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惡的混蛋,你才招鬼,你天天招鬼,再說我把車開進湖裡,讓你做淹死鬼!」

「……」

脾氣很暴躁。

計程車開在路上,越走周圍人煙越是稀少,倒是車裡面寧珊珊暴怒的聲音一直沒有停下。

說不上為什麼,她就是生氣!

這男人也不是長得不好,恰恰相反,很好看,很有味道,可就是那張臭嘴,那千年不變彷彿欠他錢一樣的表情,沒來由就讓她火大。

林昊也感覺很沒意思。

他不過就順嘴問問,想了解了解情況好推斷一下幕後真兇的真正實力,結果這女人……

「好吧,不樂意說你不說就是,沒人逼你!」

心知得不到結果,搖搖頭,林昊果斷選擇了退讓。

結果一看那臉色,寧珊珊又忍不住氣從心頭起,挑眉道:「誰說我不樂意說了,說吧,你想知道什麼?」

女人……還真是沒法理解的生物!

搖搖頭,也沒廢話,林昊淡淡道:「說說幾個女受害人的情況吧,比如說出生年月!」

寧珊珊卻沒有回答,莫名其妙她就笑了,道:「就不告訴你!」

很得意。

出爾反爾,還一副打了勝仗的樣子。

林昊也沒計較她這點小性子,聞言並不生氣,自顧自道:「你不說我也知道,死者或許年歲不同,單生日一樣,都是每年的七月十五!」

目光清冷,十分篤定。

聽完寧珊珊又笑了,鄙視道:「神棍,真以為自己能掐會算呢?

告訴你,本警官不上你的當,本警官堅決不會告訴你死者的具體情況。

但本警官還是告訴你,你說錯了,她們才不是七月十五齣生。」

自以為識破林昊的伎倆,那是又一次得意上了。

林昊沒理會,閉上雙眼淡淡道:「我說的是農曆七月十五!」

「農曆七月十五?」寧珊珊下意識就愣了一下。

林昊又道:「農曆七月十五,中元節,亦稱鬼節,這一天出生的女童,往往體內陰氣比較盛。

尤其是那種陰時陰刻出生的……」

話語突然頓住,雙目睜開。

被那凌厲的目光一逼,寧珊珊心跳陡然就漏了一拍,手忙腳亂之下,車子也差點開進溝里。

好不容易穩住,她果斷選擇了剎車,語氣頗有些驚悚道:「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沒什麼!」林昊收回目光,重新閉上。

「呼——」

寧珊珊莫名鬆了口氣,只是還沒完全送松下來,林昊又道:「其實你就是陰時陰刻出生!」

簡單的一句話,聽得寧珊珊後背涼颼颼的。

似乎被說中了,她有些慌亂,嘴上卻固執道:「胡說八道,我才不是,我……」

說了好多,她自己都快信了。

林昊微微搖頭,淡漠道:「是不是你心裡清楚,我說你的體質招鬼不是沒有原因的。

你比那些死去的女人幸運的原因是僅僅你在警察局工作,警察局的正氣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你。

不過……」

「不過什麼?」林昊剛停下,那是下意識就往下追問。

林昊卻沒有回答,他只是似笑非笑道:「現在信了?」

寧珊珊默然。

沉思許久,她搖頭道:「我不確定,但我知道有些事情你說對了。」

說著,她又將車子發動起來,邊開邊道:「你說得對,我是農曆七月十五生的。

聽爺爺說我小的時候老愛哭,老是被一些看不見的不存在的東西嚇得哇哇大叫。

後來請算命先生一看,說我是陰月陰時陰刻出生的,天生能看見一些不大正常的東西。

可能那算命先生比較厲害吧,他給我看過之後我就好了,快快樂樂長大,跟別的小孩子一樣。

即便如此,高考填志願的時候我還是報了警校,畢業後來到警察局工作。

知道為什麼嗎?」

側目看過來,目光認真中帶著些許複雜。

林昊笑笑,沒說話。

她收回目光,淡淡道:「如你所言,當初那算命先生就說想要保我一生平安,就要送我進警校,然後要在公安系統工作。」

沉默!

話音落下之後好久,車裡面都沒有聲音。

不知過去多久,林昊忽然笑了,「我想你們可能理解錯了,人家算命先生的意思是你安安心心呆在警察局就好,不是讓你跑來前線辦案抓壞人。」

「可能吧,但我想你可能也理解錯了!」

寧珊珊眯著眼,又道:「我會在警察局工作,不是因為我多麼相信那些牛鬼蛇神魑魅魍魎,我只是單純喜歡這份工作。

所以,別以為這樣就能嚇倒我知道嗎?

我是堅定的無神論者,我從不相信這世上有鬼,有鬼的從來都是人心!」

繞了半天,還是不相信。

可真的是不相信嗎?

暗暗搖頭,寧珊珊自己也不知道。

曾經她很堅定的,但這一刻,她心裡忽然有了那麼一絲絲的動搖。

她不知死去那些女人是不是都出生在農曆的七月十五,但是很巧,五個裡面有兩個是。

那兩個女孩都很漂亮,都是23歲,因為出生年月跟她一模一樣,所以她十萬分的確定。

就這樣,不知不覺計程車開到郊外。

與同事匯合,簡單交流了一下並作出部署,然後大批警力進山。

很快該走的都走了,場地空曠下來,就剩下幾輛警車,還有幾個留守的警察。

想著今晚有「肉」吃了,林昊心情很不錯,難得的打趣火爆女警道:「喂,還不解開手銬,你打算銬我到什麼時候?」

「閉嘴!」

也是夠火爆的,寧珊珊直接一個倒肘撞了過來,順便還惡狠狠丟來一個殺人的眼神。

原本她都憋足了勁要上山抓人的,現在以山上危險為由讓她留下照看車子,她哪裡受得了?

偏偏這個時候這討厭的男人還來招她,不打他打誰? 夜色靜謐,漫天星鬥爭奇鬥豔。

山下默默等著,林昊始終淡淡笑著,看上去有點不急。

倒是寧珊珊因為遲遲等不到消息,漸漸有些耐不住了。

終於,半個多小時候,她對身邊同事道:「你們先看著一會,我去方便一下。」

說罷拖著林昊就走,居然也不在意同事們的調侃。

來到無人處,她果真就蹲了下來。

見她真脫褲子要尿尿,林昊就懵了,錯愕道:「不是吧,你真來尿尿的?」

「你以為呢?我憋好久了!」寧珊珊瞪眼,又道:「看什麼看,還不轉過去,再看小心給你眼珠子挖掉。」

聳聳肩,林昊轉過身。

此後不久,身後「噓噓噓噓」的聲音傳來,有點騷味,也有些讓人想入非非。

目光盯著某處幽暗,他呵呵笑道:「舒服吧,其實我也喜歡在野外尿尿,我最喜歡尿人家祖墳。」

心情很好。

附近似乎一直存在著某種東西,這東西黑暗中的毒蛇一樣垂涎著身後正在小便的火爆女警。

他也沒說假話,當初在仙界他的的確確就喜歡四處尿人祖墳。

不光尿,他還喜歡挖墳,人稱「挖墳絕戶手」!

只可惜,寧珊珊根本沒興趣跟他玩笑。

尿完提起褲子,一雙美目落在他臍下三寸,寧珊珊冷冷道:「我不在的時候你隨便尿,現在,有你也給我憋著,不然我割了你!」

「……」

好兇殘。

摸了摸鼻子,林昊沒出聲。

接下來的時間,寧珊珊果然就沒有再返回隊伍,找個方向,她拖著林昊偷偷進了山。

重生之帝妃謀 「變態!」

絕世唐門 「惡魔!」

「殺人狂!」

「哼,本警官一定會把你找出來,本警官一定要為死難者討回公道!」

「……」

一手拿著槍,一手拿著小手電筒,一路上,寧珊珊嘴裡叨叨個不停。

林昊也由著她!

她愛往哪走往哪走,反正這就一黑暗中的燈塔,該吸引過來的東西已經在她周圍流口水好久了。

甚至為了方便她行動,某一刻他還主動拿了手電筒幫她照著。

就這樣,近半個小時過去,進山已經有點深了!

夜晚的山林十分安靜,星光照不進來,環目四顧,四周的黑暗總是給人其中潛藏著無數兇殘巨獸的感覺。

某一刻,林昊忽然停了下來,淡淡笑道:「差不多可以了吧?」

「可以什麼?兇手還沒抓住呢!」寧珊珊惱怒,又道:「你認真點照著,要是這次能成功抓住兇手,我就算你戴罪立功,以後都不找你麻煩了!」

貌似是個不錯的提議,畢竟沒事老被一個警察盯著也很煩人。

可是……

「我剛沒在跟你說話!」林昊一本正經道。

「沒跟我說你跟鬼說啊?」寧珊珊回頭怒視,說完也禁不住有些頭皮發麻。

直到這個時候她才發現,貌似周圍的環境的確有些嚇人。

不過一想起那些女人凄慘的死狀,女警還是很快變得英勇起來。

惡狠狠瞪了林昊一眼,她道:「閉嘴,不許打岔知道嗎?」

說罷又要往前搜索。

也就這時,不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有情況,快!」

寧珊珊動作很快,聽到聲音立馬拖著林昊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追。

結果那腳步聲是迎著過來的,等近了一看,得,原來是警察局的一個同事。

看著那神色驚恐慌張的男警察,寧珊珊皺眉道:「什麼情況,是不是發現目標了?」

「是,就在,就在前面不遠……」那男警察驚恐道,似乎受到極大的驚嚇,他說話都有些不大利索。

一聽兇手就在前面不遠,寧珊珊立馬就精神起來,催促道:「在哪?快帶我去!」

男警察也沒遲疑,立馬掉頭就在前面帶路。

十分鐘后。

「不說不遠嗎?人呢?」寧珊珊狐疑道。

「快了快了!」男警察回應。

繼續向前。

二十分鐘后。

「你到底有沒有發現的?」寧珊珊有些耐不住了。

「有的有的,就在前面!」男警察答道。

繼續向前。

又十分鐘,寧珊珊突然舉槍,保險拉開,指著前方男警察冷冷道:「站住,不許動!」

終於發現了嗎?

林昊嘴角微翹。

男警察也笑著轉過身來,聳聳肩道:「你把槍口對著我做什麼,我又不是兇手!」

寧珊珊卻沒有放下槍,冷冰冰的道:「說,你到底是誰?」

很冷靜。

脊背也有些發涼。

男警察笑,「說什麼呢,我是你的同事啊,還能是誰?」

「是嗎?那你說你叫什麼名字?」寧珊珊眯著眼,片刻不敢放鬆警惕。

「這不明知故問嗎?這玩笑一點不好笑,我拒絕回答!」男警察表現得十分輕鬆。

說著他試圖走過來,卻被寧珊珊「叮」的一槍打在腳下,又無奈退了回去。

寧珊珊淡淡道:「聽你的意思,如果我問你我叫什麼名字,你也一樣不會回答是吧?」

呵呵!

男警察笑,沒說話。

寧珊珊面色驟然就冷下來,冷冷道:「我看你不是不想說,你是根本就不知道。

早就發現你有鬼了,發現兇手卻不馬上對講機通報,一路上也從來不見提起跟你一起上路的同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