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來就來!」

蘇紫萱做好了應戰的準備! 蘇紫萱直勾勾的看著樂天,這傢伙這滿臉通紅的一言不發是什麼意思?

「你到是說啊!」她催促道。

「呃……我一時間想不起來,你先說一個,我接。」樂天笑的很尷尬。

蘇紫萱無語。

「膽大妄為!」她哼了一聲。

故意找了一個高難度的,這個學都沒上過的傢伙不可能接的上。

「為……為所欲為!」樂天想了想。

蘇紫萱驚住了。

她想了半天……為字沒有成語啊!

「為所欲為!」她只能不要臉的重複了一句。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他眨了眨眼。

「為所欲為!」

「為所欲為!」

「為所欲為!」

「為所欲為!」

蘇紫萱煩了,她惡狠狠的瞪著樂天。

「為你麻痹!」

她吼道,一股女漢子的氣勢油然而生。

樂天呆住了,他大張著嘴巴看著蘇紫萱,蘇紫萱得意的笑了,這傢伙……和自己玩文字遊戲?

樂天愣了片刻,慢慢的張開嘴:「逼上梁山!山窮水盡!儘力而為!為……所欲為!」

他瞪著蘇紫萱。

蘇紫萱吸了口冷氣,半晌沒說話。

「我輸了。」

她不得不說一個服字,現在看起來沒上過學的是自己啊。

「還來不來?」樂天笑呵呵的問。

「還來?」蘇紫萱看著樂天。

「怎麼了?怕打擊自己的自尊心嗎?」樂天問。

「我會怕?我蘇紫萱出生入死都沒怕過,我會怕一個小小的成語接龍?」蘇紫萱瞪著樂天。

「那好,那這次我先說。」樂天哼哼道。

蘇紫萱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然後就在一旁等著。

「人山人海。」樂天說了一個比較簡單的。

蘇紫萱想了想,這個的難度的確不高。

「海枯石爛!」她說道。

心中有一絲暗暗的竊喜。

「爛醉如泥……」樂天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的大腦全部開動,泥……你……溺……

這些字好像都不能組詞啊。

「你行不行了?這麼磨蹭可就沒意思了……對不上來的話,晚飯你請了。」樂天笑呵呵的說道,他拿起面前的水慢悠悠的喝著。

蘇紫萱吸了口氣,小臉都紅了。

「你是我爹!」她脫口而出。

「噗……咳咳!咳咳咳……我特么是你大爺!」樂天差點被嗆死……

蘇紫萱摸了一把臉上的水,這特么的……自己真的連一個文盲都比不上?

小五來了,她奇怪的看著手忙腳亂收拾自己的蘇紫萱,又看了看臉色通紅,還在劇烈咳嗽的樂天。

「呃……我是不是來得早了?」她小聲的問。

「早個屁!把這門給我弄開。」樂天一邊咳嗽一邊罵。

小五扭頭看了看,她飛起一腳,休息室的門直接被踢開了。

蘇紫萱眼前一亮,這個小姑娘身手不簡單啊。

她看了看樂天,這個姑娘……不就是那一晚上的那個?

這樣的實力,那個男人怎麼可能挾持得了她?

蘇紫萱心中一跳,那個男人被打破了脾臟和腎臟,結合這個小丫頭這一腿的實力……不就可以完美的解釋了嗎?

「你幹嘛呢?發什麼呆?」樂天奇怪的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猛地回過神。

她看到小五居然在擺弄那個小服裝廠老闆的手提電腦,她奇怪的皺了皺眉。

「我說……這姑娘的實力殺死那個吃人肉的男人問題不大吧?」蘇紫萱壓低聲音在樂天的耳邊說道。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

「實話告訴你,那男人就是這丫頭殺的。」他點點頭。

蘇紫萱面色一變,她的目光犀利的落到小五的身上。

小五依稀有所感應,她突然抬頭看了一眼蘇紫萱。

「你想幹嘛?我可提前告訴你,你沒有任何證據,現在人已經死了,案子甚至都已經結了,你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對小五申請逮捕了。」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眯著眼睛看著樂天。

「你先按耐一下,我一會會給你解釋的,現在正事要緊……你聽我的行嗎?」樂天急忙抓著蘇紫萱的手。

蘇紫萱看了看自己的手,這才點了點頭。

服裝廠的小老闆突然回來了,樂天聽到了他一路小跑的腳步聲。

「攔著他。」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萱馬上轉過身擋住了辦公室的門。

「咦?蘇警官你站在這裡做什麼?」服裝廠的小老闆奇怪的看著蘇紫萱。

「我想問你幾個問題。」蘇紫萱淡淡的看著他。

這個男人一眼看上去就不像是一個有錢人,雖然開著一個十幾個人的小工廠,但是這一身穿著打扮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打工的。

小服裝廠老闆疑惑的看了看蘇紫萱,點點頭,他的目光在辦公室裡面轉了一圈,看到樂天依舊站在外面,他鬆了口氣。

「這個廠子一年能賺多少錢?」蘇紫萱問。

「這個……效益好的話,二三十萬吧。」小老闆想了想回答。

蘇紫萱點點頭,和她的預計相差無幾。

「你結婚了嗎?」她問。

小老闆搖搖頭。

「離了。」他說道。

「有孩子嗎?」蘇紫萱繼續問。

「跟著他媽,我現在是一個人吃飽了全家不餓。」小服裝廠老闆很痛快的說道。

蘇紫萱指了指外面的一面牆。

「那是什麼?」她問。

小服裝廠老闆看了一眼,面色微變。

「前段時間廠子的效益不太好,我就到外面借了點錢給工人發工資,後來因為周轉沒有跟得上,這錢我就一時間沒有還上,那些人就來我的廠里搗亂,不過這件事已經解決了,錢已經還上了,我的公司現在效益很好。」他急忙說道。

「是這樣嗎?」蘇紫萱問。

小服裝廠老闆點點頭。

蘇紫萱懷疑的看著這個人,這傢伙的心理素質不是很強,看他頭上的冷汗就可以看得出來,雖然現在的溫度日漸升高高,但是這裡是辦公室,是有空調的!

小五突然從休息室走了出來,對著樂天做了一個ok的手勢,樂天點點頭。

小服裝廠老闆看到小五,他驚訝的瞪大了眼睛,自己的休息室裡面居然有人?

「你……你怎麼在裡面?」

他急急忙忙的沖了進去。

樂天看著他,看著他從床下拉出了一個大箱子。

小服裝廠的老闆急急忙忙的打開了一角,看了一眼之後鬆了口氣,又將箱子塞了回去。 出租車司機說,昨天瘋的那幾個人都是一些打麻將出來上廁所的。無意間看到了那些東西。回去還在繼續打麻將覺得沒什麼奇怪的。可是麻將正打着就瘋了。總說有人站在自己的旁邊,不讓自己出牌。

接下來就口吐白沫。見誰就打。也幸虧打麻將人多,三五下就把瘋了的人給捆住。早上天沒亮,警察就來把那幾個瘋子給帶走了。

“大哥。這事兒不應該是醫院帶走嗎,咋是警察帶走的?”我有些好奇的朝着那出租車司機問道。

“你問我,我哪兒知道啊。我只知道。除了頭兩天的是被醫院帶走的之外,其他的那些都是被警察帶走的。而且到現在爲止,到底人被弄到哪兒去了。是死是活誰都不知道。”司機師傅說完話之後並不再多言語,開始專心致志的開車。

我則是開始在想,到底會是什麼原因讓他們瘋了的。要知道。昨天晚上的時候。我也見過那些鬼物,可是現在還不是好好的嗎?難不成,是因爲我體內的那個東西,所以那些鬼物對我沒用任何的影響?

出租車很快的就進了縣城,在確定了後面沒有任何人跟蹤的時候,我才閃身進入了小旅館當中。

囡子開門之後看到我進來,原本有些焦急慌亂的眼神中,漏出一絲欣喜。

“怎麼樣,沫寒那邊發生了什麼事兒沒有?”我趕緊朝着開門的囡子問道,她並沒有說話,而是把我拽到她跟沫寒的房間那邊去。沫寒現在躺在牀上雙目緊閉,臉色蒼白的和死人看上去並沒有什麼兩樣。

要不是看到她胸部還有起伏,我甚至以爲她都已經死了。囡子說,從我走後不久,沫寒就陷入了這種情況臉色也變得越來越蒼白。如果不是我及時回來,囡子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進來之後並沒有多耽擱,讓囡子那邊一起幫忙,把沫寒盤腿靠牆坐下。然後用拍混尺把沫寒的“命”拍了回去,力氣有些沒有控制好,沫寒的額頭直接讓我拍的腫了起來,不過鎮魂符蓋上之後倒不是很明顯。希望沫寒醒來之後,能夠消下去。

把沫寒的事情弄完之後,我纔算是略微的鬆了一口氣。

那幾口棺材的事情,到現在爲止我還是不懂到底是誰佈置的,竟然會讓我們幾個人的“命”無緣無故的進去。

“囡子,你在這兒繼續照看好沫寒姐姐,我出去辦點事兒,晚上就回來。記住,除了我跟方大師之外,不管誰喊你開門都不要給開,好嗎?”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蹲下來把之前回來從外面小超市買的東西遞給囡子,朝着她說道。

能夠看得出來,囡子的眼神中有很多的不情願,她也想出去玩。可是她並沒有反對,而是乖乖的點了點頭,讓我早點回來。

出來之後,我就直接去了縣醫院跟警察局這兩個地方。可是不管我怎麼打聽關於最近關於那個鎮子上送來的幾個瘋子的時候,被告知並沒有這號人,那個鎮子上並沒有人瘋了,而且讓我不要散佈謠言。

聽到醫院跟警察局都這樣說的時候,我就知道這件事兒可能會涉及到不少的機密。可惜的是,我雖然是組織裏面的人,但是組織裏面除了張叔跟方大師就沒有認識的人,更不知道怎麼利用組織的關係。

如果張叔跟方大師他們倆在這兒的話,肯定能夠追問出來一些蛛絲馬跡。而且我現在還猜測,那些鬼物的出現,就跟我們現在所辦的事兒有關。甚至於,很有可能揭開七星續命棺的疑團。

想到方大師跟張叔,我不禁又開始擔憂起來。昨天晚上走的時候,他們兩個還在跟那個勢力對抗,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有沒有落到他們的手裏。就算他們真的落到了那些人的手裏,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去救他們倆。

這次出來,就是想去看看昨天晚上那些鬼物的下落。昨晚已經記住了有一個鬼物就進入了沫寒家那條巷子裏的其中一家,如果今天去看看,說不定就能夠找到一些蛛絲馬跡。所以在縣城買了點吃的東西,就打了一輛出租車再次朝着那個鎮子趕了過去。

上車之後纔想起來,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睡覺了。在車上,整個人的腦子都不太清醒。跟司機師傅打了個招呼之後,就靠在椅背上迷瞪了起來。

到了鎮子上之後,總感覺整個鎮子上的氣氛有些奇怪,人都比平時少了一大半,而且每個人都是來去匆匆。就連那些做生意的小販,也比往常顯得更加緊張,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威脅着他們一樣。

我拉着其中一個人問到底出了什麼事兒,怎麼鎮子上這麼蕭條。那個人神色慌張的走開了,並沒有給我說到底出了什麼事兒。不光如此,我接下來拉住好幾個人問,他們都神色匆匆的,直接掙脫就趕緊跑了。

這讓我更加的驚奇,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他們都變得如此緊張兮兮的。

既然這些人都不說,那麼我也不在去問了,以免給他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我這次來,本來也不是爲了這些而來的。順着去沫寒家的那條巷子往裏走了沒多遠,就看到了昨天晚上鬼魂進入的那個院門。

我站在門口深呼一口氣,上前一步敲響了大門。

可是讓我奇怪的是,不管我怎麼敲門,裏面就是沒有人迴應。好半天之後,才見旁邊過來一個老婆婆,說這家子人早就搬走了,五六年都沒人住,問我是不是他們家的親戚?

聽到這話我也是愣了一下,連忙說自己是,只不過是好久不來往了,沒想到竟然搬家了。問老婆婆這家人搬到哪兒去了,老婆婆說自己也不清楚。等老婆婆過去之後,我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既然這家已經沒有人了,那麼對於我來說並不算是一件壞事兒。背過這個巷子口,那邊有一顆高大的皁角樹,從那樹上就能夠翻到這個院子裏面。我閃過人羣,到了皁角樹那邊,趁着周圍沒人,三兩下爬上了皁角樹翻進了院子裏。

院子裏的草都長到了半人高,房子的牆上都破了不少的窟窿。我小心翼翼的推開門,一股發黴的味道撲面而來,讓人都有些喘不過氣來。讓味道散了好一會兒之後,我才進入房子裏。房子裏的地面上十分的潮溼,應該是前段時間下雨的積水。

我進到房子裏之後,首先映入我眼簾的,就是正中央方桌上的黑白遺照。照片中是個七八十歲的老大爺,總感覺它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看。而且,讓我有一種感覺,那眼睛好像在隨着我的行動到處轉一樣。

在房子裏搜索了一遍之後,沒有任何異常的地方。整個房子裏,最值得懷疑的地方,也就只是那張黑白遺照。正當我準備去仔細看看那遺照的時候,忽然聽到裏屋好像有動靜,我立刻朝着那邊再次衝了過去。

剛衝過去之後,就發現一道黑影從窗戶翻了出去。我二話沒說,也跟着從窗戶往出翻。可是剛剛到那兒,就被窗戶上的護欄給攔了回來。沒想到,那人竟然直接從不到一尺寬的縫隙鑽了出去。

我立刻從裏屋出來,朝着院子外面追了出去。

那個黑影速度很快,我已經把自己最快速度都跑出來了,可是也還是緊緊只能夠看到他的背影而已。幸好這條巷子很直,看的清清楚楚,那絕對是個人,並不是什麼鬼物。這也讓我鬆了一口氣,只要是個人的話,那麼肯定能夠從他那邊得到一些消息。

見到那個人朝着山上跑去的時候,我也緊緊跟在後面。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那個人去的方向,正是沫寒她們老家的那個村子裏。這讓我也有些疑惑,他爲什麼要去那邊?

等我追到村子裏的時候,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那個黑影進入村子裏之後,也失去了蹤跡。在村子裏休息了好一陣子,我纔開始慢慢的挨家挨戶的尋找。村子裏早就荒了,所以能藏人的地方很多,而且我還不得不隨時注意,那個勢力的人有沒有在這邊。

當我找到沫寒家的老房子那邊的時候,整個景象也讓我嚇了一大跳。沫寒家的老房子已經徹底塌了,散落在地上的磚瓦都被燒黑了,可見當時方大師跟那個勢力之間的戰鬥有多麼的激烈。

只不過,這麼激烈的場景,也讓我爲方大師和張叔捏了一把汗。

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看到那邊的磚瓦掉下去了幾片,我立刻朝着那邊跑了過去。就在那些磚瓦下面,七口棺材完好無損的擺放在那邊。只不過,七口棺材的蓋子,現在全部是蓋上的。

就在我檢查這幾口棺材的時候,聽到了微弱的呼吸聲,竟然是從其中一口棺材裏面傳來的。我立刻打起了精神,小心翼翼的朝着那幾口棺材走了過去。 樂天看了一眼那個箱子,心裡就大體的有了點數。

「走了。」他對蘇紫萱說道。

蘇紫萱沒看到那個小服裝廠的老闆拖箱子的動作,她看了一眼樂天就點了點頭。

「多謝你的配合,那我們就不打擾你了。」她對從休息室出來的小服裝廠老闆說道。

幾個人很快的離開,再次來到網吧。

蘇紫萱看著這個小網吧,這裡居然有十幾個小孩子在上網?

「你又要幹嘛?等我們辦完正事你再弄這些小孩子好不好?」樂天無奈的拉著蘇紫萱。

「你到底要辦什麼正事?」蘇紫萱瞪著樂天。

「你看著就知道了?」樂天指了指坐在電腦前的小五。

小五麻利的打開電腦,可是她並沒有打開正常的電腦頁面,而是在啟動電腦的時候,對電腦的啟動頁面輸入了一串奇怪的代碼。

電腦啟動完成,出現的卻是一個完全不同的開機頁面。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小五。

「樂天哥哥……我在那個手提電腦上提取了許多視頻,你看看吧。」小五說道。

樂天點點頭。

小五打開自己的U盤,點開一個視頻看了看。

蘇紫萱也跟著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