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夫人!」

修眾中向忠忽然輕呼一聲。

突然一道天雷閃耀,那風兒將手一揮,雷滅!復將玉手一合,那肆虐之毀滅氣機忽然似如煙火熄滅。而其時,女神一般之風兒倏然而逝,天地之間唯餘一聲嘆息!

大約是十數天之光景,那不足一聲痛苦呻吟,而後緩緩兒睜開了眼。其四向一顧,見無有風兒,大驚!

「風兒!風兒!」

「大人,夫人完好,不用掛心!」

魏廬嘆一聲道。

「喔,魏廬,爾等無事吧!」


「大人,吾等完好,無有一修受傷!」

「風兒?」

那不足聞聽諸修無事,心下大安,復張開嘴叫道。

「大人,天火肆虐時,風夫人忽然形貌大變,只手之間消了危機,然其居然羽化矣!」

「啊!」

不足忽然哽咽,眼角微紅,強自忍住,仰面定定兒瞧了高天,半時不語。

「大人!」

向忠等亦是眼角泛紅,俱不知如何安慰其大人。(未完待續。。) 數百萬里之外,若干大圓滿之大德上修正以人、妖為屬,劃歸兩大陣營相持。忽然諸修皆一頓,人族一修道:

「老妖,可曾感受到些許玄妙之天機么?」

「嗯,果然!老衲先時還以為是幻覺呢!既然牛鼻子如此言說,定然是有事也!呵呵呵……」

「難道是妖族之大能飛身么?」

那老道皺眉道。

「嗯,難道不是人族之大能么?」

兩大修相互對視一眼,忽然同時坐地,掐訣查視。好半天,二修同時驚懼起立,那老妖肅然開言道:


「亘古丘陵居然毀歿了!」

「難道其中之大陣遭破解了!」

言罷,兩大修同時吩咐自家陣營之大修道:

「諸位,去幾修往查亘古丘陵,或有機緣也不一定!」

人、妖各三四修駕了雲頭,往南疾馳而去。

此時已是亘古丘陵毀歿十數日之時候,不足等已然能放開手腳駕雲而行,卻早飛出那已然焚毀之丘陵險地。那姚祥緊緊兒隨了不足以為守護之責,見其大人臉色頹然,悶聲不響,只是低了頭行路,不自禁心存歉意,於是小心問道:

「大人,那丘陵大陣爆毀居然毀歿了百萬里之方圓,若非夫人,怕是吾等盡數魂飛魄散也。然屬下不解,那大陣怎得便是盯了吾等呢?」

「其陣核便在雙峰之陰陽道藏果上,然布陣巧妙。便是某家已然無能查視得清!魯莽間不慎引發大陣,差點壞去吾等性命!」

「大人,那等聖寶,便是仙神亦然要設法取之!此事不涉大人!然此地似是人為造成,不知會是何人?」

「或者此中有秘辛,只是吾等不知罷了!」

「便是不知此秘為何?」

「汝倒是這般好奇也!恩?似乎有修來也!」

那不足正這般言語,忽然抬頭瞧向天外。

愛到深處,總裁的心尖暖妻 向大人,向大人!大人覺察有修臨近也!」

姚祥隨即對了向忠傳音道。

「嗯,結陣!」

那向忠聞言大聲吩咐道。

眾修紛紛以操演之位置結了法陣,而後靜靜兒等待。

一個時辰罷。人、妖八大修駕臨。其一眾各施神通,駕了雲頭氣勢洶洶而來。

「咦?爾等陰陽合之境界,怎得可以入得此間來?」

那八修觀之大驚,齊齊問道。

「上修大人。怎得與妖修齊聚?」

「哼!此事亦是汝等敢發問者?」

其一人修傲然冷漠道。

「爾等如何進得此中來。還不快快道來?」

一妖修冷冰冰道。

「諸位大修。吾等哪裡知道如何入得其間?便是那血海侵蝕時,吾等拚死結了一座法陣守護,然那大陣只是數息便遭毀損。正是吾等閉目等死之時,不知怎的,一陣眩暈,清醒時便已然在其間也。」

向忠前進一步,躬身一禮道。

那人族四修聞言相互對望一眼,一修道:

「汝等可是於亘古大陣脫身而出?」

「亘古大陣?便是前些時爆毀之地么?大陣爆毀時,吾等確然在其鄰近之一處平湖上歇息!波及不強,然那驚天動地之聲勢確然駭人心魄!便是此時吾等仍心存懼意呢!」

那八修注視了向忠,其一修道:

「吾觀諸汝之心脈不甚平緩,大約無有將內情盡數講出。不過大致不錯也。人族之道友,如此吾等各取一半其間之低階修眾復命如何?」

「此吾人族之修,怎得由爾等妖修同道拘捕耶?」

「哼,爾等以為可以對抗吾等四修么?」

那妖修大怒,口角微露忿然之色道。

「吾四修或許討不了好去,然加上此一眾晚輩則復何如?」

那人族一修冷冷道。

「算了!便一起吧。兩族大能俱在一起,便去那邊可也。何勞神區分你我!此刻吾等還是去亘古丘陵察視一番罷。」

一人修忽然道。人、妖數修聞言盡皆復往前去。只是不過片時便身形裊裊不復再見。

「大人,吾等此時還是快快去吧。」

「何談脫身?彼等已然留下話也,尚自溜走,生死自負。」

讓恨蒙住了雙眼 ,便自圍攏了不足坐地靜修。

其時那不足正運施了初創之知微洞天道法訣,將那渾體之魂力、魄力、識神之力連同生機之力盡數融入天地之中,方圓百里之內無論山石土木、飛禽走獸、鳴蟲蝶蛾盡數共鳴於胸。或是遭生死危機、或是風兒飛升之失落,那不足居然道訣大進!此時便有一縷感觸,似乎此百里之內萬物盡在掌控之中!欲山崩,山便自會崩毀。慾火起,火便自會燎原。欲水生,水便自會滔滔。欲取萬物之生機,萬物便自亡矣!當真予取予奪,無有阻礙!唯此時法能孱弱,不能支撐爾!

大約四五日後,那一干八修復駕了雲來,其俱各面色不善,驚懼之色無有消散。

「起!隨了吾等前去吧!」

一人修道。不足等聞言駕了雲隨了彼等疾行,大約月許時日,忽然前方一座高入雲天之大山隱隱現出。

「那便是龍墟秘境,可惜每臨秘地現世,唯十修可入,過之則必有五雷轟下,斬殺修眾也。」

一人修道。那不足等觀其山高險峻,心下震撼。向忠道:

「前輩,龍墟是何?吾等從無有聞也!」


「此人界至高秘辛,爾等不過陰陽合之流,哪裡配知悉其中之秘!」

另一修傲然道。

不一時,不足便覺察前方有人界至高大能之修之氣息,待其一干人等落下雲頭,那兩方大能注目而視,眼中皆露出驚異之神色。忽然一修大聲道:

「喔!爾等不是那名喚七十六修眾之一夥道友么!不過以爾等之修為境界怎得可以入得此間來也?」

於是向忠復將那一番話兒編排一番,眾大能雖不可能盡信,然自中古以來,典藏古籍之中,哪裡有過小修入得此玄異空間之記載耶!便是大能者之流強自挾帶而入者,亦是無有不亡者也!

「史道友,別來無恙啊?」

忽然一聲笑吟吟道。那不足聞言不得已強自行出躬身一禮道:

「陛下貴為大陸至尊,怎得亦然入此險境?」

「呵呵呵,吾等大圓滿之流,非此間不能有機緣羽化也!倒是汝,雖有宗師之譽,然以此神通境界來此,大出朕之意料也!」

「還不是拜大陸上前輩大能所賜么!吾等拚死抗擊外敵,卻不料僅僅如萬眾人、妖兩族之低階道友一般,乃是血祭之犧牲品爾!雖僥倖不死,卻落入此間死地也!」

「哦?哈哈哈……大陸上億萬修眾修行,然天地神能元力漸趨沒落,非如此不能平衡也!再者,此間玄異空間非得千萬修眾之精血血祭方能大開,此界大能方有羽化飛升之機緣!小小低階之修眾,螻蟻也,血祭便是其宿命!何嘆之有!」


「大陸上不知幾多修眾事爾等為師、為君父,為長兄一般,卻原來不過豢養之禽獸!此即為修行耶?」

「哈哈哈……史道友果然良人也!」

那大華帝國之聖主傲然大笑。(未完待續。。) 人、妖兩族此時正自相持,而不足等之到來恐有破了此平衡之嫌。故妖族之大修亦是巴望了此等數十修覆沒了才踏實!當是人族之修應護佑了此等數十修安然才好。然不足之傲然質問,以及諸修不明此一夥修眾之實力,是否可以為相助焉,仰或拖累?故欲相試其能,由是便暗中將出一修出列。

「大膽!汝何人?居然敢無視吾等?」

一大儒般模樣之修冷喝一聲道。

「不敢!然斬殺大圓滿大能,某家已然非是第一次也!」


不足雙目凝視其修,那大儒忽然心間一凜,經不住仔細觀諸不足。眾人、妖兩族之大能聞言俱感驚訝。

「小輩,好大口氣,不知手段與口氣是否一樣大呢!」

那儒修轟然將其身具之威勢外放,覆壓而來。

不足面色微變,然仍往前一步道:

「既然前輩有心稱量,某便捨命相配如何?只是若某僥倖不死,此間大能可否容許吾等一體探寶,且平安外出呢?」

「大人!」

七十六修眾聞得是言,大感驚懼。不足方傷愈不久,身體法能未曾恢復,此時與大圓滿之修相爭,幾欲送死爾!

那不足卻將手一揮,復上前一步道:

「諸位人、妖兩族前輩可願意應承?」

那妖族當頭一修望了人族之聖皇道:

「不知聖皇如何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