的在學院門口等他,讓他出來簽收東西。

葉雄出去簽收包裹,打開之後,裡面是一條很粗的鑰匙,鑰匙上面寫著皇城一間很大的儲物中心名字。

這家儲物中心叫做金盾中心,專門代為保管東西,一些修士不方便帶在身上的東西,都儲物在裡面。

葉雄帶著鑰匙,離開皇城學院,去到金盾中心。

金盾中心,有很多安保,身上都散發著不俗的氣息。

越往裡面,安保的實力越強。

「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你?」一名美女引導走過來問。

「我想取點東西。」葉雄回道。

「這邊請。」

在美女的引導下,葉雄進入全合金地道,白晃晃的金屬防禦,一看就知道非常強。

絕非一般人能夠闖入的。

裡面的儲藏室,一共有四個等級:青銅,黃金,白金,鑽石。

葉雄的儲藏室,是白金等級,級別非常高。

難怪這名引導聽他報出儲藏室號碼的時候,眼睛馬上就變了,態度也非常客氣。

能用到白金保險柜,絕非泛泛之輩。

「先生,你的儲藏室到了。」

帶葉雄到一道金屬大門前之後,美女就離開了。

妹妹戀人 葉雄拿出鑰匙,打開金屬門,裡面是一個密碼器。

他將昨晚幽冥發過來的密碼輸進去,合金門咣的一聲,打開了。

裡面是一個十平方左右的儲藏室,裡面只有一個箱子。

葉雄走過去,打開箱子一看,頓時又驚又喜。

滿滿一箱,全都是靈石。

他第一感覺就是,幽冥找到自己的寶藏了。

離開的時候,幽冥說過,千年之前她曾在修真界留下寶藏,她要找出來,用於修鍊,沒想到還真是找到了。

看到那滿滿的一箱靈石,葉雄頓時有種爆發戶的感覺。

他現在正在為錢發愁,沒錢買材料,沒想到錢就上門了。

葉雄清點一下,上品靈石三百塊,中品靈石五百塊,能量石五百塊。

這是極大的一筆財富。

靈石上面,有一張紙條,葉雄打開看了一下,上面寫道:「錢財不露眼,慎用。」

還用她說,這麼多錢,如果被人知道,不打劫他才怪。

葉雄拿出兩百顆中品靈石,六十顆上品靈石,五十顆能量石,放進儲物戒之中,這才離開金盾中心。

他下午要去靈寶閣,正好拿這筆錢來買材料。

下午,洛可兒早早來寢室找葉雄,害怕他反悔似的。

「你等一下,我馬上就出來。」

葉雄正在裡面寫單子,見她敲門,讓她等一下。

單子上寫的正是他所需要的材料。

築基丹需要五十種靈藥,有多少,買多少。

烈火劍陣所需要的炭石,看價格,買一部份。

修鍊真猿九變第二變需要的百草液,如果有現成的話,買到最好,沒有的話,就只能買靈藥自己研製了。

寫好單子之後,葉雄這才走出房間。

「走吧!」葉雄說道。

「你沒有飛行器吧?」洛可兒問。

「沒有。」葉雄搖頭。

「坐我的去吧!」

兩人去到停機場,那裡停著一輛黑色的飛行器。

飛行器很小,只能容下五六個人站住,一眼看過去,就像塊黑不溜秋的石板。

兩人走上飛行器,洛可兒從身上掏出兩塊能量石,放到飛行器上面,一個放能量石的地方,然後控制著飛行器朝面前開去。

跟地球上飛機使用石油不同,這裡的飛行器,全都是使用能量石驅動的。

不但飛船,包括陣法,機關,很多都需要能量石。

難怪幽冥會給他寄來那麼多能量石。

「我教你開飛行器,很簡單的。」洛可兒說。

「不用了,沒什麼必要。」

「其實一輛飛行器也不貴,五塊中品靈石就能買到,就是消耗能量石比較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