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報告!」

「報告!」隊列裏面直接響起三個聲音。

「出列!」

站在何晨光旁邊的王艷兵身子微微頓了一下,跟王艷兵從一個連隊裏面出來的何晨光再了解不過他了,他一動何晨光就知道他要拉什麼屎。

「別動。」何晨光低聲喝了一聲。

王艷兵愣了一下,最後還是沒有開口。

不過何晨光的聲音雖然小,但是韓雙依然聽到了,只是這個時候都沒有人說話,因為不僅僅是王艷兵,隊列裏面還有其他人也在阻攔自己身邊的人。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四個男兵,韓雙又看了看其他人,微笑着問道:「還有嗎?」

這一次沒有人說話了。

韓雙不在言語,直接沖站在對面的四個人道:「你們誰先來?」

「我來。」汪海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大聲開口道,「教官,我不是不服你當主教官,你也不用辭去教官職位,我只是希望你不要用這樣的方式訓練我們,其他任何體能訓練,地獄周,我們都不會有任何異議!」

「等你打敗了我,再說這些話。」韓雙微微笑了笑,然後沖他勾了勾手指頭。

汪海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猛的大喝了一聲,直接向韓雙沖了過來。

在他動手的剎那,韓雙的雙腳微微一用力,整個人瞬間爆發,她的身影如同獵豹一樣,瞬間啟動!

這是韓雙第一次全力爆發自己的全部實力。

她的身體素質在剛剛穿越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根據引擎殘片的掃描是160,而經過火鳳凰特訓隊的訓練,她現在的身體素質已經高達172點。

兩個人的身影幾乎是眨眼間就撞在了一起,韓雙的動作太快了,快到汪海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嘭」一聲沉悶的聲響,汪海的兩個攻擊而來的胳膊幾乎是瞬間被韓雙用胳膊檔開,巨大的力量讓汪海的身體動作都瞬間變形,但是在他動作變形的那一剎那,韓雙的一隻手已經直接繞過了他的胳膊從后抓住了他的脖子。

另外一隻手纏繞住他的胳膊,同時貼着他身子的臀部一用力,汪海整個人身子瞬間騰空而起。

「轟」的一聲巨大的聲響,汪海的身子幾乎是瞬間被韓雙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一百六十多斤的體重被從一米多高的半空狠狠的灌在地面上,巨大的衝擊讓汪海差點背過氣去。

韓雙沒有繼續攻擊,抓着他胳膊的那一隻手用力往起一拉,右腳插進他的身體和地面之間,接着右腿一用力,汪海的身子直接騰空而起,直接飛向了半米之外的糞池。

「嘩啦」一聲,汪海整個人橫著砸進了糞池當中,無數的黃褐色的物體瞬間四散飛濺而出,那邊的司務長直接往後退了好幾步,連這些菜鳥都下意識的做出了躲閃的動作。

但是站在那裏的韓雙卻面無表情,沒有任何動作,就那麼站在那裏,任由那些穢物濺在她的衣服上,頭髮上,看到這一幕的所有菜鳥都生生止住了自己的身形。

第一排的一些人同樣任由那些東西濺在了他們的身上。

而此刻,看着身上被濺的星星點點的韓雙,所有的菜鳥都沉默不語,因為此刻他們已經明白,韓雙敢不敢跳進去?現在她的樣子跟跳進去有什麼區別?

但是她剛剛身子連動都沒動。

脫開了這「炸彈」襲擊的司務長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嘖嘖」了兩聲,這好端端的小丫頭,是真的狠,看起來這以後狼牙裏面的小丫頭們也不能隨便得罪了啊。

現在這些年輕的丫頭,一個比一個狠啊!

糞池裏面的汪海是整個人砸進去的,此刻他已經勉強從裏面站起了身,但是他身上跟在糞池裏面玩了個潛泳都沒區別。

只是此刻他卻顧不得想這些,他整個人都有一些麻木的站在那裏,大腦都是一片空白。

「你們三個一起上吧,畢竟你們我訓練了你們一個上午,你們的體能還沒有恢復到最佳狀態,對嗎?這樣的話,你們三個人一起上,別到時候說不公平,說我欺負你們。」韓雙語氣平靜的開口道。

這話看似是為了他們考慮,只是當韓雙說出來之後,所有的菜鳥都忍不住有些羞愧的低下了頭。

剩下的三個菜鳥相互看了看,他們臉上也充滿了後悔,他們又不是傻子,汪海的榮譽他們剛剛都聽到了,全軍綜合技能比武上面兩個第一,兩個第二,這樣的實力代表着什麼他們都很清楚。

但是這樣的人,面對韓雙的時候,就一招!真的就一招!

「等什麼?你們三個一起上!這是命令!要是你們三個人贏了,我之前說的話依然有效。」韓雙冷笑了一聲直接開口道。

三個人相互看了看,然後其中一個人低聲說了兩聲,韓雙沒有阻止他們交流,只是面色平靜的看着。

短暫的交流之後,三個人立刻分開,直接向著韓雙包圍了過來,看着他們的陣型,韓雙的嘴角勾起了一絲笑容,她整個人就站在那裏,任由他們形成包圍圈。

當三個人對韓雙形成包圍圈之後,其中一個人猛的大吼了一聲,然後三個人直接向韓雙就撲了過來。

看到他們的動作,韓雙瞬間就清楚了他們打的是什麼主意,雖然有些無恥,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得不說,這是最好的選擇。

。 唐昊:「……」

唐三:「……」

唐元:「???」

唐三暗嘆一聲,道:「我可憐的弟弟啊,你自求多福吧。」

唐昊卻沒什麼反應,心中卻想到:「這孩子,不按套路出牌啊。」

唐元見到二人愣愣看著自己,有些不知所措,半晌才道:「你們……我怎麼了?」

唐昊卻在唐三再次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搖了搖頭,微微一笑,道:「沒什麼,小七,不想成為神匠就不想成為吧,不過你的武魂是昊天錘,學習基礎鍛造技巧,才能讓你更加熟悉地使用昊天錘。」

唐元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

唐昊又道:「想要達到人錘合一,就要將自己當做鍛造錘,然後將世間萬物當做鐵料,這樣一來,無論你是否使用昊天錘,整個人都能達到一個新的境界。」

唐元默默地聽著,聽見唐昊所說,心中豁然開朗,似乎找到了一個新的方向。

唐昊繼續道:「你的特訓要增加一項,先用這柄鍛造錘,將眼前這塊大鐵砣進行錘鍊,先鍛造一萬錘吧。」

唐元目露金光,道:「好!」

說罷,拿起鍛造錘,在手中顛了顛,心想這鍛造錘重量著實不輕,但是對他來說,卻沒有什麼沉重的感覺。

只聽唐昊道:「小三在小的時候已經將這個訓練完成了,所以,你現在開始。」

唐元點了點頭,當即掄起鍛造錘,腰間一震,瞬間爆發力量,巨大的鍛造錘在唐元手中,猛然落下,帶起一陣呼嘯的強風。

當!

鍛造錘砸在鐵砣上,地面震起煙塵。

唐昊見此,暗自點頭不已。

小七沒有使用過鍛造錘,更也沒有接觸過鍛造,發力的力量十分標準,先從腰間發力,再用肌肉將力量傳遞到手臂。

但是,唐元對力量的控制還是差了一些,準確來說,是對強重力量的控制差了些,因為唐昊看到,在鎚子落下的時候,反震的力量大部分回到了唐元身上,這點,唐三就比唐元做的好。

不過第一次使用鍛造錘,已經很出色了。

唐昊也不著急,一邊看著唐元,一邊出言指點,唐元一遍遍地在唐昊的指點下,發力、出力、落錘、再發力……

雖然他的發力十分完美,得益於他修行「判官奪命劍」多年,對於攻擊發力還是有強大基礎的,但是使用這種重量級的鍛造錘,就沒有像使用判官筆那般得心應手了。

在唐昊的指點下,唐元慢慢地,也能清楚地感覺到,他使用手中這柄鍛造錘,更加輕鬆許多了,一開始被巨力反震得發麻的手臂,此時酸麻感小了許多,揮下一錘所消耗的力量,也在慢慢減少。

沒過多久,唐昊見唐元已經上了軌道,不禁暗嘆,唐元的天賦果然厲害,想當初自己開始修鍊錘法的時候,好幾天都沒熟悉對發力、出力的技巧。

而唐元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

接下來,唐昊便不再關注唐元,任由他自己錘鍊,隨即又看向另外一邊。

他給了唐三一柄鐵鎚,讓他在瀑布底下的一塊凸起的圓石上修鍊,而唐三此時還未能在圓石上站穩腳跟,更別說揮動鐵鎚修鍊錘法了。

唐昊對此卻是不奇怪,那塊圓石在瀑布的長年沖刷下,本身就十分圓滑,在上面想要平穩地站立,已經是十分困難了,更不用說,要時刻抵禦上方那猛烈衝擊的瀑布,並且還要在這種環境下揮動重鐵鎚。

看來唐三的訓練可不簡單啊。

唐昊見唐三已經慢慢地尋找發力點,便也放下心來,完成特訓,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唐元與唐三二人,一個在揮錘砸鐵,一個在瀑布下努力站穩,兩人都一言不發,專註地做著自己的事情,對外界發生的事情完全就不知道。

唐昊不再看他們,而是走到昨天開鑿的那個石洞里,盤膝而坐,閉目修鍊。

入夜時分。

唐昊從冥想中醒來,走出山洞之外,抬頭見星辰布滿夜空,沒想到時間過得如此之快,看來孤身一人的生活,和一家子待在一起的生活還真不一樣。

走到湖邊,唐昊見唐三已經耗儘力氣,不再特訓,而是盤膝坐在樹下恢復修養。

而此時,「當、當、當」的聲音依舊持續不止。

轉頭看去,唐昊見到唐元已經脫了上衣,自顧自地錘鍊著那塊大鐵砣,朦朧的月色籠罩下,看不清唐元的表情,但是可以從他那行雲流水般的動作,以及落錘擊打所產生的十分規律的聲音,可以看出,唐元已經逐漸熟悉了鍛造錘的使用。

唐昊暗自點頭,這才過了一天的時間,唐元就達到了這樣的水準,實在是個奇才,莫說是他,即便是唐三,當時也沒有這般神速的進步。

當然,唐三那時候還小,而且唐昊不知道的是,唐元有修行過劍法的基礎,一法通,萬法通,很快就能找到訣竅了。

唐昊走到唐元身邊,慈愛地道:「小七,今天就先到這裡吧,修鍊要張弛有度,不是短時間就能達到目標的,消耗太大,也會影響你的根基,明天再練吧。」

唐元神色不變,目光不移,頭也不抬地答道:「好,我再打一會兒,我沒多大的損耗,還能堅持。」

他說得沒錯,他還真是沒什麼消耗。

說話之間,唐元的手中的動作也沒有絲毫滯緩,上班身的肌肉,就像水銀一樣,從腰間流向肩膀,再到手臂,接著,一聲清脆的錘鐵交擊之聲便隨之發出。

當!

從鍛造錘擊打大鐵砣的聲音中,可以聽得出來,錘鐵撞擊所產生反震之力已經被唐元控制得微乎其微。

從一開始的百分之八十的反震,到如今被控制在百分之十以內,雖然唐元還沒有達到爐火純青,遊刃有餘的地步,但是在他的刻意控制下,這個反震力度的削減已經很不錯了,這短短一天的進步,可謂是飛速。

唐昊可以聽得出來,感到無比的欣慰,本來以他推測,唐元起碼要十天半個月才能控制反震之力,卻沒想到一天就做到了。

不過唐昊對於唐元給他的震驚已經足夠多了,此時都產生免疫了,完全見怪不怪。

他囑咐了一句:「別消耗太大了,我先去撿些柴禾。」

說罷,便遠遠走開。

唐元沒有回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修鍊當中,這是他自小養成的習慣,只要是修鍊,便是心無旁騖,這才使他對於感悟有超乎常人的機緣。

過了一會兒,唐昊撿了一大堆柴禾回來,還順手採摘了些野果,正準備將火生起。

這時,唐三醒來,恢復了些元氣,走到唐昊身邊,道:「爸爸,我來吧。」

唐昊看了唐三一眼,點了點頭,也沒多說什麼。

不遠處的錘鐵交擊的「當、當」之聲依舊不停,唐三看了唐元一眼,有些擔憂,覺得唐元訓練的時間太長,會對身體有害。

他又看了一眼唐昊,見他沒說什麼,便也不敢多言,低頭開始生火。

過了一會兒,唐元將鍛造錘放下,停止了錘鍊,緩緩走來,見唐三已經開始在烤魂獸肉了,便道:「我出去一下。」

唐三疑惑道:「你幹嘛去?」

話還沒說完,唐元便留下了一道瀟洒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過了大概一頓飯的工夫,唐元又從深夜的樹林中返回。

唐三問道:「小七,你怎麼那麼久?肉烤好了,快來吃。」

唐元點了點頭,從魂導器中拿出了一丈多高的柴堆,放在石洞之中,又取了一壇藥酒,回到篝火旁。

唐三問道:「你去打柴了?」

唐元聳了聳肩,道:「是啊,打完鐵感覺還沒盡興,就順便去砍些柴,咱們要在這裡生活一段時間,老是撿樹枝生火也麻煩。」

說話間,給唐昊倒了一碗酒。

唐昊端起酒就喝,心中暗道:「這小子還挺細心,倒是隨了阿銀,不像我……不過這小子是吃什麼長大的,體質那麼逆天,打了一天的錘還說不盡興,他不是偷懶吧?」

想到這裡,唐昊問道:「小七,今天打了多少錘?」

唐元答道:「也沒多少吧……」

話還沒說完,唐昊心中便道:「我就知道,這小子偷懶!算了,偷懶就偷懶吧,孩子也夠苦的了。」

唐元繼續道:「好像是一萬八千錘,還是一萬七千錘,記不得了。」

唐昊下意識脫口道:「嗯,沒關係,明天繼續努……等等,你說多少?」

唐元愣愣地看著唐昊,道:「一萬七或者一萬八啊。」

唐昊和唐三聽完,對視一眼,倒吸了一口涼氣。

唐元看著他們這個表情,奇怪道:「怎麼了?多了少了?」

唐三咽了咽口水,道:「小七,你都不休息的嗎?」

唐元詫異道:「這不是在休息嗎?」

唐三苦笑一聲,道:「我是說今天一天,你都在練錘?」

唐元聳了聳肩膀,一臉無所謂地道:「我不累啊,休息幹嘛?有生命之力在,我基本沒什麼消耗,不用休息,習慣了都。」

唐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