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快點吧,不要廢話,再廢話那人就要突破成功了。」。

張辰驟然加速,朝着羅空那裏飛去。

突然,他停了下來。

男人剛要說些什麼,卻面色一變,他凝重地看着張辰,對他說道:

「外星人果然不簡單,這等能量波動,必定是威力極強的大陣,我們差一點便著了那人的道!」。

張辰什麼都沒有說,他只是靜靜地看着那大陣,片刻后,他臉色難看地說道:

「我破不了這個大陣,看來我們只能硬闖了。」。

男人對張辰說道:

「你我一起動手,我不相信那個大陣能困得住我們。」。

羅空問道:

「你能擋得住他們么?」。

油條說道:

「放心,十絕陣不是吃素的。」。

羅空嘆了口氣,開始衝擊身體桎梏,準備突破到星雲級。

羅空心中有些慶幸,幸好他平時已經吸收了足夠多的星雲之光,不然的話,現在還要冒險走出大陣,出去吸收星雲之光。

油條對熾煌說道:

「來吧,該咱們老哥們了。」。

熾煌的人形態走了出來,他那稚嫩的小臉上此時也滿是堅毅之色。

熾煌身上亮起綠色光芒,霎時間便分裂出九道分身,跟隨油條進入了十絕陣之中。

熾煌也面色凝重,他遁入地下,藉助地底那濃郁的土元素之力,開始協助油條,拖延那兩人。

張辰和男人正在觀摩大陣,突然從地下鑽出無數枝條,向兩人襲擾而去。

兩人面色微變,開始向後退卻,枝條不進反退,開始飛速遁入地下。

兩人面色難看,這枝條分明只是為了拖延他們。

男人對張晨說道:

「你來強攻此陣,我來對付那枝條。」。

張辰心中不悅,可此時也顧不得那許多,他開始催動靈力,轟擊大陣。

此時,大陣中傳來了油條的聲音,油條對張辰說道:

「不要白費力氣了,你時破不開大陣的。」。

張辰聽着聲音,想把油條找出來,可是他卻聽到油條又說:

「你找不到我,我再勸你一句,還是趕快離開吧,不要讓自己的性命白白地丟在這裏。」。

張辰看着大陣,面色凝重,無數土元素能量開始朝他的身體涌去,一時間,這裏的能量波動濃郁了數倍不止。

男人也面色凝重,那枝條此刻就是不出來,可是男人知道,只要他一放鬆警惕,那枝條必定從地底鑽出,來打擾他,男人心中怒罵,可是精神力卻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羅空看了眼外面的情況,這才徹底地放下心來,開始全力沖關。

兩人見狀,也顧不得其他,開始瘋狂地衝擊著大陣,熾煌不停地從地底鑽出枝條,只為了拖延二人一段時間,這招果然奏效,二人的攻擊節奏被大大拖慢,給了油條喘息之機。

「我們看來要先將地下的那人解決了,不然的話,我們的攻擊都將成為擺設。」。

兩人開始轉過頭來,對付熾煌,熾煌卻不跟他們硬碰,而是直接鑽入地底,開始回復自身能量。

兩人又氣又怒,可是卻沒有絲毫辦法,他們看着大陣內的羅空,心中一時間又千般怒火,卻無從發泄。

油條對熾煌說道:

「不要掉以輕心,他們是土屬性的行家,很快便能夠想到將你從地底逼出來的辦法的。」。

熾煌說道:

「放心,我在地底佈置了一些東西,還可以拖延他們一段時間。

原來熾煌在地底佈置了無數道假身體,這些分身雖然很容易就可以別發現,可是要將他們一一排除,也是需要費很長一段時間的。

油條放下心來,又開始叫陣。

「你們怎麼不攻擊大陣了?難道本地的強者就只有這麼一點本事嗎?「。

兩人眉頭緊皺,張辰對男人說道:

「看來我們今天只能先走了,回去集合人手,日後定要讓這裏雞犬不留!「。

油條冷笑道:

「這就是你們的狠話嗎?如果你們說完了的話,還是我來說幾句吧,今日你們退去,權當無事發生,可保平安,若是執迷不悟,來日定要你們血債血償,厚土門和地黃門必定雞犬不留!「。

兩人對視一眼,又開始瘋狂地轟擊大陣,他們雖然實力強悍,不懼羅空報復,可是他們的手下可沒有那樣的本事,一旦羅空報復起來,他們必有成為孤家寡人的可能,這樣一來,他們的損失,可遠比收穫來得大。

羅空眉頭緊皺,身體內散發出無數星雲之光,很快,羅空便衝破層層桎梏,天雷已經在大裂谷上空凝結,兩人看着天雷,眉頭緊蹙,看來今天,他們是對付不了羅空了。

羅空眉頭緊皺,她此刻也並不輕鬆,他看着界外的兩大強者,心中明白,如果今天他不能及時的突破的話,那兩人一定會強行闖進來的。

羅空嘆了口氣,眼中迸發出一抹決然。

」那就然讓我們來比比,誰更狠吧!「。

羅空將所有能量都灌入內丹群中,開始增大突破速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三師兄,我已經練了這麼多天,現在可以吃你的果實了嗎?」

小湖邊,寧缺剛剛從對面游過來,光着上半身爬了上來,一臉期待地看向葉晨。

「再游一圈。」

望了望天,葉晨隨意說道。

「三師兄,你和我說句實話,我天天這麼操練,真的有用嗎?」寧缺可不是一個笨蛋,相反,油滑奸詐的很,他一直猜測葉晨就是為了逃脫家庭的束縛來折騰自己。

實際上吃個果子根本不用這麼多折騰!

當初桑桑就什麼都沒做。

瞥了一眼寧缺,葉晨嘴角微挑,「小十三,你生而知之,應該知道什麼叫裝糊塗吧?」

看着葉晨那抹溫和的笑容,寧缺感覺心神冷冽,彷彿下一刻就要被扔進冰窖一般。

「嘿嘿。。。。三師兄您別認真呀!我也就是隨口說說,可沒有別的意思。」嘿嘿一笑,寧缺重新跳回水中,「師兄,你剛剛是不是說讓我再游兩圈?我覺得兩圈不夠,我去游四圈!」

話音落下,一個猛子扎了進去,寧缺開始了自己游泳健將的道路。

「小十三和三師弟的性子還真是很相似。」遠處房間中,君莫對窗邊寫着簪花小楷的余簾說道。

「臭味相投罷了!」

余簾淡淡說道。

雖然是這麼說,可書院這麼多師兄弟,余簾也就和葉晨以及大師兄關係最好。

和大師兄關係好,那是因為這娘們暗戀人家。

和葉晨關係好,那純粹是一起長大的感情,雖然兩個人的生長都有點特殊,可卻也是確確實實的一起長大。

「小師弟要去荒原了,雖然三師弟會交給他保命的東西,不過咱們也不能空手。」這才是君莫來余簾這裏的目的。

荒原,魔宗的地盤。

君莫自從知道了余簾的真實身份后,就想着讓她幫幫小師弟。

「去荒原?」

看了一眼君莫,余簾停下手中的簪花小楷,然後微微頷首,「二師兄,余簾明白你的意思了。」

點了點頭,君莫滿意離開。

看似對所有人都很嚴厲,天天講規矩讓人煩,可事實上,君莫在師兄弟心目中的地位絕對不比大師兄低。

如果說大師兄是溫柔的母親,那麼君莫就是嚴厲的父親。

至於老師。。。

隔壁老王?

看着遠處房間里的二人,反正葉晨是這麼覺得的。

「夫君!」

無所事事,正望天的時候,莫山山突然找了過來了,一身白衣,一頭少女髮髻,可卻多了少女沒有的風情,看着那麼飄然而來的白色倩影,葉晨深深的着迷。

不愧是自己的老婆,就是漂亮就是仙!

「什麼事?」

看着莫山山的小表情,葉晨覺得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

「剛剛墨池苑傳來消息,師父想要讓我入荒原。」莫山山開口說道。

「為什麼?」葉晨覺得那個狗屁書聖就是吃飽了撐的。

雖然有時候自己會覺得老婆總讓自己練字很煩,可他才不想一直和老婆分開。

「尋找天書,另外也想讓我帶着墨池苑的姐妹在荒原歷練一番。」莫山山輕聲說道。

「天書?」

撇了撇嘴,葉晨張口就來,「那東西現在就在大師兄腰間別着,你們找個毛線?至於去荒原歷練,荒山野嶺,也沒什麼可以歷練的,難道是去練膽?」

如果自己老婆去,那自己也得去。

葉晨不是太想去那破地方,那地方苦的要死,要什麼都沒有,不好玩。

「不管有沒有天書,既然師父發話了,總是要去的,而且墨池苑的姐妹遠離塵世紛爭,確實也需要進入荒原歷練一番。」

看着葉晨,莫山山一臉認真道,「夫君,我現在過來不是和你商量,只是通知你,然後想要你不要橫加插手,我覺得自己也確實需要一些歷練。」

葉晨:「。。。。。。。」

「也就你敢這麼和我說話。」撇了撇嘴,葉晨淡淡道,「放心,我不會隨意出手的,你想要歷練就歷練,不過讓我在你身邊總可以吧?」

「不行!」

很認真地搖了搖頭,莫山山的回答讓葉晨感覺心碎,「夫君,你在我身邊,就算不出手,那也不算事歷練了。」

似乎看出了葉晨的不高興,莫山山柔軟道,「這樣,如果我們遇到生死危機,你再出手,如何?」

「也不知道你們想要歷練個啥子?難道吃苦就是歷練?」

見到自己老婆一個勁兒地堅持,葉晨還能怎麼辦?

隨手一招,直接將還在湖泊里撲騰的寧缺撈了上來。

「小十三,你三嫂要去荒原歷練,她缺少人情世故,我也不可能所有時間都關注,所以,你要照顧好。」葉晨看向寧缺,淡淡道,「如果你這件事辦好了,那找夏侯報仇的事情我會幫你。」

「老師,二師兄他們或許會在乎各種各樣的規矩,可我不在乎,只要我願意,他就是天王老子我也可以殺給你看,到時候無論你是想要清蒸還是爆炒,都隨你意,懂?」

「懂!」

連連點頭,寧缺感覺幸福來的真是太快了。

他從來都不是個墨守陳規的人,他想要親手報仇,不過若是自己做不到,他也不介意藉助師兄的手。

只是師兄們怎麼可能插手這種影響國家的復仇事件中?

他們只能從側面幫助自己。

而葉晨卻是例外!

雖然他才剛入門不久,很多事情沒搞清楚,不過他也能看出三師兄的狂放!

「這是給你的果實。」隨手扔一個果實給寧缺,葉晨開口道,「吃了它,你會獲得很強大的能力。」

話音剛落,寧缺就開始了大快朵頤。

幾乎狼吞虎咽地吃了進去。

然後,直皺眉頭。

按照他的了解,三師兄的果實都和屎一樣難吃,怎麼自己的這一個一點都不難吃?難道過期了?

還有!

自己吃完之後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沒有任何特別的能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