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雅,回來吃飯啦!」

「知道了!蘭姨!」凌雅應了一聲,隨手把衛生間的們關上了。

「算了,既然你這邊沖水不方便。那我就回家好了!花姐,我先走了!」

隨著凌雅的腳步聲漸漸遠去,張玄才終於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本來就是單純的治治病而已,結果搞得好像是偷情一樣提心弔膽的!

衛生間的門被推開了。

李巧花一臉幽怨的說道:「好了,你的小情人回家了!你可以出來了!」

「花姐,你瞎說什麼呢。什麼小情人!凌雅她就是住在我家的一個房客而已!」

張玄跟著李巧花走出了衛生間。

「少來,如果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你會怕成這樣嗎?還不惜,不惜……」想起了剛才自己被張玄全都看光了,李巧花的心理別提有多羞了!

「我會怕還不是因為你嗎?」

「因為我?」

「我就是一個強姦犯,名聲好點壞點又有什麼所謂!可你不一樣啊,要是被凌雅看到了。就算她不說,在心裡肯定也會想的!」張玄聳了聳肩,道。

聽到張玄的話,李巧花驚了!

自從當了寡婦之後,這些年總有一些男人想要吃她的豆腐,有些明示暗示她改嫁。

可那些人都是饞她的身子,真正為她著想的人又有誰?

當她聽到張玄說這話的時候,李巧花心裡一暖,眼角也濕潤了!

「花姐,你怎麼哭了?是不是因為凌雅說的事?」

兩人談話雖然沒有明說是什麼事,可張玄隱隱覺得應該是一件挺麻煩的事!

「你都聽到了?」

「嗯,你說出來,說不定我能夠幫你解決的!」張玄想了想,說道。

「不用了,這是我們家的私事!」李巧花搖了搖頭。

張玄見花姐無心提起這事,也就沒有繼續堅持。

「花姐,我今天來其實是想要跟你商量個事的!」

「你說吧!」

「是這樣的,我想要養鴨子,正好你們家現成的母鴨!你能賣一些給我嗎?」張玄問道。

「這樣子吧,你留一隻給我,其他的全部都給你!錢,你看著給就好了!」李巧花當初養鴨子就是為了拿去賣錢的。

「你的鴨子挺重的一隻大概是7斤,10隻是七十斤。一斤25塊。我給你兩千塊錢吧!」張玄說道。

「張玄,我讓你看著給,是讓你給少一點的?結果你怎麼還給多了?現在鴨子市場價就15塊左右。你怎麼能給我算二十五塊?而且你這算的也不對啊,就算是二十五一斤,70斤也應該是1750塊啊!」李巧花連忙拒絕,道。

「花姐!我賣你的鴨子,自然是有我的用處,他們能給我帶來的利潤永遠不止這些。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而且我今天收鴨子都是按照這個價格收的!」張玄解釋道。

花姐的生活很清苦,沒有男人可以依靠。她想要活下去就只能靠自己,張玄只是想幫幫她!

「好了,那這事就這麼說定了。我媽喊我回去吃飯了,我就先走了。」

「花姐,記得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

張玄朝她笑了一下,轉身就下樓去了!

張玄才剛剛走沒有多久,樓上的李巧花就已經哭了出來。

她又不是傻子,怎麼會不懂張玄是有意要幫她的。

張玄是學霸級的大學生,怎麼可能連個算數都算不清楚。

「要是我沒結婚多好,要是我不是寡婦多好?哪怕年紀比你大一些,我也會去爭取的!」

「只可惜現在的我已經是個殘花敗柳之身。我還怎麼敢奢望其他的?」

他們兩家的距離是很近,剛才凌雅還來過花姐的家裡,要是現在從後門回去,肯定會引起凌雅的懷疑!

所以張玄特地的繞了一下路,從後門繞道前門去了!

可他才剛剛走到家門口,就看到了黃二狗跟張起兩個人!

看到張玄之後,張起「嘭」的一聲就跪在了地上。

「張玄,張爺爺!我們兩個人有眼不識泰山,請你高抬貴手放過我們吧!我們以後再也不敢跟你作對了!」

「對對對,張爺爺我們以後再也不敢為難你了。請張爺爺收了神通吧!」黃二狗哭著說道。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他目前的業務強度,其實還只是這個市場的九牛一毛。所以各大平台雖然都跟風推出了自己的直播模式,但其實一直還沒把品當做對手!

……

陳林老爺子坐在自家辦公室,手底下的人正跟他彙報著這兩天金融界的事。

「最近蠻火的一家直播帶貨的電商公司吸引了不少資本的青睞,但這些資本發出投資意向的時候全都遭拒。「

獨角獸公司陳林見多了,長得快倒得也快,這種新興企業往往都會尋找一兩個大佬依附慢慢成長,但是像品這樣不接受任何資本進入的企業,確實少,於是他好奇的問道:「這個品倒是有點意思,它現在的後台是哪家資本?現在的掌門人是誰啊?」

陳林的助手早就準備好了資料,如實答道:「這家品從成立到APP上線,再到現在的爆紅,其實也就只花了小几月。這期間一直是紅星酒業的葉長生和湘省的陳氏集團參股投資,現在品的掌門人是葉長生,據說現在這個APP光推廣費就燒了差不多幾十億。」

葉長生?

陳林倒是記得這個人,前段時間還叫自己兒子陳聰前去結交下,誰知道這小子一點信都沒有。

「我記得陳老虎和紅星酒業應該沒有太大的資金流能支持他們這麼燒錢吧?」王林問道

「恩,紅星酒業現在市值也不過幾百億,但是成立初期,現金流並不多。這一次投資其實已經讓本來還沒站穩腳跟的紅星酒業傷了元氣。外界甚至傳出紅星酒業的酒已經開始了提前預購的路子,在吃未來的飯了。」

「看來他們真的是遇到資金困難了。」陳林若有所思。

這幾年陳林過得並不好,這件事說不好會是他們陳氏集團的翻身契機。

打定主意的他立馬拿起了手機,打通了陳老虎的電話。至於為什麼沒有直接聯繫葉長生原因很簡單。陳老虎勉強算是和陳林為同輩,但葉長生是晚輩,沒有他王林給葉長生打電話的道理。

「陳老虎,最近生意做得不錯啊,搶飯碗都搶到李某人和錢某人嘴上去了。」陳林和陳老虎是老戰友,再加上是同姓,前年之前可能是本家。雖然很多年沒見沒聚,但其實關係一直都還不錯。

陳老虎接到陳林的電話其實也很意外,這個同樣是做房地產的老大哥,怎麼突然記起自己這個難兄難弟了,但一聽到陳林暗示這品APP的時候,就明白了他的來意,敷衍道:「林哥哪裡的話,我就是做點小生意,在湘省這一畝三分地上賺點小錢,哪裡跟那幾位大佬能相比!」

「陳老弟客氣了,我也不賣關子了,我這次來就是想問你個事!」陳林骨子裡有著當兵的直勁,談生意也不愛賣關子,直接進入了正題。

而陳老虎卻不給陳林說話的機會,回絕道:「林哥,您不用說了。注資品的事沒得談,現在品這邊是葉長生做主,我也插不上手。我只管往裡面投錢,其他的我真沒權利去插手。」

陳林愣了,我這個曾經坐上華夏首富那把交椅的大佬就這麼被拒絕了?

不甘心的他再次問道:「注資金額咱們可以談啊,十億百億都可以談嗎!而且我承諾不插手運營事務談!」

陳老虎笑出了聲,尷尬道:「林哥,咱這邊真的談不了。很多基本資本早就來找過我了,什麼高價都出過了,我也回絕了。」

陳林徹底檬了,這個陳老虎和葉長生到底是憨呢還是憨呢?真打算孤軍奮戰?

真當資本是吃醋的?真當你陳老虎和紅星酒業兩家加起來不過千億估值的身家就能燒的過其他幾家成名已久的互聯網巨頭?

「好的我知道了!」被拒絕了的王林心情有點不好,他實在想不明白這倆貨是不是腦子進水了。明明接受注資直接真金白銀就到手了,為啥就不硬要拒絕各方大佬而把自己孤立呢!

王林實在是想不通!

別說王林想不通了,陳老虎也想不通。

要不是親眼見證長生從一個小兵嘍啰變成現在的商界巨擘,他也不敢把身家全都跟長生一樣壓在這個品APP上。

雖然目前看起來前景一片大好,但是他和長生心裡都明白,目前他們手裡的流動資金頂多再燒一個月就將枯竭。但是里品真正盈利,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並且其實一開始很多大佬出價都已經很不錯了,說實話陳老虎都有點心動。但是長生死活不鬆口!

長生其實也想鬆口,但是那些看起來很高的價其實很不划算。現在品還沒成長起來,那些資本幾十億就能從自己這邊拿走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如果再讓品往前走一陣,這個價完全能更高!

其實也不怪各方大佬對品如此高看。

其實最主要的,還是長生的運營手段之果斷,讓各方大佬覺得這家企業值這個價。

陳老虎這邊剛掛斷陳林的電話,也開始在狂喜和忐忑不安中撥通長生的電話:」長生啊,剛剛陳林給我打電話來了!「

長生知道陳林打電話來是什麼事,也就開門見山的問道:「他那邊出到什麼價了?」

「沒說明,只說十億百億可以談!」陳老虎如實回答

葉長生這時才難得的笑了笑,終於有一個拿億出來做單位的了。

陳老虎聽到葉長生的笑聲,心裡也有點沒底,而且電商這塊他確實不懂,才全權交給長生負責,所以他還是沒底氣的問道:」長生啊,陳叔給你透個底。照我們這麼燒錢,你陳叔我的身價可堅持不了太久了,頂多再追投兩百億,我就得休養生息了。「

葉長生對陳老虎其實還是滿尊敬的,不管是在解決柳元素的事上,還是在紅星酒業在省城的起家,再到現在聽到自己一個想法就跟投的的信任,都不得不讓他對這個長輩不尊敬,所以他也跟陳老虎兜了底說:」其實今天京城陳家的那個百億單位已經達到我的心裡預期了「。。 耗費了20個電之後,林天成的傷勢已經大致恢復,憑藉着各種法寶,以及剩下的8個電,和蘇南搏上一搏也是可以的。

要不是他出現的那麼湊巧,林天成已經和蘇嵐突破了最後一步,想必現在應該有50多個電!

蘇南自始至終都沒有將林天成放在眼裏,雖然說林天成打敗了紀林軒和紀凌飛兩兄弟,但都不過是拓脈中期。

蘇南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拓脈期巔峰。

自從他母親一病不起之後,他便長時間服侍在床榻前,疏忽了修鍊。

否則,他可能在一年前就已經突破了金丹期實力,就算放在整個中都,都可以算得上是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

「既然你這麼想死的話,那我便成全你!」

蘇南將手中的皂天旗再次拋了出去。

在林天成的上空浮現出了十八把皂天期,儼然像是一個八卦陣法,將林天成圍困其中。

只見蘇南身形一躍,便消失在了那些急速旋轉的皂天旗中。

在皂天旗的隱蔽之下,蘇南持而出現在林天成的面前,時而出現在林天成的身後。

他好似掌握了時空之力,可以在這些皂天旗中來回變換身影,讓林天成無法琢磨。

林天成將自己的神識擴散開來,能夠感知到的卻是無窮無盡的火焰氣息,並不能幫他發現蘇南的蹤跡。

突然,背後襲來一陣涼意,還不待林天成回頭,一個沙包大的拳頭便砸了過來。

這個拳頭逐漸由墨點變成了磨盤般大小,整個拳頭也包裹在火焰之中,所過之處更是罡風烈烈。

一旦被它砸中,輕則神識不清,重則一招斃命。

蘇南這小子是鐵了心要林天成的性命,這就是冒犯他妹妹的下場。

林天成身子連忙倒退幾步,來了個鯉魚打挺,這才勉強躲過了這致命一擊。

他皺了皺眉頭,還是耗費1個電,打開了手電筒!

如此一來,皂天旗這種障眼法在林天成面前簡直如同小兒科一般!

他的眼睛完全透視了這些皂天旗,能夠清楚的看到蘇南的身影在這些皂天其中來回變換,想要趁機偷襲林天成。

可林天成只剩下7個電了,繼續過度耗費電量的話很有可能帶來生命危險。

「死……」

蘇南赫然出現在林天成的身後,手中皂天旗鋒利的槍頭刺向林天成的脖子。

其實林天成早就通過手電筒透視看到了他的身影,只是將計就計,故意讓他找到破綻。

林天成的身子微微一側,便躲過了蘇南的鋒利長槍,一手捏住皂天旗,而另一隻手掌凝聚了體內幾乎所有的的真氣,大力篇法訣也在此時運轉了起來。

「大慈大悲掌!」

「啪!」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直接在蘇南的小白臉上留下了一個鮮紅的巴掌。

蘇南那小子招招致命,林天成當然也不會和他客氣!

大慈大悲掌幾乎使出了林天成渾身的解數,震得自己的手臂都有些生疼,更不要說蘇南那小子了。

蘇南徹底震驚了,他感覺自己的臉龐火辣辣的疼,而且顴骨也毫無疑問的凹陷了下去,那種感覺就像是腦袋炸裂了,一般生疼。

他不敢想像這是一個拓脈中期小子能夠施展出的力量,而且他不明白,林天成為什麼能夠發現自己的蹤跡?

來不及多想,他那詭異的身形再次縮入了皂天旗中。

火雲宗的人看着半空之中凌亂飛舞的皂天旗,不知道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

不過那震天的巴掌聲他們卻聽得清清楚楚。

身穿銀色甲胄的男子不禁冷笑道:「看來,那小子是硬生生吃了我們少主一巴掌啊!」

在他身旁的幾個火雲宗弟子有些心虛的附和道:「應該是,那小子應該被打的不輕!」

林天成救過了他們的性命,他們其實也不願意看到這一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