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凌淵哥,教皇叔叔已經幫我們安排好了明天早上九點的航班,接待的飛機是梵蒂岡專門的客機。」這時,夏苒苒忽然開口。

在兩天前,教皇就委託紅衣主教對夏苒苒發出了消息。

而她也詢問了凌淵幾人,他們表示都想趁著暑假結束好好出去玩一趟。

對凌淵來講,有一次免費的旅行也是很不錯的。

「我還是第一次去梵蒂岡呢,好期待。」小靈曦激動的到。

「你那真的沒關係嗎?」凌淵問道。

好歹也是一方天君,這麼任性真的好嗎?

「沒事沒事,明天可是周末,我是小孩子哎!他們怎麼忍心讓一個孩子加班?!」小靈曦噘嘴到。

「這時候你想起你是一個孩子啦。」凌淵調侃道。

「嘿嘿,未成年萬歲!」

小靈曦振臂高呼。

「你的沅媽怎麼說?」這時候,凌淵還不忘自己的好兄弟。

雖然多半要涼,但是怎麼說,身為好兄弟的他還是要拉王明一把的。

「沅媽說她會來的。」

凌淵點了點頭。

吃完飯後

凌淵給某個人打了一個電話。

接通后,凌淵直接到:「明天早上八點半到我家,你女神也在,就這樣。」

說完,就不管王明直接把電話掛斷。

王憬:「.…..」

看着手裏掛斷的電話,一臉懵逼。

他就幫兒子接個電話,你就這麼不待見我?

「老爸?我電話是不是響了?」

這時,王明從衛生間內拿着毛巾走出來。

王憬點頭:「凌淵的電話,他讓你明天早上八點半過去。」

「順帶一句,你女神也在。」王憬揶揄道。

王明:「.…..」

腳,別扣了,我家三室一廳已經夠多了!

……

第二天

「呯呯呯!」

王明準時來到了凌淵家,敲著大門。

「咔嚓!」

大門打開,小靈曦看到王明后浮現一抹瞭然:「大叔,你來啦。」

隨後朝着屋內喊去:「大哥哥,大叔來了。」

門口的王明一陣無言和心酸。

凌淵是大哥哥,他就是大叔,真是區別對待唄。

在網絡上,他要是遇見這種情況,當場重拳出擊,根本就不管你是誰。

搖了搖,心裏默念不要和小孩子計較,王明走了進去。

一進門,就看到了抱着晨曦精靈坐在沙發上的凌淵。

「這又是什麼?」王明好奇的走過去,看着那萌萌噠的晨曦精靈。

「苒苒的契約獸。」凌淵呵呵一笑,隨後問道,「吃早飯了沒?」

「吃過了,你這小日子,過的還真是好啊。」王明酸溜溜的道。

他剛剛嘗試伸手去碰那小精靈,卻被對方直接把手拍掉了。

「這話應該是我對你說吧,王大少爺~」

「嘖。」王明不屑的撇了撇嘴。

這算是變向的取笑嗎?

兩者能一樣嗎?

他那可是花了錢的。

在王明來之後不就,汐芷沅也來了。

「沅媽!」

正在和小識下棋的下靈曦看到汐芷沅后,猛的站起來,將棋盤打翻。

猛的撲了過去。

「?」

「怎麼啦,今天。」

看着死死抱住她腰部的姚靈曦,汐芷沅一臉疑惑。

「沒什麼,就是想你!」

小靈曦抱着汐芷沅,她死都不會承認是因為想賴掉和小識的對局。

而在凌淵旁邊的王明在看到汐芷沅的瞬間,荷爾蒙就動了。

呼吸都急促了幾分。

對周邊氣流很敏感的凌淵皺起了眉頭。

轉過頭,發現臉色已經開始紅潤的王明一陣無言。

這小夥子,難搞哦。

……

天芒機場

現在基本上每一個城市都有飛機場。

在這裏,屬於梵蒂岡的專機已經早早等待了。

在去魔都外國語小學將卡蓮和小櫻接過來后,凌淵等人就進去了。

「斯卡奧紅衣主教?!」

卡蓮在看到那等候的紅袍身影震驚道。

「嗯?卡蓮羅森威爾?」斯卡奧紅衣主教在看到卡蓮后也是稍微詫異。

「認識的?」凌淵問道。

「嗯,當初帶我們來炎國的就是斯卡奧紅衣主教大人。」卡蓮點頭。

斯卡奧看了一眼夏苒苒,再看了一眼凌淵,恍然:「原來如此……」

收斂心神,斯卡奧恭敬的道:「苒苒小姐,請您登機吧。」

夏苒苒是獲得了熾天使加百列認可的人。

地位僅次於教皇,就算是他們這些位高權重的紅衣主教也必須以禮相待。

「嗯。」夏苒苒點了點頭。

凌淵看了一眼苒苒。

和平常的天真溫柔不同,在面對外人的時候多了幾分冷淡。

幾人登機

梵蒂岡的專屬客機還是很豪華的。

基本上就是一個小型的房間。

裏面電器設施一應俱全,就連床也有。

值得一提的是,在飛機上,是可以連網的,在外層裹上了一層魔法陣。

並且通訊也是專門的傳音陣法,不存在什麼干擾了。

「梵蒂岡,好期待啊。」趴在窗口上,小靈曦激動的道。

「說來,苒苒,我還不知道你在梵蒂岡住哪呢。」

「哎?苒苒小姐在梵蒂岡生活過嗎?」卡蓮好奇的湊過來。

「嗯,待過一段時間,住的地方叫聖彼得大教堂。」夏苒苒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卡蓮呆住了。

隨後震驚道:「好,好厲害!」

「據說那裏因為有着諸多熾天使的雕像,除了教皇以外,誰都不能在裏面居住!」

(註:這些雕像就是用來和神明共鳴從而獲得力量的媒介。所有梵蒂岡的學生都要來進行測試。)

「苒苒姐姐好厲害!」卡蓮的眼鏡里滿滿的崇拜。

「啊,呵呵。」夏苒苒乾笑一聲。

其實她並不覺得這有多麼厲害。

而且加百列還曾經差點傷到凌淵。

如果不是教皇叔叔親自發消息,她都不想回來。

還有就是……

夏苒苒看向手指上的戒指。

在裏面,是一本古樸的書本。

她也需要將《聖經》還回去才行。

。 「啪,啪,啪……」

龍一驟然出手,耳光宛若不要錢似得,抽在周逸的臉上。

周逸的臉很快就變成豬頭,腫的很高。

龍一目光看向葉天傾,露出詢問的神情。

葉天傾知道龍一想表明身份,他便是抬手一揮,形成真氣罩讓房間內的聲音,不能夠被外人聽到。

當真氣罩形成后,他便是對着龍一輕輕點頭。

得到葉天傾的首肯后,龍一目光冰寒的看着周逸,嘴裏發出漠然的聲音:「周逸,你說……你乃是神龍殿的人,那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我……不,不……知道啊!」

周逸驚聲說道,臉色蒼白。

「哼,那你就給我聽好了,本座……神龍殿十八神龍使者之首,龍一!」

他震聲說道。

聲音宛若雷霆萬鈞,轟隆隆的從他的嘴裏滾落出來。

而這震耳發聵的話語,落在周逸的耳朵裏面,卻是讓周逸如遭雷擊。

讓他那本就因為恐懼而瞪大的眼睛,在這一刻變成牛眼。

「神龍殿,神龍使者之首?」

「真的假的?」

「媽呀,咱們死定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