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她隔著禁制問。

「有些話想跟你說。」

葉雄說著,就要破開禁制。

「男女授受不親,不方便進洞府,你還是在這裡說吧!」伊莎攔住他。

「快一千年了,你還困在神影身份之中出不來嗎?」葉雄直接問。

一直以來,他都想直面他跟伊莎之間的關係,但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他都沒有道破。

兩人之間,一直隔著一層窗戶紙,沒有點破。

伊莎一直在逃避,葉雄卻一直在尋找機會。

今天,所有的危險都算消除了,宇宙太平,是最好的機會。

「你不是他,而且,我已經忘記他了。」伊莎淡淡地說道,臉上不喜不悲。

「既然你不關心我,為什麼要來阿修羅道救我?」

葉雄目光炯炯地盯著她,暴力地問道。

「那是因為,你對神界太重要了。」她回。

「對你呢?不重要嗎?」葉雄不甘地問。

(本章完) 你身邊已經夠多女人了,不差我一個。趙麗貞對你一往情深,你難道不應該給她一個交待嗎?你很清楚當初她為你付出了多少。」伊莎語氣依然很平淡。

「只是因為,趙麗貞是你的徒弟,你怕別人說閑話,說你跟徒弟搶男人,所以不敢接受我嗎?」

「我告訴你,我跟她之間什麼關係都沒有,只是普通朋友的關係。我對她沒感沒覺,對你才有感覺,從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在努力,讓你成為我的女人……」

「夠了,說來說去,你還是為了自己的虛榮心,佔有慾。」伊莎打斷他的話,有些不高興道:「咱們現在這樣不是挺好的嗎,當好朋友,可以沒有壓力在一起,不必為彼此負責。除了沒有一起睡,現在這樣,跟當你女人沒什麼區別。」

「怎麼可能一樣。」

「在我看來,沒什麼不一樣,你想來看我的時候,隨便可能過來。」

葉雄真是服了這個女人了,她的腦子,怎麼跟一般的女人不一樣。

「你不是這樣的,以前你向神影表白過,說喜歡他。」葉雄搖頭。

「就這樣吧,我有些睏乏了,想休息一下。」

伊莎說完,走進洞府,片刻就不見蹤影了。

葉雄嘆了口氣,在洞外徒步走著。

也許她說得對,就這樣也挺好。

朋友跟愛人,有什麼區別?

像他們這種修士,不像地球上的人家一樣生活在一起的,差別就是睡沒睡而已。

談情說愛,他一樣可以跟伊莎,她應該也不排斥。

只不過,她的精神境界更高一些,不像他跟別的女人那樣,可以肆無忌憚地說話。

「阿咪陀佛,葉施主,總算找到你了。」

一聲佛號,梵聖尊者跟梵天尊者,兩人從背後走來。

「兩位大師,找我有事嗎?」葉雄回禮問。

「咱們是向你告辭的。」梵天尊者道。

「你們要去哪,這裡不是挺好的嗎?」葉雄奇怪地問。

這是可是中央星,擁有星空之石,可以說是五道之中,已經發現的資源最好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渴望留在這裡,他們怎麼就想著離開呢。

「你有所不知,咱們兩老已經達到了瓶頸期,這裡資源雖好,那是對於普通修士。」

「瓶水已滿,再給咱們一個大海,又能如何。」

兩老紛紛說道。

「一界一重天,除非飛升天道,不然,是再難進階半步了。」葉雄嘆了口氣,然後又問:「對了,梵聖大師,你《梵聖功》修鍊到第九層沒有?」

「自從你在地獄道幫我度化遺憾之後,我這千年以來,一直在領悟,已經創造出第九層了。」

「真的,太好了,那大師可是要入聖了?」葉雄頓時又驚又喜。

「他入聖失敗了。」梵天尊者道。

「什麼,入聖失敗,這怎麼可能?」葉雄不敢置信。

《梵聖功》有多厲害,他心裡最清楚。

那可是佛門之中,他見過最獨一無二,最至高無上的功法,梵聖尊者修鍊到了第九層,居然都入聖失敗了?

那六道之中,還有誰有資格?

「什麼狗屁天道,梵聖不但悟出了《梵聖功》第九層,實力還大漲,現在估計跟你之間也是相差不遠,居然連入聖的資格都沒有。相反,一些什麼狗屁的邪門歪道,什麼以陣入道,以咒入道,以符入道,反而能入聖。這天道法則壓根就有問題。」梵天尊者脾氣有些大,不由得罵了起來。

「梵天,不得胡說,天道之選,自有道理,怪也只能怪我沒有悟破佛眼。」梵聖尊者連忙道。

「反正我就是不服,這法則問題太多了,現在搞得人人都用旁門左道入聖。」梵天繼續罵道。「連梵聖的《梵聖功》都無法入聖,你們想想,天道之下有幾部能超過《梵聖功》的功法,還要是自創的。」

「誰說沒有,葉施主的《佛魔功》就是其一,他也是最接近天道的人。天道就幾十個人,人人不死不滅,哪有那麼容易。」梵聖尊者說儼然已經看化了。

「大師,你彆氣餒,只要你能修成佛眼,看破六道輪迴,肯定入聖飛升天道。」葉雄安慰。

盛寵豪門甜妻 「開啟佛眼談何容易,如果能修成佛眼,估計天道也得忌憚三分了。」梵天尊者道。

三人再聊了片刻,兩位神僧就離開了。

看著他們的背影,葉雄內心莫名一陣失落。

沒想到,入聖會這麼難,這麼慘烈。

突然,背後傳來細碎的腳步聲。

葉雄轉身一眼,發現面前站著一名外貌五十歲左右,長髮長眉長鬍子,身穿道袍的老者。

老者身上道袍隨風飄揚,說不出的瀟洒。

這人的氣勢,好強!

「前輩怎麼稱呼?」葉雄看著對方問。

這個居然能悄悄來他身邊,不讓他出現,單是這一點,整個中央星,沒有一個人能做到。

哪怕梵聖尊者跟梵天尊者,都不能做到。

「老夫帝釋天。」道袍老者淡淡道。

「阿修羅皇,帝釋天?」葉雄臉色微變。

下一刻,他慧眼開始,目光中乳白之色一現。

帝釋天的身體,馬上被洞穿。

然而,葉雄看到的卻是空空如也,對方的身體如同浩瀚的宇宙,根本就察看不出對方的修為。

「老夫五萬年沒露面,眾人都以為老夫殞落了,你不相信無所謂,我讓羅騫過來一趟便是。」

帝釋天手指一彈,一道光點,從她的指尖射出,朝塔樓方向射去。

片刻之後,一道人影落到兩人面前,不是羅騫是誰?

羅騫看到帝釋天,臉色大變,連忙跑到他面前,單膝跪在地上:「羅騫,見過阿修羅皇。」

「羅騫,好久不見,你對星空之石的守護很好,我很滿意。」帝釋天點了點頭。

葉雄腦子轟的一下。

羅騫是奉了阿修羅皇之命,守護星空之石的?

「屬下慚愧,中央星……」

「你不必多說,事情我都知道,下去吧,我有事情跟葉帝說一下。」帝釋天揮了揮手。

「是。」

羅騫點了點頭,這才退了出去。

離開之後,她還不解地看著葉雄,怎麼也想不明白,已經失蹤了數萬年的阿修羅皇會雖然出現,還找上了葉雄,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本章完) 前輩找晚輩,有何事?」葉雄直接問。

「揭竿起義,敢嗎?」帝釋天看著他,問。

「前輩,我不明白。」

帝釋天背著手,踱出幾步,這才說道:「老夫骨齡二十萬歲,這二十萬年以來,行遍五道,只見過三個人入聖,飛升天道。第一個以葯入道,在我手下走不了三招;第二個以陣入道,倒是有點手段,但是也在我手下撐不到五分鐘。最後一個更加離譜,培育出了一株靈藥,然後就被天道收了去。以武入道的一個都沒有。你這覺得這樣正常嗎?」

「天道法則,無法打破,又有什麼辦法。」葉雄嘆了口氣。

法則是天道制訂的,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哪怕他下落不明,法則依舊存在,說明他並沒有殞落。

「人皇,你既然能以死進諫,讓天道不得用天命輪控制女人愛上他,說明你也是一個有骨氣的人,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不讓他把這法則改一改,就這入聖的資格,別人會心服嗎?」帝釋天不甘地說道。

「天道地域有限,只能容許百人修鍊,現在已經有了幾十人。而且,這百掌管人五道一切,單憑武力入聖,到時候天道中人全都是武夫,也未必是好事。」葉雄說道。

解釋人皇記憶之後,對於天道的情況,他也是了解得非常清楚。

聽帝釋天的話,他似乎對天道也非常了解,顯然天道之中有人跟他有密切的聯繫,告知他天道一切。

「我覺得這才是最大的問題,這跟走後門有什麼區別?」帝釋天開始還很淡定,越說越憤怒了,又道:「天道地域小,只能容下百名聖人,這一點我理解。但是,天道為何要利用天命輪設定三層宇宙法則,每層宇宙不得隨意穿梭,除非入聖,成為聖人。入聖也不行,想下界見親人愛人也不行,眼睜睜看著他們全都壽元歷盡而死,這是什麼狗屁的破法則。」

帝釋天憤怒地大吼起來,顯然對於天道法則,已經非常不滿。

他的想法,跟葉雄的想法一樣。

當初,葉雄還是人皇的時候,向天道說過,但是天道說,如果沒有法則,宇宙會大亂。

簡單一個比喻,如果以葉雄現在的實力回修真界,或者仙界,輕易就能將整一界毀滅。

入聖就不同了,入聖之後,聖人都經過心劫,思想覺悟非常高,而且聖人的行蹤也是受天命輪追蹤的,出什麼事情,也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正因為如此,三層宇宙之間,才會平衡發展。

那時候,葉凡覺得也有道理。

過強的力量,會毀壞平衡的!

天道,有天道的道理。

帝釋天似乎也有帝釋天的道理。

誰對誰錯,他也說不準了。

「釋帝天,天道掌控天命輪,可以主宰任何人的生死,以你的力量對抗他是以卵擊石,別多想了。」

葉雄也掌握過天命輪,知道天命輪是什麼東西。

只不過,那時候他擁有天命輪,卻沒有許可權。

天道既然擁有天命輪,他肯定擁有所有拳限,掌握一個人的命運,太容易了。

「天命輪能掌控六道,但是,如果我身在六道之外,不在五行中呢?」釋帝天突然笑了起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葉雄震驚地望著他,說道:「宇宙分六道,所有的星系,星球,生命,都被包括在六道之中,所有人,都在天命輪上面有記錄,你怎麼可能處於六道之外?」

「這個你別管,但是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的名字並不在天命輪之中。」

「我現在已經可以隨意穿梭任何宇宙位面,任何地方,哪怕是下界星域。因為我的名字不在天命輪之中,所以,天道法則對我沒有任何的作用,他們無法掌控我的命運,更沒辦法殺我。」

說到這裡,帝釋天哈哈大笑起來,十分得意。

「你告訴我這麼多,就不怕我出賣你,入聖后將你的事情,告訴天道嗎?」葉雄道。

「我知道你不會,因為你跟我一樣,骨子裡都流著反叛者的血,我們都不會向命運低頭。」

葉雄目光炯炯地盯著他,猜測著他的話,是真是假。

「不相信是嗎,我給你證明。」

帝釋天突然伸手,在半空之中劃了一個水鏡,上面是水鏡記錄。

上面,突然出現一個個非常熟悉的地方。

修羅界,木國。

仙界,百花仙域。

真仙界。

神界通道。

這些地方,全都是葉雄曾經去過的地方。

甚至,水鏡上面,還出現了他的妻子楊心怡的影像。

而這所有的水鏡上,帝釋天都在其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葉雄震驚得無以輪比。

難道說,他真的是身在六道之外的人,名字沒有被記載在天命輪之上了。

六道之外還有地方嗎?

「葉雄,加入我們嗎,為推翻天道,摧毀天命輪而戰。」帝釋天目光炯炯地望著他,鏗鏘道:「天道沒有你相象之中可怕,天命輪也沒有你想像之中不可戰勝。而且,你不是一個人在戰。」

「天道,誰在幫你?」葉雄問。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相信我就和了。」帝釋天說道。

「逍遙皇平常?」

「權皇羅輯?」

「還是法則法則?」

除了監天四聖皇有這樣的膽子,葉雄實在不敢相信,還有誰有這麼大的膽子。

「八大諸天聖王,我不相信他們在這樣的膽子,更沒有這樣的能力。」

「說,到底是他們三個之中的誰?」

葉星目光炯炯地盯著他,十分執著地問。

解封人皇記憶,天道的一切他都知道。

「這重要嗎?」帝釋天反問。

「當然知道,背後是誰,我才知道你們信不信得過。」

作為曾經的監天四聖皇之一,雖然不敢說對另外三個了如指掌,但是也至少熟悉。

背後的策劃者是誰,很重要。

「我也不知道。你只需要告訴我,到底加不加入我們?」

帝釋天看著他,目光之中帶著威脅。

從他的態度之後,葉雄讀出了兩個信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