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了好了,小蝶乖,不哭哈~」

林飛一邊溫柔地**著孫小蝶的秀髮,一邊生疏地安慰著,沒辦法,他也沒經驗啊!

「好一對狗男女啊!林飛,孫小蝶摸起來很爽吧?」

(本章完) ,而且對他來說最有利,他相信林飛之所以提出這麼個賭約,就是想利用心理優勢逼得自己不敢應約,然後他就可以不戰而勝,從而謊話也不會再被揭穿。

不過,他劉書豪豈是那種縮頭烏龜呢?

林飛越企圖逼迫他,他就越要勇於接受挑戰,只要不退縮,林飛的企圖就肯定會失敗!

如此一想,劉書豪更加堅定答應賭約的決心。

「好,一言為定!」

「小蝶,你銀行卡賬號多少?」

見劉書豪答應后,林飛就立刻轉頭問孫小蝶,「有沒有開通簡訊到賬服務?」

孫小蝶還想著怎麼勸林飛停下來,不要打這個賭呢,一下子聽到林飛這麼問,她條件反射般答道:「農行卡的,622848……林飛,你問這個幹嘛?」

「給你轉賬啊,然後你把收到的收款信息給劉書豪看……」

「你瘋了?你給我轉賬?你有那麼多錢嗎?林飛,好了,我們別鬧了行嗎?我欠劉書豪的錢我會去打工掙回來還他的……喂,林飛,你幹嘛掏我口袋?」

孫小蝶一陣驚訝,隨後繼續苦口婆心地勸起林飛,而林飛則趁機掏她口袋,一下子就把錢包拿了出來,再快速地從裡面抽出唯有一張農行卡。

林飛也隨之拿起手機,對照著孫小蝶的農行卡在飛快地打著字,手速快到肉眼都看不到了。

孫小蝶整個人都看呆了,劉書豪也差不多,不過劉書豪他很快就冷靜下來,接著心裡不屑地說道:「裝神弄鬼的,不就是裝個賬而已嘛。」

「滴滴~」

在林飛的手停下來不到兩秒,孫小蝶的手機便響起了信息到來的聲音,她習慣性地掏出來一看,當即嚇得「啊」地叫了一聲,差點把手機給扔掉。

「小蝶?怎麼了?」

劉書豪假惺惺地關心問道,不過孫小蝶沒有答他,而是滿臉驚訝地將手機拿到他跟前,示意他看一下。

不看還好,一看不得了。

「什麼?一百萬!」

看著那條信息的內容,赫然是寫著「尾號為8878的銀行賬號,入賬1000000元」,劉書豪立刻傻眼,眼珠子都快凸了出來,滿臉的不可置信。

他林飛不是學生嗎?不是家境很普通嗎?

怎麼身上會有那麼多錢?

(本章完) 「不可能!這肯定是假的!」

劉書豪後退了兩步,接著滿臉猙獰地看著林飛,大聲說道。

「你說假的就是假的?那我也可以說你給小蝶墊付的錢都是假的咯,這樣,你要是不信,我們現在就去外面銀行的ATM機那裡查賬,怎麼樣?」林飛笑了一下,問道。

「劉書豪,你以為林飛是神仙嗎?還可以偽造銀行簡訊,你看看這信息是誰發來的,95578,那絕對是農行,錯不了。」孫小蝶插了一句,她現在雖然還沒從剛才的震驚中完全緩過來,但也見不得劉書豪如此睜眼說瞎話。

「去就去,誰怕誰!」

劉書豪想了一下,還是心存一絲僥倖,希望最後去ATM那裡,可以立刻揭穿他們的騙局。

「那行,走吧!」

林飛無奈地聳了聳肩,拉著孫小蝶的手,和劉書豪一起出了門。

十分鐘后,三人就從外面再次回來。

劉書豪面如死灰,垂頭喪氣的樣子和剛才沒去之前簡直判若兩人。

在ATM機那裡,隨著孫小蝶銀行卡內顯示出來的數額跟到賬簡訊一模一樣后,劉書豪就知道這次的打賭,他輸了。

不甘心吶!

而且這次輸的太冤枉了!

一直到現在,他還是不願接受這個結果,尼瑪,太打擊人了。

再者,最重要的是,這次必輸了,就意味著他劉書豪之前投進去的接近六十萬,等於打了水漂,即便林飛已經將錢還給了他,可這不一樣,他沒得到孫小蝶,跟白乾有什麼區別?

所以,他不會那麼輕易地認輸和放過林飛,即便輸了,也不能讓林飛如願。

「劉書豪,你輸了,該履行承諾,任我處置。」

一回到原來的地方,林飛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滿臉戲謔地說道。

「好,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劉書豪的確輸了,你想怎麼處置都行,我不會有半點意見。」劉書豪大義凜然地點頭說道,心中卻陰狠地想著:屁,你有沒有那個機會處置我,也是個問題呢!

不過,他的小心思林飛並不知情。

林飛還以為劉書豪是不是突然開竅了呢?要不然怎麼可能會這麼聽話呢?

反正管不了那麼多了,既然他都答應了那就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趕緊解決才是王道。

「這可是你說的啊!好,聽好了,我要你立刻把和小蝶的婚禮給取消掉,並且寫一份保證書保證以後都不能再騷擾小蝶,否則將會被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林飛說道。

「這麼狠?」

劉書豪一愣,隨後咬了咬牙點頭,「好,我答應你,婚禮會取消,保證書我馬上給你寫,不過你得過來一下,我有些話想要跟你說。」

「有什麼話不能大聲說?非得靠那麼近嗎?」林飛當即起了戒心,他覺得劉書豪很反常,肯定有什麼陰謀。

「你過來我才能說,不過來的話我就不說了。」

「那好,我過去!」

說完,林飛就走了過去,三兩步就到劉書豪的跟前,孫小蝶本來想拉住林飛的,但無奈林飛走得太快,所以沒拉住。

「林飛,小心……」孫小蝶擔心地喊道。

「放心,小蝶,我不會有事的。」林飛朝孫小蝶笑了笑。

「瑪德,好一對狗男女,在我面前還要卿卿我我,豈有此理,等一下我要你林飛死!」

見到林飛和孫小蝶甜蜜對話的畫面,劉書豪就像吃了蒼蠅那樣難受,肚子裡面本來就積了不少的醋意和怒火,此刻更是直接飆升到了最高值,眼睛都要噴火出來了。

「我來了,劉少,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林飛看向劉書豪說道。

「來人吶,大伙兒把他給我抓起來,快點!」

劉書豪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林飛,然後臉色一變,頭也不回就大吼了一聲,接著整個人快速往後退,足足退到一米多開外的地方這才停下來。

咻~

天花板上面傳來一陣聲響,林飛抬頭一看,只見一張粗繩編織成的大網從天而降,片刻間已經落在他身上,將他給團團包住。

「快點用力拉!」

劉書豪在旁邊大聲指揮著,看向林飛的眼神就像是見到獵物掉進陷阱裡面一樣,充滿了興奮。

話音一落,四面立刻出現四個壯漢,他們人持一條繩索,分別從四個方向進行拉扯,很快就將林飛給包得死死的。

「劉書豪,你瘋了嗎?你這個卑鄙小人,輸了就耍陰招,太卑鄙了,輸不起!我看不起你,你還不快點放了林飛,否則我……」孫小蝶被這一幕給驚呆了,她沒想到像劉書豪這樣的人,居然懂得提前設伏?這可一點都不像他啊!

孫小蝶猜對了,以劉書豪的性格他斷然不可能會想到這樣的方法,可是他不是有錢嘛,也養了十幾二十號手下,有文有武的,平時整人的招數也沒少琢磨,只要劉書豪發個簡訊指令過去啥的,那些人就會自動幹活了。

「我瘋了?我猜你才瘋了呢!」

劉書豪獰笑著說道,「就算我輸了又怎麼樣?你孫小蝶始終都是我的,想逃?哈哈,做夢!至於林飛,抓起來關起來也還是挺有用的,帶走吧!」

說完,那四個手下就再次發力,將繩索拉扯得更緊,然後準備過去將林飛壓住,再綁緊抬走。

劉書豪這四個手下,算是他養的一眾手下中力氣和身手都最好的幾個,平時一般都不動手,一旦動起手來那就是志在必得了,從未失手。

他們以為這次和之前的一樣,所以根本就沒把林飛放在眼內,只知道將林飛綁起來后扔進地牢裡面關著就行,簡單得要命。

「大壯,待會兒完事了喝酒去。」左側那位笑著說道。

「牛哥,聽者有份啊,對不?」右側那位插了句話,接著更是將繩索給大力狠狠一拽。

「好好,不醉無歸!」

「喝完酒還有餘興節目呢!」

「餘興節目?哦……嘿嘿,我喜歡餘興節目……」

四個人就這樣肆無忌憚地聊了起來,完全把林飛當成透明,他們可能認為林飛現在是插翅難飛,不可能逃脫。

皇家棄女:鳳主天下 「呵呵,四位大哥,其實餘興節目……我也喜歡!」

(本章完) 何回應。

然後,劉書豪又一連喊了將近十幾遍,竟還是沒人回應。

見鬼了嗎?

怎麼可能一直沒回應呢?

「喂,劉少,別喊了,他們現在肯定聽不到,因為都去找周公了。」林飛輕輕撫著孫小蝶,繼而說道。

「找周公了?你、你對他們做什麼了?」

「沒做什麼啊!就是覺得他們四個那麼辛苦,讓他們歇息一會兒而已,沒惡意哦!」

「你……」

劉書豪狠狠地指了林飛一下,接著轉身撒腿就朝那四個手下的方向走去,很快就到了現場,見到四個手下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呼嚕打得那叫一個響,甚至有人的嘴角還要含春,肯定是在夢到什麼美好的畫面了。

而這還不算,那四個手下身邊零零散散地散落在地上的東西,赫然就是那一條精心製造的手鞭子,此刻卻斷成一段一段的,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給震斷似的,裂口沒一個是平的。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啊!不可能啊!」

彎腰下去撿起其中一小段,劉書豪仔細端詳了好久,還是不敢相信。

「很簡單啊,劉少,我來告訴你吧。」

林飛微微一笑,說道:「經過是這樣的,我試著用力去掙扎開繩子,沒想到還真就成功了,然後我再給你這幾個手下給點了麻穴,所以他們還會昏睡半個多小時才能醒,再然後的你也知道,那我就不說了。」

「怎麼樣?這個結果滿意嗎?」

「呵呵,滿意滿意……」

「滿意就好,來,給我馬上寫保證書!」

林飛臉色一冷,對劉書豪說道。

劉書豪現在哪還敢反抗,一聽林飛的話,便立刻去拿紙和筆來快速地寫了一份保證書,承諾以後不會再去騷擾孫小蝶和她家人。

寫完后,林飛就將其收起來,然後他再和孫小蝶離開。

「林飛,你放心,今日之辱,他日我劉書豪必定百倍奉還,哼~」

看著林飛和孫小蝶離開的方向,劉書豪咬牙切齒地大喊,並且順手抱起旁邊的一個仿古花瓶狠狠朝地上一摔,哐當一聲,花瓶應聲而被摔爛,碎片濺了一地……

路上,林飛忍了一會兒便再也忍不住,問孫小蝶:「小蝶你怎麼不說話呢?」

孫小蝶一臉擔心地說:「林飛,我擔心劉書豪會對我父母進行報復,他們年紀大了身體又不好,我怕……」

「不用怕,有我呢!」

林飛咧嘴一笑,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本章完) 其實林飛和孫小蝶的想法一樣,都覺得劉書豪的保證書什麼的並不靠譜,之所以讓他寫,也只是想狠狠打壓一下他囂張的氣焰罷了,對於他是否真能如保證書上寫的那樣做到不再騷擾孫小蝶及其家人,林飛並不抱任何希望。

所以,林飛早就想好了對策。

「師父,是您嗎?天吶,真的是你啊!哈哈,我就說今天我怎麼一起來左邊眼皮就跳得特別厲害呢,原來是好運要來了,師父您可打電話給我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想您嗎……」

電話一接通,沒等林飛開口,那頭的董慶榮就激動地噼里啪啦說了一大通,越說越肉麻噁心,林飛實在聽不下去,趕緊出言打斷。

「行了行了,你的心意我都懂,找你有事呢!現在有空嗎?」

「有空,當然有空,絕對有空啊,師父!」董慶榮立刻不哭,好像有人跟他搶什麼似的,叫嚷著答道。

「……」林飛額頭一陣黑線泛起,無奈苦笑了一下后說:「有空就幫我派幾個人過來,保護一下我同學和她的家人。」

「師父,我可以問清楚一下嗎? 絕色毒醫:金主的祕密戀人 那個同學?男的女的?」董慶榮忽然聲音變得八卦了起來,嘿嘿笑著問道。

「咳咳……女的,叫孫小蝶,你見過的,好了,問那麼多幹嘛?馬上給我派人過來,知道嗎?」林飛尷尬地乾咳了幾聲,接著擺出一副師父的口吻訓斥道。

「嘿嘿,知道了,師父,我一定派最得力的手下去保護未來師母的,嘿嘿……」董慶榮嘿笑著說道。

「你是不是皮癢?」林飛哭笑不得,這董慶榮比自己大那麼多,雖然名義上是自己的徒弟,但實際上按照輩分都可以做自己大伯了,現在跟自己說話還像個小孩似的,也是沒誰了。

「嘿嘿,師父不捨得的,倫家那麼聽話……」

「滾~」

林飛笑罵了起來,自己也忍不住笑場了。

隨後,林飛恢復正常,告訴董慶榮孫小蝶父母現在所在的地址,交代他要留意一個叫劉書豪的富二代,董慶榮拍著胸口保證一定會完成任務,請林飛放心。

掛掉電話后,林飛發現孫小蝶臉色紅僕僕的,甚至不敢看自己,便忍不住問她怎麼了。

「沒有,林飛,要不你先回去吧,我還要去醫院看我父母呢。」孫小蝶咬著銀牙,抬起頭來看著林飛,說道。

「這麼晚了,你還要去醫院嗎?要不先去休息一晚上,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吧!」

林飛想都沒想,直接就脫口而出了,殊不知孫小蝶聽到這話的時候,俏臉立刻紅了個通透,也不知道想到哪裡去了,低著臻首不敢再看林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