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哈哈,來人?你有人么……」孫尚財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大笑道。旋即,他的笑容便凝固起來了……

兩百士兵將他們圍個水泄不通,持著鐵刀,個個英勇彪悍,光是那殺氣,就讓孫尚財臉色難看起來。

「主公!有何吩咐?」西門飛雪也來到了林霖身邊,打量了一番孫尚財和那些追隨孫尚財的一百多人後,低頭向林霖問道。

「一個不留,全部宰了!」林霖眼中閃過一絲狠色,命令道。

「是!」西門飛雪也不是什麼大善人,殺個百人連眼睛都不會眨一眨的主。

「什麼意思?這……」孫尚財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震懾了,那邊不遠處的軍隊自己看到了,還以為是原住民的軍隊,現在怎麼聽林霖指揮了?

孫尚財和身後的人都是一臉蒙蔽,看著充滿殺氣的西門飛雪后,他們才反應了過來!

殺人了!

「這位大哥,你是不是搞錯了?這小子就一個屌絲,你可別聽他的啊!他給你多少錢,我孫尚財給雙倍!」孫尚財想當然的認為這些軍隊是林霖花錢租來的,自己只要翻一倍價錢,挖挖牆角還是沒問題的!

「一群土雞瓦狗竟敢如此放肆!」西門飛雪聽到孫尚財的話后,頓時大怒,自己怎麼會因為錢幣而背叛主公?

這不是侮辱自己么?

頓時,手中玉劍一震,渾身氣勢爆涌而出!

孫尚財等人臉色大變,這人好強的殺氣,光是這氣勢,便讓自己等人手腳生麻了,彷彿血液的流動都緩慢了起來。

「殺!」西門飛雪低喝一聲,身影一動,直接閃現到孫尚財面前,一把玉劍毫不留情的刺入了孫尚財的喉嚨!

「嘶!」

看著這一幕,在場所有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這變態的速度!這麼強悍的實力!不少人看向林霖的目光多了幾分警惕和懼意。

「這些人也不要留著了!」林霖心中暗喜,自己就是要殺雞儆猴!這送上門來的小雞,自己能不收么?

「殺!」二百士兵大吼一聲,齊齊地上前圍殺,這氣勢便讓那些玩家雙腿發軟了!

一股股刺鼻的腥味散發開來,一百多名玩家毫無反抗之力倒了下來,說是血流成河也不為過了。

不少旁觀者看到這一幕,嘔吐起來,林霖卻是一臉淡然,自己天生對這血液沒有多反感,頂多有些噁心。

或許自己比較冷血吧,不過,在這遊戲,要是害怕和不習慣血腥味,早晚有一天會習慣的!

「……」賈銘看著林霖,若有所思。這招殺雞儆猴倒是不錯,讓賈銘意外的是林霖的殺伐果斷,一個成功者,沒有強大的心理素質怎麼可以?

看來,自己跟這林霖要深交一番啊!

以前還以為這林霖也不過是一個暴發戶,運氣好罷了,但今天林霖的種種表現和套路,卻讓賈銘不得再輕看。

一般人看到近百人的玩家在自己面前求饒,肯定會心生傲然,得意不已,即使是賈銘也有些許得意,畢竟掌握那麼多人的性命,權力和勢力總是讓人著迷,可這林霖卻不為之動色一分,也不得不讓賈銘對他刮目相看了。

這次殺死他們后,就相當於退出了副本,那一百金幣也當孫尚財的旅遊費了。林霖剛準備說什麼,卻看到西門飛雪的臉色不對勁

突然,大地似乎都震動起來了!策馬奔騰,鐵騎奔涌!

只有親臨戰場,面對那上千騎兵的衝擊,才能感受到那不可抵禦的氣勢,光是那聲勢,便讓人心生怯意了,哪裡還有對戰的勇氣?

「吁!爾等便是那上萬援軍?」

那上千騎兵離得老遠便停了下來,一位身披亮銀色鎧甲的將軍,上前來問道。

「正是!」

賈銘微微慌神后,最先反應了過來,雖然進入副本需要一百金幣,但是華夏的有錢人真的不少,這裡的玩家肯定上萬了。

雖然不確定這將軍是何人,但是跟原住民搞好關係絕對沒錯,當下便是一個表現機會。

「嗯,」那將軍掃視眾人後,眉目不由得一皺,果然是烏合之眾,再多也是炮灰!

「這些士兵,是你的手下?」

將軍目光停留在林霖身上。問道。

「是!」林霖點點頭,二百士兵已經整齊地站在了自己身後,剛剛跟孫尚財那幫玩家對戰,根本沒有損失一個人。

「不錯,」將軍目光微亮,頗有賞識之色,頓了頓,又將目光看向眾人,開口:「想必各位也清楚匈奴之患,本將軍便不再多言,此番吾大漢與韓邪單于聯姻,已經讓郅支單于感到了危機,我們的斥候傳來消息,郅支單于已經派出了一些士兵,正向這裡趕來,你們的任務很簡單,拖住他們一個時辰,等待援軍的到來!保衛疆土本就是我大漢男兒的職責,若是有人敢中途當逃兵,本將軍第一個不會放過他!」

「叮咚!恭喜你觸發主線任務:陣地戰,郅支單于感到了大漢的威脅,決定發動戰爭,做為戰略要地,此處絕不能失手!

任務獎勵:積分,隨機兵器,若干經驗,下一步任務線索!

任務懲罰:失敗后強制退出副本,將會導致副本提前結束,所有獎勵取消!」

所有人都是面色又喜又愁,喜歡的是終於領到了任務,總比像個白痴一樣的站在這裡好,愁的是,匈奴啊!多麼彪悍的種族,自己這些玩家又如何打的過原住民,況且還是軍隊啊!

「蕭將軍,我們現在要回城嗎?」一個副將上前問道。

「嗯,我們先回城報告陛下!」蕭忚點點頭,說道。

「蹭!」西門飛雪緩緩收刀。

「嗯?」蕭忚剛要調轉馬頭,突然感覺到了什麼,一怔,看向了西門,他感覺到了一股殺氣!

「這個蕭將軍是何人?」林霖卻是自喃道,這漢元帝西漢時期的歷史,自己還真不太清楚。

「你是何人!」蕭忚眼神一抬,看著西門飛雪問道。

「在下,西門飛雪!」西門撇了他一眼,又將目光放到了自己的玉劍之上,緩緩說道。

……

「沒錯,自古吾大漢便友好對待任何蠻夷之族,此次聯姻也是準備充分,當然,朕已經派出了一些士兵去援助你們了!」劉奭身穿龍袍,坐在龍椅之上,袖袍一甩,對著跪在自己面前的使者,緩緩說道。

「謝陛下,如此甚好,臣這就回去報告我們大王!」匈奴的使者低頭哈腰,高興的說道。

話畢,使者轉身退去了。

「長倩,你認為聯姻如何?」待使者退去后,劉奭看向身旁的一名年長些的中年人,問道。

「陛下英明,自然是極好的!」蕭望之低頭,微笑著說道。

蕭望之,字長倩,從漢元帝劉奭的父親漢宣帝起就開始被重用的大臣,也是比較著名的經學家,若是沒點計謀和眼色,又怎麼可能混到這個高位?

「長倩,怎麼連你也學會拍馬屁了!」漢元帝劉奭笑罵道,對於這個從自己父輩起就被重用的愛臣,自己也是寵愛有加。

「臣說的是事實罷了,郅支單于雖是韓邪單于的哥哥,但是野心太大,將韓邪單于逼到了我們這裡,說明此人也是極有謀略,這人不能留!而正好,被逼無奈的韓邪只好向我們求助,我們便借韓邪之手滅掉郅支單于,再利用一些威脅手段,倒是可以將韓邪單于的匈奴一族完全控制在我們大漢手中!所以,臣說陛下神明!」蕭望之也是十分會說話,一邊提出了自己的見解,一邊還不忘拍拍馬屁。

「嗯~」劉奭一怔,有些尷尬,自己倒沒想到這麼多,只想著幫韓邪將郅支給驅逐了

有個智商高的臣子固然是好,但時不時的總會暴露自己的智商短板。

「愛卿跟朕倒是不謀而合,朕也是這麼想的!」劉奭臉皮極厚,笑著說道。

「陛下,那群臨時招來的異人軍隊終究是信不過,還是要讓蕭忚將軍帶上精銳前往坐鎮啊!臣覺得,郅支單于應該開始行動了!」蕭望之看到馬屁拍成功了,連忙精神一震,說道。

「朕大漢男兒個個猛如虎,那個郅支單于絕對不敢……」劉奭感覺自己已經不可一世了,這天下,匈奴歸順,一統大業指日可待啊!

「唉!」蕭望之心中暗嘆一聲,這個皇帝,你說他不是,他便會大怒,你若是拍馬屁,他直接活在夢裡了。誇也不是,說更不行,真是爛泥扶不上牆啊!

「哈哈,到時愛卿便是大漢第一……」劉奭越說越來勁,自然不知道蕭望之心中所想,自顧自的越想越覺得想當然,似乎始皇統一大業自己隨手就可以做到。

「報!郅支單于那邊傳來消息,我們大漢派去的使者已經被屠殺了!」一個士兵快步沖了進來,跪下急呼呼地說道。

「額……」劉奭一怔,感覺臉上有些尷尬,看了一眼蕭望之,苦笑一聲:「呵呵,愛卿倒是神算!」

「不敢,陛下神明一定早有預料,臣也不過是替陛下說了出來而已。」蕭望之自然不敢據功自傲,這個皇帝比任何人都愛面子,自己拂他的面子,純粹找死啊!只好又拍馬屁道。

「嗯~這都被你發現了!不錯,朕早有預料!」劉奭看到他給自己台階下,當然大言不慚地笑道,這臉皮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啊!……

慘淡的夕陽,映著腥紅的大地。

「這,這該完了吧?」一個玩家看著遍地的屍體,艱難的用鐵劍撐起身子,像是自喃道。

跟自己一同來的玩家們早就死了一大片,原住民軍隊的強悍遠遠超過了玩家們的估測。僅僅是兩千軍隊,便讓三萬玩家損失過半!

……

「還有一刻鐘!」

在戰場上,顯眼的矗立著一座簡陋的城樓,說是城樓,也不過是臨時搭建起來的木頭門樓和勉強圍上的木頭柵欄。

「嗯,這種城樓建造成功后居然還有特殊的防禦力,看來賈兄對這遊戲了解的挺深入啊!」林霖和賈銘站在城樓上,林霖點點頭道。

賈銘有備而來,那麼多工匠收集木材,然後搭建城樓,將提前準備好的一百弓箭都交給了林霖,原本是賈銘準備給自己用的,不過現在也只有林霖的軍隊能發揮弓箭的最大威力了。

憑藉弓箭和城樓,林霖和賈銘雙方沒有任何陣亡,還殺了不少人,獲得了一些軍功。

「呵呵,算不上,只是覺得工匠肯定有用,這些生活職業玩家,以後還是多準備一些的好。」賈銘苦笑一聲,說道。

將弓箭交給林霖的士兵,殺了人算軍功也只會算到林霖的頭上,自己的軍功可就要止步不前了。

「嗯,只是,我這軍功已經很高了,賈兄就不需要軍功?」林霖略做沉吟后,緩緩說道。

「哈哈,人有野心固然是好,不過,就怕自不量力,林兄的軍隊拿上弓箭才能發揮作用,我這些手下,連刀都沒拿過,更別說射箭了,軍功肯定是要,但是,不急於此!」賈銘又苦笑一聲,解釋道。

「和聰明人合作,就是愉快!」林霖會意一笑,幸好這賈銘不貪功,要不然,拿走了弓箭,下一波軍隊攻打過來,誰能擋的住?

「喂!」

「開門!讓我們進去!」

「對!開門!」

「快點開門,要死了!」

……兩人交談時,城樓下傳來一陣異動。

一大群玩家涌到了城樓下,叫喊道。

「各位,你們這是什麼意思!」賈銘眼神一慌,連忙沉聲問道。

「什麼意思?意思還不明顯?快開門,放我們進去,我們在外面只能是死路一條!」一個玩家選出來的代表,走上前說道。

「你們是不是搞錯了,這是我們的城樓,為何要給你們廣開大門?」賈銘面色陰冷,問道。

從這城樓開始建造前,自己等人就問過他們要不要一起,可他們全都拒絕了,現在看到了好處,便想一起住進來,想的真好!

「哼!都是玩家,你們這樣孤立,不怕犯眾怒么?」那玩家冷哼一聲,緩緩說道。

這是陣地戰,有範圍限制,後退到一定程度便不能再後退了,可這城樓正好就在陣地的後方邊緣處,意思是,那些軍隊見到城樓,下意識地先消滅城樓周圍,或者其他地方容易消滅的玩家,這樣,城樓裡面的玩家就享福了,可他們其他玩家就遭罪了!

眼下,好不容易把這一波軍隊消滅了,有了喘息的機會,他們肯定要往城牆裡面走,沒有軍功都是小事,死了被踹出副本,再多的軍功,獎勵也領不到了,只要不死,就有機會!

「各位兄弟的做法也有些令人不齒了,賈某之前讓各位幫忙一起建造,可是各位兄弟都拒絕了,現在居然要進來,還不讓賈某拒絕,這也有些太可惡了吧?」賈銘眉頭微皺,緩緩說道。越是這個時候,越是不能心急,一旦失言犯了眾怒,城牆可撐不住這幾千人的圍攻!

剛剛大戰時,自己有地理優勢,沒有多少士兵過來攻打城牆,並不代表自己這城牆有多堅固。

「呵呵,若不是我們這些玩家在前面替你們擋住了一大半敵人,你們的破城牆早就破了!」那玩家理所當然的繼續說道。

「就是!沒有我們擋著,你們城牆早破了,還有機會在這裡撈軍功?」

「對!廢話少說,開門!」

「開城門!」一大群玩家像是得到了共鳴,吆喝道。

在他們看來,是他們在前面擋住了敵軍,才讓這個城牆勉強守住了,現在自己想進去就一定要進去,還要把他們趕出來,讓他們在自己前方抵禦那些敵軍!

「啪啪啪!」

林霖出人意料地拍掌,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自己身上后,這才笑著開口:「這位兄弟好口才,偷換概念的功力也不知學了幾年,林某就想問,我們何時說過要諸位兄弟給我們擋在前面了?」

「你!……」那人連忙要辯解。

「還有,就算你們在幫助我們,可我們又曾給你們許諾說讓你們進來,或者是何好處?既然,一我們沒讓你們幫忙,二我們更沒有承諾什麼好處,三你們還搶了某人不少軍功,那麼林某實在不清楚有什麼理由放你們進來!」林霖打斷了那人的話,冷冷的說道。

「唉~」賈銘面色略有動容,雖然林霖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可這麼一說,就完全將兩人完全與玩家們孤立起來了!

「哼!不想當我們進去,就直說,何必這麼拐彎抹角說一大堆廢話?兄弟們,既然他們不開門,我們便衝進去!」那人臉上憋的一陣通紅,當下叫喊著就要衝進去。

眾人也直接跟了上來,眼看就要將城門推倒!

「等等!」賈銘突然大喝一聲,眾人聞言下意識地聽了下來,看向賈銘。

「既然諸位兄弟執意要進來,那我們出去便是,何必大打出手?」賈銘深吸一口氣,無奈地說道。

林霖略有訝然地看向賈銘,不知道他怎麼想的。

「林兄,在這裡內鬥不但不算軍功,還浪費力氣,我們出去吧!」賈銘轉向林霖說道。

「不行!你可以走!但是他不能!」那玩家突然攔道!

「對,他不能走!」

「還沒看到過那麼狂的人,我們要一起宰了他!」

眾人一起說道,不讓林霖走,顯然前面的一番話完全激怒了玩家。

賈銘一愣,旋即明白了什麼。

畢竟林霖那麼逆天的運氣,建造了世界上第一座領地,還是玩家中唯一一個有軍隊的存在,這還不完,後來又蹦出來一個那麼彪悍的西門飛雪,這讓普通玩家不僅生了羨慕之意,更是有不少妒忌。

林霖先前又那樣說話,徹底引爆了玩家們的不平衡心理,加上還有個教唆的,這樣一來,恐怕自己和他都難出去了……一股火藥味散發開來,

「呵呵,賈兄,這不關你的事,你先下去吧。」林霖一怔,十分淡定的轉向對賈銘說道。

「這……好吧,林兄你好自為之!」賈銘略有猶豫,但是,這幾千玩家圍住,林霖這些軍隊也沖不出去,自己在這裡也幫不了多少忙,只會浪費自己的實力。

只能放棄林霖了,這個副本必須要穩住過去,過去了才有領主令牌,他林霖已經有了,自然不怕,

可自己不一樣,家族的壓力在自己身上,自己也不是那麼自由的。

「嗯!」

林霖沒有多少動容,似乎已經料到了賈銘的做法,畢竟自己跟他也不是很熟,走了就走了吧!

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既然,眾位對林某這麼恨之入骨,那林某也不嬌作了,」林霖面露狠色,自從喬興給自己透露這個遊戲的重要性后,自己便已經決定要在遊戲中闖蕩一片天地,

既然闖蕩,也不能太低調了!

要名氣,很簡單!

殺!殺怕他們,殺到讓所有玩家都記住林霖這個名字!

趁著前期自己有優勢,必須獲得最大的名望,要不然後期可就難了,尤其像是這些渣碎,可不在自己的包容之內!

「西門飛雪!」林霖大喝一聲!

「末將在!」西門挺身而出,半跪而下。

「可願隨某一戰?」林霖盯著西門,戰意湧起。

「戰!」

西門略有訝然,隨後連忙吼道。

「好!眾人聽令,隨某殺出去!」林霖面色凝重似乎真的要帶領這些士兵殺出一條血路!

「殺!殺!殺!」

二百士兵們也是被林霖這一番話帶動了,當下邊舉著武器,邊嘶吼道。

「唉~還是太年輕!」賈銘已經帶領自己的人,來到了城牆下不遠處,看到林霖似是要帶兵衝殺,自己忍不住嘆息道。

若是林霖讓西門帶著士兵們守住城樓的木門,倒是有那麼一絲贏的機會,可若是林霖要帶兵衝殺,那無疑是死路一條!

身先士卒,想法不錯,可惜前期玩家的武力太弱,若是身先士卒,一人給他一拳他就得掛掉!

這不是送死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