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傅大人?不是傅辭淵嗎?」男人冷笑,「可要請衛筵一同來看看衛公子的威風?」

這天底下敢連名帶姓喚他的人,可不多。

「不不不,是我胡言,我喝多了酒,胡言亂語啊!」衛筠陽恨不得把腦袋磕在地上咚咚作響,「溫小姐、溫小姐,您也大人大量,千萬別往心裡去!」

傅辭淵指尖叩響了車壁:「來人,帶衛公子去醒個酒。」

話音剛落,衛筠陽就叫個身材健碩的褐衣護衛跟揪小雞似的提起來,甩手扔進了鶴頤樓前的長河。

可憐衛筠陽在水裡撲騰的死去活來還不敢呼救。

溫杳多瞧了眼,傅辭淵已經大咧咧坐進了她的馬車。

「他是你未婚夫?」

「曾經的。」溫杳糾正。

傅辭淵冷笑了聲,撩開帘子朝著護衛使了個眼色,那頭的洵武把剛從水裡冒出腦袋來的衛筠陽又踩了進去。 一座高大的青山中,長滿了蔥蔥鬱郁的樹木,此山叫長青山,因為山上的植被四季如春,翠綠無比。

李拂曉望了一眼爬不到頭的長青山,頓時心裏有些起毛了,他這種公子哥,爬山可真是遭罪,早知道就不逞強了,找幾個人來找還好一些。

可李拂曉想憑自己的力量,拯救那幾隻白狐,再說了,找千年靈芝需要善緣,他找人來不一定能見着靈芝。

千年人形靈芝,那早就成精了,普通人還真的很難靠近。

李拂曉獨自攀登高山,然後尋找著千年靈芝,晚上的時候就生火住樹上,前兩天一無所獲,野人蔘之類的倒找了不少,可靈芝什麼的,根本找不到,還差點因為蘑菇中毒了,真險。

到了第三天的時候,李拂曉有了眉目,大概晚上十二點的時候,他正打算睡覺,突然就見到地下的火堆有個小小的身影,看上去跟個小人一樣,扭著屁股在打滾,有些可愛,但身上長著根須。

李拂曉心裏一喜,這不正就是慕容韻說的人形千年靈芝嗎?還真別說,這東西渾身都散發着靈氣,跟人一樣,吃了估計比白狐還補。

李拂曉偷偷下了樹,然後慢慢靠近那棵靈芝。

靈芝好像一個小頑童一樣,一直在自顧自玩耍著,根本沒注意到李拂曉。

李拂曉極其緊張,快靠近的時候,他猛然撲了過去,想將靈芝抓住。

可那棵靈芝居然發現了,而且動作很快,身形又小,一下子就躲了過去,李拂曉撲了個空。

靈芝跟老鼠一樣,受驚后,連忙撒丫子就跑,它長得跟人非常像,跑也是用腿的。

李拂曉哪能放過這個機會,急忙追了上去,他腿比靈芝長那麼多,以為會更快,但沒想到那靈芝的小腿跟會飛一樣,李拂曉差點就跑不過它,而且是山路,一棵在山上的千年靈芝,自然要比他更熟悉地形。

幸虧李拂曉機靈,沒有跟丟,他一路狂追,衣服都濕透了,揮汗如雨,終於,靈芝逃進了一個山洞裏,然後消失了。

李拂曉想都沒有想,直接鑽進了山洞,可他頭剛剛探進去,突然就遇到了一張血盆大口。

那是一條巨蟒蛇,七米多長,銀色的蛇鱗,張大嘴巴能吞下幾個大人,李拂曉還不夠他塞牙縫的。

李拂曉心裏咯噔一聲,這才想起來一句話,寶物的附近,必有守護靈。

上千年的人形靈芝,那肯定寶物,而這條蛇,應該就是守護靈。

李拂曉嚇壞了,急忙伸出了頭,幸虧動作快,不然那一口,直接就屍首分離了,那靈芝也是真狡詐,果然成精了,差點就被它給誘殺了。

李拂曉躲避掉后,滾出了山洞,那巨蟒不依不饒,也追了出來,好像勢必要將李拂曉吞噬掉。

李拂曉本不想殺生,可這種七米長的巨蟒,攻擊性非常強,他連忙拔出了軒轅劍,不是他死,就是那蛇亡,蛇人之間只能活一個,他已經沒有的選!

巨蟒身體龐大,再次攻擊而來,張著血盆大口一嘴咬下,想將李拂曉生吞。

李拂曉急忙躲開,然後軒轅劍一劍劈下。

劍很鋒利,直接在蛇身上劃開了一道口子,鮮血噴涌而出,銀色的蛇鱗掉了一地。

巨蟒狂暴了,居然口吐烈火,朝李拂曉噴涌而來。

熊熊烈火很兇猛,李拂曉只能後退躲避著,蛇居然能噴火,這玩意,該不會要成蛟了吧?

容不得李拂曉多想,巨蟒又撲來了,蛇尾朝他一甩,李拂曉雖然用軒轅劍擋住了,但沒有用,巨大的衝擊力將他瞬間甩開,要不是有樹擋着,他已經滾落山坡。

李拂曉悶哼了一聲,胸口巨痛,嘴角流出了一絲鮮血,這蛇好猛,不愧是守護靈。

巨蟒不依不饒,完全不打算放過李拂曉,張著血盆大口再次咬來。

李拂曉連忙起身躲了過去,背靠的樹瞬間化為粉碎,可見其威力有多恐怖。

打蛇打七寸,李拂曉繞到了巨蟒的後面,然後爬到了它的身上。

巨蟒狂舞,想將李拂曉這隻螞蟻甩下來,可李拂曉緊緊抓住它身上的鱗片,固定好位置后,另外一隻手緊緊握住了軒轅劍,找准七寸的地方,一劍捅了下去,頓時血花四濺,在軒轅劍的破壞下,巨蟒哀嚎一聲,倒在了血泊中,蜷曲著蛇身不動了。

「幸虧有軒轅劍。」李拂曉擦了擦身上的血,然後感嘆道,這麼大的一條蛇,普通的兵器傷它,就跟牙齒捅大壩沒有任何區別,基本上就是不痛不癢,別說造成什麼傷害了,但軒轅劍不一樣,一劍斃命,甚至可以輕鬆割開它那如盔甲一樣的銀色蛇鱗,李拂曉試着隨便扳動一塊蛇鱗,根本不行,太硬了,幸虧有軒轅劍在手,不然死的就是李拂曉。

「得罪了,蛇兄,願你安息,一路走好。」李拂曉對着巨蟒的屍體拜了幾拜,他本來不想殺生,可剛才的情況已經沒得選,巨蟒想生吞他,他不自保,死的就是他自己。

守護靈就是這樣,跟動物護食和守護領地差不多,動了它的東西,它會跟你拚命的,不殺了你誓不罷休,李拂曉也沒有辦法。

李拂曉這時候才想起靈芝,連忙爬進洞,洞挺大的,洞的盡頭有顆靈芝長著,很像人,分明就是剛才逃跑的那棵,可現在它已經扎進了泥土裏,跟蘿蔔一樣露出了一搓葉子。

李拂曉毫不猶豫,直接將它拔了出來,那靈芝立刻掙扎著,跟兔子一樣,但沒有用,已經手到擒來,李拂曉還用東西綁着它,然後包住,那任它再頑強也無法逃脫了。

沒想到李拂曉真有此緣分,居然找到了千年靈芝,他高興極了,即刻下山,刻不容緩。

這時候兩雙眼睛在暗處觀察着他,最後露出了陰險的笑容。

「嘿嘿,這小子的功德和善緣算是壞了。」駝背老太婆詭笑着。

「沒錯,那蟒即將成蛟,它守了靈芝差不多一千年,吃了靈芝即可化蛟,沒想到被李拂曉奪了緣,還殺了身,李拂曉怕是要犯沖了,哈哈哈……」成易也開心的大笑了起來。

終於,大善人要遭殃了。

。 李安安聽了龍庭的話坐不住,立馬打車回沈家。

她要去沈俊那裏打聽一下,褚逸辰為什麼會看上沈家女兒。

他搞什麼鬼。

到了沈家,看到沈修然在吃藥。

而沈俊冷著臉坐在沙發上,見她回來了,目光凜冽看着她。

「我妹妹呢?」

「不知道,她把我帶到郊外扔下,她還在氣我弄傷了她的腳。」

李安安早想好了借口,讓人不會懷疑她對沈凡做了什麼。

畢竟現在還不是很晚,沈家應該不急着找人。

果然沈俊聽到她這麼說沒再問,而是看着手機。

李安安走到沈修然身邊「叔叔,你還好嗎?」

沈修然微笑「我沒事。」

話是這麼說,但李安安明顯感覺到外面保鏢多了不少,沈俊這是不想讓叔叔離開了。

沈俊見她察覺了笑「這兩天不太安全,我給家裏添了人手,保護家人的安全,妹妹,你今天也別再出去了。」

李安安突然看向他問。

「你要對褚逸辰做什麼?」

如果他想藉著自己傷害褚逸辰,絕對不允許。

沈俊笑「想知道?」

李安安目光坦然的看着他「是,我想知道」

沈俊拿了放在桌上的紅酒喝了一口「我不會告訴你」

李安安很氣「我警告你別想傷害他,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

沈俊站起來靠近她「你想怎麼不放過我,你現在都已經成了這樣,連出現在他面前都不敢,還逞能?」

李安安咬唇,沈俊是篤定了,她現在根本不敢出現在褚逸辰的面前,不光是臉,還是她現在的身份,所以才有恃無恐。

沈俊見她難受了又說「你這麼想知道我告訴你,他想見新找回來的沈家大小姐,我答應了,不過我不會帶你去,畢竟你現在很怕見他,妹妹,我這麼為你着想,驚喜感動嗎?」

李安安忍無可忍「你混蛋,你別想騙他。」

沈俊笑「我可沒想騙他,是他自己找上門的,不能怪我,如果他能把冒牌貨帶回去,說不定我們兩家還能化解仇恨成為親戚呢。」

想到那個場面沈俊笑得無比開心。

李安安差點要拿酒杯砸這個混蛋了。

沈修然突然憤怒「沈俊我說過了,不要和褚家再起衝突,不要再結仇恨!」

沈俊變臉「呵呵,父親你健忘,可我不行,不過也是從小隻有伯父疼我,而你只顧著在外面風流快活,家人之間的感情你怎麼會有呢,我怎麼能指望你給伯伯報仇呢!」

他看着沈修然一臉的嘲諷。

沈修然又氣又心疼「當年的事的確是你伯伯做錯了,褚家原本不想趕盡殺絕,但你伯伯性格固執,執意跳海了。」

「他是我親哥哥,我怎麼可能不心疼呢,但道理就是這樣!」

沈俊覺得好笑:「是,你是大善人,老婆孩子都能拋棄的大善人,我怎麼能指望你會偏向我們。」

說完目光一冷「總之這件事我必須做,就算我落得和伯伯一樣的下場,也無怨無悔!」

沈修然閉眼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李安安心慌上樓,她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褚逸辰會上當嗎?

她要不要提醒他。

可他問她在哪裏怎麼辦。

她很無力。

。零點中文網] 看著潘長舌這蒼白無力的辯解,蘇葉只想笑,說著潘長舌沒腦子還真是沒腦子。

狗子都說了這吳太夫是鎮上新來的太夫,她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去哪裡認識這太夫。

而且人家太夫好端端的又不認識你,幹嘛要來陷害你,真以為誰都像她一樣整天的喜歡沒事找事的到處陷害別人。

不過這吳太夫的舉動倒是讓蘇葉意外,她明明就沒有受傷,為啥他會這麼說呢。

如果是知情的人都會知道,這明顯的就是在幫她啊,不過這裡知情人也就只有她一個人。

可是她可是第一次才和這吳太夫相見,這吳太夫根本就沒有理由這麼幫她的。

再說了明哲保身,蘇葉才不相信這吳太夫會傻到自己跳入這民事糾紛的大坑中。

聽了潘長舌的話,吳孟達只覺得火氣蹭蹭的往上冒,這潑婦竟然敢質疑他的醫術,簡直就是太侮辱人了。

吳孟達表示此時的自己很生氣,他一生氣就特別特別的想懟人。

「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講,這位大嬸,你可要為你說出的話負責啊。」吳孟達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那眼神看得潘長舌心中一跳。

「潘嬸,吳太夫可是鎮上藥心堂請來的新太夫,吳太夫的醫術那是無人能比的,不信的可以到鎮上去打聽,你這麼說可就是在侮辱吳太夫的名聲。」那狗子一聽可不幹了。

想他前幾天帶著自己的夫人去鎮上看病,就是這吳太夫治好的,他心中對吳太夫那是感恩戴德的,哪裡容許得了別人說的他壞話。

「哎哎,低調低調,本太夫四處尋走,尋醫救人,為的就是能讓這世間少些病痛。只是我這剛來到這裡,人生地不熟的,更別說認識這小姑娘了,這大嬸就如此的污衊本太夫,本太夫就算是脾氣再好,也是有些不快啊。」

吳孟達慢悠悠的說道,那意思就是在說,我和這小姑娘才第一次見面,你就說我們是一夥的,這個鍋,我吳太夫不背。

「我根本就沒有打她,她怎麼可能會受傷,分明就是你這個神棍在這裡信口雌黃。」潘長舌因沒有打到蘇葉,心中有著莫名的底氣,就算是太夫這麼說了,她還是堅持說自己沒打人。

可是眾人更相信太夫說的話,況且之前就有亮子作證看到潘長舌打蘇葉了,所以此時潘長舌的解釋就變成了她賴不認賬了。

「潘嬸,我敬你是長輩叫你一聲嬸,可你也不能如此的賴不認帳,當時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你在拿著棍子打葉子,而且太夫也過來驗證了葉子身上有傷,你竟然還敢狡辯,怎麼,敢做不敢認嗎。」李亮見此實在是氣不過,他見過不講理的,顛倒是非的人,可還沒見過這麼不講理的顛倒是非還耍無賴的人。

當時她追著蘇葉打被李亮看到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她沒有打到蘇葉,這點她是不會認的。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潘長舌眼睛一轉后道:「亮子,你也是和這小賤人一夥的呢,當時只有你一個人,誰知道你是不是想要討這小賤人的歡心,故意這麼污衊我的。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喜歡這小賤人,哼。」

「你,你,簡直就是太不可理喻了。」。 邊吃着,路小佳也沒忘記正事,她問道:「陳玄,老師都沒有來得及授課,你是怎麼拿到這麼好的成績的?」

陳玄想了想道:「是這樣的,我有其他的準備。」

路小佳一怔,心道,果然,他是得不到我的教導,只能努力自學了。

一絲歉意浮上心頭,她沒有再追問,陳玄的成績已經證明了他的天賦,僅靠自學就能拿到雙滿分,這還不夠厲害嗎?

路小佳又說起了馬晗被開除的事,倒是讓陳玄驚訝了一下。

馬晗這小子,竟然以為自己是在作弊,所以也跑去講台找費無思,所以才被費無思給打了下來,而教務處眾人都在看着,周處長直接給他一個開除的處罰。

這小子,不但愚蠢,更是倒霉透頂。

他是怎麼活到今天的?

果然,光靠有錢,是培養不出人才的。

難怪馬家雖是首富,但是卻無法躋身超級世家的行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