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啊也,快快去吧!」

懿德大神之大殿中,那老頭兒一邊飼餵一隻肥大老鼠,一邊對了那大弟子問話。

「汝說汝之二師弟遭人擊殺,可有人證?」

「啊也,師尊難道不信弟子之言么?此事乃是那金足親歷,決然不會有錯呢!」

「哼,汝二人雖然不合,然確乎師兄弟,若是汝設計謀殺之,為師定然不饒!」

「啊也,師尊,二師弟雖然與某不合,然不過乃是欲爭寵師尊處爾,退了半步,亦非是值得動了刀兵者也。吾雖愚魯,此一點弟子還是明知者也。再者說了,師尊當年曾有言,二師弟非常人也,吾家亦非是其可以久長所居處。動手,吾又何必?」

「嗯,如今北域仁德大神發了書信,道是其幼子之死,乃是死於非命也!此如何說?」

「其幼子?啊也,師尊汝道那二師弟乃是北域仁德大神之子么?」

「然也!」

「啊也,師尊怎能不將此告知弟子?若弟子知悉此秘,當日定然不會應下二師弟親自隨了那金足往去試煉海呢!」

「嗯,汝去喚了那金足前來!」

「其閉關數百年矣!」

「嗯,強行叩關!」

「是!」

那大師兄退出,急急加了雲頭往去不足之神境。(未完待續。。) ps:聖誕節了,雖為洋人節日,宗教性節日,然也算一個給諸位書友祝福與問好的借口吧。

祝節日快樂!身體健康!

「眾位師弟,聽吾號令,強行破開此地之禁錮法陣,將金足那廝喚醒,師尊此時便要見他哩。」

「是!」

數十位諸神大能排列了攻擊法陣,對了那不足之洞府。

「預備……」

「慢!哎呀,大師兄,某家金足不過閉關靜修。怎得卻惹惱了大師兄動武?」

「哼,非是吾家動手!乃是師尊有事問汝,要吾家強行叩關哩!」

「啊也,虧得小弟恰恰此時出關,否則定然遭了大師兄之毒手哩!」

「咦?什麼話?此乃是師尊之法旨,關我何事?」

那大師兄面上略略有老大不自在也。

「金足,此時便隨了吾往去師尊處也?」

「是!大師兄。」

眾弟子門人觀得此地已然無事,遂索然無味俱各回歸。

「大師兄,拜師以來,此次尚是某頭一次拜見師尊哩。該是拿何物為禮妥當呢?」

「聞得汝有修丹之妙,不如拿一顆神丹吧!」

「嗯,多謝大師兄提醒。」

那不足仔細將出一顆丹藥,悄然遞給大師兄道:

「此丸丹藥喚作『叩關』,乃是某家少時偶得,有驚天動地之能焉!便就送與大師兄突破二度瓶頸,達成三度之神境。」

「何信口耶?便是一粒丹藥爾,有何……什麼?什麼?此丹藥喚作什麼?」

那大師兄驚得差一些掉下雲頭去。

「叩關!」

「噢。天哪!師弟,吾之貴人也!」

那大師兄顫抖了雙手接了那丹藥。貼身藏好,滿臉笑意幾乎將那嘴兒咧過面去。不一時其與不足降下雲頭。往去師尊之洞府,一路之上自是囑託不足小心。

「喂,童子,老頭子在么?」

大師兄道。

「大師兄,在……在……在哩!」

那童子結結巴巴答道。

「啊也,不過答吾一句問話,何哉這般激動?」

那大師兄哈哈大笑道。

「嗯,汝果然跋扈?」

忽然一聲溫和之聲息響在一邊,其話語平淡。然傳進大師兄之耳中不抵驚雷。

「師尊?啊也,師尊,弟子將金足帶來也。」

那大師兄尷尬道。

「吾不過老頭子罷了,何敢當汝一句師尊?」


「啊也,師尊,何太小氣耶!吾家師兄弟私下裡不是都這般稱呼汝么?」

「哼!上樑不正下樑歪!便是汝這當大師兄者做得不穩當!」


「是!是!是!弟子的不是!」

「嗯,金足?」

那師尊與大師兄言罷,回頭謂不足道。

「弟子金足拜上師尊老人家,萬古長青。得享主神之位!」

那不足言罷伏地叩首。

「嘿嘿嘿!起來起來!哈哈哈……仁,汝之小師弟卻是對吾之脾氣!」

「是是!那是!全是弟子代師教訓得好!」

「哼!」

那老頭兒聞言不虞,然觀視得不足手上物事,笑眯眯道:

「此何物?」

「乃是弟子孝敬師尊老人家者一粒神丹!」

不足大聲道。

「何神丹耶?」

那老頭兒笑眯眯道。

「乃是喚作『叩關』者也。」

「哦。『叩關』么?啊也……什麼?叩……關?」

「正是!此乃是弟子少年時所偶得者也,今奉上師尊,願師尊得享主神之尊位!」

「好好好!乖徒兒!瞧瞧!仁。汝拜師以來,何曾有過這般孝敬耶?」

「啊也。師尊,弟子少年時無曾有此機緣不是!」

「便是有。汝亦不會拿來孝敬老頭兒吾者!」

「嘿嘿嘿!」

「咦,吾招了汝來此地乃是為何事耶?」

那老頭兒一邊仔細將鼻子對了那丹藥,嗅那神丹之藥味,一邊胡亂言道。

「便是二師弟之死!」

那大師兄道。

「對對對!金足,汝且說一說,汝家二師兄如何死去者?」

「是!乃是二師兄與一眾漢子為一眾珍稀神材法料大打出手,徒兒不才,奮勇上前,然技不如人,慘遭毆打!虧得一修名百無忌者路過,弟子許以神兵方才出手救下了弟子。然其時二師兄已然遭了彼等毒手也。」

「嗯,可有那百無忌之下處情況?」

「那百無忌與弟子一起入了試煉海,隨了一修名海大夫者去了,弟子神通低微,不敢往內中去,只是在外海轉悠。亦虧得如此,那試煉海毀歿時,僥倖得生還也。」

「百無忌?海大夫?嗯,汝去吧,好生修鍊,往後為師自有好處與汝及其汝家子弟也。」

「是!」

那不足與大師兄行出來,大師兄道:

「吾家二師弟原來乃是北域仁德大神之幼子。那仁德大神與弟子私通得此孩兒,送了吾家師尊處修行,誰知卻然短命若此?可憐!可嘆也!」

「仁德大神?啊也,便是那神通了得之女神么?其修來處不小,似乎與何處主神有染也。」

「嘿嘿嘿,不錯么!這般**居然知悉!」

那大師兄嘻嘻笑道,而後急急辭別不足往歸自家府邸,煉化那神丹去也。

不足駕了雲頭慢悠悠行入自家府邸,那水妹妹行出來對了不足道:

「大神哥哥,吾等此時正欲整頓了兵馬往去鏖戰哩!」

「鏖戰?何哉鏖戰?」

「不是怕汝家師尊欲不利於汝么?」

「哦,呵呵呵,哪裡有?」

「大神哥哥,吾家五百修盡數二度開外,此汝之所賜也。便是吾現下已然三度也!大神哥哥,汝到底何人耶?」

「水妹妹,此事斷乎問不得!否則吾二人緣分便盡也!」

「是!」


「汝家八位姐姐如何?還有那三位妹妹呢?」

「花姐姐三度初階,余者盡數二度矣!」

「唉!可惜乃是丹藥之功,否則倒有可能得獲主神之能也!」

那不足悄然嘆息道。

「大神哥哥,水妹妹定然可以突破為主神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