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咦,媽,我的小黑呢?」

黃小姐叫黃美娟,在四處尋找了一圈后,她終於在游泳池邊找到了小黑。

只可惜,那隻驕縱的惡犬早已經死透。

「可惡,敢殺我的狗,等我爸回來,你死定了。」黃美娟咬牙切齒道。

江寒離開黃家,直接去了明月閣。

很快,孫飛雄與錢斌兩人接到電話后,飛快趕了過來。

「寒哥,有啥指示?喔唷,我艹,鼎爺,你丫坑老子呢。」孫飛雄端起茶碗就喝,哪料茶水是剛泡好的,燙的他直吐舌頭哈氣。

「不好意思,剛換的景德鎮恆溫茶碗,忘告訴你了。」鼎爺摸著大光頭嘿嘿笑道。

「你們認識一個叫黃志權的人嗎?」江寒問。

「認識!」

「這小子以前是雲州人,在我家的賓館當過廚子,廚藝那是相當可以,後來自己單幹去了,開了個什麼黃金山莊,專門走的高檔路線,吃喝娛樂一體,最近蠻火的。」

「這傢伙會來事,也捨得花錢,最近當了鎮司府代表,商會也搞了個副會長,也算是春風得意吧。」

「寒哥,你是想盤他,還是咋的?」

孫飛雄對東州各界比較熟,說了門兒清。

「他女兒放狗嚇着我孩子了。」

「而且還不願意道歉,鑒於黃家的家教問題,我想讓他破產問題不大吧?」江寒輕描淡寫的說道。

眾人卻是心裏猛地咯噔了一下。

我勒個去。

誰不知道江寒是寵娃狂魔,欺負他孩子比燒了他家房子罪孽還大。

黃志權攤上這麼個女兒,這些年算是白打拚了。

「寒哥,我看也別破產了,直接讓鼎爺殺到黃家,血洗這一家得了。」大劉在旁邊扯著嗓子喊道。

孫飛雄抬手就給了他一個爆栗子:「這裏有你說話的份嗎?」

「殺人對寒哥來說,就跟踩死一隻螞蟻一樣。你踩死一隻螞蟻有快感嗎?」

「沒有。」

「那不就得了,寒哥要教他們做人,懂了嗎?」

「懂了!」

大劉憨憨一笑,連忙點頭。

「錢斌,你的農場有幾隻狗?」江寒問。

「狼狗有八條,藏獒有四條,都是喂生肉的,看家護院賊猛。」錢斌嘿嘿笑道。

「十二條,不夠!」

「我回頭會讓黑騎軍再調三十六隻軍犬過來,從現在起,錢斌找人負責,二十四小時,繞着黃家別墅,前後左右各三條,六個小時一班,全天候蹲點。」江寒吩咐道。

「寒哥,那黃家人出來,要放狗咬不?」錢斌問。

孫飛雄瞪了他一眼:「要不說你傻呢,那狗就不能牽繩,黃家人逮誰咬誰。」

「人家能不牽繩嚇唬小千金,你還講那麼多規矩幹嘛,咬死他們那是活該。」

「馬勒戈壁的,這些養狗不牽繩的傻嗶,是該制裁一波了。」錢斌明白了過來,點頭道。

「孫少,你和大劉,再叫叫太子、鄭九龍,有多少人帶多少人,給我把黃金餐廳給佔了。記住,你們是去吃飯的,不是鬧事的。」

「聰明點,大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不要打打殺殺。」江寒笑了笑,又道。

這話一出,眾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起來。

要知道江山集團,那可不就是你寒哥殺來、搶來的,論打打殺殺誰能跟你比啊。

「放心,搞事這種活交給我、太子這幫人,準保辦妥當了。」孫飛雄拍了拍胸脯。

確定了計劃,眾人分別各自去了。

。 打掃衛生自然有快有慢,也有粗有細。所以當最快的打掃完畢之後,就匆匆的走到自己身邊的房間或者還沒有打掃完的房間去幫忙。

而就在眾人的一致努力之下,在太陽即將落山的時候就完成了對於2樓房間和過道,以及公共區域的打掃。

這裏面出力最多的人自然是女僕長貝爾法斯特,畢竟她做這個是專業的。而幫人最多的卻也不是秦歌,而是海倫娜。

這一點讓秦歌有些驚訝,他沒想到在看起來一臉愁容的海倫娜身上,竟然還有着家務全能的優點,甚至比自己這個單獨生活了十幾年的人還做得好。

當他問起海倫娜這件事情的時候,海倫娜卻一臉哀愁著對秦歌說到,「雖然我會這些事情,平時也可以給同伴們提供一些幫助,但是在戰場上面,這些都是沒有用的。

而最有用的就是指揮官的指揮了,請指揮官帶我們走向勝利,好嗎?」

勝利,彷彿已經成為了海倫娜的執著。從召喚這個女孩到現在,秦歌就感覺到那種壓抑的氣氛在海倫娜的心頭環繞着。

堅定地對着海倫娜點了點頭,「當然我們會走向勝利,但是在這之前我們也要認真的面對生活。如果自己都不珍惜現在這平和的環境,怎麼要求別人去珍惜自己這奮鬥已久,所換回來的和平呢?」

秦歌的話語讓海倫娜有些無從反駁,但是反駁也不是海倫娜的性格。所以她輕輕的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下來了秦歌的話,但是如何做,卻還得需要秦歌引領着她。

等到眾人將自己的房間物品,衣服擺放好,眾人一起來到了外面的休息區。

看着煥然一新的休息區,秦歌不禁微笑道,「之後你們沒有事情的時候,就可以待在這裏聊天喝茶了。」

「指揮官也可以一起呢,不止是我們哦。」光輝對着秦歌說到。

「嗯,今天就到這裏吧,大家也有些累了,就休息一會兒,聊聊天。最後的廚房,餐廳,會議室,包括辦公室之類的等到明天再整理吧。」秦歌對着眾人說到。

「突然聽指揮官這麼說,感覺我們明天整理的還有很多呀。」維內托驚訝的說到。

秦歌不由笑着搖了搖頭,「你以為呢,所以說搬家是最忙的。不僅要收拾每個人的房間,還要收拾其他我們能用上的東西。

而且,這個招待所也比較大,一些平常走動的地方也要收拾。甚至包括3樓也要收拾,保持一個潔凈的環境,到後面我們人多的時候才可以直接安排,不用每個人新來之後都要收拾房間。」

「感覺好麻煩。」維內托說到。

「生活就是這樣,有很多你認為麻煩的地方,但也就是因為這些麻煩,才構成了我們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啊。」秦歌說到。

「呵呵,這個指揮官說的不錯哦。我們現在生活在一起可不只是為了戰鬥,更多的時間是相互在一起的生活,所以必須認真對待哦。」光輝看似對着維內托說道,但是她的眼光一直在看着海倫娜。

畢竟海倫娜的情況實在是太為明顯了,基本上有心的人都可以發覺她的哀傷。

「貝爾法斯特,讓她們在這裏坐着先聊天休息吧,我們一起去食堂,將今天的吃的帶回來。」秦歌對着貝爾法斯特說到。

「是,主人。」貝爾法斯特點點頭。

她並沒有詢問為什麼秦歌為什麼所以在今天要求和她一起去食堂,要知道平常的時候都是她自己一個人去的。但是秦歌主動提出要求,肯定有他的想法,那麼自己只需要答應就可以了。

於是秦歌便帶着貝爾法斯特走下了樓,沿着主路向著食堂的方向前進。

「主人是和我一起有話跟我說吧?」貝爾法斯特對着秦歌微笑着問道。

「嗯。」秦歌點了點頭,「你注意到了嗎,海倫娜的表情,還有她從建造出來一直到現在的表現?」

「主人是在擔心海倫娜的情況嗎?」貝爾法斯特微笑着對着秦歌說到。

「是啊,那孩子的情況不得不讓人擔憂啊。」秦歌對着貝爾法斯特說到,「能將這種表情表現在臉上,那就證明她並沒有多深的城府,而且每次對我說話,都表達了自己對於勝利的渴望。

我在想,她會不會因為要達成一些勝利,而做出一些衝動的舉動。」

貝爾法斯特點點頭,「我倒是覺得主人有些多慮了,或許正因為那孩子渴望勝利,所以她才會更加的遵守您的指令吧?

因為那個孩子本身就是一個非常溫柔,非常體貼的女孩,從今天她主動幫綾波收拾房間就可以看出來。

正是這樣,或許她才更能體會到同伴的可貴,才會更加珍惜每一次的勝利吧?」

「嗯,你說的這一點倒是非常有可能。」秦歌點了點頭,「在我們世界的歷史之中,海倫娜號輕巡洋艦也算是多災多難。

在珍珠港海戰之中,她身邊的賓夕法尼亞遭到了飛機的攻擊,而且俄克拉荷馬,加利福尼亞,亞利桑那也坐沉。換而為艦娘的艦歷的話,那麼就是親眼看着同伴在自己的面前沉沒。

這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應該是非常痛苦的經歷了吧?」

「聽主人這麼說,按照我以往的經歷來看,海倫娜應該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女孩子,她現在最需要的應該就是一個她認為可靠的人,也就是可以帶令她走向勝利的人。

所以主人不需要太過於擔心,只需要按照您平時所做的,帶給海倫娜勝利的信心,那麼相信她的狀態應該就會慢慢好轉的。平時你也可以多找她談談,相信主人對於這個會很擅長的。」

貝爾法斯特對着秦歌出謀劃策道,這一次,她的眼光以及心思在秦歌的面前展露無遺。

「果然不愧是貝爾法斯特呢,這個令我有些頭疼的問題,就這樣被你迎刃而解了。這次跟着你出來,實在是太好了。」秦歌對着貝爾法斯特笑着說到。

「能為主人排憂解難,可是女僕的榮耀呢。」貝爾法斯特停了下來,微微對着秦歌行了一個女僕禮,「希望以後主人也能有什麼問題的話,直接來問我,貝爾法斯特隨時為您排憂解難。」

「呵呵,好,那就這樣說定了。」秦歌點點頭,「走吧,我們現在應該快點去食堂了。」

「是,主人。」

。尤其是黎夫人,剛剛還標榜過自己的家教那麼好,這段話中,黎琳的聲音最大,笑得也最放肆,實在如同一巴掌直接打在她的臉上。

阮星晚將眾人的目光盡收眼底,不緊不慢道:「我維護亡母,若算是沒有家教,那黎小姐這樣的,算什麼呢?算不算有娘生沒娘教?」

這句話實在太過無禮了。

黎夫人被氣得臉色鐵青。

不過她到底是見過世面的,怎麼會輕易被阮星晚兩句話就敗下陣來?

她冷冷看了阮星晚一眼,道:「既然死去的母親阮小姐都知道維護,那……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九十三章未婚夫來撐腰啦 嘩啦——

紅酒順着傅北峻的發梢滴落下去,一滴滴的在臉上流動,本就蒼白俊美的臉,此時顏色鮮明碰撞,映襯他的臉更白幾分,如同吸血鬼一般,瑰麗如畫,又帶着幾分陰森的氣息。

不過那陰森氣息很快就被他隱藏了起來。

這忽如其來的潑酒,把一直在盯着傅北峻看的喬絨嚇了一跳。

經理髮現這邊的騷動,立馬上前,對那女人連聲抱歉。

明明是那女人不對,可經理哪敢得罪她,只能道歉,並讓傅北峻也賠禮道歉。

「小傅,你怎麼回事?會不會伺候客人的?」經理低叱傅北峻一句,「趕緊跟李姐道歉。」

傅北峻看了面前抬着眼一副趾高氣昂的女人一眼,薄唇抿成了一條線。

這樣的事情,這樣不公平的待遇,其實他經歷過很多,道歉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

很多時候,低個頭可以解決的事情,那就低頭吧。

在這裏打工的錢是他其他工作的雙倍,他不想失去這份工作。

傅北峻正要開口道歉,誰知旁邊傳來一道氣沖沖的聲音:「道什麼歉?要道歉也是這阿姨給你道歉!」

這話一出口,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傅北峻轉頭,看向不知何時站在他旁邊的女孩,比他矮了足足一個頭,她的臉上滿是憤怒,氣鼓鼓的,比之前面對他擠出來的嬌羞笑容多了幾分真實靈動。

她為他出頭來了?

傅北峻沉默,沒出聲。

那女人反應過來,看向喬絨:「你說什麼?你剛剛叫我阿姨?」

她今年三十六歲,有時間焦慮,一直瘋狂保養,最恨別人喊她阿姨了。

這小丫頭,還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那經理看了喬絨一眼,知道她是跟蘇小糖一起來的,這可是他們蘇總的貴客呀。

但是這李姐也不是什麼沒有身份的人。

這……看來今晚,註定是要得罪其中一個人了。

喬絨聽到自己一句阿姨讓這女人痛腳,她對討厭的人還真的是很喜歡踩她的痛腳,她揚著一張可愛的笑臉:「怎麼了阿姨?是不是覺得阿姨這個稱呼特別好聽?我還能多喊你幾聲呢。」

「你……你是不是想死?」女人說着抄起桌面上的另外一杯酒就要潑到喬絨身上。

身邊的保安見狀,早就上前握住女人的手。

不管怎樣,可不能讓喬小姐受傷。

喬絨被其他人保護著,看女人想打她打不到,笑得更開心了。

好一會兒,她看向那女人:「阿姨,這兒不是你鬧事的場地,經理,蘇景哥最討厭這種鬧事的人了,不管什麼身份,都給我丟出去。」

聽到喬絨的話,經理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也對,雖然面前這個女人有點身份,但是,蘇總的妹妹跟朋友都在這兒呢,他們吩咐,他哪裏敢不做呢?

反正出了事,也是這喬小姐承擔的。

「你這賤丫頭,你什麼人呢?」女人聽到喬絨要將她丟出去,更加生氣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