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呵呵,沒錢可以找我,只要。」吳天陰陰一笑,而此時的葛寶彤已經走下車來,望著四周的人,這些人可都在起鬨起來,畢竟賽車輸了,那就要賠錢。

「吳天,你等著,給我時間,我把錢還你。」葛寶彤一皺眉,自己哪有十萬元給吳天,要不是被吳天刺激的,也不會賽車。

「哈哈,過夜不后,你知道規矩的。寶寶,你可是江湖兒女,爽快點,要麼現在就上我的車,要麼現在就還錢!」

「上車,還錢!」

周圍人再次一片喧鬧聲,而就在此時烤串攤上傳來一個虎吼之聲。

「葛寶彤,過來吃烤串!」 這一次尋找姜辰,之所以耗費這麼大的精力,全都是因為這一點。

聽到袁言泓的話,姜辰也感到十分不爽,這些西方國家是真的臉皮也不要了。

「上面就任由這些洋鬼子監視你們?」

姜辰的臉色微沉,語氣透露出一陣不爽。

「如果只是兩三個國家聯手,我們並不會把他們放在眼裡。但是這一次是所有的西方大國全都聯合起來了,上面的壓力也很大。

再加上這些人,只是對我們國安的人的行蹤緊緊關注,對其他方面都不插手。所以上面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作沒看到了。」

袁言泓的語氣也透露著絲絲不甘,但是他也沒有辦法。

「不過我們還是想了不少辦法,狠狠的整過這些人,也算是讓他們長了長記性,不太敢明目張胆的跟著我們。」

這時袁言泓身後的劉勇突然開口說道,臉上帶著一絲絲痛快。

聽到劉勇的話,袁言泓以及其他的那幾人臉上都不由得露出爽快的笑容。

姜辰聞言也是輕輕一笑。雖然行蹤被監視了,但是這可並不代表袁言泓等人就認輸了。

華人骨子裡的尊嚴和倔強,不容許任何人踐踏。

「總之,我們動用各種辦法,暗中進行調查。他們雖然緊盯著我們,但是沒有查到一點有用的。

上面懷疑這些國家的主要目的可能並不是找回那十二個人,而是在其他方面。

所以昆崙山我們早早的就封了,上面也命令我們調查出崑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那十二個人當初為什麼來到崑崙,崑崙虛又為什麼坍塌。」

聽完了袁言泓的話以後,姜辰這才算是對局面,以及情況有了大概的了解。

總之袁言泓之所以這麼大費周章的找他,跟他碰面,一是因為被外人窺視,不得不如此;另一個原因,便是姜辰是唯一一個知道當初發生了什麼事的人。

既然打定主意跟袁言泓合作了,那麼姜辰也就沒什麼其他好說的,好糾結的了。

「那既然我們合作了,我們接下來怎麼做,你說說吧。」

姜辰突然出聲問起了袁言泓接下來的打算。

袁言泓聞言先是一愣,繼而皺起了眉頭。

「接下來,我們要回到大陸,等我跟上面彙報申請了以後,我們便直接前往崑崙。」

認真思索了片刻后,袁言泓抬起頭沉聲說道。

「好。」

姜辰聞言應了聲好,算是同意了袁言泓的安排。

「既然我們也差不多談清楚了,我們是不是該考慮怎麼離開這裡了呢?」

姜辰指了指四周一望無際的「海水」,輕聲問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大概在兩個小時以後,便能夠回到內陸。」

袁言泓聞言抬起手腕看了下時間,然後輕笑著說道。

「哦?是嗎?」姜辰聞言一奇。

從內陸到大洋中心花費了半個多月的時間,而他們從陷入漩渦到現在,差不多也就過了半天時間。

但是袁言泓居然說他們兩個小時后,便能夠回到內陸,這實在是讓姜辰感到有些驚奇。

「這簡直就相當於一座龐大的海底碉堡。」姜辰朝四周打量了一番,暗暗驚嘆道。

「或許說它是海底城市,更靠譜。」

二青此時來到姜辰身邊,輕聲說道。

姜辰聞言看了二青一眼,覺得二青說的倒是挺有道理。

至少從體積來看,是要用城市來形容才比較靠譜。

跟袁言泓等人談話結束以後,姜辰三人便在這「沙灘」邊坐著看海。

而袁言泓等人則帶著阿瑞娜去了離他們三人較遠的地方。

對於袁言泓隊友阿瑞娜這件事,姜辰並沒有出手阻攔,只是讓袁言泓留她一條性命。

袁言泓表示他只是找阿瑞娜問一些問題,同時清除一些記憶。

姜辰沒有多說什麼,畢竟他跟阿瑞娜算不上熟,而且阿瑞娜的來歷不明。再加上她剛才在一旁把姜辰和袁言泓的談話全都聽了。

為了確保合作的隱秘性,以及自己的安全,姜辰就不可能出手阻止。他可不是什麼聖母。

「老大,我們回到內陸以後,要不要先回一趟蓉城?」

冷月坐在姜辰左側,突然出聲問道。

「回蓉城?」姜辰聞言臉上浮現一抹遲疑。

剛才漢斯表態了,說他馬上打電話讓人送蘇安嵐回蓉城。

算算時間,等他回到內陸,再坐飛機回到蓉城的話,應該剛好能夠趕上蘇安嵐回國。

本來能夠見到蘇安嵐,姜辰自然是很高興的。但是姜辰又想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夜歌此時應該被姜天龍安排回到了公司,夜歌是自己的正牌老婆。而蘇安嵐……

想到這裡姜辰不免有些頭大,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蘇安嵐。

「已婚男士的悲哀,真的是夠了。」

姜辰忍不住在心裡吐槽。

「老大?老大?你在想什麼呢?我問你問題呢?」

眼見姜辰愣愣不語,陷入失神的狀態,冷月不由得秀眉輕蹙,連聲追問起來。

「啊?額……」姜辰回過神來,扣了咯腦袋后說道,「暫時就先不回蓉城了吧,等姓袁的弄好了以後,我們直接前往崑崙。」

思考半天,姜辰還是熄了返回蓉城的打算。畢竟這次回到蓉城以後,也只能跟蘇安嵐碰個面,又不能解釋什麼,然後就要急著走,這樣反而會整得有些尷尬。

「這樣啊,好吧。」

冷月聞言點了點頭,不在多言。

看著冷月的樣子,姜辰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他覺得這一次去崑崙,不應該帶上冷月。不說其他,冷月畢竟是個普通人。跟進化者相比,冷月她就是個普通人。

這一次去往崑崙,為止太多,危險太多。姜辰不想拉著冷月去冒險。

「冷月。」

「啊?」

聽到姜辰叫自己,冷月不由得微微一愣,繼而抬起頭來一臉疑惑的看著姜辰。

「怎麼了?」

「等回到了陸地,你便直接回蓉城。」

「嗯?」聽到姜辰的話,冷月的神情一滯,「我?我一個人?」

冷月指了指自己的瓊鼻,一臉一臉不敢相信的問道。 她以為這對小情侶會一起回家,可是沒想到只有顧忘一個人回來了。隱隱地,王夫人心裡有些不安,該不會是真的出事兒了吧?

「她可能在忙。」王夫人尷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說著。

是啊,她確實在忙,忙著喝酒,忙著照顧凌辰!

「啪!」房間里的門被狠狠地關上,王夫人看著那不遠處的卧室,眼神逐漸黯淡下來,那個丫頭,是不是又犯什麼錯兒了?

果然,一整個晚上,趙以諾都沒有回家。

顧忘躺在床上,一直悶悶不樂著,表情很是難看,看著窗外慢慢泛白的天空,他的眼睛閃現一絲冷光,趙以諾啊趙以諾,你究竟何時八卦和那個凌辰劃清界限!

顧忘立即起身,叫早飯都沒有吃,直接鑽進了門口的車子里。

「顧忘,你還沒吃早餐呢!」王夫人在後邊大聲喊道。

「不吃了!」車子里的人不悅的回應著,可是他剛發動車子,就看見了兩抹熟悉的人影。

「怎麼樣?沒事兒吧?」凌辰一邊扶著趙以諾,一邊擔心的問道。

「沒事兒,就是有些頭疼。」趙以諾用力捶了捶自己的腦袋,試圖讓自己清醒起來。

他們並不知道,就在離他們不遠處的車子里,顧忘正看著這一切。

「以後不要喝那麼多酒了。」凌辰輕輕拍著趙以諾的後背。

「我知道了。」

很快,兩個人來到林夫人的家門口。

「啪!」車門被狠狠關上,顧忘緩緩走到兩個人面前,表情很是陰冷,不滿的問道:「你們去做什麼了?」

「嗯?我們昨天晚上喝了點酒。」趙以諾回答。

「我給你打電話,你為什麼不接?在你的眼裡,他永遠都比我重要,是嗎!」顧忘指著旁邊的凌辰,直截了當的吼道。

他這是在搞什麼?幹嘛突然發這麼大的脾氣?趙以諾用力搖了搖腦袋,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的顧忘很是好奇,「你在說什麼?我昨天只不過是喝醉了,沒有來得及接你的電話……」

「喝醉了? 總裁舊愛惹新婚 趙以諾,你還知道自己喝醉了啊?我之前是不是和你說過,以後盡量不要喝酒。」

「顧忘!」突然,旁邊的凌辰大聲喊道。

兩個男人互相對視,瞬間,空氣種瀰漫這火藥的氣息。

什麼情況?他們倆該不會是要打起來吧?趙以諾將面前的顧忘推到一邊,伸開兩個胳膊,試圖讓兩個人保持距離。

「以諾,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和你無關,你走開!」凌辰看著眼前的顧忘,咬牙切齒著。

顧忘早就看凌辰不順眼了,今天的打架,也是他期盼已久了的。

「凌辰,你趕緊走吧!你是打不過他的。」趙以諾的神情很是緊張,她很清楚,凌辰一直都不是顧忘的對手。

「趙以諾,你在幹嘛?保護凌辰?」

背後的聲音里,有些許懷疑,她這是在心疼那個臭男人?顧忘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女人,很是神傷。

「顧忘,你別鬧了,我和他之間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我們只是在一起喝了點兒小酒。」趙以諾奮力解釋著。

他能信嗎?孤男寡女的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喝酒,什麼都沒有發生?是,他可以相信趙以諾對凌辰不會有什麼不好的想法,可是誰又能保證凌辰那個臭小子不會對她有壞的心思?

「以諾,你起開。」

「顧忘,你不要再鬧了好不好!」趙以諾有些不耐煩了。

到底是誰在鬧?顧忘直勾勾的盯著面前的人,有些心寒。

「顧忘,你沒有資格職責趙以諾,她不是你的妻子,你們倆還沒有復婚,所以她跟誰在一起喝酒,是她的權力和自由。」

凌辰說的很有道理,可是顧忘卻聽著很是諷刺。

「以諾,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說著凌辰就要轉身離開。

「啪!」也許是被凌辰的那番話惹惱了,顧忘一個拳頭直接打向面前的男人,瞬間,凌辰直接倒在了地上。

「凌辰!」趙以諾立即跑過去,將地上的人扶了起來,擔心的問道:「怎麼樣?沒事兒吧?」

凌辰擦了擦嘴角處的鮮血,沒有說話,只是狠狠地看著面前的顧忘,好你個顧忘,竟然動起手來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咚!」

突然,凌辰毫不客氣的又還給顧忘一個拳頭,頓時,顧忘被打到了旁邊的牆角處,自此,一場鬥毆拉開了序幕。

「你們別打了,住手!」趙以諾慌亂的喊著,很是驚恐,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只是一個簡單的聚餐,竟讓面前的兩個男人撕了起來。

可是顧忘和凌辰就像什麼都沒有聽到似的,依然不停地糾纏著。

「凌辰,你明明知道我和趙以諾是相愛的,為什麼還要作為第三者插足我們倆之間的感情!」顧忘兇狠的問道,語氣很是冰冷。

第三者?真是笑話!他早就已經將趙以諾放下了好嗎!

「顧忘,你還真以為自己是萬能的?你以為趙以諾離開你就活不了了!」凌辰毫不客氣的說著。

「嘭!」

「啪!」

兩個男人互相踢了對方一腳,顧忘和凌辰直接躺在了地上,看著面前慘不忍睹的場景,趙以諾雙手抱著腦袋,很是崩潰。

「你們到底想要怎樣!」她真的憤怒了!

「以諾,你不要害怕,我來保護你。」凌辰用盡全身的力氣,趕忙站起來,跑到她面前,一副很是擔心的模樣。

「趙以諾,難道你真的要與他為伍?」顧忘咳嗽了幾下,神情有些恍惚。

她哪裡要與他為伍?這明明就是一個誤會好么?

「顧忘,你聽我跟你解釋,我和凌辰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我們昨天在李玲的家裡聚餐。」她說的很認真,也很正經,生怕面前的人不相信她似的。

什麼?李玲家?還有周陽?上官娜娜?一下子,顧忘有些後悔了,他還以為昨天和她在一起的,只有凌辰一個男人。

自己怎麼這麼糊塗?

顧忘緩緩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走進客廳。 被圍的葛寶彤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看到楊柏。楊柏一招手,葛寶彤猶如小狗一樣,就乖乖的跑到楊柏的身邊。

「你怎麼在這裡?」起初的驚喜,在看到楊柏旁邊有個美女楊芹的時候,葛寶彤卻是有點醋意。

楊柏還是趕緊介紹一下,誰知道多時候這個女暴龍抽風。而此時的楊芹看到楊柏認識葛寶彤也是疑惑看向楊柏。

「你不好好念書,賽車幹嘛?」楊柏吃著烤串好奇的問道,全然沒有管身後已經開始再次有機車轟鳴,都朝著這裡圍了過來。

魔法種族大穿越 「小夥子,趕緊走吧,這些人都是有錢人,招惹不起。」燒烤攤夫妻倆有點緊張起來,窮不跟富斗,這是老一輩人常說的。

「呵呵,放心,沒事的,都是一些小毛崽子!」

楊柏的話,惹得葛寶彤翻了翻眼睛,還真餓了,直接抓起羊肉串就吃了起來。

「你當我想,就是被他們刺激的。其實我很厲害的,誰讓對面有個職業摩托車手。」葛寶彤無奈的說著,就在這三人聊天的時候,吳天再也無法忍住,率領眾人從車上下來,朝著楊柏這裡就圍了過去。

「小子,怎麼又是你?」吳天的話還沒有說話,就看到一個啤酒瓶已經砸在腳下,直接就讓吳天跳了起來。

「你是不是沒挨夠打,還想來?」就這一句話,讓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吳天是牛叉的存在,怎麼回事這個人打過吳天。

「放屁,你找死。」吳天那個氣,可是看到楊柏回頭指了指吳天臉上的傷口,這些傷口都是在山裡被楊柏給揍的。

吳天臉色一沉,也知道楊柏身手不錯,今天這裡頭沒有人能夠打過楊柏。不過周圍這麼多人,吳天不能下不來台。

總裁大人,要夠了沒 「楊柏,別說廢話。你媳婦欠我錢了,那就你還吧。」吳天這句話,再次讓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這些人有點發愣的看著燒烤攤。

「什麼情況,這女人有老公?她不是學生嗎?」

而楊柏旁邊的楊芹,差點咬在鉗子上,驚訝的瞪大雙眸,疑惑的看向楊柏。而葛寶彤滿臉通紅,平靜的繼續吃著烤串。如果換成以前,葛寶彤早就開始頂過去了,這一次卻穩當的坐在楊柏的身邊。

「你老惦記我媳婦,你是不是有病?」楊柏瞥了吳天一眼,這就相當於間接承認葛寶彤跟自己有關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