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呵呵,剛才不是說了么,四瓶人頭馬,你看,已經送來了?」葉星辰的口中再一次喃喃自語道。

「啊,他真的請你喝四瓶路易十三?」對面,似乎有一個人影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不,是喝兩瓶,兩瓶打包,難道老師認為我們兩人能夠喝四瓶?我肯定沒問題,只是擔心你再像上次那樣?」葉星辰的嘴角,竟然不自覺的浮現出一抹笑容,可是他的眼中,卻再一次被淚水所浸濕……

……

「你這小鬼,就知道占老師便宜……」

「呵呵,那我的小老公,你願不願意要我這個大姐姐做女朋友呢?」

「小老公,感覺怎麼樣?」

……

一句句動人的話語似乎就在耳邊拂過,那雙亮麗的眼眸似乎也一直在身前盯著自己,彷彿還在對自己微笑,可是想要去觸摸,卻什麼也摸不到,想要去擁抱,除了空氣之外,卻在沒有任何的東西。

淚水模糊了雙眼,淚水濕透了衣裳,葉星辰就這麼靜靜的哭泣著,無聲的哭泣著,無言的悲傷散發出來,讓整個酒吧似乎都沉浸在一種難言的悲傷之中……

那名最早迎領葉星辰前來的迎賓小姐本來還準備過來問問葉星辰想要喝點什麼,可當她再一次看到葉星辰滿臉淚光的時候,竟然感覺自己的心裡也是一陣酸楚,為何自己會感覺這麼傷呢?為何自己也想哭呢?她還弄不明白,淚水已經慢慢的流淌了下來,整個人就靜靜的站在那裡,忘記了工作,彷彿天地間就剩下那個孤傲的男子一人……

葉星辰沒有理會周圍的一切,更不知道自己影響著周圍的一切,他只是默默的望著空無的前方,良久……良久……

忽然間,餘光處一個人影閃過,葉星辰轉頭一看,就見到一名婀娜多姿的女子在街道的另一頭走過,那身影和李筱婷是如此的相似,根本不及多想,整個人直接跳躍了起來,就朝外面竄去,也不經過大門,就這麼從落地玻璃窗那竄了出去,頓時就聽到了一陣清脆的聲響,整扇玻璃窗徹底的粉碎,而葉星辰的身影,卻這麼消失在眾人眼前,要不是看著那滿地的玻璃渣,沒有人會相信剛才這裡還坐著一人……

「筱婷……」葉星辰幾乎是風馳電掣般的來到那女人的身後,直接拉向了女子的手腕,那女子頓時被嚇了一跳,整個人轉身一看,就見到一名英俊的男子拉住自己的手腕,不由的一愣。

看到眼前這張完全陌生的臉龐,葉星辰的眼中一陣失望,或許,自己真的想多了吧?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鬆開了女子的手腕,葉星辰很是客氣的道歉道。

「沒事……」女子搖了搖頭,卻是滿臉羞紅的離開,她的心跳竟然不由自主的加快起來,連她自己也是一陣莫名其妙,而失魂落魄的葉星辰卻彷彿無根的野草一般,慢慢的轉過身子,就要繼續返回酒吧,卻忽然感覺到一抹寒意朝自己襲來……

多年的戰鬥經驗讓葉星辰根本不經過考慮,身影就是一個翻滾,已經滾到了一邊的小巷之中,而他剛才所站的位置,卻被三把長刀撕過,也就是說若是他不躲開的話,那這三把長刀足以將其徹底的斬殺。

可是葉星辰還來不及看清楚出手的人是什麼樣子,背後又是數道寒意襲來,當下身子連連翻滾,再一次避開了那致命的攻擊,卻聽到地面發出噹噹當的聲音,竟然是幾十枚暗器砸在地板上發出的聲響。

到底是誰想殺自己?

葉星辰可不認為七宗罪和百鬼會這麼快就會拍高手前來殺他,畢竟,上一次的損失足夠他們承受很長一段時間了。

但顯然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那些暗器就像機關槍一樣不斷的朝葉星辰射去,也虧得葉星辰身手敏捷,這才有驚無險的避開了這些暗器,若是換成其他人,可能早已經被射成了馬蜂窩,更不要說暗器上所抹有的劇毒了。

當葉星辰站直身體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竟然已經被七八名黑衣人圍在中央,每一個人都蒙著臉面,從他們的身材看來,有男有女,每一個人眼中都沒有半點生氣,彷彿是殺戮機器一般。

不過葉星辰卻沒有將注意力放在這些人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出現在不遠處,這絕對是一名達到潛元境界的高手。

到底是誰?為何會在這個時候刺殺自己呢?葉星辰眉頭緊緊的鎖在一起,右手之間,卻出現了一把暗紅色的飛刀,正是「滅炎」。

「殺……」那八人似乎根本不給葉星辰喘息的機會,口中同時冷哼一聲,八道人影就朝葉星辰撲去,如此狹隘的小巷之中,頓時就亮起了道道刺眼的刀光劍影,剎那之間,竟然交織成了一道密集的刀網,劍網,將葉星辰徹底的籠罩。

葉星辰嘴角卻是冷笑一聲,手中的「滅炎」直接脫手而出,一道亮麗的火光亮起,恐怖的力量更是瞬間爆發,眾人全力凝聚的刀網就這麼背輕易的刺破,而葉星辰的身體,卻化為了一道流光,沖向了他所感知的那名潛元強者。

似乎是感受到葉星辰的強大,那名潛元強者根本不作停留,轉身就朝遠方奔去,葉星辰自然知道他是要引自己到一個無人的地方,畢竟這裡是鬧市區,要是真的開打起來,傷及了普通的人很可能引起某些老怪物的怒火,這樣的代價可是任何人都付不起的。

至於那八名人影,也全速的跟上,經過第一輪交手,他們已經知道自己不是葉星辰的對手,至少,想要徹底的擊殺葉星辰不是那麼容易,但幾乎被洗腦的他們卻只知道服從命令,那就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殺掉葉星辰,哪怕為自己的同伴換取足夠的機會也可以。

就在眾人徹底的消失之後,一身黑色西服,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的馬俊傑出現在了現場,望著眾人消失的地方,他的嘴角露出了一陣冷笑:「葉星辰,這一次看你如何還能夠逃脫,就算你僥倖達到了潛元境界,難道你以為你就有活路么?」話音落下之後,他的身影也徹底的消失在黑夜之中。

葉星辰一路狂奔,竟然直接奔到了靜海市東面的海面之上,這是一塊廢棄的碼頭,政府這兩年正在投資新建,號稱要建造一個世界上最大的碼頭,只不過現在還處在決議期間,所以這裡一直都空著,白天都沒什麼人到這裡來,更不要說晚上。

當葉星辰趕到的時候,就見到那名潛元強者站在海邊的一座礁石之上,他身上披著一件蓑衣,頭上頂著一個雨帽,全身上下毫無半點強者氣息,看上去就好似一個普通的漁夫,不過對方越是平靜,葉星辰心裡越是不敢大意,他可是清楚的明白,達到潛元境界之後,就開始把自身的力量內斂,越是接近普通人,那說明了他的控制力越強,實力也就越強。

而那八名殺手,也是陸陸續續的趕到,眾人以一個奇怪的陣型,將葉星辰圍了起來。

葉星辰根本不看這八名殺手,目光只是死死的盯著那名穿著蓑衣的男子,口中淡淡的問道:「請問閣下到底為何人?我與閣下無冤無仇,閣下何必趕盡殺絕?」

「殺……」那名男子根本不和葉星辰廢話,直接下達了必殺的命令。

頓時,八人同時抽出自己的刀劍,再一次朝葉星辰撲去,葉星辰沒有想到對方根本不說個原因,直接就動手,也是一肚子火氣,體內的星光之力全速的運轉,全身上下泛起了道道金色的光芒,竟然自然而然的使出了極光戰神。

腳下步子一動,已經避開了一人的攻擊,手中的「疾風」脫手而出,一道青芒閃過,頓時就沒入了那人的脖子,可憐對方也是堂堂潛爆強者,竟然被葉星辰秒殺,當真可悲之極。

隨著那人一死,原本還算完美的陣型頓時就破綻百出,葉星辰哪裡肯放過這樣的機會,驚雷,神木,戰金,凝冰四把飛刀同時脫手而出,頓時又有四名潛爆強者被殺。

就在葉星辰想要解決剩下三人的時候,卻發現一道冰箭朝自己的胸口射來,趕緊朝一旁閃去,可是剛剛避開那一支冰箭,那名男子的身影已經來到了自己的身前,狠狠的一掌就這麼拍在了葉星辰的胸口。

剎那間,葉星辰就感覺一道冰冷的寒氣湧入自己的身體,彷彿要將自己體內的血液全部到凍住一般,而他的身體更是朝後倒退出去,嘴角一口鮮血就這麼噴洒出來。

「強……」這是葉星辰和男子交手后的第一個感覺,雖然早知道這人很強,但絕對沒有想到會強大到這樣的地步,不管是他的速度,還是他的力量,都不是一般的強,自己竟然沒有任何反應的機會就被他拍了一掌,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若是這麼繼續下去,那自己哪兒有獲勝的機會?

「真沒有想到,你竟然也達到了潛元境界,他們能夠死在你手中,也算不冤了……」男子看了看倒在地上被秒殺的五名潛爆強者,口中淡淡說道,彷彿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

葉星辰沒有說話,他只是以體內的那澎湃的星光之力抵擋著那寒氣的入侵,他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夠秒殺五名潛爆強者,除了他們實力不如自己外,出其不意的飛刀攻擊也是最大的原因,若是真的和他們硬拼,雖然還是會殺掉這幾人,但自己也絕對不可能完好無損。

「看在你達到潛元境界的份上,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投降,或者毀滅……」男子正是幽冥宮護法王魂,也就是洪善派來協助馬俊機趁著星曜會損失慘重的時候擊殺葉星辰的有力幫手,也正是他當初從懸崖下救下了馬俊傑。

早在十年前,王魂就已經達到了潛元境界,如今離潛元中等境界,也不過是一線之隔而已,哪怕葉星辰速度再快,潛力再大,和他之間也有著不小的差距,所以,他才敢說出這樣的大話。

「投降?呵呵,笑話,本少爺的字典里可沒有投降兩字,不過毀滅么?倒是有,可一向都是我毀滅別人……」聽了王魂的警告,葉星辰卻是冷笑一聲,哪怕明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如對方,但要他投降,也絕對不可能。

「不知死活的東西……」王魂聽到葉星辰竟然這麼說,不由的勃然大怒,身影一閃,已經再一次來到了葉星辰的身前,又是一掌朝葉星辰拍去,可是早有準備的葉星辰也直接一拳迎上,就朝他的胸口轟去,對於他的那一掌,根本沒有任何的理會。

他心裡清楚的明白,自己的星光之力雖然比對方的寒冰之力高級,但畢竟量太少,而對方不知道進入潛元境界多久了,體內的寒冰之力早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數量,若是這樣硬拼,自己絕對沒有半點勝算,這就好比削鉛筆的刀片肯定比木頭鋒利,可是你用一把小刀去砍一棵大樹,那最後斷掉的肯定是小刀,而不是那顆大樹。

不過葉星辰也明白,自己和對方相比,或許唯一的優勢就是自己的肉體力量,可以說,除了土屬性的潛能者之外,葉星辰的肉體力量絕對是同級之中的王者,哪怕王魂達到潛元多年,但他的屬性能量註定他的肉體不會太強。

「啪」「轟」

不得不說,星光之體的葉星辰速度上的確佔據著優勢,儘管實力不如王魂,可是依然同時擊中對方的身體。

王魂的一掌拍在葉星辰的胸膛,頓時他體內的寒冰之氣就彷彿潮水一樣湧向葉星辰的體內,頓時就將葉星辰的身體凍住。

而葉星辰的一拳也重重的砸在王魂的胸口,恐怖的力道直接就將王魂的身體砸得倒飛出去,口中竟然也是一口鮮血噴出。

不過這個時候,身體受到限制的葉星辰卻看到那三名剩下的女子朝自己撲來,她們的手中都緊握著一把翠藍色的長劍,劍光抖動,劍影飛灑,葉星辰不得不動用體內的星光之力全面的衝擊著體內的寒冰之氣。

「當朗朗……」的聲音響起,葉星辰在最後的關頭總算衝破了那恐怖的寒氣,剛好避開了三人致命的一擊,可是他的身體依然被三把劍劃出了三道長長的口子,鮮血頓時就流淌了出來,不過葉星辰卻無暇理會這些傷勢,只因為憤怒之中的王魂已經再一次撲來,這一次,他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把血紅色的刀,刀身上泛起陣陣紅光,就彷彿人的鮮血一般,更是迅如疾風,刃如殘月,帶起無盡的血風,狠狠的斬向葉星辰。

「嗜血斬……」此乃王魂的超強絕技,多年的平淡生涯讓他幾乎忘記了受傷的感覺,在鮮血的刺激下,他已經徹底的暴怒,直接使出了自己最強的絕技之一。

感受到那道刀芒之中所蘊含的恐怖力量,葉星辰忽然感覺自己的靈魂竟然在跟著顫抖,眼前更是出現了無數的幽魂一般,他們正瘋狂的湧入自己的身體,不斷的撕咬著自己的血肉,那恐怖的感覺瀰漫了葉星辰的整個腦海,整個人傻傻的站在那裡,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抵擋還是閃避。

眼看刀芒就要斬在葉星辰的腦袋之上,葉星辰那原本驚恐的目光忽然一陣光芒閃動,整個人彷彿如夢初醒一般,全速的朝左邊閃去,避開了這致命的一刀,可是他的整隻右臂卻被這一刀齊刷刷的斬掉,他的口中更是傳來了一聲冷哼。

而他的背後,更是一陣冷汗直冒,倒不是因為疼痛,而是他發現了那把刀的詭異,竟然有奪人心魄的功效,剛才自己正是陷入了那種幻境之中,這才錯過了最好的抵擋機會,如今雖然避開了那一刀,可是自己的右臂卻被整隻斬斷,一時之間,如今實力大減,如何還能夠對付他?

看到自己最得意的一刀竟然被葉星辰躲過,王魂先是一愣,不過看到那被斬掉的右臂之後,卻是冷哼一聲,身影再一次朝葉星辰撲去。

右臂的疼痛讓葉星辰腦袋一陣昏沉,當看到王魂再一次朝自己撲來的時候,他明白越是持久下去,自己獲勝的機會越是渺茫,想要獲勝,就必須拚命,當下體內的星光之力一陣涌動,全身上下光芒大放,一股恐怖的威壓瞬間散發出來,而他的身體,更是直接就朝王魂衝去……

「星影迷蹤……」口中一聲輕喝,葉星辰的身體頓時就朝前踏出一步,頓時就看到一道金色的人影自他的體內竄出,彷彿一輛火車,狠狠的撞擊在王魂的身體上,這完全由星光之力凝聚而出的人影頓時就將王魂的身體砸得倒飛出去,口中的鮮血更是彷彿噴泉一般的噴射而出,體內的寒冰之力更是瘋狂的涌動,抵擋著那強大至極的星光。

雖然一擊重傷了王魂,可是此刻的葉星辰卻極其的虛弱,旁邊的三名女子哪裡會放過這樣的機會,身影一閃,三把細劍再一次從三個方向刺向了葉星辰…… 在整個轉型當中,的確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問題,其實最嚴重的問題就是斧頭幫的這些兄弟了,原來他們都掌管著所有的娛樂場所,中間的油水的確是不少的,現在李天突然間要把整個企業企業化,對於這些人來說就有些不怎麼好了,卡斷了他們大部分的油水來源,也有很多人心裡不怎麼滿意,雖然李氏集團已經提高了這些人的待遇,但是對於這些人來說還是有些損失的,原來的時候每個月都能夠弄到七八千塊錢,現在只有6000塊錢,也是一個不小的損失了。

當然了,這只是最下層小弟的收入,一些領頭的還會稍微高一點,但不管怎麼說,他們現在的收入都比原來的時候要低,所以這些傢伙一個個的都有些不滿意了,不過李天的絕對實力在那裡擺著呢,如果這些傢伙真的要鬧事的話,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行不行?如果沒有那個本事的話,還是老老實實的服從總公司的決定吧,要不然的話自己這邊還是會虧不少的。

在這次整改當中,斧頭幫其他的生意還是會保留的,除了自己這邊的娛樂場所要歸屬公司管轄之外,其他幫助人家看場子解決事端之類的,那還是斧頭幫原有的產業,在保安公司內部劃分了兩部分,一部分就是正規的保安,另外一部分就是這些斧頭幫成員了,所有的斧頭幫成員劃分為保安二部。

周大國為保安一部的部長,莊嚴就是保安二部的部長,莊嚴全面負責這些社團成員的安頓工作,這幾天也是忙得腳打後腦勺的,雖然中間有很多困難,不過莊嚴也知道李天那邊的困難更多,莊嚴也算是跟著李天起家的老人了,所以什麼時候該說話,什麼時候不該說話,他很明白的。

保安二部剛剛掛牌成立,莊嚴就迎來了自己的首批兄弟,這些人都是到這裡來抱怨的,原來是個什麼生活,現在是個什麼生活?這些人很快就感覺出來了,原來大白天幾乎都在家裡睡覺,只有在下午三四點鐘的時候才會讓他們起來,那個時候他們就會到娛樂場所當中去呆著了,美其名曰是看場子,其實也是在那裡吃喝玩樂,反正都是花公司的錢,何樂而不為呢。

現如今,他們只有實行輪班制,每個星期只有兩天的時間是這樣度過的,因為娛樂場所那邊不需要那麼多看場子的,而且他們距離娛樂場所也不是很遠,一旦發生了什麼事情,很快就能夠衝過去,沒有必要讓他們全部呆在酒吧當中,如果這些人全部待在酒吧當中的話,每個月的開銷都需要增加十幾萬塊錢呢,這還僅僅是一個中型酒吧,那種大型酒吧的數量就會更多了,所以劉善美讓他們在保安公司當中帶著。

這就讓這些江湖兄弟心裡很不滿意了,這樣就好像是有事才找我們,沒事的時候就要把我們一腳踢開,換成誰的心裡也是不順的,所以這些傢伙一上班就堆在了莊嚴的辦公室里,希望能夠讓莊嚴給他們找一個辦法,莊嚴也是很無奈的,上面下達的命令,咱們這邊就得執行呀,總不能因為你們這些傢伙就開小差兒吧,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老子還真是沒辦法給你們解決呢。

「庄哥,你看看咱們現在這個情況,兄弟們都混成什麼了,早上起來要讓那幫當兵的給操練一頓,咱們什麼時候這麼早的時間就起來過了,早上5點就把兄弟們給叫起來了,好傢夥的,圍著那個操場一傢伙的就跑了十圈,這不得把兄弟們給累屁了,什麼時候這麼狠命的跑了,咱們都是講究效率的,雖然平時兄弟們沒什麼訓練,但打仗的時候大傢伙都沒含糊。」一個紅頭髮的傢伙無語的說道,本來以為就是換個地方居住呢,誰知道在這裡居住不僅僅是管吃管住,還要進行軍事化訓練,給那些普通的保安一樣,動不動的就要把他們拉出去跑兩圈,而且還不讓你空著身子跑,渾身上下還有掛滿的沙袋,總負重午要超過20多斤的,他們都認為這是一些無用功。

「對呀庄哥,你再看看兄弟們現在這個精神面貌,原來喝一晚上酒早上也沒事兒了,現在訓練完了之後都跟死了似的,咱們不能聽那些傢伙的,他們那些土老帽懂個屁呀,咱們兄弟有自己的一些訓練方式,那就是在實戰當中增長經驗,雖然剛來的人不會打仗,可是打上幾場不就會了嗎?」另外一個傢伙也無奈的說道,說白了這些人都是想要睡懶覺的,但現在不但沒有睡懶覺的時間,還要他們進行軍事化訓練,當然一個個的不舒服了。

「行了行了,你們都給我閉嘴吧,別那麼多的事情了,我現在就明確的告訴你們,這件事情是李爺規定的,其他的人都沒有反抗的餘地,包括我在內,該訓練的時候也得訓練,而且從明天的時候開始,你們的那一套飲食習慣全不得更改,要更改成健康的飲食習慣,我可先把醜話給你們說在前面,誰要是對抗這次改革的話,那就是跟李爺作對,到時候是個什麼結果,自己掂量去吧,現如今咱們老大可不是一般的情況,整個魯東省都在咱們的掌握之中,如果真讓你沒飯吃了,全省都沒你吃飯的地方。」莊嚴很明白該怎麼鎮住這些傢伙,靠自己的嘴皮子永遠鎮不住他們,只能是靠李爺的威嚴才行,這些傢伙聽說是李天的命令之後,一個個的嘴巴上也不說什麼了,他們可沒有那個膽子去反抗李天,因為李天在他們的心中就跟神一樣,如果要是跟李天過不去的話,自己都感覺到沒有任何的勝算,還是老老實實的比較好,如果真的出了事情,自己這些人吃不了兜著走的,李爺那是鬧著玩的嗎? 看到三把細劍朝自己刺來,此時正處於虛弱的葉星辰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不過他身上卻還有飛刀,這才是他保命的東西,如此情況下根本不作多餘的考慮,血壤滅炎直接脫手而出,直朝旁邊兩人的心口射去,面對這突然而來的襲擊,兩名女子根本沒有閃避的意思,她們都是被洗腦的殺手,只要能夠擊殺目標,就算是斷送掉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辭,所以,她們沒有絲毫閃避的意思,可是她們還是低估了葉星辰飛刀的威力,在她們的細劍刺進葉星辰身體之前,那兩把飛刀已經直直的插在她們的心口,整個爆炸開來,頓時她們的心口就多了一個大洞,身體更是被震得倒飛出去,那細劍硬是沒油刺中葉星辰的身體。

「混沌」已經出現在葉星辰的手中,眼看就要脫手而出,射殺最後一人的時候,卻忽然發現了對方有著一雙極其動人的眼眸,雖然此刻的眼眸之中毫無生氣,可是這一雙眼眸卻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讓人難忘,更是每一個日日夜夜都在自己的夢中出現。

「你這小鬼,就愛占老師便宜……」

「我的小老公,你要不要我這個大女朋友呢?」

如此悅耳的話語直接在腦海中響起,葉星辰手中的混沌卻終久沒有射出去,可是對方的長劍卻沒有絲毫的停留,直接刺入了自己的心臟之中,一道血箭頓時就飆射而出,噴得那名女子一臉都是,而葉星辰的左手卻一把撕開了對方的面巾。

一張雪白的有些恐怖的臉龐,一雙動人卻毫無生氣的眼眸,一張呈現紫色,顯得有些妖異的嘴唇,這一切的一切,和記憶之中的那張臉蛋是如此的不同,可是葉星辰眼中的淚水,卻嘩啦啦的流淌下來,多少個日日夜夜的思念,多少個日日夜夜的期盼,多少次生死徘徊之間的執著,不就是為了眼前的人兒么?

筱婷……

為何,為何你會變得這個樣子?

為何,為何你會向我刺出這一劍?

為何,為何你會讓我感覺這般心痛?

看著近在咫尺的李筱婷,葉星辰卻彷彿感覺她在天邊,而自己卻在地獄深處慢慢的掙扎。

「筱婷……」葉星辰的口中虛弱的喊出了這個期盼已久的名子,淚水早已經自臉頰流下,而他心口的鮮血卻不斷的噴洒出來,那溫熱的血液就這麼噴洒在李筱婷的身上。

似乎是感受到鮮血的熱量,似乎是聽到了葉星辰的呼喚,李筱婷那毫無生氣的眼眸之中竟然多了一絲光芒,那是一種難以言表的痛楚,那是一種無法理解的悲痛,那更是一種比死更難的無奈。

她的神情一陣痛苦,似乎在掙扎著什麼?

她的牙齒緊緊的咬住嘴唇,直接將其咬破,殷紅的鮮血流了出來,可是她卻毫無知覺一般,依舊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

「啊……」忽然間,她忽然鬆開手中的細劍,雙手緊緊的抱著自己的腦袋,不斷的大叫著,叫得如此悲傷,叫得如此折磨,叫得如此痛楚……似乎在她的腦海之中,有著一個惡魔在不斷的撕咬她的靈魂一樣。

看到李筱婷這般的痛苦,葉星辰的心更痛了,比那把劍刺中心臟更痛,而且痛的更深。

他知道,李筱婷一定是被對方控制了,然後抹去了她的一些記憶,成為只知道殺戮的機器,一股難言的怒火自體內燃燒而出,他的雙眼,更是瞬間一片血紅。

不管是誰,不管是誰將李筱婷變成這個樣子,哪怕他是天上的眾神,葉星辰發誓也要將其碎屍萬段。

體內的星光之力瘋狂的涌動,心口的鮮血依然不斷的流淌,一股超強的氣息忽然自葉星辰的體內全面的爆發,絕霸一切的力量整個的彌散開來,一道道銀白色的星光更是自天空射下,將他整個身體完全的照耀,遠遠望去,就見到一道光束自天空落下。

不遠處還處於驚愣之中的王魂忽然感受到了這種比自己的師尊還要強大的氣息,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不好的感覺,本打算趁機擊殺葉星辰的他轉身就朝海面奔去,如此強敵,絕對不是自己能夠抵抗的。

可是葉星辰哪裡肯放過他,既然是他帶著李筱婷一起來的,那就鐵定脫不了干係,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毀滅吧。

「邪……神……怒……」葉星辰看似漫不經心的朝前踏出了一步,極其簡單的一步,可是這一步卻彷彿一個萬丈高的巨人朝前走出一步一般,頓時就感覺整個地面一陣顫抖,一條黑色的裂縫更是自他的腳下形成,一道銀白色的光芒更是自他的身上爆射而出,瞬間將想要逃跑的王魂徹底的淹沒,隱隱只聽到他發出一聲慘叫,身體就這麼徹底的消失在空氣之中。

可是這一招的力量並沒有完全的散盡,巨大的力道讓整個地面徹底的淪陷,彷彿大地震來臨一樣,海中的海水更是拚命的咆哮,一道道巨大的浪花就這麼憑空行程,可是在那白色的光芒之下,卻全不消失的無影無蹤,當真有著山崩地裂之勢,地動山搖之威。

瘋狂的葉星辰就這麼無盡的狂吼著,數之不盡的星光更是不斷的自天空落下,湧入了他的身體,再拚命的釋放。

他的肉體已經出現了道道血痕,他的雙眼更是迸出了兩道血淚,他的心口更是早已經一片模糊,可是他依然不知所謂的發泄著那狂暴的能量,似乎只有如此才能夠平靜那憤怒的心情一般。

忽然間,一雙手臂自身後抱住了他的身體,那是一雙細白滑嫩的手臂,沒有多大的力氣,就這麼輕輕的摟著他,卻彷彿一場大雨,將這無盡的大火徹底的熄滅,葉星辰體內那狂暴的能量很快的平靜下來,天空中的星光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似乎從未出現過一樣,而現場,就剩下那還在震動的地面和那狂暴的海嘯,而兩人卻這麼靜靜的站在那裡,任由那無情的海浪和即將淪陷的地面將他們徹底的吞……噬……

如此大的動靜,如此大的威力,早已經驚動了靜海市的市民,不管是靜海市的駐軍部隊,還是靜海市的警察,都快速的召集起來,第一時間趕往現場,而其他的市民也被這驚天動地的聲音驚醒,很多人都目睹了那一束刺目的星光,甚至有的人以為這就是世界末日,一個個都是驚恐不已,只有極少數的人明白,那是潛能高手的對決。

身在靜海市的馬俊傑在感受到那股力量的時候已經感覺到了不妙,他知道那是自己的人手伏擊葉星辰的地方,可是不管是王魂,還是其他的殺手,都不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如此推算下去,就只剩下葉星辰了,雖然很是不甘,但經歷了那麼多次失敗的馬俊傑明白很多時候,將所有的可能排除后,所剩下的那一個哪怕再怎麼難以相信,也絕對是事實,所以,他根本不作停留,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靜海市。

感受到這股氣息的還有好些人,雲龍高中對面的那座公寓樓上,那名救助了藤原香橙的男子面色微變,二話不說,轉身就朝事故發生的方向奔去,他的速度極快,幾乎比得上最快的跑車,在軍隊和警察不過走到一半的時候,他已經趕到了現場,當看到完全變了個樣子的現場,他的眼中充滿了驚訝,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才能夠將這裡的地殼也改動了呢?連海水也漫進來不少。

不過男子很快就發現了一男一女靜靜的躺在那裡,身邊還有一大堆血液,男子臉上神色一變,直接來到了兩人的身前,仔細一看,不由的驚呼道:「李老師?」

更是直接伸手探息了兩人的呼吸,發現葉星辰的呼吸極其的微弱,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消失一樣,再一看他的胸口,雖然傷勢已經開始癒合,可是卻因為傷得太重,太深,到現在還在流血,至於那胸口的長劍,卻早被澎湃的星光轟得粉碎。

如此重的傷勢,也只有達到潛元境界之後才還能夠保住一條命,要是換成其他人,早已經死翹翹了。

不過因為失血過多,此時葉星辰的臉色一陣蒼白,毫無血色。

至於一旁的李筱婷,卻要好太多太多,只不過她的神色有些不自然而以。

男子同樣發現了葉星辰的右臂被整個的削落,轉頭一看,就看到不遠處還有一支斷掉的手臂,趕緊將其收拾起來,扛著葉星辰和李筱婷朝另外一個方向飛奔而去,很快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當靜海市警方和軍隊人員趕到現場的時候,就見到原本還算平整的地面已經出現了一道深深的裂痕,海水更是早已經滲透進來,竟然形成了一條巨大的水溝,至於那些即將要搬走的廢棄倉庫什麼的,更是被轟得粉碎,彷彿這裡進行了一場世界大戰一般。

幾名高級幹部立馬意識到了什麼,雖說現場的環境破壞的極其利害,但卻沒有任何火藥的氣息,也沒有任何熱武器留下的痕迹,這就說明了一點,這裡的戰鬥絕非普通人能夠接觸的,這些可都是國家的高極機密,絕對不能夠讓普通市民知道,頓時間,幾大巨頭就相互湊到了一起,立馬商量對策,更是派人將周圍的一切全面的封鎖,不允許任何記者進入其中,整個靜海市更是第一時間進入了警備狀態。

如此恐怖的星光攻擊,不僅引起了所有靜海市市民的注意,就連其他國家的潛能者,特別是那些潛能高手,都感受到了這等恐怖的力量,那些巨頭們更是一個個詫異不已,因為那是一股讓他們都感覺到驚顫的力量,畢竟,那一束星光實在太過的耀眼,能夠直接動用天地間的能量,那是只有潛龍高手才有的本事。

難道說九洲出現了這樣的高手?如此以來,哪怕明知道龍門的七老早已經離去,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了,潛龍啊,那可是傳說中的存在啊,多少年了,世界上已經沒有這樣的人物出現,一旦出現,那絕對足以威脅任何勢力的存在。

七宗罪,聖教,百鬼會,甚至連原始教的巨頭們也被驚動了,他們第一時間取得了彼此的聯繫,更是第一時間結成了同盟,若是九洲真的出現了潛龍境界的強者,他們像要存活,就必須聯合。

不過在此之前,所有人卻都明白,絕對不能夠輕易的踏入九洲這塊禁地。

當然,並不說葉星辰已經達到了潛龍境界,他的實力依然停留在潛元初等境界,只不過在那種極度憤怒的情況下,他已經忘記了一切,正是這種無我的意念讓他無意間觸摸到了潛龍的門檻,湊巧的借用了天空中的星光之力,但他的肉體畢竟還沒有達到潛龍境界,要不是最後關頭李筱婷抱住他,可能完全失控的他也會直接被星光之力充沛的爆體而亡。

或許等他醒來之後,已經徹底的忘記了那種感覺,或許,他還記得那種感覺,但也並不一定能夠繼續借用星光之力,畢竟,他的精神力,肉體強度都遠遠達不到要求,不是那種忘我的狀態,根本難以借用。

就算再一次巧和的借用,不會控制的他也只有爆體而亡的下場……

雲龍高中對面的那座公寓樓之中,葉星辰靜靜的躺在床上,他的渾身上下纏滿了紗布,連他那斷掉的手臂也被接好,只不過現在依然用紗布固定著,他的臉色一片蒼白,只不過體內的氣息要稍為強大了一點點。

在他的身前,站著一男一女,男的英俊瀟洒,卻透露著一股淡淡的憂愁,女的樣貌絕美,眼中卻是一陣疑惑。

「你為何救了我,還要救他?」藤原香橙看著躺在床上的葉星辰,很是不解的問到。

「他是我的兄弟……」男子淡淡說著,眼神卻一直盯著昏迷之中的葉星辰,眼中卻也是一陣痛楚。

自己最愛的女人,卻是深深的愛著自己最好的兄弟,更是為了最好的兄弟失去了最寶貴的生命,這樣的痛苦經歷,又有多少人能夠坦然的面對?

「啊……」藤原香橙一楞,她實在沒有想到這個救自己的男人竟然和這個曾經要殺自己的人是兄弟,可既然是兄弟,他為何又要救自己呢?難道是為了故意羞辱我么?

「你不用多想,我並沒有別的意思……」似乎是看出了藤原香橙的疑惑,男子淡淡的說著。

「那我能夠知道你的姓名么?」不知道為何,對於男子的話語,藤原香橙很是相信,似乎他就有著這麼一種魔力,不管他說的什麼,你都會情不自禁的相信。

「歐…陽…俊……」歐陽俊淡淡的說著。

「歐陽俊?謝謝你的救命之恩,雖然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何要救我,但我感覺到你沒有惡意,我現在的傷勢也好了,不知道你能不能夠放我離去?」藤原香橙原本還想趁著葉星辰重傷的時候殺掉他,但當她聽說他是歐陽俊兄弟的時候,她明白,自己絕對沒有半點機會,在這個看似溫和的男子體內,絕對隱藏著一股難以想象的力量。

「你要走?」歐陽俊的眉頭挑了挑,轉頭看向了藤原香橙。

「嗯,我離開組織已經很久了,這一次任務雖然失敗,但我還是要回去將這裡的一切稟報給會長,或許你會覺得我的要求有些過分,但我必須這麼做……」藤原香橙也明白,怎麼說,自己和歐陽俊都是敵對的立場,他能夠救自己,已經算是個奇迹,要是自己再提出回去稟告這裡的一切,這簡直就是痴人說夢,但是從小在百鬼會長大的她內心深處早已經刻下了百鬼會的影子,哪怕是死,她也絕對不會做出背叛百鬼會的事情,所以,藤原香橙心裡已經做出了必死的決心,若是歐陽俊不答應的話,就算拚死,她也要回去。

「你回去不怕你們的會長殺了你?」歐陽俊卻是眉頭一皺,並沒有拒絕的意思。

「不會的,雖然這次任務失敗,但只要我將這裡發生的事情詳細解釋清楚,只會有功大於過,會長是不會責怪我的……」藤原香橙哪裡想到歐陽俊不但沒有拒絕的意思,反而還關心自己的安慰,心裡竟然出現了一絲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有些酸,有些甜,有些溫馨……

「那我再告訴你一個消息吧,那個拿鉤的傢伙並沒有死,反而殺掉那名拿劍的男子,更是搶走了他手中的劍,不知道開啟了什麼秘法,那把劍中竟然隱藏著一股難以想象的力量,這股力量更是被他直接吸收,估計要不是那日他還無法控制那股力量,所有人都會被他斬殺。」歐陽俊淡淡說著。

「啊……你是說天之從雲被八尺瓊奪去了?」藤原香橙心中一陣驚訝。

「應該是吧,而且他的式神似乎比你們的式神還要強大,絕對能夠對抗一名潛元強者,這些消息應該足夠你保命了吧……」

「謝謝你,歐陽俊……」藤原香橙用力的點了點頭,她也總算明白了心中的那種又酸又甜的感覺叫做感動。

「不用……」歐陽俊搖了搖頭,卻不再說話,只是默默的望著床上的葉星辰,心裡那是百般滋味。

「那我就先行告辭了……」藤原香橙看到歐陽俊似乎並不想和自己多說,也不多做停留,就這麼說完了一句。

「嗯」歐陽俊點了點頭,有些人,是無法挽留的,有些人,就算能夠挽留,卻也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人。

救她,或許只是對她的懷念吧?

世間有如此相似的人么?

重生之悠哉人 看到歐陽俊這麼淡漠,藤原香橙也沒有太多的意見,怎麼說也是對方救了他,要不是他,自己早死了,哪裡還有回去復命的機會,當下不再多說什麼,轉身就朝外面走去。

最後,偌大的房間之中,只剩下葉星辰和歐陽俊兩人。

而歐陽俊本人卻慢慢的來到了葉星辰的床邊,就這麼坐在了葉星辰的身邊,看著昏迷之中的葉星辰,口中喃喃說道:「星辰,你知道嗎?這麼多年了,我還是忘不了她……」

「一直以來,我幾乎都生活在你的陰影之下,可是我卻從來沒有埋怨過什麼,因為我們是兄弟,世界上最好的兄弟,我們的性格決定了我們的不同,也決定了我們的生活方式,這些我都沒有任何的埋怨,可是我卻不明白,為何芸妃她會為了你不惜自己的生命,你知道嗎?那時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那種看著深愛在自己面前逝去的感覺真的好難受好難受,特別是當你以為她已經開始接受你的時候,那種願望馬上就要實現的時候,卻愕然發現,她心中所愛的依然是自己最好的兄弟,那種感覺,你能夠明白么?

我那時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該恨你么?可是我憑什麼恨你?你根本沒有錯,或者說,愛情本就是個沒對錯的事情,這是一個看似簡單,卻又極其複雜的東西,原本,我以為我是這個世界上最痛苦的人,原本我只想一個人靜靜的生活,可是直到昨晚,我才明白,你比我更痛苦,我不過是失去了一份摯愛,你卻失去了好幾份,特別是聽到你那悲痛欲絕的叫聲的時候,我才徹底的明白,原來,你的內心也有著如此沉重的傷痛……星辰,我們是兄弟,最好的兄弟,一輩子都是最好的兄弟,或許,我已經無法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但我會陪伴你一起去尋找你心中的摯愛,一起去尋找你所有的幸福,你的幸福,也就是我的幸福……」歐陽俊淡淡的說著,那眼中的淚花,卻慢慢的順著臉頰落下,在晨光的照耀之中,是如此的璀璨……

而床上處於昏迷之中的葉星辰,眼角竟然也流出了一滴晶瑩的淚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