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算什麼東西,一看你點最便宜的茶,就知道你是窮鬼,你還想我們老闆娘給你們泡茶不成?」

陳寧微笑的問:「蘇媚娘泡的茶真有那麼了不得?」

小月冷哼:「當然,整個中海權貴們,都以喝過我們老闆娘親手泡的茶為榮。」

陳寧點點頭,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我是陳寧,我要蘇媚娘三分鐘內出現在我面前,給我沏茶!」

陳寧話音落下,滿堂皆驚。

茶藝師小月,宋菲菲還有周圍的賓客們,連同雷天照都震驚的望著陳寧。

三分鐘之內讓觀雲茶樓的老闆娘,中海市第一茶道高手蘇媚娘來沏茶,就算是中海市尊都沒有這麼大面子呀!

蘇媚娘家裡是北方豪門,她在中海開茶樓多年,無數人想要喝一壺她親手沏的茶,但從沒有人膽敢脅迫她。

就因為她家裡背景不簡單,一般權貴招惹不起。

陳寧一個在宋家吃軟飯的,竟然膽敢開口說三分鐘之內,要蘇媚娘親自來給他沏茶。

宋菲菲第一個冷笑起來:「呵,陳寧,喝便宜茶水不丟臉,換桌子坐也不丟臉。」

「但你當著現場這麼多人的面吹牛,就很丟臉。以後別說你是我們宋家的女婿,我們丟不起這個人。」

茶藝師小月也嘲諷道:「呵呵,真是癩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

「我們觀雲軒,不是你這種窮鬼能夠撒野的地方,現在你就給我滾出去,不然的話,我讓保安把你給轟出去。」

千千 一次,兩次,三次……

至此為止,少女和魔物的交手不下十次,每一次都以劣勢告終,身上添加的也傷口越來越多,大大小小的傷口都是由魔物帶來的戲謔。

魔物的利爪指向以及目標都是少女的頭顱,也許是在戰鬥中無暇顧及其他,少女並沒有發現這一點,所以也沒有做出相應的防備。

魔物的爪子力度很大,幾乎每一次都能迫使少女後退,而這也將導致一邊倒的局面,不出任何意外,少女很快就會被擊潰。

結局正如我所預料,再一次的攻擊后,少女的防禦徹底不支,腿上一軟轉身摔倒在地上,不過也恰好躲過了本該命中的一擊。

「好痛!」

少女捂著剛剛和地面撞擊的頭部,想要儘快起身,然而這一下撞擊很重,重到少女無法立刻清醒,從搖晃的身軀來看,這下撞擊甚至以及讓她的神智有些不大清晰了。

考慮到要不要現在幫她時,少女堅挺著用隨手抓取的木棍支撐起身體,堪堪的看向魔物。

「哈、哈……」

很明顯,少女的體力透支了,而對面的魔物——繞有興趣的看著對方痛苦的呼吸,並且很大度的放任對方休息,彷彿是認為對方絲毫沒有能夠威脅自己能力一般。

果不其然,少女手中乾脆的木棍毫不留情的折斷成兩段,毫無準備又體力透支的少女再一次倒在地上。

「現在只能靠自己,必須要想辦法才行!」

說著鼓舞自己的話,少女再次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爬起,腿肚子還在不停地抖動,但她還是握緊了拳頭,赤手空拳的重新擺好姿勢。

魔物等待著少女發起進攻,少女也不負魔物的期待,首次發起主動攻擊,在此之前都是被動的利用一把小型匕首防禦的。

她重重向前踏出一步,努力的將力氣全部集中在手上,然後用力朝魔物刺去,可惜這樣的攻擊沒有任何意義,魔物很輕鬆的就閃開了。

「又被閃開了嗎?到底如何是好……」

也許是腳上完全撐不住了,少女再一次向前傾倒,不出意外的倒在地上。

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在眼下,魔物並沒有抓住它,也不需要抓住它,對於魔物而言,少女太過羸弱,就算給她機會也無妨。

所以就像之前一樣,魔物再度給了少女休息的機會,這種方式似乎成了它當下的樂趣,它不急不緩的依靠在旁邊的樹上等待。

是否要去幫忙呢?

我向自己提出疑問,手不自覺的抓向別在腿部的刀鞘,將腿部彎曲。

在野外遇見冒險者這一類的故事是有聽說過的,在約德鎮也經常在地下城遇到冒險者,互幫互助也是經常的事情。

但是現在……

之所以沒有立刻去幫她是有原因的,這個地方和正常的道路相差甚遠,一般而言不可能有旅人經過,在當下魔物出現暴亂的情況下,大部分冒險者應該都不會單獨行動才對。

這裡也就只可能有戈爾巴村的大家才有可能會出現,而村子前幾天做起了防禦措施,那是因為魔物的消息導致的,所以就連戈爾巴村的大家都不可能來這裡……

那個笨蛋……

毫無意識的就帶我跑到這裡了,現在可不是以前啊,要是以前也許會沒什麼,但是現在就不好說了。

我看向那隻魔物,它無聊地將細長的舌頭伸出微張的嘴巴,貪婪的舔舐沾染少女鮮血的利爪,雙眼發出滿意的紅光。

一次兩次的放棄主動攻擊,讓少女也明白了對方的用意,她珍惜眼下的機會休息,沒有立刻爬起來向魔物發動攻擊。

魔物將手指上的鮮血舐盡,急迫地等待著少女起身,結果卻讓它感到失望。

距離少女趴在地上已經有一會了,少女的呼吸也變得不再急促,如果是正常情況下早就應該起來反抗魔物的攻擊了。

也許是在蓄謀一次突息?還是想要拖延時間等待同伴的到來?或是……單純的想延緩死亡的時間?

很顯然,魔物不想多等了,它發出急躁的聲音來表達自己的煩躁,並想用近似恐嚇的聲音將地上趴著歇息的人嚇起。

答案是肯定的,無論魔物如何恐嚇,用利爪劃開樹皮發出聲音、刨開沙土撒在少女身上、發出咆哮的怒吼,最後結果都是一樣。

——無動於衷。

魔物怒了,它能清楚的感覺到少女的生命產生的活力,是一種純粹的、不加遮掩、吸引人的力量,可擁有這股力量的人類卻想裝死。

感覺遭受到愚弄的魔物不再耐心等待少女起身,舉起爪子張開到最大,在空中停滯住。

少女無動於衷,呼吸還是依舊平穩。

最後給予的機會也被無視,魔物毫不猶豫的落下利爪,毫無情面的針對向足以致命的心臟處,想要一擊將這個懦弱的傢伙擊殺。

但是我是明白的,少女不可能任由魔物攻擊而等待死亡,她早在躺在地上之時就做出了應對準備,在魔物停止攻擊時更是為自己增加了增益,這些增益大概是魔物無法發現的,所以她才會有恃無恐的等待魔物主動進攻。

不管怎麼說,她現在的狀態欄上可是多了不少狀態啊,像『力量增幅』、『速度敏捷』、『快速回復』這一類的詞條出現在她的血條之下,如果放著不管的話應該也沒問題吧,畢竟可是比之前要強上不少了啊。

就這樣抱著那樣的心態繼續觀望著,少女也不負期望的從地上向前翻滾躲過了這一擊,和魔物幾乎要貼在了一起。

糟糕!

即使再怎麼準備充分,這樣的舉動也是非常危險的,魔物的身下既是盲區,也是遭受攻擊的重要地點,若是魔物反擊,少女無疑是躲不開的。

魔物的想法也和我一致,少女翻滾到它身下時它發出了不知是喜悅還是戲謔的笑聲,轉而停頓了片刻,舉起另一隻手,再度停滯。

遲遲沒有將攻擊落下,更多的應該是對於弱小目標的不屑,想要知道這一點空隙能給對方多少希望,以及希望落空後到底會多麼失落,喜歡看到負面情緒的流露,是大部分魔物的天性,看來這隻魔物也是如此。 吳華看了一眼時間,他在心裡暗自琢磨著劉冬梅應該也快結束了,他隨意找了個借口就從奶茶店溜了出來,這件事還是不要讓周敏和吳紅霞知道的好。

吳華在校園裡閑逛,一時間他竟不知該去哪裡,索性一會兒要找劉冬梅,他兜兜轉轉的就來到了學校的操場上。此時操場上的人已經稀稀拉拉的少了一半了,吳華輕車熟路的來到了剛才送奶茶的地方。

蘇哲站在最前面說著一些冠冕堂皇的話,吳華在下面的人群中一眼就發現了劉冬梅的身影,既然這是偶像天團的活動,吳華也不好意思在裡面過多的停留,轉身走了出去。

可是這還是被眼尖的蘇哲發現了,他看著吳華的背影鬼魅的一笑,草草的說了幾句話后,蘇哲就號召大家一起出去聚一聚。劉冬梅本以為說完就沒事了,沒想到蘇哲又要有活動,她在心裡痛罵了蘇哲一番,然後為難的向他走了過去。

「蘇哲,我今晚有點事,聚會我就不參加了。」劉冬梅看似是在請求,實則就是通知蘇哲一聲。蘇哲早就料到劉冬梅會來找自己,他爽快的答應道:「行,以後機會多的是,你有什麼事就去忙吧。」

「謝謝你。」劉冬梅收拾收拾就走了出來,她看到吳華就站在門口,心裡頓時百感交集起來。想當初在大專的時候,吳華也經常在宿舍樓下等她。「你什麼時候來的?等很久了吧?」劉冬梅微微一笑看著吳華。

「還可以,沒多久,我們接下來去哪?」吳華內心沒有一絲絲的波瀾,他只想在周敏知道這件事之前,把這些都解決掉。劉冬梅四下看了看說:「就在校園裡隨便的逛逛吧,我也沒什麼事,就幾句話的時間。」

吳華點了點頭道:「行,那我就帶你轉轉我們學校,向你好好的介紹一下江城大學的歷史。」說著吳華和劉冬梅一前一後的漫步在校園裡,因為《我是演員》這個節目還正在火熱的時候,所以路上經常會有許多同學紛紛側目的偷看他倆。

吳華感覺到了同學們的注視,於是他帶周敏來到了江城大學情侶幽會的最佳場所,道路兩旁樹木上的樹葉此時都有些掉落了,劉冬梅看著時不時飄落下來的樹葉,心裡不禁有些微微的發酸。

吳華先打破了尷尬,他看著劉冬梅像老朋友一樣的問道:「進入演藝圈感覺如何,有沒有什麼不適應的地方?」

「其實還好,一開始是不太習慣,但是久而久之也就好了,主要是我想讓一個人看到我,知道我內心的想法。」劉冬梅含情脈脈的望著吳華,一點也不嬌羞的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聽劉冬梅這麼說吳華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看著劉冬梅磕磕巴巴的說:「你現在真的跟以前很不一樣了,感覺你更會表達自己,展現自己了。」

劉冬梅聽吳華這麼說心裡有些失落,她不相信吳華不明白自己什麼意思,劉冬梅窮追不捨的繼續說著:「是啊,我們跟以前都不一樣了,對了你看我參加的《我是演員》了么?」

「我這一天天的怎麼可能有時間,前一陣子去深圳了,這不剛回來那天就看到你了。」吳華知道劉冬梅要說什麼,他避重就輕的回答著。

劉冬梅更加失落了,吳華的態度已經說明一切了,劉冬梅望著既熟悉又陌生的吳華一時竟不知說什麼是好。

此時的蘇哲和一個小跟班尾隨著吳華和劉冬梅走了一路,小跟班看著眼前的場景小聲的說:「大哥,我看這兩人之間應該就是普通的同學關係,這都走了這麼久了,這兩人之間也沒什麼過分的舉動。」

「噓!」蘇哲趕緊打斷了小跟班的話,他鄙視的看著小跟班道:「你懂什麼,你跟著我一起走就是了,你相信我,這兩個人之間一定有貓膩。」

小跟班撇了撇嘴,不屑的跟在蘇哲的身後,雖然蘇哲是他們的老大,但是小跟班從心裡看不起蘇哲,對於這種偷看的行為,他很是不爽。

蘇哲看著劉冬梅和吳華的背影,他堅信今晚一定會有收穫的,這次他一定要一雪前恥,把上次校慶受的屈辱都還給吳華。

吳華隨便找了個長椅坐了下來,他拍了拍旁邊的位置,示意讓劉冬梅也坐下來。劉冬梅知道事情也就這樣了,既然無法改變,索性就順其自然了,她望著吳華認真的問道:「你和周敏挺好的吧?」

「挺好的,今年過年我就要去她家了。」吳華把自己和周敏的計劃說了出來,他就是想讓劉冬梅死心,別再在自己的身上瞎浪費時間了。

劉冬梅點了點頭,過了好久才抬頭望天道:「挺好的,那我提前祝你們百年好合了。」劉冬梅真誠的望著吳華,語氣極其誠懇。她怕吳華不信自己又補充道:「到時候結婚記得叫我啊,到時候我給你包個大紅包。」

吳華哈哈大笑道:「好啊,沒得問題,到時候肯定通知你來。」一時間緊張的氣氛總算有些緩和了,吳華知道劉冬梅這是在成全自己,一時間他的內心被愧疚侵佔了。

「對不起啊,冬梅。」吳華知道說什麼都彌補不了劉冬梅,他第一次知道有些時候語言是多麼的蒼白無力。聽到吳華的這句道歉,劉冬梅也忍不住了,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吧嗒吧嗒的直往下掉。

一時間吳華竟不知該如何是好,他慌亂了手腳趕緊摸索著身上的各個兜,可是一個大男生怎麼會隨身這大概紙巾。「冬梅,你這是怎麼了,說著說著你怎麼還哭上了。」

劉冬梅用手趕緊擦了擦,勉強的笑了一下道:「我這是高興的,替你高興。」吳華望著劉冬梅那口是心非的樣子,心裡難受極了,他伸手為劉冬梅擦掉臉上的淚水。吳華和劉冬梅的眼睛一對視,兩個人瞬間就愣在了原地。

蘇哲見到眼前的這一幕可從心裡樂開了花,他得意的看著身後的小跟班說:「怎麼樣,我就問你歷不厲害,我就說這倆人關係不一般吧。」

「老大真是高,果然火眼金睛!」小跟班一邊沖蘇哲深處大拇指,一邊奉承他道。其實吳華不過是幫劉冬梅擦了下眼淚,這在小跟班的眼裡根本就不算什麼,他疑惑的看著蘇哲說:「他倆關係是挺好的,不過這也說明不了什麼吧。」

蘇哲忍無可忍,他沒好氣的打了小跟班的頭說道:「一看你就什麼也不懂,情竇初開的毛小子,這還不能說明什麼,到時候我們添油加醋的一渲染,這恐怕就要一石激起千層浪了!」

小跟班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蘇哲好像想到什麼似的,趕緊把頭轉向了吳華那邊,可是此時的吳華和劉冬梅早就恢復了原樣,蘇哲氣急敗壞的又在小跟班的腦袋上狠狠的打了一下道:「都他媽的怨你,這麼好的一個鏡頭我沒抓拍到。」

小跟班揉了揉腦袋,這麼會兒時間,蘇哲已經打了他兩次了,他剛想辯解,就發現蘇哲聚精會神的盯著吳華和劉冬梅,他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生怕在說錯什麼話,在挨一頓打。

此時的氣氛又變的尷尬起來,吳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腦子裡飛速的旋轉著,盡量的想個話題出來。劉冬梅發現了吳華的不安,她在一次的善解人意道:「叔叔阿姨的身體還好么?算一算我已經好久沒看到他們了。」

吳華知道劉冬梅指的是自己的父親吳愛國和自己的母親田慧英,他趕緊回答道:「挺好的,前一陣子我爸生病住院了,我回去看了看,這次從深圳回來,我也回去一趟,他已經好多了。」

「那就行。」劉冬梅點了點頭,她看了看時間也不早了,從椅子上站起來道:「不耽誤你的時間了,該說的也都說完了,你去忙吧。」

吳華也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衣著道:「我送你回去吧,天熱挺晚的了。」劉冬梅心想既然已經說明白了,她就不想再繼續和吳華不清不楚了,她委婉的拒絕道:「不用了,我想自己溜達溜達再回去,你先去忙吧。」

吳華知道劉冬梅是想自己靜一靜,他也就不再堅持了,看著劉冬梅那楚楚可憐的模樣,吳華知道自己在一次傷害了她。劉冬梅看著吳華打算徹底的跟她道別了,但是有件事她還是想做的,沒等吳華反應過來,劉冬梅一下子撲倒了吳華的懷裡。

吳華愣在了原地,但他很快的反應了過來,輕輕的拍打著劉冬梅的後背說:「冬梅,對不起,我吳華下輩子做牛做馬也會補償你的。」

劉冬梅的眼淚再一次的滑落的下來,她用你的打了吳華的後背幾下道:「下輩子,你娶我好不好。」

吳華沒想到劉冬梅會說這樣的話,時間過去了好久他也說不出話來,劉冬梅漸漸的把雙手鬆開了,雙眸也變得無神了起來。千仞雪那邊也有敵了,被突然出手的聖域極限亡靈給攔下。

她揮舞著聖劍,煌煌的聖炎落下,不少亡靈沾到,發出哀嚎的慘叫,然而卻仍然不能阻擋它們拖住她的意志。

歸根結底還是這片幽冥絕域的亡靈太多了,法師、戰士,數以萬記的亡靈聖域和數量不少的聖域巔峰、極限強者一起協同出手,威力大了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