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還要出去么?」

見林壞沒有要休息的意思,唐萱兒忙問。

「我還有點事,要去處理一下。」

林壞微微一笑:「早點休息,我很快就回來。」

跑了一個判官,但韓東尼可沒這麼好運氣。

不管是誰,敢打他老婆的主意,那就死吧。

林天龍看得出來,林壞要去殺人了。

他坐在客廳,淡淡道:「放心吧,萱兒待在林家,很安全。」

林壞點點頭,很快就離開了,開著車,再次折返回酒店。

……

「啪!」

當韓東尼,狠狠挨了林壞一巴掌后,這才醒了過來。

「啊!!」

他驚恐大叫起來,一臉茫然,好像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明明在酒店裡面睡覺,突然就被人給弄暈了,然後醒來就在這個地方。

直到他看到林壞那張臉,這才反應過來。

「林壞!」

韓東尼臉色大變:「你!你敢綁架我!」

「啪!」

林壞又是一巴掌,狠狠抽過去,一句話也不說。

韓東尼淬了口血沫,咬牙切齒道:「混蛋!你敢打我!」

「啪!」

又是一巴掌,林壞皺起眉頭,憤怒到極點:「想殺我?還想派人抓我老婆?」

韓東尼咽了口唾沫,捂著臉,整個人顯得有些慌亂。

他沒想到,自己派去的人,居然沒能幹掉林壞。

那幫人是廢物么!

他當然不知道,林壞的真實身份,別說那區區幾個殺手,就是聖主,就是國外的那些拳王戰神,也不敢說自己要來殺神帥啊!

整個屋子,好像已經被林壞的殺氣給填滿了,韓東尼只感覺自己好像置身於萬年冰窖一般。

紫筆文學 鼠翠花聽了這話,臉色瞬間變的兇悍了起來,鋒利的牙齒緊緊地咬在了一起,一雙鼠目之中透著一股狠厲的光芒,「巨山,你是這個意思嗎?」

「沒,沒,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怎麼可能走那,我可是要跟著老大,陪著你一起實現咱們的妖生價值的!」巨山鼠感受到鼠翠花那狠厲的目光,打了個哆嗦急忙改口道。

「這還差不多。」鼠翠花收回了自己狠厲的目光,換上了一副極為溫柔的姿態,「果然女人都是一個樣,翻臉比翻書還快。」巨山鼠小聲的嘀咕到。

「砰!」鼠翠花的鐵拳毫不留情的打在了巨山鼠的頭頂,發出了一聲沉悶的響聲,巨山鼠的頭直接栽進了地里,就跟被一顆已經成熟了蘿蔔一般。

鼠翠花拍了拍手掌,一臉不屑的說到,「切,還敢在背後調侃老娘,我要是不給你點教訓,以後你還不得騎到老娘頭上來呀!」

江平一臉同情的把被倒栽進地里,生死不明的巨山鼠給拔了出來,果然不論是女妖還是女人,都是善變的,什麼叫翻臉比翻書還快江平算是見識到了。

回想起來之前,白琉璃好像也是說翻臉就翻臉,一點道理都不講,「早晚有一定,我一定要逮到你,讓你給我好好解釋清楚!」江平想起與白琉璃之間的不愉快,心中暗下決心到。

待到儀式結束,百草城一種妖修才止住了吼聲,熊開山面露哀色,百草妖城對於他來說,承載了太多東西,他原本就是荒山中的一頭野熊,是墨語點醒了他的靈智帶他修行,他又跟隨墨語一起來到地下妖域。

建立了百草妖城,可以說百草妖城與墨語的崛起,就是在熊開山的見證下完成的,可如今這一切都如同泡影,在熊開山的眼前幻滅,褪去了感恩與尊敬,他對於墨語只剩下仇恨與憤怒。

熊開山帶著他手下的妖修走到江平的面前,突然單膝跪地,向江平低身行禮到,「熊開山攜百草妖城殘部拜謝南離大人救命之恩!從今往後吾等以南離大人馬首是瞻!」

江平懵了,他之前還在琢磨著怎麼收服百草妖城的這些殘部,結果他們自己倒是先送上門來了,他與以為還要費上一番口舌,趁他們情緒低迷的時候,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收服他們那。

如今看來這些都省了,「難道這就是穿越者的魅力?難道我也身負傳說之中的王霸之氣?」江平在心裡嘀咕到,這一次可能是他自穿越以來,最爽的一次了,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就收服了十幾名妖將。

雖然數量不多,但江平還是感覺很爽,這種感覺就像想睡覺了就有人給你送枕頭的感覺,別提多爽了,但江平那裡知道,熊開山之所以選擇臣服與他,並不是因為他擁有什麼王霸之氣。

而是因為在妖域,救命之恩是真的要用命來償還的,妖族愚笨但他們守信,他們從來都是有恩必還,有仇必報的,或許換在凡間,救命之恩他們或許會用別的方式來回報。

但妖族歷來如此,救命之恩當用命償還,妖族本就以實力為尊,再加上他們那現在確實群龍無首,若是再不找一個能夠主持大局的人,他們怕是很快就會全軍覆沒的。

熊開山雖然也有些威信,但畢竟他只會帶兵打仗上陣廝殺,一些決策上的事情,熊開山與江平相比還是有一些差距的,「大家快起來,既然大家這麼信任我,那麼我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

我一定會帶你們打下黃土妖城,給你們奪下一處棲身之地!任他劍山火海,諸君隨我踏平劍山,覆滅火海!唯死而已!」江平站在城牆之上擲地有聲的說到。

城牆下的眾妖聽到江平的話,只感覺一股熱血湧上心頭,他們甚至都聽到了自己心臟劇烈跳動的聲音,江平剛剛的一席話,像是時刻都在他們的耳邊環繞一般。

「唯死而已!唯死而已!唯死而已!」下方的妖修包括巨山鼠和熊開山等妖,都興奮的吶喊了起來,看樣子江平所說的話,卻是說進了他們的心坎里。

江平滿意的看著下方奮力吶喊的眾妖修,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心中暗暗想到,「心靈雞湯果然是治病的靈丹妙藥!剛剛還一副意志消沉的模樣,被我灌了幾口毒雞湯就這麼熱情高漲了?」

若是放在前世,江平要是站在高台上說出這樣的話,八成會被當成精神病送進醫院去吧,但這裡畢竟不是藍星,更不是祖龍,所以江平說的這些別人都聽膩了的心靈雞湯,放在妖族中就是鼓舞士氣的最佳良藥。

「好,既然大家都有這樣的覺悟,那麼咱們就開始策劃一個滅鼠計劃!」江平循序漸進的引導到,「滅鼠計劃?」一眾妖修喃喃自語到,目光不自覺的就看向了巨山鼠與鼠翠花兩妖。

巨山鼠被盯得渾身不自在,趕忙把鼠翠花護到了身後,「你們想幹嘛,我可是好鼠啊!你們可不能濫殺無辜啊!」巨山鼠聲音有些顫抖的說到。

反觀鼠翠花根本沒有絲毫的懼怕,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對宣花板斧,微微邁出一步,就從身材矮小的巨山鼠身邊垮了過去,「你們想要動我倆,不怕姑奶奶一道一個,把你們閹了呀!」

眾妖聽了這話那裡還敢多看,急忙收回了目光四處打量了起來,鼠翠花就是鼠妖中的一個異類,完全沒有鼠妖天生的膽小怕事的性格,在他們看來鼠翠花完全就是一隻披著鼠皮的老虎。

倒是巨山鼠完全符合鼠妖天生的特性,膽小怕事、詭計多端,但他有一個優點那就是重義氣,知道感恩,江平幫他梳理體內的妖丹之力也只是舉手之勞,他卻能因為這舉手之勞而叛出黃土妖城,追隨江平而來。

江平雖然嘴上不說,但心裡還是非常信任他們的,畢竟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啊,「你們給我打住,滅鼠計劃可能是針對咱們自己人的,這個計劃對付黃土妖城那些該死的鼠妖的!」

眾妖聽了江平的話,都是一副羞愧難當的樣子,看向巨山鼠與鼠翠花的眼中都帶上了幾分歉意,「噫,你們別這麼盯著我看,我又不是為了你們,我只是為了追隨老大而已。」

巨山鼠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心裡對於他們的歉意還是很受用的。 第二章

也不知過了多久,江子悅咳了兩聲, “好了, 別鬧了,等會兒機長上來了。”

話音一落,會議室的門被推開, 進來的卻是王樂康。

他常年笑呵呵的一張臉皺成一團, 烏雲密佈, 大家當然能猜到沒好事發生。

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覷,誰都不敢先開口, 只能凝神屏氣地看着王樂康。

王樂康往會議桌前一站,一肚子火想發, 臉色變了又變。

但奈何這人平時就斯文慣了, 再生氣也不怎麼吼人,最後也就是伸手指了指面前幾個人。

“上次開會說的事情又全都忘了?我告訴你們,今後給我老實點,下班後你們要幹什麼都隨便,但是工作時間給我老實點了, 要是再搞些有的沒的, 全都給我滾蛋!”

阮思嫺微微皺了皺眉。

她一會兒要在飛機上給傅明予送信來着。

王樂康該不會是指向她吧?

應該不是吧,他什麼都不知道。

但人在心虛的時候總覺得別人的一個眼神都別有意味, 阮思嫺擡起頭,想在王樂康的臉上尋找些蛛絲馬跡, 可惜卻只看到他怒氣滿滿的背影以及被摔上的門還在輕微晃動,留下一屋子人莫名其妙。

——“老大這是怎麼了?”

——“誰知道呢,更年期到了嗎?”

——“誰招惹他了?”

有人突然醒了個神, “是不是因爲今天傅總在這趟飛機上啊?”

——“不會吧, 我們今天就說說而已,他怎麼會知道?”

“行了。”江子悅作爲乘務長,隱隱覺得跟她們剛剛的玩笑有關係,“準備準備登機了。”

最終大家也不敢確定王樂康是爲什麼發火,但卻不敢再造次,到了飛機上各個老實巴交地像沒有感情的機器人。

等機長做完繞機檢查,登機口準備着先放行頭等艙客人。

但在這之前,就得先迎特殊客人。

機長領着機組人員恭恭敬敬地站在客艙入口。

阮思嫺本該站在第二排,但她個子在乘務組裡最高,站在人羣裡顯眼,於是自動退到了最後一排。

半分鐘後,衆人等待的那位終於從廊橋出現。

只那麼一瞬間,阮思嫺明顯感覺到四周的氛圍有微妙的變化,身旁幾位空乘都小幅度往前傾了些。

凌晨的夜色濃稠如墨,唯有甬道白熾光亮。

傅明予大步流星走來,手持着手機,正在打電話。

直到接近客艙口,他看見黑壓壓一羣人,幾不可察地皺了下眉頭,隨即掛了電話。

他身後還跟着一位同齡年輕男性,應該是助理或者秘書。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飛機,掃視衆人一眼。

寬敞的飛機,莫名就出現一股壓迫感。

阮思嫺偷偷打量着他,心裡打鼓似的。

信了司小珍的邪,居然奢望着這樣的人能一時心軟。

明明這個人渾身都寫滿了“我沒有心”四個字。

機長年齡較大,笑呵呵地說:“傅總,歡迎乘坐本次機組。”

傅明予伸手與他相握,道了一句“辛苦”,再看向一旁的乘務組,猝不及防就撞上阮思嫺打量的目光。

兩道視線相撞,阮思嫺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他便移開了目光,隨後便步入頭等艙

毫不遮掩的無視。

阮思嫺甚至都覺得,剛剛那一眼是不是錯覺。

飛機進入巡航狀態後,空乘們開始活動,在休息室忙碌時,頭等艙幾個乘務員私底下還是沒忍住小聲討論此刻就坐在前排的傅明予。

阮思嫺也在經過傅明予身邊時悄悄看了幾眼。

他和秘書坐在同一排,頂頭的閱讀燈開着,加深了他臉上的輪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