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已經一個月了,青木還是沒有半點消息,難道…真的要等到五年後才能回來嗎?」大吾在前往彩幽市時,心中忍不住想到。

從一開始大吾還希望著青木能像以前一樣奇迹般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慢慢的變成接受現實,再後來,長時間的戰鬥讓大吾沒有太多時間去思考這件事情,直到前幾天神教的入侵暫緩,大吾才終於空閑下來,想到了青木的存在。

難免有些唏噓,作為他認可的摯友,青木失去聯繫對於大吾來說刺激還是有些大的。

現在的他作為豐緣地區的鋼系天王,並沒有太多時間去思考這方面的問題,眼前最重要的,還是先抵擋住神教的衝擊,然後找到機會,伺機發起反擊,直接將他們這個如附骨之疽一樣的組織一舉擊潰!

神教進入豐緣地區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但每次都只是針對一個城市,單單隻是做一些簡單的破壞,或者是抓捕一些聯盟成員,只是不知道他們最後抓到哪裡去了。

之所以到現在都沒有發起反擊,就是因為聯盟不知道神教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所以聯盟遲遲把握不住反擊的機會,各個地區都是如此。

在聯盟的幾次最高會議中得出,這些神教的人這裡打一打就跑,那裡打一打就跑,就是為了掩蓋他們真正的目的,拖延聯盟的節奏。

同時多個地區一起發起攻擊,也只是為了各個地區只有心思管自己,而沒有多餘的功夫去注意別的地區,這麼做也是為了混淆視聽,讓聯盟不知道神教的真正目的是在哪個地區。

當大吾趕到的時候,豐緣聯盟的戰鬥人員已經在源治的帶領下,和神教的人在彩幽市的正中心對峙著,看樣子雙方還沒有開始戰鬥。

現在值得慶幸的是,源治成功地接替了亞當斯的冠軍之職,由他來帶頭抵抗神教的衝擊,亞當斯坐鎮聯盟內部統籌全局。

這樣一來神教也不敢對豐緣聯盟做得太誇張,要是讓亞當斯和源治一起出手,此時進入豐緣的那些神教成員也抵擋不住。

千年之愛:總裁的公主嬌妻 「源治冠軍!」大吾從他的化石翼龍背上跳下,五六米的高度對於他現在的身手來說沒有任何難度。

源治看著出現在自己斜後方的大吾,臉上凝重的表情略微得到緩解,「你來了。」

大吾的實力在現在的豐緣地區,絕對屬於頂尖的那一批,有他在的話,源治的壓力能稍微小一點。

聽到源治的話,大吾點點頭,朝著對面的神教成員看去,眉頭微微一皺。

這次出現的人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多一些。

「這次他們要弄大動作?!」大吾沉聲道。

源治緩緩點點頭,「可能吧,在城市裡,對方不出手,我們也不能率先出手,但總覺得對方好像是在等待什麼。」

這才是源治所擔心的事情,否則就現在在他面前的這些人,他並不是很擔心。

「芙蓉和米可利他們呢?」大吾的心中也微微一沉。

神教肯定是在等待什麼,但現在憑藉他們的實力,無法做到在不傷害彩幽市和彩幽市居民的情況下直接對神教出手。

要是此時芙蓉和米可利都在,大吾倒是有點信心。

「在路上了,不過他們沒有你方便,估計過來還要一點的時間。」源治說著,他明白大吾的想法,其實兩人的想法是一致的。

只是神教肯定也有這樣的準備,所以才選擇彩幽市這個人口密集的城市,而且還是在城市的正中心,原本居民最繁密的地方。

就當源治和大吾正擔心的時候,他們所擔心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

一道漆黑的空間裂縫在那些神教成員的身後打打開,一個個身穿黑袍的人影從空間裂縫中走出。

透過空間裂縫,隱約能看見在裂縫後面,是一個半空中到處都漂著浮島的世界,整個世界的樣子就和精靈世界有很大的不同。

不過源治和大吾兩人注意力卻不在那背後的世界中,而是在這一個個走出來的黑袍人身上。

說實話,神教能在無形中招募到這麼多的成員,同時在聯盟的內部也滲透到一個很深的程度,這對源治這樣的一個聯盟冠軍來說,絕對不是一件什麼光榮事情,甚至可以算是一個恥辱,雖說和他沒有太多關係。

「準備好,要戰鬥了!這次的戰鬥規模不容小覷,一定要先保護好彩幽市的居民。」源治不僅僅是對大吾說,也是對他身後的所有戰鬥成員說。

「是!!」所有準備戰鬥的聯盟成員都高喝道。

此時他們士氣並不弱,有著冠軍源治和聯盟信新星鋼系天王大吾一起,他們信心並不弱。

而此時在他們對面的神教負責人,青木的領老熟人華萊士的臉上卻也帶著一絲笑容。

戰鬥,就對了!

他們這次的人實力並不弱!他有信心能抵擋住源治的衝擊,其餘的就只有大吾有一點威脅,但這一次卻並不是只有他一人出擊。

回想到當初他和青木合作,在帝牙盧卡和帕路奇亞再次降臨后,差點沒能活下來,所幸最後他的身上並沒有什麼能吸引到兩隻神獸的注意,騎拉帝納的逆鱗也不在他的手中,躲過一劫。

同時,埃弗亞德的死亡,讓華萊士正好漁翁得利,得到了他身上所有的東西。

異界之血脈沸騰 離開時空大陸,雖說沒能得到什麼獎勵,當所幸神教的主教也沒有責罰他,讓他戴罪立功。

他利用埃弗亞德的東西,全都兌換成了能快速提升自己實力的東西。

在擁有神力灌注的前提下,倒是能抵擋住源治的爆發,雖說無法戰勝,但只要抵擋住就足夠了。

一共有六個地區的,主教讓他自己選,最後他選擇了豐緣地區,就是希望能再次遇到青木,報一箭之仇。

不過一個月的時間都沒有看到青木出現,在華萊士看來他極有可能是落在時空大陸再也回不來了,雖說有些不太甘心,但也無所謂,心情不錯。

兩撥人馬在第一時間就衝到一起,兵對兵,將對將!

源治對陣華萊士,而和大吾戰鬥的,也是他老對手,曾經城都地區的四天王中的鋼系天王百靈,只不過現在她的身份已經完全公開,是在神教中地位並不下於華萊士的白使者,代替主教在精靈世界布教。

白使者和黑使者兩人雖然可能時刻不太強,但身份特殊。

如果是平時,源治和大吾兩人合力阻攔沒有什麼問題,可是今天卻有所不同,從裂縫中走出來的人實力都不弱。

其實就是曾經在時空大陸負責各個地區的人。

在芙蓉和米可利還沒有趕過來之前,他們這些人才是最棘手的,只能由其餘的聯盟成員聯合阻擋。

說是阻擋,其實就是用一隻只的精靈上去送,給對方帶來一點壓迫,不讓他們能肆意地破壞。

可這樣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普通的訓練家面對這樣實力的人,和送菜沒有太多的區別。

唯一能接受的,就是那些聯盟訓練家中,雖然大部分的實力都比較普通,但也有一兩個實力還不錯的。

從她們的服飾來看,就知道她們都是聯盟的首席搜查官,正是青木所熟悉的那三人。

大吾的堂姐,茲伏奇木木子,喬伊家族的特殊人員,擁有急凍鳥的喬伊結衣,以及君莎家族性格卻比較活潑的君莎彩芽。

「堂姐!堅持不住的時候先撤退,保證自己的安全!」大吾在和百靈戰鬥的時候,還能抽出時間來提醒自己的表姐。

「和我戰鬥的時候還有時間去管別人!巨金怪,彗星拳!」一個聽起來空靈,帶著些許冷意的聲音就在大吾的對面響起。

嘭!!!

只見大吾的閃光巨金怪在百靈的普通巨金怪攻擊下,直接被轟飛。

百靈的攻勢讓大吾不再敢有所分心。

在時空大陸,大吾的實力和百靈還是略微有一些差距的,要不是青木的兩枚超進化石,都無法抵擋住對方的攻勢,但此時兩人卻是戰鬥得有來有回,大吾不處於劣勢,但也沒有任何優勢。

聽到大吾話的木木子緊咬著嘴唇沒有說話,但此時她的壓力是真的挺大,面對攻擊只有抵擋之力,沒有反抗能力。

「嘿嘿——」也不知道是誰,冷笑了兩聲,想來是對木木子三人表示不屑。

慢慢地,聯盟就落入下風。

再之後,芙蓉和米可利終於抵達,不過兩人的抵達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減緩聯盟的壓力,卻依舊沒能改變局勢。

源治倒是在看到神教成員從裂縫中出來的時候,已經給聯盟發出了急救信號。

但聯盟別的戰鬥成員要趕過來,還需要一段時間。

而這一段時間,就不知道有多少的聯盟訓練家會因此而喪命。

嗖——

一道破空聲劃破天際,傳到每個人的耳中。

「看樣子情況好像不太樂觀啊!超級暴飛龍!巨聲!!」

關鍵時刻,伴隨著一個清澈的聲音從天而降,緊隨著而來的,是一聲強大的龍鳴聲,響徹天際!

恐怖的巨聲音波就像是一陣狂風,從數十米外刺穿而來,直接席捲正廣場,大量的神教成員和他們的精靈被這一道恐怖的音波攻擊直接掀飛。

抵抗能力比較弱一些的訓練家和他們的精靈,從七竅中緩緩流淌出血液,顯然被這道音波震地不輕。

特別是一些草系和格鬥系這樣被飛行系所克制的精靈,但凡是實力不夠的,全都在這一擊巨聲中轟飛失去戰鬥能力。

絕對的破壞力!

不遠處高空中的超級暴飛龍,巨聲所攜帶的恐怖威力,變為駭人廷尉的恐怖聲波掃蕩是,所到之處彩幽市城市中所鋪著路面的磚塊也全都在這道局聲中應聲爆裂,化作齏粉。

飛行皮膚特性下,普通系的技能不僅會變為飛行技能,破壞力更是被架起那個,再加上此時超級暴飛龍身上所攜帶的藍天石板,其聲波穿透力足以毀天滅地,撕碎眼前的一切。

所幸在青木的命令下,超級暴飛龍的巨聲刻意針對神教成員,雖說聯盟訓練家也多多少少受到一些影響,但相比於對方所承受的傷害,完全能直接無視。

驚世駭俗的攻擊,讓高空中原本瀰漫著的烏雲,也在這道聲波中被撕裂而開,投射出晌午的一抹陽光,照射在眾人的臉上。

一頭巨型的血翼飛龍破空而來,直接撲向和木木子他們對戰的神教成員。

「吼!!!」超級暴飛龍霸氣無比的一聲龍吟直接將對方嚇退,青木淡定地站在暴飛龍的背上,居高臨下地看著此時他對面的那些神教幹部,眼中不帶絲毫感情。

他第一時間就認出了他們,正是原本在時空大陸所遇到過的神教成員,其中就有和青木合作過的華萊士。

「什麼時候你們這些藏頭露尾之輩,也敢在我豐緣撒野!」

豐緣地區沙暴天王青木!以他沉穩的聲音已經咄人的氣勢對所有神教成員發出最兇猛的質問。

瞬間,超級暴飛龍全身涌動其最強烈的能量波動,呼嘯而出!

再次使用出巨聲!

見識過一次超級暴飛龍巨聲威力的神教幹部,當然是不敢有任何小覷的心思,所有的精靈都做出了防禦的姿態。

超級暴飛龍現在可是實打實的冠軍級第一道關卡的巔峰,在場有把握能壓制他的,就只有華萊士和源治兩人而已。

「青木!*(n)」在場和青木相識的聯盟訓練家的眼中都迸發出難以抑制的驚喜,忍不住驚呼出聲。

源治和華萊士用過一次硬碰硬也分到兩旁,同時看向這個站在威勢逼人的超級暴飛龍背上的青木,露出了不同的表情。

源治是和大吾等人一樣,帶著滿滿的驚喜,而華萊士則帶著一絲震驚,以及仇恨的目光。

如果不是青木,他們在時空大陸就不會出現那麼多的變故,如果不是青木,他就算最後沒能把時空山屏障內的東西帶回去,也不會把騎拉帝納的逆鱗給弄丟。

要不是看在他足夠忠心的份上,華萊士估計自己死個幾十次都不足以彌補所犯的失誤。

所有的一切都是這個名叫青木的人從中挑起來的。

雖說華萊士不能確定此時的青木就是當時的那個人,畢竟超能力波動不同,但華萊士估計八九成應該就是他!

「老師!大吾!還有大家,不好意思,我好像來得晚了點!」青木笑著抓了抓腦袋,從超級暴飛龍的背上跳下來,落在茲伏奇木木子的身旁。

下意識地在木木子的頭上拍了拍,「你做得足夠好了,接下來的就交給我吧。」

木木子看著滿臉自信的青木,咬著嘴唇下意識地點點頭,「嗯!」

青木掃視一下全場,瞬間就明白了現在的局勢。

雖說現在很想和自己的這幫小夥伴們敘敘舊,不過現在的局勢好像不太允許他這麼做。

對於大吾等人來說,可能也就是一個多月沒有見他,但對青木來說,他卻是已經有將近半年沒有和這幫夥伴們見面。

沒錯,半年!

因為青木在離開時空山後,又在時空大陸停留了將近半年的時間,利用時空大陸的的時間流速不同,加快提升自己的實力。

當時青木的確也以為自己要在裡面待二十五年的時間才能再次回到精靈世界。

只是後來,那隻特殊的問號未知圖騰告訴青木,他知道時空大陸其實有一條特殊的通道,非常隱蔽,就算是帝牙盧卡和帕路奇亞都不知道,因為這是他們未知圖騰所留下的後路。

所以當青木知道這個訊息后,反倒是不急了,反正身上有足夠的資源,精靈們也都有很多的上升空間,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著急呢?

在時空大陸待二十五年,絕對是巨大的浪費,但要是在時空大陸待個個把月,絕對是好處大於不利之處。

別說個把月,就算是待上個一兩年,只要資源的消耗和恢復速度跟得上,就是好處大於坏處。

不過青木覺得自己待上半年就足夠了,因為他的精靈中,達克萊伊、耿鬼和班吉拉,差不多都快要達到冠軍級第一道關卡的極限,再提升可能會引來帝牙盧卡和帕路奇亞。

這半年的時間正好可以給他們消化掉這段時間所得到的實力提升。

至於別的精靈,在消化吸收的同時,當然也有不同程度的實力提升,就比如此時的超級暴飛龍,就算是沒有使用超進化,其本身的實力也突破了冠軍級的第一道關卡,在使用超進化后,更是直接接近到了巔峰實力。

這次飛行皮膚結合藍天石板所爆發出來的威力,無疑是一次最好實力展示。

青木沒有再掩蓋超進化的想法,在他的計劃中,這次回到精靈世界,本就會向聯盟會向整個精靈世界展示超進化。

只是青木不知道大吾等人有沒有先將這件事情公布出來。

雖然當時他們答應青木要保密,但畢竟自己沒有和他們一起回來,消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們將超進化公布出來,青木覺得也在情理之中。

總之,此時的超級暴飛龍卻是震懾住了大部分的神教幹部。

「老師!你們繼續,這三個人,交給我!」青木對源治和大吾等人喊道。

此時也就是這三個神教幹部不好處理,之前是木木子三人聯合上聯盟的戰鬥訓練家才成功抵擋住,但抵擋也只是一邊倒的屠殺。

只要自己將這三個人拖住甚至是解決,那麼這次危機迎刃而解!

聽到青木說出這句話,雖然覺得有些誇張,但不知道為什麼在場的源治他們就是覺得青木能做到。

源治看著一臉自信的青木,不自覺地有些發愣。

不知不覺,青木已經能做到這種程度了嗎?

「臭小子。」笑罵出聲,不過卻還是選擇相信青木。

雖說源治是在和華萊士戰鬥,但木木子等人也屬於豐緣聯盟年輕一輩的翹楚,他也要分心顧忌一些她們的安危,所以知道此時和她們戰鬥的人有著怎麼樣的實力。

捫心自問,就算是自己也不敢說百分之百能解決他們三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