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對,我麾下有一名小將,其潛力天賦不錯,想為他謀個好的底蘊。」李典沉聲道。

「呦,看來這個小將,甚得你認可啊!」林牧欣慰道。能得李典認可,可不容易。看來領地的新生代,還是有大將人才的嘛。

「不過……那些魂符暫時使用不了。」欣慰的林牧,又輕輕搖頭。

「用不了?」李典微微一愣。

「額,其實用也用得了,但是不值得。」林牧眉頭一擰道:「那些魂符,一枚是史詩級歷史謀士,七枚傳奇級歷史武將,然而,可能因為是古代傳下來的,天地對其有巨大限制,若現在使用,則降一階。」

「換句話說,若使用史詩級的魂符,只是向天地謀取一個傳奇級的歷史謀士之位而已。傳奇級武將則為一流歷史武將之位。太不值當了。」林牧沉聲道。

八枚魂符,林牧把它們當成是領地軍事發展的底牌,並沒有宣告給眾將知曉。它們的使用,也未合時機。

「原來如此……」李典一副恍然的模樣。

降一階,代價實在太大了。它們,不同於一流二流三流,一階兩階看不出有什麼巨大鴻溝。

史詩變傳奇,就好比,于禁變李典,那是劇變。

「呵呵,等以後時機成熟,沒有天地限制,就可以了,你們荒龍鐵騎,只要積累多點功勛,那就能勝過其他軍團的將士,一枚兩枚魂符完全沒問題。」林牧熟諳激勵之道,鼓勵道。

林牧猜測這些魂符不是一直有限制的,等天下大亂,群雄崛起,魑魅魍魎都冒出來之時,應該就沒有限制了。那位古之龍主,其復生的時間,應該也是天下大亂之時,只是讓林牧等給破壞了。

一切,都有因果。 時間在林牧與李典熱切聯繫感情下,緩緩流逝。

倆人根據地圖,徑直離開陳倉縣城,往洛鴻亭趕去。路上,兩人感慨頗多。

與會稽郡相比,司隸這邊的郡縣非常繁華,販夫走卒明顯多了一倍。而玩家數量,也是如此。

野外的村落鄉鎮的布局,也明顯規範了很多,錯落有致;官道筆直寬敞,行人秩序井然;官道兩旁肥沃無比的田地全都開發完備,成片成片的青翠田地,一望無垠,翠綠萬頃,讓這邊的天空增添了一份綠意。

林牧通過觀察,也明顯感受到,這邊的村落、鄉鎮等,明顯比會稽郡的更顯生機勃勃。會稽郡那般的村落鄉鎮,雖然開發得也不錯,但總是有種荒涼的感覺。

兩者仿若是農村和現代城市的兩種模式。

易過容,低調的林牧和李典,沒有引起玩家們的注意,很快就來到了目的地。

當林牧和李典來到頗顯偏僻的洛鴻亭部前,本以為洛鴻亭的官吏來接待他們,而洛鴻亭也會如其他亭部那樣,忙碌但卻不喧囂,秩序井然。

然而,此刻門庭若市的洛鴻亭,讓林牧一陣錯愕。

「怎麼這麼多人了?」林牧看到擠滿亭部前空地的士兵,人頭攢動,眉頭微微一蹙。

「不會吧,這些士兵難道就是戰神鎮的?烈火戰神那傢伙,如前世那般,也來了?」林牧觀察一番,心中暗道。

林牧麾下的夜影部能如此精確地找到這裡,是因為林牧的指導。而林牧的指導信息,也是從前世戰神鎮那裡獲得的。

前世戰神鎮,就是在這裡收穫了一位一流歷史武將,他的名字,和黃忠差不多音,為王忠!

毒步寵後 前世的戰神鎮,可是把王忠誤解為箭神黃忠,十分低調來攻略他。

而在收服后,為了裝逼,才把具體的信息爆料出來。

想不到,提早了這麼久,戰神鎮還是按照軌跡出現於此。

林牧古怪地笑了笑,不以為意,縱然是原主來,以他的底蘊,不會有絲毫的怯意。

伏波將軍這個名頭,就足以。

「曼成,走!」林牧帶著李典,沒有理會涌動的士兵,直接擠進去。

這些玩家士兵,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沒有將這裡圍起來,反而個個仰著頭顱,往亭部里看,他們都想看看所謂的歷史名將是長啥樣子。

「咦,鬍子,剛剛擠過去的那兩人,穿著有點異樣啊,好像不是我們戰神鎮的?」

「額,不會吧,不是我們戰神鎮的,敢直接擠進來,不怕我們干他?這裡這麼偏僻,應該沒啥玩家的。不怕的。發哥,聽說這次出來,是為了招募黃忠啊,是不是真的?箭神啊!!如果我們戰神鎮真的招募到黃忠,就發了!!那什麼于禁周泰,還能那麼嘚瑟?」

「應該吧。我也挺期待的。唉,可惜不夠格進去。」

……

一路順利擠過去林牧和李典,搖搖頭,臉上也不由露出一抹古怪,戰神鎮的士兵,素質真的這麼差?還是烈火戰神這傢伙,沒交代下來,急匆匆趕來的?

不管如何,林牧很快就來到了亭部議事大廳前。

而這個時候,圍在亭部前的最後一層戰神鎮的士兵看到林牧李典倆人徑直向里走,才終於發現了異常:「你們兩個是幹什麼的?」

「吾乃討逆將軍,是來巡查的!」低調易過容的林牧,直接高聲喝道。

「將軍?討逆將軍?」 全能影后在線修真 林牧的話語,鎮住了眾人。

「軍侯,使用偵查技能探查一下。」為首戰神鎮的玩家低聲對旁邊的一位士兵道。

「好!咦,黃忠??怎麼回事?!」那位軍侯玩家偵查林牧的屬性后,滿臉錯愕,驚呼道。

「你說這個將軍,名字也叫黃忠?」首領聞言,眼眸一瞪,驚叫道。

看到眼前戰神鎮的玩家如此之色,林牧嘴角微微一翹。他現在改的名字,就是惡搞的。

「你們是何人?為什麼圍著亭部?難道要造反嗎?」林牧一揚腰間的討逆將軍印綬,反客為主,一臉肅殺之色道。

「造反??!NPC說我們造反?」人群中不斷傳來疑惑聲。

「我等只是隨軍尉大人來拜訪好友的,不是造反。你看我們大家,都只是看看熱鬧而已,沒有擺開陣勢。」為首的那個玩家將士,聽到林牧的話,馬上解釋道。

「原來如此,那好,你們繼續看熱鬧。」林牧聞言,臉上肅穆之色微微一緩道,不等眾人回應,馬上帶著李典往裡走。

今天漲見識了,原來這些所謂的巔峰領地的精英成員,也不是生活在天上高閣的精英嘛,還是如此生動,貼地氣的。

林牧心裡不由感慨著。

一進入亭部,寬敞堂皇的議事大廳就映入眼帘。洛鴻亭,還挺有油水的嘛。

寬敞的議事大廳中,八個人各自端坐在大廳中央的長條桌胖。

林牧一踏進大廳,馬上把偽裝卸去,露出原貌。接下來是真誠的招募,需誠懇真實。

而李典也把身上的一些普通物理偽裝給卸去。(林牧的是法術道具偽裝,嘿嘿。)

八個人,其中三個是戰神鎮的人,烈火戰神赫然就在其中。

而其他五人,都是洛鴻亭的官吏,其中一個就是大荒領地的夜影部的成員,不過此刻他的身份,是洛鴻亭部的一名小曹事。

端坐在中央的,赫然就是此行的目標人物,剛上任不久的亭長王忠!

按照現實的各種歷史、資料,王忠此人是曹操一方的人。官至中郎將、揚武將軍、輕車將軍等,封都亭侯,算是一個不出名的大人物。

在神話世界,經過神秘演化,王忠得天地庇佑,位列一流歷史武將。

王忠,是林牧曾經制定的【嶄露頭角招募計劃】的第一號目標。

【嶄露頭角招募計劃】,前三個目標,都是武將,也是神話三國中,按照常規狀態冒頭的三位歷史武將。

看到『熟悉』的王忠,滿臉笑容的林牧不由在心中默念一句:「王忠出現了,那麼一流歷史武將孫觀、二流歷史武將尹禮等目標也快出現了吧。」

.com。妙書屋.com 林牧心中默念的歷史武將,在他的角度來看,是按照正常歷史軌跡出現的普通歷史人物。

前世,這些歷史人物的出現,也是給玩家領主的一強心劑。給他們一個看的到的希望。

然而,這一輩子卻不需要了,林牧開局就是傳奇史詩,這已經不是希望可以形容得了的。

林牧李典的出現,立即就引起八人的注意。

為主的王忠,一看到林牧出現,馬上起身迎了過來,不卑不亢道:「有失遠迎,有失遠迎!伏波將軍遠道而來,令我們洛鴻亭蓬蓽生輝!」

林牧的到訪,曹事已經給他提過,他十分高興。不過他被這群異人纏住,一時脫不開手在亭部前等候。

「林牧?!!他怎麼在這裡?」特別是烈火戰神,一看到那張熟悉又嫉恨的臉龐,臉上不由浮現一抹驚懼。

驚異的烈火戰神和他的參謀對視一眼,臉上不由浮現一抹悔意,不著痕迹摸了下背包,他後悔一開始沒有用名將招募令。

戰神鎮的三人,都沒有馬上過來迎接林牧,而是在快速商討對策。

「靠,難道要被截胡了?早知道一見面就用道具了。」烈火戰神低聲恨道。

「會長,不可魯莽,歷史名將說多也不多,說少也不少,這位亭長,雖然武力超群,探查的信息也表明他是歷史武將,可具體是哪個層次的歷史武將,我們卻沒把握啊!」參謀看了眼林牧,眉頭緊皺,低聲道。

系統給他們的信息,就只有一個歷史武將,前面的等階、姓名表字,不知道是不是探查技能太垃圾,還是系統限制,竟然探查不出來。

猶抱琵琶半遮面啊!

黃忠之名,在神州之上,不知道有多少重名的。即便是戰神鎮的領民中,也有三個名叫黃忠的。當初他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全體亢奮不已,誰知,就只是普通的農夫而已。

他們沒有撞大運。

「如果是二、三流歷史武將,那這好不容易得來的地階招募令,就浪費了!」參謀低聲快速道。他們的目標,是史詩級、傳奇級歷史武將,即便再降低要求,也要一流歷史武將。

「我們剛剛要談到核心信息,林牧這傢伙就來了,真是陰魂不散……你說,會不會是我們領地有內鬼啊?」陪著烈火戰神來的另外一個武將,沉聲道。

本來他們剛剛都快要轉談到這位亭長的所謂姓氏、表字以及籍貫了,卻被林牧的突然出現給打斷了。

烈火戰神兩人,聽到武將的這個猜測,也都是眼眸一眯,還真有這種可能。不過林牧來得也太快了,他們來此招募歷史名士,也只是到了洛鴻亭才公布給其他核心精銳知曉的。

「走,先上去看看情況,若此人真是歷史上的箭神黃忠,亦或者是傳奇級的歷史武將,那我就馬上使用道具。地階招募令,可是有50%的成功率的。」烈火戰神對於這些核心兄弟,還是很信任的,沒有繼續往內奸這方面深究。

三人一走上前,就聽到那令他們嫉恨的聲音:「黃亭長,我那些剿匪之績,不是為了那些虛名的,只是為了還鄉縣一個平靜安穩的環境而已。」

林牧等人對王忠的姓,都沒有刻意注重音節去叫,普通話也特意說的不怎麼標準,所以黃和王,非常相似。

「林將軍謙虛了。你的功績,我等小小亭長都聽聞過,可見豐厚耀眼啊。不管林將軍是為了報效龍廷,還是為了爭功勛向宦官討官,只要將軍能做實事,肅清宇內,就是正道。」王忠沒有理會林牧的語言漏洞,凝聲道。

王忠的話,若有所指。

林牧聞言,也是微微苦笑,又遇到站陣營而引來的隱患了。 巫師的童話 不過他也鬆了口氣,王忠既然如此明白地指出,想必是另有打算,這次之行,說不定比想象更順利。

其實在剛開始王忠打招呼稱呼他為伏波將軍而不是討逆將軍之時,他就已經知道,王忠此人已經對洛陽的一些事有了解了。

王忠此人,也不是省油的燈,肯定心有溝壑,有想法,說不定他突然出現在玩家視野,也是有目的性的,刻意的。也不知道烈火戰神以前是怎麼搞定他的,付出了什麼代價。

「我們家鄉有句老話:不管白貓黑貓,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貓。我對這句話深信不疑。」林牧念如閃電轉過後,一臉真誠道。

「報效龍廷也罷,討好宦官也罷,只要問心無愧,對得起萬千百姓就好。」 報告上將,萌妻來襲! 對於王忠,林牧不準備使用其他強制性道具去收服。

他打算就以官職、前途、情懷等來吸引王忠。

旁邊烈火戰神三人,雖然沒有說話,但也聽出了一二。林牧這傢伙,傍上了宦官,當朝最紅的陣營。

怪不得這傢伙官職升那麼快了。賄賂宦官,他們也不是沒有嘗試過,可都失敗了。現在都還有專門的賄賂小組在神都洛陽努力著呢。

「林將軍說得好。聽曹事之前提過,林將軍所在的鄉縣、所建立的領地,百姓都安居樂業,一派欣榮。」王忠彷彿事先有了詳細了解那般,直接道。

林牧聽到王忠之言,心裡馬上肯定了一個猜測,這王忠,刻意出世啊。建立在三輔右扶風的戰神鎮得到的信息,說不定就是這傢伙特意爆出來的。

王忠看上戰神鎮了。

然而,可能王忠沒有想到,身邊這個普通到極點的亭部曹事,竟然是他的人。

引來他后,也許這傢伙馬上就轉換目標,盯上了大荒領地。

根據他的先知經驗,王忠的出現,絕對不是其他諸侯的布局,只是他本人對前途的算計而已。

寧做雞頭不做鳳尾!

不過,在大荒領地,他做不了雞頭,也做不了鳳尾,會如此選擇。

林牧嘴角微微一翹,有意思。

「能得大家認可,也不枉在下的努力了。」林牧莫名一笑。

萌寶三隻:爹地請排隊 「實不相瞞,在下所在的鄉縣,經過了許詔之亂后,百廢待興,一直缺少勇當的將士來鎮亂,庇護鄉民。在一次相聚中,聽聞一個朋友說天子腳下的右扶風有一出色將才,就是足下,故而唐突來訪。若王亭長願意流轉他鄉,在下願意請願即將上任的新會稽郡太守顧大人,為王亭長謀一個庇護百姓的職位。」

林牧的話雖不短,信息量不大。不過,精明的王忠,卻快速理解了林牧的意思,甚至把其中的關鍵點給搞清楚了。

會稽郡,又換太守了?新太守?顧太守?!林牧能說上話?能代表太守?

裡面頗有深意啊!

王忠深深看了一眼林牧,眉頭微微一蹙,心中暗暗斟酌。

他不是那種擁有大理想,拯救全世界的人。他只是一個有點小算計,有點小追求的本地武將而已。

他想為家鄉做實事。而根據這個目的,他準備出仕。目前看好的勢力,除了那些腐朽的官吏大家族,也就在本地發展兇猛的戰神鎮。

戰神鎮,錢財、潛力等還是不錯的,只是其他底蘊不足而已。

在扶風這邊,只要有他的人脈影響,戰神鎮應該會很好過。

管理模式頗先進的戰神鎮一旦發展好,就能帶動附近鄉縣,造福家鄉。

然而,現在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這還是一個有更大靠山,更大發展空間的程咬金,他猶豫了。

.com。妙書屋.com 看到王忠沉默起來,旁邊的烈火戰神三人急了。

麻蛋的,林牧你這傢伙不按套路出牌啊,怎麼一上來就談招募之事了,沒有一個過渡嗎?你們剛來,都還沒坐下呢!

唐突,絕對唐突!

對於歷史名將的渴求,比起林牧,他們更強,也更急。可是他們還是按部就班,謹慎來。可意外插隊的你們現在,一上來就是王炸。

「黃亭長,先前我們相談甚歡,談到了戰神鎮的發展和對扶風家鄉的影響。亭長的真知灼見,令我等十分佩服。我們是異人,但是扶風也是我們的家鄉。而我們家鄉就是需要你這樣的大才,才能更向前一步,才能在以後風雨飄搖的日子裡,立於不敗之地。所以本縣尉真誠邀請亭長加入我們戰神鎮。」烈火戰神急切道。烈火戰神是縣尉之職。

此刻的他們,把打探王忠信息的優先性拋之腦後了。人家都出王炸了,他們能如何,只能……掀桌子了。

「承鄉里之恩,我剛晉陞洛鴻亭長,尚未為鄉里做貢獻,就蒙將軍和縣尉看的起,我甚是惶恐,一時難以定奪。容在下思量一番可否?」王忠此刻真的猶豫了。

其實,即便知道林牧這個伏波將軍會過來拜訪,他心中傾斜的天平,也沒有變化。這也是他熱情招待戰神鎮鎮長,沒有迎接林牧的原因。

若他真有意攀上林牧,不管如何,聽聞其會過來,肯定掃榻,百里相迎的(去陳倉縣城迎接)。

林牧的官職是高,但不是他的考量點。並且,林牧的關係、底蘊等等,一切都很模糊,都是通過那個曹事之口了解的。

然而,在聽到誠懇又帶著一絲大氣的林牧提到會稽郡新太守之事後,他心中天平重新恢復平衡了。

一個是已經有完整發展計劃的本地潛力領地,一個是披著神秘面紗,有政治底蘊,發展蓬勃的領地。

他猶豫了。

「可以,遠離家鄉,是需要好好考量的。」林牧沒有逼王忠馬上選擇。一個太守,一個郡,都沒能吸引王忠,那沒辦法了。

另外,他也想不到,王忠和烈火戰神竟然談情懷。王忠是一個非常顧鄉的人?

林牧不著痕迹看了一眼旁邊的曹事,也就是安排在洛鴻亭的夜影部成員,眼眸浮現一抹失望。這傢伙應該不是夜影部的骨幹,不然肯定會把王忠的一切人物信息都打探清楚。這是基本要求,他沒能完成。

另外,這位夜影部成員也沒有乾坤子母書,故而沒有把戰神鎮突兀出現在這裡的信息及時傳遞給林牧這個主公。

「看來夜影部的骨幹,還是很稀缺啊。同時,也怪我沒太重視王忠這人。下次要注意了。」林牧在心中暗暗總結過失。

開局輝煌的他,確實眼界高了很多,也有點飄,導致在王忠這事上,失去了主動性。

若是重視,經過一些布局,大荒領地絕對會讓王忠沒有選擇權的。

林牧開始『一日三省吾身』。

而烈火戰神聽到王忠沒有馬上決擇,也是鬆了一口氣。

就怕林牧一個王炸就把他給『炸』到了大荒領地。那樣情況下,即便50%的幾率,也說不定會失敗。

王忠對旁邊的曹事道:「你們幫我招呼一下,我先下去處理點事務。」

王忠說完,馬上轉身離開大廳,進入偏房。

本來,這種招募之事,是不會如林牧烈火戰神這般唐突的,那很容易引起歷史人物的反感,欲速不達。

這是招小弟啊,能不能禮賢下士一點。

可落花有意,流水也有情的三方,有一種微妙的需求關係,故而沒有所謂尷尬,都在抉擇著。

既然主人公去思量了,那先坐下等消息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