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胡說,陳揚他怎麼會出事!」肖欣哼了一聲,旋即衝出房間,「你們留下,我去找陳揚!」

而此時,引發這場軒然大波的主人對於葯山的變化一無所知。

隨著骨肉的消融,陳揚的身子立即變得瘦小起來,如同皮包骨頭一般。

而這一刻,陳揚整個人也是虛弱到了極點!

倘若現在有一名劍師級別的人闖入山洞,恐怕輕而易舉的便能擊殺掉陳揚!

「劍魂…你想辦法,幫我護法!切記,無論是誰不能讓他們輕易闖入我的山洞!」陳揚咬牙說道。

不一會兒,一道無形的透明劍魂從陳揚體內衝出,他搖身一變化成了一名紫衣男人,低下頭朝陳揚看了看之後便兀自走到山洞外面。

「好傢夥,竟然將葯山都籠罩住了!」劍魂一走出山洞禁不住笑道。

隨後他向四周望了望,突然發現一道白色倩影,當下微微一愣,他能夠感受到那道人影並沒有一絲殺意…

而且,還隱隱散發著,一股擔心的意念。

於是劍魂一轉身又返回了山洞,問道:「外面好像來了一個小女娃,個子不高,白衣服,你認識么?」

「肖欣?你快想辦法,別讓她進來!」陳揚立即猜出了來者是誰,連忙吩咐道。

劍魂立即點點頭衝出了山洞,剛剛來到山洞外面,他便看到了陳揚口中的肖欣竟然一點一點摸索到了半山腰處!

「這小女娃,當真是不要命了?!」劍魂皺起眉頭說道。

半山腰處山路格外危險,若是一個不慎就有可能踏空….然後落得一個非常凄慘的下場。

更何況,現在的葯山還被白色大霧所瀰漫!

事實上,肖欣也知道這裡非常危險,但是她還是希望陳揚不要出事,畢竟相處了一段時間她早就把陳揚當做了一名好朋友…而且,過幾日對付那兩名冥陰宗護法,沒有陳揚的話她們誰都沒有辦法應對!

「這小女娃,心性浮躁,不好!」

劍魂眼瞳驟然一縮,隨後立即沖向肖欣!

只見她一步沒有踩到路上,身子一傾便要摔下藥山!

自己…要死了么?第一次與死亡如此親密的接觸。

但就在這時,一股陰邪的靈力突然包裹住了自己,隨後用一股巨力將自己甩上山路。

低頭看了看,自己竟然沒死,肖欣的額頭上頓時冒出了大量的冷汗!

「小女娃,這裡非常危險,你速速離開!」劍魂的聲音突然在空中傳來。

肖欣聽到聲音后連忙四處尋找聲音的主人,可是無論她怎樣尋找,都沒能見到一絲人影!

「不用找了,我可以告訴你,陳揚沒有事情!我看在他的面子上只會出手救你這麼一次,你還是抓緊離開吧!」劍魂的聲音有些不耐煩的傳來。

要知道,當初的求敗劍劍魂可是魔帝君無名的第一戰將,此時此刻他可以如此平心靜氣的對一個女子說出這番話已經很令人匪夷所思了。

肖欣聽到這句話之後才放下心來,但還是問道:「前輩,您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葯山會變得這樣?」

良久,劍魂那有些陰冷的聲音才傳來:「不該問的事情,最好別問…知道得多了,未必對你來說就是好事,你回藥王那裡等著吧,今晚陳揚會回去找你們的!」

似乎是感受到了對方話語中的那一絲不耐煩,肖欣咬了咬嘴唇之後只能點頭離去。

見到肖欣走遠,劍魂的身影才在原地浮現出來,當下苦笑一聲,若是對方再多待一刻,自己就控制不住靈力現形了…

「該死的,陳揚你快快突破劍王啊,你突破到了劍王以後我就能在外界流暢控制這道靈體了!」劍魂無奈道。

!!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陳揚此刻的身體已經薄弱到了極限,若不是他的身上還存有一絲稀薄的呼吸甚至還以為他已經死在了山洞當中。

劍魂凝望著陳揚,眉頭不經意間皺了起來,「怎麼這麼久,按照正常的進度現在已經完成了一半了…」

想了想,劍魂一咬牙,在這葯山山洞中設下了一道屏障,劍王之下不會闖入。

緊接著,劍魂的身影從葯山之中緩緩消失……

此時藥王以及洛笙歌等人皆是臉色發白的坐在屋子裡,不多時突然有一道聲音從空中傳來:「陳揚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安全…如果說,我是說如果他沒挺過來,很有可能會身隕在這重劫上。」

「啊?怎麼會這樣!」洛笙歌立即站起了身子,又道:「前輩,您帶我去找陳揚,我想想辦法幫他!」

良久,劍魂的聲音才又一次傳來:「這個誰都幫不了他…你們先做好最壞的打算,當然我也是一樣…我過來這裡只是想要提醒你們一下,好了我說完了。」

……

劍魂的身影剛剛回到葯山中,只見整座葯山此時竟然隱隱有些顫動起來,而將葯山封閉起來的白色濃霧此刻已經染上了一層極為淡薄的紅色!

「不對、不對!如果說是沖劫失敗,不應該是這樣的情況…還有轉機!」劍魂喜道。

不過就當他想要衝進山洞時,卻發現自己由於剛剛消耗靈力過度,竟然無法闖進…

「卧槽!」劍魂禁不住罵道。

陳揚依舊出在准劍王第三重劫的劫難中,他渾身的血肉已經消失得乾乾淨淨,但就是這個時候,一團紅色的氣體衝進了他的體內,轉而這些紅色氣體又化成了全新的血肉開始生長出來…

只是,這速度實在太慢!

此刻,陳揚的神海中。

他此刻忽然覺得有一層無形的壁障被自己一瞬間沖開了,而這樣做的後果就是他與外界劍魂的聯繫徹底斷開了!

當然,這些變化陳揚本人還是一無所知!

但是外界的劍魂則是臉色慘白,他久久凝視著山洞,突然大吼一聲,「他怎麼會死?!怎麼可能!難道我又要聽從賊老天的安排,重新等待千年時間?!」

嘶吼過後,劍魂似乎也徹底絕望了,他徘徊在葯山的山頂,也不知道想要做些什麼。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天。

后一批陣法師聯盟的人也逐漸趕到了葯城,當他們得知陳揚可能死在葯山的消息之後皆是露出一副震驚的神情。


只不過那薛歷卻是心中得意不已,自己最大的一個對手已經完蛋了,以後還有誰能夠阻攔自己追求洛笙歌的腳步!

第四日,上午。


潛伏在外的幾名冥陰宗人已經被古昊給解決掉了,剩餘那兩名冥陰宗護法暫時失去了消息。

在葯城的城主府中,古昊一行人此時正在為一件事情進行著爭執。

洛笙歌、肖欣以及朱雨三女一致認為陳揚還沒有死,所以遲遲不願離開藥城。

而那名叫做梓萱的青衣少女以及古昊則是想要返回,好將兩名冥陰宗護法消失的事情彙報給古大師。

雙方爭執不下。


突然,薛歷開口道:「不如我們再等三天吧?當初古大師定下的時間正好是一周,從今天開始算正好是第四天…咱們就再等三天,三天之後若是還沒有陳揚的消息,咱們就回去!」

「薛歷,你?」仝梓萱喝道。

這時,古昊也出奇的點頭道:「那就再等三天,不過你們切勿輕舉妄動…葯山現在已經被那股神秘的紅色濃煙覆蓋,誰進誰死…都在這裡老實的待著,我去看看!」

說罷,也不理會眾人是否反對,古昊竟然直直的沖向了葯山的方向!

葯山。

陳揚全身的血肉早已生長出來,而他的實力也就水到渠成的突破至了准劍王三重劫!

只不過由於當初那一層無形壁障的消失,所以陳揚暫時迷失了自我,在他潛意識當中,似乎有一股信息在等著自己去查看,所以他想盡一切辦法想要進入神海深處…

「該死的,怎麼進不去?!」

陳揚咬著牙,良久他突然站起身來,喃喃道:「對了,上一次吸收劍冢的劍靈靈力,這一次乾脆也將葯山靈力吸收一遍!」

說罷,陳揚掐出一道劍魂早就教給自己的手印,而後爆喝一聲:「吸!」

這時,剛剛行到葯山山腳的古昊突然發現那繚繞在葯山當中數日未曾消散的紅色煙霧竟然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朝一個看不清的方向涌去!

「那裡必定有古怪!」古昊的面龐上浮現出一絲詭異,他冷冷一笑,隨後從懷中取出來一個黑色玉簡。

輕輕捏碎,一團黑煙突然將他的身體包裹起來,在這之後,古昊便有恃無恐的衝進了葯山之中!

山洞中,陳揚感受到了一股股濃郁的紅色煙霧正在湧進自己體內化作精純的靈力,登時大喜!

那些精純的靈力在自己的經脈處循環了一周天之後便全部湧進了劍胎內!

此時陳揚的劍胎已經比之起先前壯大了數倍,而且其中所蘊含的靈力也要多了更多!

轟!


就在這時,一道信息突然湧入陳揚的腦海中。

「碎元大陸,東南方向,靈淵城…來劍域!」

只是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竟然需要耗費如此龐大的靈力去激發,這也是令陳揚頗感無奈。

不過碎元大陸自己知道,就是那個所謂的**盟所在的大陸…東南方向,靈淵城?

還有一個所謂的…來劍域?

劍域是什麼地方,難道是修鍊的場所?

陳揚對此一無所知,只是他知道,自己現在已經完成了突破,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已經可以回葯城了!

「該死,好像已經過去了好幾天,笙歌姐她們一定擔心死了!」陳揚猛拍額頭,無奈道。

陳揚趕忙衝出了山洞,突然一道白色身影浮現在自己的面前!

這道白色人影,周身被一團濃濃的黑氣所繚繞,整個人顯得格外詭異!

「你是?」陳揚皺著眉,問道。

難道這個人是冥陰宗護法,難道他已經殺進了葯城之中?!

那笙歌姐他們是不是有危險?!

想到這裡,陳揚突然有些抑制不住的暴怒!

「告訴我,你是誰,我會還你個痛快的死法!」

!! 「嘿嘿,你無須管我是誰,我只問你一句…葯山裡的變化,是因你而起的吧?」

那全身包裹在黑霧中的白色人影怪異地笑了笑,沖陳揚說道。


陳揚眉頭微皺,問道:「是我如何,不是我又如何?」

「嘿嘿,那就好辦了!」

那白色人影身形一閃,下一刻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把三角形的暗器,手腕一甩那三角暗器便射向陳揚!

陳揚眼縫微眯,直覺告訴自己眼前這道暗器絕對帶有劇毒!

運轉玄冰訣,一揮手凝聚出一道冰錐,而後撞向那道暗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