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嘖嘖嘖,才剛談戀愛,我都還沒說什麼呢,你就袒護她了,行吧!我以後也不說,你們的事,隨你們自己處理。」

席秋怡捂嘴笑了,「我們說我們的話,不管他們。」

等席秋怡和向美蘭走遠了后,席薇檸這才走近他。

「你吃飯了嗎?」

「吃了。」

「你應該忙的,怎麼就跑來了?」

「我想見你,所以就來了!」

聞言,席薇檸當即臉泛起了羞紅,她真的很懷疑楊臨嘉,之前是不是談過戀愛,說起情話來,毫不覺得有壓力。

一個小時后,楊臨嘉親自開車送席薇檸回去。

向美蘭坐在後面,見到席薇檸下車之後,就見兒子眼睛捨不得地盯著席薇檸看。

不禁搖了搖頭,「果然是年輕人啊!談戀愛,有必要這麼捨不得嗎?」

見到席薇檸的身影后,楊臨嘉再次啟動車子。

然後回答向美蘭的話:「我記得媽之前有說過,說我不懂情趣,一輩子都是孤家寡人。」

「我那還不是為了刺激你,讓你趕緊去找個女朋友。」向美蘭不禁對他翻白眼:「誰知道你一談戀愛,就什麼都開竅了。」

聞言,楊臨嘉低沉笑了。

向美蘭:「我可跟你說哦!薇檸這個兒媳婦不錯,你可不能讓她跑了,她要是跑了,你可真成了孤家寡人了。」

「媽,我們才剛談戀愛,你呢,要剋制一點,你不要把薇檸給嚇著了。」

「你看看,又來了吧!我之前在宋家,那就是開開玩笑,你又說我了。」

楊臨嘉只是笑了笑,沒再說話。

……

席錦琛一副要審問的架勢,坐在大廳,抱著雙手。

見到席薇檸回來了。

他就朝她看來。

席薇檸走近,坐到了旁邊的沙發,隨口就問唐小芯:「媽,爸這是怎麼啦?」

「這就要問你了。」唐小芯一邊敷面膜,一邊看電視劇。

「問我?」

「嗯!」唐小芯目光一直盯著電視劇。

「爸……」席薇檸剛一喊他。

席錦琛就道:「你剛剛跟楊臨嘉談戀愛,你怎麼就經常往外跑呢?還這麼晚才回來。」

「我這還不是被小姑媽,逼得沒辦法嗎?」席薇檸將拖鞋脫了,抬腳,遞到席錦琛面前,「你看,我腳都走出水泡了。」

席錦琛皺著眉頭,「你累了,你疼了,難道你就不會跟你小姑媽說嗎?」

「我說了,我不想走了,我不想買了,小姑媽實在太過於熱情,還有向阿姨,什麼都給我買。」

唐小芯總覺得女兒,就是在炫耀,有人疼。

眼角的餘光看了女兒一眼,又繼續看自己的電視劇。

席錦琛見她還是抬著腳,擺了擺手,「行了,趕緊把腳放下,上去泡一泡腳,我給你小姑媽打電話,非要好好說一說她才行。」

「啊!」席薇檸連忙搖手:「千萬不要說,一說了,下次小姑媽都不敢帶我逛街了。」

「你這個孩子,說的話,不是矛盾了嗎?剛才不是還嫌棄你小姑媽,什麼都給你買嗎?現在又這樣了?」

唐小芯將面膜揭了,沒好氣跟席錦琛說:「你一個大男人,你懂什麼呢?女人購物,永遠都是衣櫃少了一件衣服,或是少了一個包包,你女兒呢,就是想著佔便宜。」

「媽你說什麼呢!」席薇檸嬌嗔瞪了唐小芯。「我這叫省錢,再說了,長輩送我的禮物,我總不好不收吧!」

「老婆!」席錦琛往唐小芯身邊一坐,認真問:「你衣櫃還缺衣服嗎?要不我給你買?」

「不缺!」

「包呢?」

「不缺!」

「那……」

席薇檸直接傻眼了,她爸剛才還在問她呢,結果調頭就問她老媽,將她這個親生女兒給忽略。

還跟她哥說的一樣,他們兄妹,就是她爸媽充話費送的。

算了,她還是偷偷溜上去吧!

「等等!」

從斗羅開始打卡 席薇檸屁股剛一離開沙發,就被席錦琛喊住。

「爸,還有什麼事嗎?」

「我呢,不反對你跟楊臨嘉來往,但是,一定要記住,你要保護好自己,千萬不能鬧出人命來,懂嗎?」

「懂了!」席薇檸紅著臉,點頭,「爸你要是沒其他的事,我就走了。」

「嗯,去吧!」席錦琛攬著唐小芯的腰,誇讚唐小芯:「老婆,你敷完面膜,皮膚比蛋白都還要好。」

唐小芯忍俊不禁,「你這是沒事幹了嗎?」

專門來誇她了。

「不是啊!」

「有事說事。」唐小芯手指按摩面部,讓剩餘的精華吸收了,別浪費。

「你們公司已經走完了土地拍賣,接下來是不是該推廣了?」

「你想說,讓我找你打廣告?」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唐小芯問他。

「推廣是不是要開會?到時殷文聰也會出現,怪累的,要不你將開會的事,交給東俊去辦吧!」就是預防她跟殷文聰見面。

「都過了這麼多年了,你還吃醋?」唐小芯沒好氣說他,「我真要是跟殷文聰有什麼,何必等到現在。」

「我知道你的心是在我們這個家,但是,殷文聰看你的眼神,讓我一想到,我就覺得很不爽。」

唐小芯想了一下,她答應他:「行吧!讓東俊去開會,我還有其他的事。」

第二天,唐小芯去工廠巡查。

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

本來她是不想搭理的。

結果這個陌生號碼,就一直打她的電話。

一接,對方就說明了來意。

唐小芯很爽快就答應了,兩個人見面。

到了咖啡廳。

她見到了一位五官精緻的女人。

而對方也對她招了招手。

唐小芯將包包放下,開門見山就問她:「你找我,就是為了殷億鑫的事嗎?」

與自信、高雅的唐小芯相比較,文采秀就顯得小家碧玉,還透著一絲的自卑。

「是的,我知道我不該找你的……」

「你知道不該找我,那為什麼就一直給我打電話?還約我見面?」唐小芯居高臨下地打量她,雙手抱於胸前,氣場宛如女王般高冷。 「我……抱歉,打擾了你。」文采秀內疚低著頭,擺在桌面的雙手,不安地揪著。

唐小芯淡淡看著她,內心很清楚,文采秀在想什麼。

既然已經見面了,那就速戰速決。

「說吧!待會兒我還要忙。」

「席太太,是這樣的,億鑫他現在已經被他爸趕了出來,就連公司都不能去了。」文采秀咬了咬唇,懇求的目光望著唐小芯:「我知道億鑫跟你女兒分手了,惹了你和殷先生不高興,但畢竟是男女朋友的私事,不能扯到了一起,席太太你說是不是?」

「行了!」唐小芯目光漸漸冷卻,「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過殷家的事,跟我有什麼關係?」

「席太太……」

「你無非就是想說,殷億鑫這樣,都是因為我女兒害的,對吧!」

唐小芯看著眼前,一朵白蓮花的文采秀,覺得奇葩得很,不由哂笑,「你是想讓我去找殷文聰,求求情,讓殷億鑫再次回到殷家,是吧!」

文采秀的神情略顯僵凝,她覺得唐小芯跟一般人,不太一樣,自己所想好的話,一句話都被唐小芯猜中,還直接點破。

一時之間,局面很尷尬。

「席太太……」

「你這麼有本事,你為什麼不去找殷文聰,你自己去跟他說啊!」

重回靈界發展 「我……」文采秀知道唐小芯這話,就是在指責自己,查找到了她的電話號碼。

唐小芯眉微微一挑:「你是想說,我跟殷文聰的關係,不一般,由我去開口,殷文聰準是會答應的。」

「……」文采秀神情一滯。

自己心裡所想,以及要說的話,唐小芯都知道了……

見狀,唐小芯嘴角的笑意,蘊含嘲諷的意思,越來越明顯,「文采秀女士!我原本覺得你沒職業道德,但萬萬沒想到,你還這麼厚顏無恥!」

文采秀面容瞬息間一沉,很不高興地剜了唐小芯一眼。

「不裝了?」唐小芯譏笑:「我還以為你會繼續裝下去呢!」

文采秀看她的眼神,赤條條都是嫉妒。

唐小芯像是沒看見一樣,笑意之中透著慵懶:「你這一招,或許更適合用去對付像殷億鑫這種人,對付我,以及殷文聰,你的招數太爛了,明人一看,就知道你在想什麼,目的是什麼。」

「……」

唐小芯陡然坐直,身體向前微微傾斜,看著快要氣炸的文采秀,她嘴角的弧線,更彎了。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說你沒職業道德嗎?」

「……」

「拿了殷文聰的錢,簽了合同,還能出來亂蹦,教唆殷億鑫。」唐小芯身體慢慢往椅背靠去,好整以暇地看著,面容陰沉的文采秀,「你以為這樣,你就可以母憑子貴?可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麼樣的人,雖然樣子還算過得去,但你跟著年輕的女孩子相比較,你完全沒贏的可能,又再加上你被男人拋棄了,如此差到極致的條件下,還想算計別人,誰給你的勇氣?」

「唐小芯你就是仗著你自己年輕的時候,長得不錯,就勾搭殷文聰,不然你能今天嗎?」文采秀再也遏不住內心的嫉妒,脫口而出。

「我今天靠的就是我自己,我和殷文聰之間就是清清白白,你非要說,殷文聰幫過我什麼的,同樣,我也告訴你,我也幫過他,我和他就是互利互贏的關係。」

「你說的,誰信吶!」

「信不信,在你,不在我。」唐小芯隨即又說:「對了,你別以為你現在可以控制殷億鑫,你別忘了,殷文聰還沒找你算賬呢!你也別自己可以安然無事,你放心,很快你就會有事了。」

「你嚇唬我!」

「我是不是嚇唬你,你心裡應該很清楚,現在殷億鑫被驅趕了,殷文聰年紀也不算是太大,他要是再想生出一個兒子來,那也是分分鐘的事,他要是再活個二三十年,也還是可以的,到時,殷家的繼承人,就要換人了。」

「而你心裡所想的,母憑子貴,那根本就不會實現。」

「行了,我該說的話,我都已經說了,你呢,以後少出現在我面前,更不要出現在我家人面前。」說著,唐小芯拎著自己的包,站起,居高臨下地看著文采秀,「對了,你要是回去,跟殷億鑫添油加醋,哭訴什麼的,那也行,我吧!不介意,他再次來見我,那樣我也可以更好,將你這個代孕媽媽的真面目,一清二楚地告訴他。」

沒了殷億鑫,文采秀根本就不能成氣候,甚至連個普通人都不如。

文采秀氣憤地看著唐小芯,一步步地離開了咖啡廳。

自己的計劃,都讓唐小芯這個賤女人,毀掉了。

她也是低估唐小芯了。

不行,她不能就這麼算了,她的兒子必須要回到殷家去。

要繼承殷家的一切,不然她的苦就白受了。

當她回到養老院時,殷億鑫焦急找了她老半天。

「媽您到底去哪了?」

「我外出走走。」

「那您為什麼不提前跟我說一聲,我好陪您。」

「不必,我就是到處走走。」

殷億鑫目光緊盯著她看了半晌,「你是不是去找我爸或者唐阿姨了?」

「……」文采秀也是料到他會猜中。

她之前也找過殷億鑫,要唐小芯的電話號碼。

「見了誰?」

「唐小芯。」文采秀低頭說。

「是不是唐阿姨說了什麼難聽的話了?」 火影之潛影之蛇 殷億鑫見她情緒低落,透著一股悲慟的氣息,於是就自行猜想。

「沒什麼,她說的話,很對。」

「什麼話很對?」殷億鑫皺著眉頭問她。

「就是你爸,隨時都能把你換了,再生一個孩子,替代你。」

聞言,殷億鑫心一沉,這個他早就知道了。

而且在他被趕出殷家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他爸會有這個想法。

「億鑫你要不回去,跟你爸認個錯,以後呢,你也別來找我,你就待在殷家,等以後你能獨立了,你就算是再來見我,那都可以。」

「媽!醫生說你身體不是很好。」他就是害怕她等不到那個時候。

他才想著趁現在,多陪陪她。

之前有送我月票的小仙女們,非常感謝你們!有你們的陪伴,也是我寫字的動力,感恩你們! 海玉言此刻,就像一個一塵不染的仙子,黃然的曲子被海玉言完美的演繹了出來,世外桃源的意境,雖然沒有配樂,但是這種音樂也是天籟之音,所有的人都陶醉在其中……

「太優美了……」過了很長時間,那些人才反應過來,一個人慢慢的讚歎說,其他的人也點點頭。

「好了,大家開始吧! 綜恐借命 呵呵,這次別忘了配樂啊……」黃然笑著說,大家臉上都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海玉言的古琴聲又一次響了起來,大家這個時候也認真了起來,特別是那些配樂的,臉上更是寫滿了認真的表情。他們不能讓自己的音樂破壞了這天籟之音。

古琴聲響了起來,這首曲子很柔和,古箏、琵琶、短笛各種音樂的配合,演繹出曲子的意境,中國的儒家思想,黃然做的這首曲子就是想讓知道華夏五千年,最偉大的儒家思想,謙讓、和善、平和、淡泊名利,優美的音樂,雖然配合還有點生澀,但是這種音樂已經讓所有的人陶醉在其中,而那些配樂的人,一個個好像進入了痴迷的狀態,臉上布滿了平靜,好像在享受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彈奏這種音樂不就是一種享受嗎?

「千古絕唱,千古絕唱啊……」那名古琴手這個時候不由的感嘆的說道,大家也點點頭,臉上充滿了興奮,然後崇拜的看著黃然。

「呵呵,好了,大家別這樣看我了,大家在練習幾遍,等配合嫻熟了,就開始錄製……」黃然笑了笑,大家都點點頭……

大約又彈奏了三遍,配合已經很默契了,幾個人閉著眼睛就能把曲子很好的彈奏下來,黃然也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就開始了錄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