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哈哈哈,嘻嘻嘻,老劉,穿上衣服,多了一絲誘惑。說吧,什麼事。」

劉海變扭的穿著小白兔拖鞋來到沙發邊。

「柳姑姑,你就別玩兒我了,那黃大仙精明的很又會算計,什麼事情他都知道,想必你也是知道的。」

柳姑姑搖晃著紅酒杯。

「對呀,我知道呀,那又怎樣。」

劉海苦笑搖頭。

「這面子也給你了,你就幫幫我算了。」

「哈哈哈,那我追你丟下的面子怎麼算,誰都知道我和你的事情,這又如何解釋。」

其實這黑蛇的身材要比黑狐豐滿一些,若被黑蛇知道自己與黑狐的事情,恐怕又要增添煩惱。

「你幫我是肯定會的,只是這條件你開便是了。」

「真的嗎?」

柳姑姑起身,用手勾了勾劉海,指了指床。

「今晚你陪我睡覺如何。」

劉海尷尬,揉了揉鼻子。

「恩,睡覺沒問題,你別搞得太過火才好。」

「好,成交!」

一整晚,都沒有睡安穩,被黑蛇各種折騰,還好劉海有定力,沒有從了黑蛇。


劉海換上了一件黑色的西裝,柳姑姑像貴夫人一般穿上了禮服,這種打扮就像是結婚一樣。

「那,我們走。」

柳姑姑簡單吩咐了幾句,坐上了黑色的單開門轎車。

「親愛的,昨晚感覺如何呀!」

劉海黑著雙眼皮,看著窗外的水田,有些苦,說不出來。

「哈哈哈,就喜歡你害羞的模樣,親親。」

劉海的臉上被口紅印塗滿了,這下車后見到黃老,定然會被笑死。

「那個,你幫我擦擦,別讓老黃看笑話。」

「來,靠著姑姑的小肚肚,這就對啦,乖。」

車子開了三個小時,劉海卻在柳姑姑的懷裡睡著了。

「黃老,高夏小姐姐,別來無恙。」


高夏一身黑色的連衣裙帶著名貴的手錶,一副上流社會的模樣。

「那,劉老怎麼沒看到。」

黃老一身黃色的西服格外招搖,來到轎車窗一看,忍不住笑了起來。

劉海來到高夏面前,高夏也忍不住的笑了。

「你們倆昨晚感覺如何!」

這話把劉海問蒙了,來到船上一看鏡子。

怎麼回事兒呢,劉海睡著后,柳姑姑感覺無趣掏出各種彩色的化妝筆各種亂花亂寫,什麼小烏龜,什麼大圈圈。

「哎,高夏還真是不省心,非要安排這麼個地方給自己,雖然有倆個房間,這柳姑姑會安安穩穩的去隔壁睡。」

劉海自言自語,洗著臉,看著鏡子。

高夏自然不在這船上,船明天下午走,晚宴也只有高夏,黃老,柳姑姑和劉海。

來到海鮮餐廳,黃老胃口極好,吃著各種美味不在話下。

高夏舉起酒杯,眾人喝下酒水。

「想必,邀請劉老出山,這意思應該明白一些,若不是關係重大,只怕有心人趁火打劫,那海盜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害怕那些個傳道士吸血鬼邪靈們。」

劉海苦笑一聲,拿起龍蝦大口大口的吃著。

「聽說,有一隻幽靈海盜軍團,特別的邪乎,若不是上面重視,恐怕也不會請來劉老。」

「劉老,你和外來鬼怪打過交道嗎?」

劉海苦笑一聲。

「撒旦還是上帝!」

高夏無奈搖頭。

「有劉老在,一切都沒有問題。」

劉海苦笑一聲。

「船上上千人不出問題,談何容易,若沒有點小手段,恐怕不好對付。」

黃老吃的很香,微微一笑。

「交給老夫,老夫有辦法保護那些個凡人,其他的老夫無能力。」

柳姑姑剝著蝦皮冷冷一笑。

「海上的魔獸包在我的身上,至於輪船上的幽靈吸血鬼騎士等等,那我無能為力。」

劉海苦笑,把小蝦仁放在嘴巴里。

「我說高總,這都說大龍蝦,你這小蝦再金貴,吃起來也太麻煩了一些吧。」

高夏笑了笑。

「吃海鮮看產地與鮮活程度,這冰洋深海的活蝦,可是在這裡很是金貴,怎麼,劉老要吃這近海里的污染之物?」

這就是上流社會,吃東西還要講究產地與自然環境,莫非這空氣也能給你空運過來不成。

就算能,你還能每天二十四小時呼吸那氣。

「算了,多來一些也就足夠了,再來一百隻,我餓了。」

高夏嬉笑著看著柳姑姑。

「我說柳姑姑,您這是把劉老身體都掏空了嗎?哎呀呀,待會兒我叫人送一些東西到你們的房間內,不然這劉海怎麼能受得了。」

柳姑姑聽到后嘿嘿嘿直笑,劉海卻一臉嫌棄的看著高夏。

「服務員,買單!」

「你,高總,你就這麼小氣嗎?吃你百隻小龍蝦怎麼啦。」

高夏神秘一笑。

「喂,小聲一些,別讓人家笑話你,這裡吃東西不是為了飽而是為了這味道二字。」

「再說,這裡的東西都是限量貨,沒有多少的,你就別鬧了,大不了一會兒去船上吃,自助想吃什麼隨便吃。」

劉海看看周圍冷冷清清的食客,心想,莫非這裡是私人訂製的不成嗎?

劉海與柳姑姑來到輪船888房間,只見屋內各種保健品各種鞭堆在了角落之中。

柳姑姑興奮的看著這些東西,她的想法很簡單,每天都給劉海吃,就不相信他可以一直憋住。

劉海看著這裡如同酒店套間,心中苦笑搖頭。

「劉老,您喝喝這個。」

劉海接過透明杯,裡面黑乎乎的液體有一股子酒的味道,喝下幾口感覺不錯。

「再來一些,挺好的。」

結果,這是藥酒,劉海一晚上都燥熱難受,沖涼也不管用,而且再加上這柳姑姑惹火的身材,不停在劉海的身上探尋者,摸索著。

劉海發誓,再也不吃不喝這來歷不明的食物飲料了。

劉海並不知道,一批西裝筆挺的外國人也住在了這游輪上,似乎摸索著什麼,又似乎在布置著什麼。

劉海以為只有回來的路上才會危險,並沒有想到,船開動后不就,接二連三的怪事情發生了。 陳羽心中一沉,若是暮凝煙說的不假,那莘莘的怪病短時間內還真沒有辦法解決。

「哥哥,不用擔心,我不會有事的,這個月的怪病都沒有發作,說不定已經痊癒了呢。」陳莘擠出笑容,安慰道。

陳羽搖搖頭,突然他想起一事,進入了屋子裡,拿出上次魚鱗海島的得到的那些修鍊資源,還有那一顆九玄帝心果。

「莘莘,來,吞服下這顆異果,也許對你的怪病有很重要的幫助。」陳羽說道。

「這是什麼果?」暮凝煙和陳莘同時問道。

「據說是洗經伐髓的異果,我前些日子得到了兩顆,這是剩餘的一顆,莘莘你快吃了吧。」

陳羽看見包裹里還有很多藥材和一些修鍊資源,決定拿去撼林宗的長輩那裡兌換成其他需要的。

「凝煙,你幫我照看莘莘,我去去就回。」陳羽對暮凝煙說道。

有暮凝煙在,陳羽也放心很多,雖然沒有看過她出手,但是以她表現出來的黃色能量,至少是納虛境修為的實力,在撼林宗外門裡,鮮有敵手。

陳莘吞食了九玄帝心果后,便在床櫞邊盤膝坐下,藉助體內的淡薄的元氣進行吸收融合九玄帝心果的能量。

陳羽看她面色平靜,便離開了院子,前往宗門的資源兌換的地方。

負責兌換修鍊資源的一個青年武者,看著陳羽的包裹里不斷拿出各種上了年份的藥材,忍不住問道:「這位師弟,難道你執行了宗門十大恐怖任務?」

「師兄覺得可能嗎?以我的修為實力,怎麼有那個能力去執行宗門十大恐怖任務。」陳羽愣了愣,說道。

青年武者驚訝不已,看著台上擺放著的數十支骨痕花,上百株的噬靈草,還有一堆精靈鐵礦,這些對於宗門而言,是非常需要的修鍊資源。

「還真不簡單,竟然得到如此龐大的修鍊資源,不知道師弟想要拿這些兌換什麼?」青年武者問道。

陳羽來之前早已經就想好了,急忙將兩份清單交給那青年武者,說道:「你就照著這兩份清單給我全部兌換完吧,能兌換多少就兌換多少。」

「都是丹藥和其他藥材,什麼,竟然還需要四階下品妖獸精血?難道這位師弟你是想用來煉化融合妖獸戰魂?」青年武者微微詫異道。

陳羽搖搖頭說道:「不是,我是另有他用。」

「你怎麼不兌換宗門其他武技功法,還有兵器護甲,或者藏經閣的閱讀許可權?」青年武者沒有多想,仔細看著陳羽準備好的兩份清單。

「那些我暫時用不上,只能先一步步來吧,也許以後還會有需要師兄幫忙的地方。」陳羽微微一笑道。

「那好,你等我一會,我現在就給你準備需要的,你這些藥材數量不少,能兌換不少的東西,你要這麼多能用得完嗎?」

「恩,當然,師兄就按照這兩個清單來準備就好。」陳羽點點頭道。

宗門兌換大殿人來人往,不時有弟子前來兌換一些暫時用不上的東西,有妖獸,有藥材,還有各種鐵石礦之類的東西。

「師兄,這東西還真容易得到,最近千丈擎峰出現了不少,看來多去幾次,我們下個月的宗門貢獻值都不用愁了。」

幾個年輕弟子扛著兩頭妖獸,這是三階上品妖獸,然而這幾個弟子的修為,大部分是炫紋境六七階,單憑這些人的實力,想要戰勝這兩頭妖獸有些困難,但眼前的事實又擺明了這兩頭妖獸卻是貨真價實。

雖然如此,但是這兩天去的人太多了,很多都已經被搜刮一通了,現在可不容易在遇到。一個弟子搖搖頭說道。

陳羽暗暗思索著,聽這幾個弟子的話,似乎在千丈擎峰發生了什麼事,難道現在很多弟子去上面捕獵妖獸?

陳羽觀察了一番那兩頭妖獸,發現毛髮上血跡斑斑,有些地方像是被重物砸傷了般,難不成是千丈擎峰發生了墜落,逼迫了很多妖獸跑下來,甚至是被砸傷,然後被這些弟子撿了便宜。

若是這些妖獸受了傷,這幾個弟子聯手還是能夠滅殺的。

「這可是好機會,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妖獸。」陳羽頓時來了興趣。

很快,青年武者就準備好了兩份清單上藥材和丹藥,陳羽粗略看了一眼,便離開了大殿。

看著四周的廣場上的弟子三三兩兩相互修鍊這武技,這些機會都是外門弟子,為了撼林宗外門弟子大比試做準備著,而內門弟子並不在這幾座山林,他們有各自的山峰和清凈的修鍊環境,平常很少能看到內門弟子出現在外門弟子的地方。

然而總有一些弟子,為了某些利益經常出現在外門弟子的地方,就像李之天他們幾人,今日,為了林韻霜的要求,他又帶著幾個內門弟子,來到了演武廣場。

「咦,那廢物怎麼從兌換大殿里出來?」

「這小子失蹤了幾天,他怎麼來兌換大殿了,難道他又得到了什麼高階妖獸?」

李之天看見陳羽,皺了皺眉說道:「聽說這幾****連同陳秋凡等人,前往了魚鱗海島,也不知道陳秋凡那幫人怎麼會看上這小子,讓他一通前方。」

「看來他們在魚鱗海島一行,收穫很豐盛,李師兄,不如……我們……」一個弟子突然做了一個下殺手的動作示意,望向陳羽的背影。

「哼,我們內門弟子每月都有修鍊資源法分發,即便不去捕獵妖獸,我們也不用愁沒得修鍊,他那點東西我還看不上。」李之天冷哼道。

「師兄說的也是。」

「不過這小子我一直看得不爽,是時候要教訓教訓一下他了。」

李之天想到之前派出去的殺手,竟然到現在都沒有任何的消息,已經徹底失去了聯繫,他不相信已經被陳羽殺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