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各位,凡爺來了。」劉震撼平靜了下心情,說道。

此言一出,原本吵鬧的房間內一片寂靜。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后,紛紛爭相恐后的跑到劉震撼身邊來,還嚷嚷著:「將軍,我跟您一起去迎接凡爺!」

「我也去!」

「大家一起去吧!」

開玩笑,鹿一凡可是神仙般的人物,有這種巴結他老人家的機會,誰還敢擺架子?

這回黑衣人直接被眼前的一幕震驚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尼瑪!

江海省諸多大佬都要爭相恐后迎接的人,到底是多牛逼的人啊!

別墅大廳內。

管詩涵因為家中臨時有事,先一步離開了。

許晶也被一位黑衣人叫了過去,似乎有什麼事情。

無聊的鹿一凡本想著帶藍允兒離開回江東,幫她母親瞧病的,可蔣和盧廣鍾兩個大少卻面帶壞笑的走了過來。

「呵呵,鹿一凡,現在許晶和管詩涵都不在了,我看誰還保得住你!」盧廣鍾冷冷道。

鹿一凡無奈的嘆氣道:「盧廣鍾,你真的以為我怕你嗎?莫說是你,便是盧家家主在這裡,也不敢和我這樣說話,誰給你的勇氣讓你敢在我面前如此囂張?」

鹿一凡話說出,全長皆驚!

藍允兒倒吸了一口涼氣的看著他。

這盧廣鍾可是比蔣還厲害世家公子!

江海省脾氣最差的頂級紈絝!

就算你鹿一凡認識關山月,那也無濟於事啊!

見到這一幕,藍允兒趕緊拉了拉鹿一凡的衣袖,低聲提醒道:「凡哥,詩涵姐姐和許晶姐姐都不在,你還是軟一下吧。」

鹿一凡笑而不語,摸了摸她的頭,示意她沒事。

而盧廣鐘的那張臉卻是瞬間拉了下來,目光陰寒的看著鹿一凡道:「沒有那兩個女人在,你居然還敢這麼跟我說話!

不要以為有她倆護著你,老子就不敢拿你怎樣了!

信不信,我現在就打你一頓,她們兩個再來,也沒話說!」

「哦?是嗎?你來試試啊!」鹿一凡無所謂的聳聳肩道。

盧廣鍾聞言怒極反笑。

特么護著你的女人都走了,你個小白臉居然還敢這麼牛逼轟轟的!

只見盧廣鍾一邊笑,一邊咧嘴道:「好啊,這可是你自找的!」

這時,蔣卻在一邊假裝好意的勸道:「盧公子,這裡可是軍神和江海省諸多大佬聚會的地方。你要是出手不太好吧?」

「可這小子太不識抬舉,我要不出手豈不是很沒面子?」盧廣鐘不爽道。

「鹿一凡,人家盧公子是什麼身份,你這樣說話,太不給盧公子和盧家面子了!

快跟盧公子道歉!要不然,盧公子怕是要當著大家的面打你了!」蔣看似好意的勸說道。

「小子,我給你一次機會,現在好好的鞠躬道歉,然後把你身邊的妞兒送給我玩兒,今天這事,就算了了。」盧廣鍾目光陰寒的看著鹿一凡道。

鹿一凡聞言,呵呵一笑道:「那我也給你一個機會!

你現在跪下道歉,我可以只打斷你一條腿!」

「艹尼瑪的小雜種,你找死!」鹿一凡這話一出,盧廣鍾登時臉色大變,眼睛都要噴火了。

「就憑你?」鹿一凡輕笑一聲,「你也配跟我打?」

「那加上我呢?」蔣挺身而出道。

「也不夠。」鹿一凡搖頭。

「呵呵,那加上我如何?」又一位大少站了出來。

此人身高兩米多,身材魁梧,外表粗獷,一看就是個練家子。

「是岳華!他怎麼在這裡?」

周圍有認識他的人驚呼道。

「哦,他是誰?」

鹿一凡所在之處,早就吸引了不少圍觀群眾,其中就包括很多人脈關係廣闊的人物。

「岳華你都不認識?滕州市岳家的公子哥,他爺爺是滕州的霸主,他爸是那裡的市長,他舅舅是滕州的富。」

「滕州富的外甥?」眾人聞言都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只要是江海省的人,誰不對滕州富沈建林之名如雷貫耳!

盧家雖對外宣傳是江海省富家族,可明眼人都知道,江海省真正的富,乃是億達地產的ceo,華夏著名的房產大亨沈建林!

哪怕放在華夏,這沈建林也能進富豪榜前十!

有人甚至稱,沈建林個人的資產抵得上江海省前十世家資產的總和!

盧廣鍾見岳華氣勢洶洶的走來,便微笑著上前,與其微微擁抱道:「華哥,你來了!」

岳華點點頭,霸氣的說道:「我舅舅來這兒見軍神,我是順路來湊熱鬧的,恰好看見有人敢跟老弟你叫板,老哥我豈能坐視不理?」

有岳華撐腰,盧廣鍾只感覺信心百增!

緊緊抱住岳華的肩膀,盧廣鍾佯裝感動的說道:「好哥們!咱們兄弟同心,其利斷金!」

岳華走到鹿一凡面前,趾高氣昂的問道:「如何?再加上我夠資格嗎?」

面對兇悍的岳華,鹿一凡依舊風輕雲淡道:「你舅舅來了,也只有跪著跟我說話的資格!」

此言一出,與岳家和沈家有關係的公子哥紛紛跳了出來。

「那再加上我呢?」陶水褚家大公子道。

「不夠!」

「還有我!」益民市劉家公子憤慨道。

「不夠!」

「還有我!」千佛市萬家大公子怒道。

鹿一凡眼神微眯,看著這一個個跳出來的公子哥,面對著幾乎接近一半來賓的指責,依舊面不改色的囂張道:「統統不夠!!」

他這話說出來,眾人彷彿都麻木了。

好傢夥,一口氣得罪了全場一半的公子哥!

不少人都暗暗搖頭,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為了裝逼居然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怕是這鹿一凡,活不過今晚了。

「呵呵,原來只是個狂妄無知的學生而已。」岳華看著鹿一凡的眼神,就像看白痴一樣。

若是面對蔣和盧廣鍾二人,你敢如此狂妄,那算是不畏強權,值得讚揚。

可如今全場一半的公子哥都站出來要打你臉了,你還如此囂張,死不低頭,那只有一種可能——這個人是傻嗶!

只有傻嗶在這種情況下才悍不畏死!

此時藍允兒已經嚇得花容失色,一張俏臉慘白無比!

雖然不認識這些公子哥,但是藍允兒也能猜得出來,這些人的身份和地位。

這幾乎是囊括了三分之一江海省的大世家公子哥了!

鹿一凡居然還敢如此囂張,這不是找死嗎?

「怎麼辦?該怎麼辦?」藍允兒心中焦急無比,卻無可奈何。

現在她就是想把自己獻出去,來祈求別人饒恕鹿一凡恐怕都不行了。

她只希望許晶能趕緊回來,救一下鹿一凡。

岳華、盧廣鍾等人的眼神愈陰寒,眼看就要作。

這時,內場突然嘩然一片,一陣陣聲音傳來:「軍神大人和諸位大佬來了!大家都安靜!安靜!」

「大佬們來大廳了?」

「我看到了,打頭的就是撼地軍神劉震撼!」

「他後面跟著岳華的舅舅沈建林,還有蔣的父親蔣傲!」

「我去,能看到這麼多大佬同時露面,真是此生無憾了!」

江海大佬們的登場,瞬間把周圍九成九看戲的人都吸引走了。

畢竟對於他們來說,盧廣鍾、蔣什麼的都是小孩子,真正有實力的,是這些大佬!

岳華也深吸一口氣,陰森森道:「小子,算你走運,在大佬們面前我不敢飆,等大佬們走了,我看誰還保得住你!」

「哼,真是走了****運了!」盧廣鍾也冷冷道。

「怎麼?劉震撼來了,你們就慫了?」鹿一凡譏諷的笑道。

「你算什麼東西,竟敢直呼軍神大人的姓名!」岳華無比震怒道。

「小子,你想找死嗎?」盧廣鍾也道。

鹿一凡笑而不語,走到二人面前,伸出手掌,在眾人瞠目結舌的目光下,啪啪啪,狠狠的打了二人連續幾個巴掌!

瞬間,全場寂靜一片!

大佬們的目光,也都轉移到了鹿一凡這邊來!

「這個鹿一凡是瘋了嗎?」

「軍神和大佬們都來了,還敢這麼作死!」

「完了,他算是完了!這下管詩涵和許晶來了,也保不住他了!」

所有人低聲議論紛紛,全都認為鹿一凡在大佬和軍神面前如此作死,肯定是死定了!

被打的岳華和盧廣鍾二人不怒反喜。

這小子肯定是腦子抽了!

他們二人都不敢在軍神面前大聲說話,鹿一凡居然敢在軍神面前打人!

果然,軍神劉震撼和諸位大佬走到了這邊來。

盧廣鍾幸災樂禍的望著鹿一凡,心中暗道:「老子看你怎麼收場!」

岳華心中也道:「囂張啊,你繼續囂張啊!」

劉震撼表情嚴肅的走到鹿一凡面前。

突然,他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嚇得差點沒昏過去的行為!

膝蓋半跪在地上,雙手抱拳,恭恭敬敬道:「凡爺,您來了!」

眾人一愣,這什麼情況?

這時,後面又一位認出鹿一凡的大佬半跪在地上道:「凡爺好!」

然後,一位位江海省舉足輕重的大佬們紛紛半跪在地上。

「凡爺好!」

「凡爺好!」

「凡爺好!」

隨著周圍大佬們全部跪在地上,盧廣鍾、蔣、岳華等人徹底懵逼了!

在無數人或是驚訝或是難以置信的目光中,鹿一凡背負雙手,傲然而行,眼神微眯的走到劉震撼面前,用高高在上的語氣道:「都起來吧!」

「謝凡爺!」

有了劉震撼的親口承認,盧廣鍾終於清楚,眼前這位,就是連軍神都要跪下迎接的「凡爺」!

前來參加慈善晚會的人,全部都大跌眼鏡。

任誰都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學生模樣的人,竟然能讓軍神和諸多江海大佬都得跪著拜見!

可他們心中有再多疑惑,再多疑問,也不敢問。

剛剛在鹿一凡面前頤指氣使的一群公子哥們紛紛石化在了當場。

原本這些公子哥以為,憑藉自己的身家背景,足以秒殺鹿一凡,然而事情卻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軍神和江海省富,兩位俯瞰眾生的江海省大佬居然跪在了這個學生面前!

(本章完)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諸多江海省的公子們,再也沒有一個敢說話的,如同死一般的寂靜,只有一雙幾乎快爆出眼眶的眼球,死死的瞪著鹿一凡,彷彿自己在做夢一樣。

盧廣鍾目光獃滯,嘴中喃喃著:「怎麼可能!軍神怎麼可能向他下跪!

一定是我看錯了,對,一定是!」

這麼自言自語著,盧廣鍾還狠狠的揉了揉眼睛,把兩個眼眶都快揉出血了,可當他睜開眼時,眼前的一幕依然未變。

之前嘲諷過鹿一凡的公子哥們此時都哆嗦著道:「怎麼辦?這下怎麼辦?跟這種軍神都要跪著迎接的人物比,咱們算個屁啊!」

這個時候,他們才意識到之前鹿一凡的那些話根本就不是在裝逼,而是人家真的有資格說那種話!

蔣只感覺一股一股的寒意從腳底板往腦門上竄!

他悔恨自己為何那麼不長眼,非要去招惹鹿一凡!

現在好了,人家一步登天,搖身一變,成了「凡爺」!

恐怕自己是沒什麼好果子吃了!

而岳華站在那,心中驚濤駭浪一樣翻滾,手中的指甲狠狠刺入掌心,血液都流出來了,他卻絲毫沒有察覺。

「你舅舅來了,也只配跪著跟我說話!」

這句話還在他的耳邊縈繞著。

剛剛聽到的時候,岳華只覺得無比可笑,可是現在,他的舅舅就跪在前方,這讓他一下子只剩下了苦笑。

閉上眼睛,岳華露出一絲苦笑道:「這種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為什麼要找我們這些小輩的麻煩?」

現在他終於把自己放到了一個極低極低的姿態了。

這時,跪拜完畢后,大家都站了起來。

「凡爺,這是我的名片,我家新開了一所臨海會所,有空賞臉來,想玩什麼妞,吱一聲,保證國內的國外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清純的風騷的,活好的還是處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