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又是一極品畜生!都統府?」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神豪之絕世少主》第二十二章懷柔政策 蟹黃獅子頭,清蒸鱸魚,紅燒排骨……這一道道菜都快饞壞了眾人。

「小人只是鄉鎮小官,這些村中之物,只能廖表小人心意,望大人莫怪罪。」一邊鎮官諂媚地笑道。

「辛苦你了,大家快入座。」陸地倒是客氣。

「這鎮官可真有錢,平日里不知道收了多少禮。」兩眼緊盯著桌上的美食,林天元心裡想道,「只是來福不來可真是虧大了。」

「既然大家都賞老夫這個臉,並且大家也恰好在興緻之上,那麼我便與大家分享一些個傳說吧。」陸地見大家正津津有味地享受著美食,便插話道。

「吾等定當洗耳恭聽。」不知有誰說道。

「大家都知道,妖分九品,根據其修為的不同,實力自然也是不同,品階自然也不用說,但據說九品之上還仍有三品,想必這大家可能不太了解吧。」陸地故意賣了個關子。

「九品之上還有?」林天元倒是有些茫然與吃驚。

「那三品分別為仙品、聖品與王品,不過有趣的是,這三品並無高低之分,而是並列存在。」

「並列存在?!」不少人不禁開口問道,這實在是有些超乎他們的常識了。

「沒錯,這妖仙乃是天地間妖物修道有成,則可飛升上天,地位絕然。其道行之深厚年歲之悠久,恐無人可知。」陸地解釋道。

「不過大部分妖仙並不參與普通凡物以及凡人之事。至於妖聖,則是天地間更為恐怖的存在。這聖品之妖,還得追溯至上古時代。在上古有著傳說中的十大妖聖,其戰力之恐怖,體型之超然,恐無人能及。」陸地懷著一絲敬畏說道。

「不過其實這妖聖大家也比較熟悉,聖品又稱神品,因為其大部分妖聖是由神獸修道而成,有的性情兇狠,而有的卻不問世事。」陸地又說道。

「最後提及到王品,這就有些複雜了。」

「大人,此話怎講?」有學員開口問道。

「王品之妖,共分為三等血脈:下等血脈者為妖尊,中等血脈者為妖王,上等血脈者為妖皇。其發自血脈的威壓,可使大部分除實力超絕外的妖聽命於其。」陸地解釋道。

「而他們的修行方式也十分獨特,常人修行問道之艱苦,而他們只需發掘其自身血脈之潛能,覺醒血脈之力,便可提升實力。」陸地也是嘖嘖稱讚。

「我去,這也太……太強了吧,簡直就是靠爹吃飯啊。」林天元在心裡感嘆道。

「不過提及了妖皇,又不得不提及另一個事,那便是妖界。」陸地又引出了一個新詞。

「妖界?」不少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沒錯,有傳說說,這妖界乃是妖物本身棲身之所,但千年前不知怎地,妖界與凡界相碰,這才導致了一部分妖來到我們這裡。但那也畢竟是傳說,無從考證。」陸地解釋道。

「那妖界的妖豈不比這裡更強!」又一位學員問道。

「理論上應該是的,但那又與我們無關。不過據說在我們這片大陸上僅有一位妖皇存在,而這妖皇在上百年前可是掀起過一陣不小的波濤。」陸地飲了一口酒,繼續說道。

「當年那場浩世的戰爭,引起了一陣腥風血雨。而到最後的大決戰,我們竟有數十位天師強者與兩位天地間至尊的存在——至尊妖師強者出戰。」陸地激動的說道。

「天地間至尊的存在?」林天元不解。

以他現在這個層次,自然不可能知道至尊妖師是怎樣般的存在。

「至尊強者,也就是天地間至尊的存在,大陸實力的金字塔尖!是無數強者夢寐以求的境界,因此大陸上絕大部分的妖師便為了這個目標不懈努力著。」陸地解釋的。

「至尊妖師嘛……」林天元喃喃地說道。

「一場大戰下來,妖族元氣大傷,妖皇更是不知死活,而反觀我們這裡也是好不了多少:數十位天師,僅存不到一手之數,兩位至尊強者更是隕落一位,重傷一位!」陸地講的頗有興緻,彷彿自己也身如其境。

「其實最後若不是對方妖聖白澤趕來救場,怕是兩方都要屍骨無存,大陸都要被其掃平哪,還有當今這番天地!」陸地彷彿有些心悸。

「既然白澤來了,那我們豈不是輸定了?」一位學員問道。

「不,天地間的十大妖聖中唯白澤與商羊二聖態度偏中,白澤的出現,只不過是叫停了那場無法再打下去的慘烈大戰。更何況我們的至尊強者,即便重傷,但又不是吃素的。」陸地解釋道。

「而且大家放心,在我們這片大陸上存在的十大妖聖,畢竟不可能是能與妖界的十大妖神媲美的。」陸地說道,「也許是妖界那些妖聖的血親或者不知道多少輩的子孫罷,這也當然無法考證了。」

「那……這樣說,妖聖有許多了?」

「其實按常理講應該是的,這又類似妖族王品的血脈傳承,畢竟虎父無犬子,但要真正成為頂尖的妖聖級別,哪有這麼容易,你當妖聖都是大白菜嗎?」陸地回答。

聽到了這話大家才放心多了,若是妖聖的孩子們全都是妖聖,那還了得,這片天地不遲早是妖的天下?

「我的故事講完了,但傳說還在繼續,不過接下來便應由你們來書寫了!」陸地高舉酒杯,懷著激動的心情,一飲而盡。

妖聖至尊什麼的,現在離他們也都太遠了,大家不過也都是圖一樂,聽一耳。現在踏踏實實的一步一步向前才是真的。

……

「娘,我回來了。」吃完中午飯,離開了鎮衙,林天元回到了家。

林天元的家名義上還是林宅,但其面積已不足其先祖林嘯天在時的十分之一。

「回來了,聽說你通過了考核,成為了降妖學院的學員了?!」林天元的母親韓雪問道。

韓雪早年喪夫,只能一手將三個孩子拉扯大。不過好在三個孩子也都非常聽話,讓她省了不少心。

「哥哥你回來了!」一個只比他小兩三歲的弟弟林天墨笑著迎了過來。

「天墨,在家有沒有聽娘話啊?哥哥我不久要進城學習了,你要在家好好讀書啊。」林天元語重心長的說道。

「好的,哥哥。」林天墨回答道。

「天元啊,你什麼時候走啊?你大哥天寒這兩天也該回來了。」韓雪提到林天寒時,一股發自內心的自豪便掩飾不住。

林天寒是家裡最大的孩子,也她最優秀的孩子,從小便懂事聽話,幫著母親照顧弟弟,能力也是頗受鎮上其他人的肯定。

他不僅是鎮上的天才,也是家族振興的希望。

並且由於他在三兄弟中年紀最大,也是兄弟三人中唯一有父親印象的人,他總是告訴林天元父親平時十分嚴厲,但對待他們的日常生活又是無微不至,慈愛有加。

可惜這樣好的人……卻英年早逝了。

「什麼!大哥要回來了?」聽到母親的話,林天元激動的問道。 隨着斯洛文尼亞和塞爾維亞雙雙進入歐錦賽決賽,這兩個隊伍正式對決的日期放在了9月17日,也就是美國當地時間周二晚上。

在這兩天時間內,加菲爾德高中並沒有什麼比賽,華盛頓州籃球錦標賽的頻次大概是兩個禮拜會有三場比賽,而且基本控制在周末一場,再隔個三四天一場。上一場橡樹山學校的比賽是上周五,而下一場對陣的則是墨菲高中。

墨菲高中是一個學術氛圍非常好的私立高中,不過相對於他在學術文化領域的強悍實力,他的體育項目,尤其是籃球項目,實力只能說還好不是墊底。

在整個西雅圖大都市圈範圍內基本都已經出於中等偏下的位置,只比上周五剛被加菲爾德高中大比分碾壓的橡樹山學校好上那麼一點。

所以加菲爾德這幾天的訓練也沒有特別的專項訓練,而只是按照他們原本的訓練內容進行常規訓練。

這兩天就這麼波瀾不驚的過去了,等到了9月17日晚上,陳凡在吃完晚飯之後計劃去斯坦家裏一起觀看決賽的,這樣氛圍會好點,當然,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於斯洛文尼亞獲勝之後他們所能獲得的一億一千六百八十七萬美元。

這絕對值得兩人聚在一起好好的慶祝,不然在線上,總覺得少了點感覺,這也是他們事先就說好的,不過這件提前就約好的聚會卻被羅伊的臨時決定給終止了。

「Fun,等會兒你和我一起看場比賽!」飯桌上,當陳凡跟眾人表明吃完準備離席的時候,羅伊突然開口說道。

「額……」意外之餘,陳凡露出一絲猶豫的表情。

「怎麼?有其他安排?」羅伊察覺到陳凡臉上的表情,開口說道。

陳凡笑了笑:「倒也不是什麼重要的安排,就是之前和斯坦約好了晚上也一起看一場比賽。」

「哦?」羅伊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現在是9月份,四大聯盟的比賽,不管是NFL,NHL還是MLB,今天都沒有比賽,更不用說NBA了,難不成他們要看的也是歐錦賽決賽?

「你和斯坦約好要看的比賽是?」

「歐錦賽決賽,斯洛文尼亞對陣塞爾維亞。」陳凡如實說出。

羅伊臉上露出笑容:「那你們約好要看的和我讓你一起看的比賽都是同一場,要不……讓斯坦來我們家裏一起看?看完之後你還可以送他回去,或者今晚就睡我們這兒。」

陳凡想了一下,開口說道:「要不我打電話問他一下,看他要不要過來。」

羅伊點點頭,讓陳凡去詢問一下斯坦的意見。

陳凡拿起手機,走到一邊撥通斯坦的電話小聲地說了起來,隨後掛斷電話走過來:「斯坦婉拒了,說他就在家裏看好了,他爸爸估計明天一大早就回家了。」

「也行!」羅伊點點頭沒有多想,斯坦的爸爸跑長途卡車他是知道的,這個職業經常就是出門跑一趟,在外好幾天然後回家休息,非常正常。

「那B-roy,我先上去洗個澡,等會兒再到客廳一起看比賽!」陳凡跟羅伊打了個招呼隨後上去了。

等陳凡下樓到客廳的時候,羅伊已經早就坐在那邊了,此時距離比賽開始還有十幾分鐘。

「坐吧!」羅伊指了指他身旁的座位,此時對面的超大屏幕已經在播放賽前的分析了,這場比賽ESPN獨家直播,上面的兩個解說在講述斯洛文尼亞和塞爾維亞兩個隊伍里在NBA效力的球員。

「怎麼樣?既然你和斯坦約好看這場比賽,那想必之前也看過吧?你看好誰?」羅伊笑着問道。

「斯洛文尼亞!」

「哦?為什麼?」

「因為約基奇沒有參加,而且上場比賽塞爾維亞的24號球員喬維奇還受傷了,這場比賽雖然能上場,但是肯定是會有影響的。」陳凡不假思索地說道,隨後猶豫了一下,繼續說道:「斯洛文尼亞肯定會奪冠,概率非常大!」

羅伊眉頭微微皺起,露出疑惑的神情:「這麼確定?」

陳凡點點頭:「非常確定!今年歐錦賽的冠軍在斯洛文尼亞贏了西班牙之後就已經確定了!」

羅伊挑了挑眉毛,聳了聳肩膀:「好吧,雖然我也看好斯洛文尼亞,不過我可沒有你這麼確定!」

「B-roy,我說我有非常強列的預感,而且是在小組賽的時候已經很確定斯洛文尼亞將會奪冠,你信嘛?」陳凡做到羅伊旁邊,轉過頭看着羅伊說道。

羅伊做了個怪異的表情:「不會吧?真的是小組賽開始就有強烈的預感?」

陳凡點頭:「是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這種感覺很強烈!非常強烈!」

到後面陳凡又強調了一遍,他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後面跟羅伊坦白而做準備的,現在只能給羅伊暗示,再慢慢潛移默化,這件事情到最後他肯定還是會和羅伊說的,現在既然羅伊正好拉着他一起看比賽,那他就趁著這場比賽,將自己對於斯洛文尼亞最後奪冠的強烈預感暴露出來。

這樣也為了以後他解釋一直allin斯洛文尼亞這件事情增加了理由和可信度。

「嗯,也許吧,有時候有些人對於即將發生的事情確實會有一些用科學無法解釋的神秘預感,也許你是對的。」羅伊笑着說道。

隨後臉上的表情變得認真,「Fun,你知道我問什麼讓你看這場比賽嗎?」

陳凡想了想,試探地說道:「是為了讓我學習技術?」

「是也不是,你覺得NBA中歐洲球員怎麼樣?」

「挺厲害的啊!約基奇,德拉季奇,字母哥,大小加索爾……」陳凡不知道羅伊具體的意思,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隨口回應着。

「嗯,那你覺得歐洲球員是天賦好還是說技術好?」

「基本都是技術強吧,基本功紮實,當然,天賦也有……只是沒有一些美國本土的球員天賦強。」

「嗯!我想說的是天賦強固然重要,但是在NBA甚至全球籃壇有很多天賦並不強,但是卻憑藉紮實的技術和聰明的頭腦,同樣能夠獲得偉大的成就。其實歐洲球員基本都是靠頭腦打球,他們打球都很聰明!」

羅伊轉過頭來看着陳凡:「我希望你能通過看歐錦賽,多看看他們是如何打球的,並從中學習。」

陳凡點點頭:「B-roy,放心吧,我會的!從小組賽我就開始看起,確實受益匪淺,學到了很多,尤其是上一場斯洛文尼亞對上西班牙的那場。」

羅伊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上一場嗎?斯洛文尼亞大勝西班牙20分的那場?你說說上場比賽對你的幫你。」

「獅子哪怕捕獵兔子,也得用盡全力!」陳凡頗有架勢地說道,若有其他中國人在場,那麼肯定會知道這句話就是出自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只是被陳凡中譯英了。

陳凡的話一說完,羅伊眼睛一亮,讚歎道:「沒錯,Fun你說的話很對,西班牙硬實力佔優,但是他們太大意了,或者說輕視了斯洛文尼亞,所以上一場比賽才被斯洛文尼亞狂虐20分。」

陳凡點點頭:「嗯,這讓我明白,以後在我的比賽中,不管雙方實力有多懸殊,都必須要盡全力,而且……用盡全力才是對對方最大的尊敬……」

「Fun,你對東契奇這個球員怎麼看?」此時電視上面正在播放東契奇在商場的集錦。ESPN的解說也正在討論這位明年的狀元熱門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