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才這一掌叫《佛魔掌》,是我自創的神通,對了,這套掌法還得到過天道恩澤。」葉雄笑道。

「什麼,天道恩澤。」

「怎麼可能,我不相信,你在騙我?」

方力跟翁中魚全都不敢相信,天道恩澤有多難,他們很清楚,整個神界通道,得到天道恩澤的人,也只聽過有三個人,這麼逆天的封號,怎麼可能落到他身上?

「不相信是吧,給你們機會過目一下。」

葉雄從身上,掏出《佛魔掌》的牛皮小卷,將封面朝向他們。

三人一看,只見小冊之上用金色的雷紋金字,寫著「天道恩澤」四個字。

「天道恩澤,居然真的是天道恩澤,跟不眠戰神的印記一樣。」翁中魚連連後退,臉色慘白。

「翁老,你沒看錯吧,他才三千歲骨齡,怎麼可能自創如此厲害的神通。」方力不敢相信。

「錯不了……絕對錯不了,雷紋字跡,只有天道有……不可能偽造出來。」翁老連聲音都結巴了。

「天道恩澤,如此厲害的神通,得到了豈不是能前往三山。」方力目光之中,泛著精光。

「方力,他是很厲害,但是,他只有一個人,而且還比我們矮一個境界,咱們聯手,把神通搶過來。」翁中魚目光之中,也滿是血絲。

兩人心意相通,幾乎同一時間,一左一右,將葉雄夾住。

下一刻,兩人同時朝葉雄出手。

「都是活了一萬年以上的人了,怎麼智商低到這種地步。」葉雄也是無語了。

如果沒有實力,沒有把握,他會出現在他們三人面前。

《梵聖功》第六層施展出來,忿怒聖體法相外露,天空元形成光暈。

五行神劍落入手中。

一道劍光從天而降,直接將朝自己攻來的方力斬成兩半。

方力還沒反應過來,就死翹翹了。

堂堂真仙界第一人,被譽為自古以為真仙界最強大的天才,豈是這種連三山都去不了的人能擋的。

翁中魚的攻擊才攻一半,生生停了下來,目光傻傻地看著葉雄,不敢再動手。

「你這又是什麼神通?」他傻傻地問。

此刻的他似乎已經走火入魔了,完全沒料到自己將會出現的下場,只想知道對方是什麼神通。

「《梵聖功》第六層,天空元氣。」葉雄回道。

翁中魚看著眼倒地不倒的楊媚,再看看被劈成兩半的方力,目光之中已經無法形容自己的震驚了。

兩種神通,全都如此厲害,一招破敵。

他現在才僅僅是煉虛巔峰,如果他進入半步合體,實力會恐怖到什麼地步?

這絕對是他見過,最恐怖的妖孽。

「葉兄弟,這個……葉兄弟,我該死,我真該死,有眼不識泰山,就當將我放過一個屁一樣,將我放了吧!」

「我該死,我鬼迷心竅,我不是人。」

啪啪啪!

翁中魚左右開弓,幾把掌狠狠落到自己身上,很快兩邊臉都紅腫起來。

「求求你,放過我吧!」

葉雄雙手環胸,饒有趣味地看著他,說道:「他們兩個都擋了我一招,這樣吧,你也擋我一招,如果能擋得了,那我就放過你。」

「真的……不,我擋不了,我求求你了。」

他沒信心擋住他剛才兩種神通。

「一視同仁,不擋怎麼行?」

「擋可以,就是,你能不能別使用剛才兩種神通?」翁中魚問。

「可以,剛才兩種神通我不用。」 你與時光皆情長 葉雄點了點頭。

「那你用什麼神通?」翁中魚還是有些擔心。

「我用什麼神通,我你就別管子,好好擋吧!」

話音剛落,葉雄開始變身。

原本是人類的身體,瞬間變身真猿六變不破金身,然後,繼續變化。

最後,一隻全身如同岩石一樣,身上泛著紅色銘文,如同鎖鏈一樣將身體緊緊纏住的古猿出現在翁中魚面前!

嗷吼!

血紋石猿仰天長嘯,整個蒼穹都幾乎被這一吼震塌!

周圍幾萬公里所有的凶獸,都被這一吼嚇得化成獸潮逃竄。

輕者逃竄,重者耳膜破損,七吼流血。

「你這又是什麼神通?」翁中魚肝膽俱裂。

血紋石猿身體倏然就動了,幾乎一瞬間就在原地消失。

翁中魚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就被一隻巨大的手掌抓住。

快,實在是太快了,他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由於速度太快,在石猿出的瞬間帶起了風暴。

風暴之中,翁中魚已經落到石猿手掌心之中。

豪門冷少擒妻:暗夜孽愛 「你這是什麼神通?」翁中魚已經入魔了。

連死都忘記了。。

「《真猿九變》第七變,上古神猿。」

石猿話音剛落,手掌握緊,翁中魚的身體瞬間就被捏成一團肉醬。 楊媚匍匐在地上,眼睜睜看著葉雄將翁中魚跟方力殺掉,整個人都傻了。

這半個月來,葉雄給她的感覺就是,一個普通實力的修士,除了肉身比較強大之外,別的方面都比較差。

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對方居然一直都在裝,明明擁有強大的實力,卻裝得什麼都不會。

葉雄將方力跟翁中魚的儲物戒收起來,這才落到楊媚面前,目光冷冽地望著她。

「弟弟,姐知道錯了,都是他們逼我的,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害你。」楊媚步步後退,臉色慘白。

「那你剛才,為什麼對我下那麼狠的手」

「我是迫不得已的。」

「我也不想殺了,但我也是迫不得已。」 BOSS,請放手! 葉雄將劍抽了出來,一步步走到她面前:「我很感謝你們,在我剛飛升就給我上了這麼深刻的一堂課。是你們讓我明白了,神界通道有多麼的殘酷,為了修鍊飛升,不擇手斷。」

葉雄話音剛落,手上神劍一揮,直接將楊媚斬殺。

將她身上的儲物器找出來,葉雄繼續朝一線天而去。

剛飛升,就遇到三個人想謀害自己,讓葉雄對神界通道有種特別的認知。

這個世界,比起真仙界,殘酷得多。

在三人的盒子裡面,葉雄找到了不少的好東西。

最讓他驚喜的,莫過於在翁中魚的儲物戒之中,找到了一種叫赤火鱗的材料,這種赤火鱗,是修鍊真鳳變第五變必須要材料,現在有了這種材料,他修鍊第五變不成問題。

葉雄收拾了一下,朝一線天而去,準備去江家闖陣拿青銅令。

只有得到了青銅令,他才有資格參加比賽前往三山。

蠻荒境比葉雄想像之中還要大得多,一路趕路,使用最快的速度,飛行了足足兩個月,這才到達蠻荒境的的中心一線天。

一線天是一個巨大的山谷,在山谷兩邊建了一座小城,分東城跟西城。

兩城之間是一條巨大的裂谷,深不見底,就像整顆星球上的一個傷疤。

趕到一線天的時候,已經黃昏了。

葉雄在四下張望著,看到少量的修士,在兩邊的小城之中進進出出。

這些人全都各自趕著自己的路,每有人經過,目光之中都露出提防的眼神,彷彿害怕會被人在背後捅一刀似的,由此可見這裡的人都非常沒有安全感。

葉雄四下找著,沒多久就找到了一間七層高的客棧,立在一線天邊沿。

他走了進去。

「客管,住店嗎」掌柜走過來問。

「是的,住店。」葉雄點了點頭。

「我這裡有三等房間,請問客管要幾等的」

「什麼價位」

「天字型大小三百上品靈石一晚,地字型大小一百顆上品靈石一晚,普通房間三十顆上品靈石一晚。」掌柜道。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千顆上品靈石,遞了過去,說道:「天字型大小,我先住三晚,有需要再續。」

神界通道的靈石跟真仙界是不一樣的,好在他殺收翁中魚他們三個人,從他們身上得到不少的靈石,足夠自己普通的開銷了。

「好咧,七樓天字型大小雅間,客管,這是你的鑰匙。」掌柜遞過一把鑰匙。

葉雄接過上樓,沒多久就找到了自己的樓間。

這個房間面對著懸涯邊,可以看見下面陰森的一線天景觀。

葉雄站在陽台之上,啟動法目,雙目之中精光閃爍,想洞穿長長的黑色虛空,看看下面有什麼東西。

可惜這一線天比他想象之中還要深,哪怕他用法眼,都看不到底。

葉雄無奈,只得回到房間,席地盤坐,開始修鍊起來。

轉眼之間,一夜時間就過去了。

第二天一早,他剛睜開眼睛,就聽到外面傳來一片的喧嘩吵鬧的聲音。

只見半空之中,幾千修士,圍著一個圈,似乎在看著什麼熱鬧。

然後,很快就傳來打鬥的聲音,像是有人在此產生衝突,最後動起手來。

葉雄不是喜歡湊熱鬧的人,正準備找個地方了解一下,青銅令怎麼獲得。

突然,一道人影從天空而降,狠狠地砸向他住的房子。

如果被撞,整幢客棧非被毀掉不可。

葉雄正準備離開,突然左邊的房間之中,一股烈焰倏然擊出,直接擊向那道人影。

那道人影瞬間被烈焰包裹,同時反彈出去,那道人影哇哇大叫,滿身火焰,撲了很久都沒將火焰全部媳掉,頭髮都被燒掉了一半,連衣服都被燒掉了,狼狽不已。

「誰敢對我動手,活得不耐煩了嗎」被燒的人怒道。

「滾,五秒鐘還在這裡,我會讓你死。」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

聽到這聲音,葉雄一愣。

此人正是他在修羅境遇到的女人火炎,當初他為了得到她身上的血脈,把她給迷倒了,然後從她身上抽取血液,而自己也依靠她的血脈,跟從她身上得到了真鳳變神通,修鍊到了第四層。

沒想到在這裡會偶遇上她。

不過想想,這也很正上,當初他跟火炎認識的時候,就聽她說過,以後會來十神界通道的。

「盡量別跟她打交道,這個女人現在肯定恨自己入骨,覺得自己利用了她欺騙了她」葉雄心裡暗暗道。

「嗅娘們,你是什麼東西,藏頭露尾的,有種出來啊」那名被火燒的男子叫囂。

話音剛落,突然一道紅光從閣棧裡面疾射出去,帶著十分恐怖的火焰威壓,朝那名男殺去。

哪名男子原本就在跟朋友對戰的時候受了傷,剛才又被火炎所傷,在火炎如此剛大火焰威壓之下,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

「如此恐怖的火焰,你是真鳳境的人」那人臉色大變,連忙出手抵抗。

可惜,根本就沒抵抗片刻,就被火焰燒得一絲不剩。

紅光在半停停了下來,半空之中強大威壓也消失了,最後化成一名身材婀娜多姿的女人。

一身紅裝,神態冰冷,眼角帶著一絲紅印,看起來,性感之中,帶著陰深。

「是真鳳境的女人,好漂亮」

「神界通道,多沒見過真鳳界的人了。」

周圍的人,目光全都落到火炎身上,被她的漂亮吸引了。

更吸引人的,是她那顯赫的身份。

畢竟真鳳界可是五大境之中,最神秘的一界。

神界通道,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出現過真鳳境的人了。 人群之中,一道流光突然落到火炎面前,化成一名風度翩翩的玉面男子。

「這位真鳳境的姑娘好,小生姓江,名玉生,江成奎是我的父親,敢問姑娘大名。」江玉生禮貌地搭訕。

「滾,我這輩子最討厭男人。」火炎正眼也沒看他一下,化成一道流光,回到自己住的那幢樓之中。

周圍傳來一片鬨笑之聲。

江玉生有些尷尬,周圍傳來的各種嘲笑的聲音,讓他非常沒有面子。

作為荒蠻界有赫赫有名的江家的後人,無論是實力還是威名,江玉生都非常有名,特別是一線天附近的人,沒有一個人不認識他,更不會像這個女人一樣不給自己面子。

「冷傲是吧,我就看看到時候你怎麼得到青銅令。」江玉生冷哼一聲:「得罪我們江家的,沒有一個有好下場了。」

周圍的人漸漸散去。

葉雄站在窗邊,眼見著火炎回到自己隔壁的房間。

他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再次遇到火炎。

這個女人以前已經很冷漠了,沒想到現在更加冷漠,會不是因為被自己騙過一次,所以才變成這種模樣?

葉雄摸了摸鼻子,覺得還是最好別讓她發現自己,不然的話自己肯定會很麻煩。

雖然他不懼火炎的實力,但是,還是盡量少惹事為好,他已經得罪了玄武境,真不想再得罪青鳳境了。

晚上,葉雄呆在自己的房間裡面,一想到隔壁住著火炎,就有點心猿意馬。

「好久沒見過鳳凰了,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葉雄無限幻想著。

鳳凰是跟他認識最早的女人,但是也是至今還沒有推倒的女人,所以他心裡,一直都有種遺憾。

現在有個中鳳凰得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擺在自己面前,多心是必然的。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葉雄就出去打聽。

打聽之下,得知江家的陣法,不是每天都開放的,一個月只開放一次,只有闖過了才有資格得到青銅令。

這就意味著,他很有可能要跟火炎一起碰面,想錯過都不行。

除非他不參加這一次,再等一個月再參加,那就等於,浪費一個月的時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