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師傅,對不起……」蕭楠趕緊把自己做的事情說了一遍,尤其是再說到害的師父險些經脈盡斷淪為凡人的時候,看到師傅蹙起的眉頭,閉著眼一口氣把事情說完,一副等待師傅發落的樣子站立在一旁。

「你的修為是怎麽回事?身體內的靈力如此虛浮?」玉衡真君不解的問。

「啊?師父?……」對於師傅突然轉移話題,蕭楠沒有反應過來。

玉衡真君有些哭笑不得,對於蕭楠說的事情,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身體內殘存的疼痛也可猜測出一二,那幾個中了魔氣的人是什麽下場,玉衡真君還歷歷在目,原先動用壓制著魔氣的靈力,就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要保蕭楠平安了,沒有打算著還能再活者,雖然蕭楠做事急躁了點,但是也陰錯陽差之下,不但抱住了自己的命,還擴大了身體內的經脈,總之收益的是自己,倒是沒有怪罪,只是不明白的是,蕭楠怎麽有心魔入體的徵兆,這才開口詢問。

「師傅,你不怪徒兒?」看著師傅一副:你傻了吧的樣子,就知道了答案,看著萬里追蹤上紫色的原點短時間內不會回來,道:「師傅,不如先在這裡把你身體里的魔氣清除,然後我們再想辦法離開這裡?」

玉衡真君也不想拖後腿,想了想就同意了,看了看徒弟的樣子,又不放心的道:「為師先回復身體內的靈力,你趁這段時間,先把你影響你的事情想清楚再說。」說著就盤腿坐下,拿出一塊靈石吸收了起來。 似乎是莫如來把許川與現實世界意志的對話告訴了在咒靈學院獲得能力的其他住戶。

導致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裏,進入恐怖場景保護其餘住戶的名額變得極其緊張,許川又因爲進入過一次,所以一連三個多月,都沒有得到再次進入恐怖場景的機會。

在這三個多月的時間裏,百樓高層也制定了不少新規定。

例如被強制進入恐怖場景的住戶必須聽從莫如來等保護者的命令;每個保護者可以根據恐怖場景中住戶們的表現進行排名,表現最爲優異的住戶可以得到高層們不錯的獎勵。

當然了,這些獎勵大都出自於許川等人身上。

也不能說百樓高層在壓榨莫如來等人,畢竟整個百樓只有他們可以真正做到離開百樓進入恐怖世界收集信息與消滅其他恐怖,高層們爲百樓作出的犧牲,是巨大的。

之前由於瞭解不夠徹底導致自己對高層們產生的怨恨,也隨着金將史渙處死煙消雲散了,如今的百樓慢慢凝聚在了一起,爲着對抗恐怖世界不斷努力。

一切都向着好的方面發展,除了許川。

因爲王旭的錯誤言語,許川已經睡了很久的沙發了。

也不是程夢欣一直佔着他的房間,而是……而是程夢欣把他房間給毀掉了。

這個惡果自然得由王旭這個罪魁禍首買單,將其大牀強行分成兩半後,許川過起了沒有什麼隱私的客廳生活。

“川子,我說你也太慫了吧?又不是做了什麼錯事,至於那麼怕那個女人嗎?”王旭放下許川從咒靈圖書館帶回來的書本,極其不解地看了一眼身旁的人。

許川放下書本深吸一口氣道,“那瘋女人比我厲害,我打不過她。”

王旭似乎誤會了許川話語的真正意思,繼續拿起書本,自言自語一句:“也是,能在半天把房間給毀掉的人,戰鬥力自然不會弱。”

許川害怕的是什麼呢?自然不是程夢欣被提升過的身體,而是程夢欣那可怕的能力。

許川的回溯不需要太多操作,把手放到物體上集中注意力就行了。

然而支持程夢欣絕望世界存在的,卻是無比強大的精神力,雖說如今程夢欣的絕望世界沒有任何恐怖,不會對住戶造成任何傷害,但只要女孩集中注意力盯着其他人,便會對那人造成可怕的壓制力。

就像被野獸鎖定一般,那種被死亡盯上的感覺實在太剋制許川這樣的弱雞了。

當然,程夢欣也不敢隨意欺負許川,畢竟在她心目中,許川可是自己的全部,不然也不會因爲殷巧巧的事情那麼氣憤了。

“對了,上一次進入恐怖場景的時候,金杭給我打了小報告,似乎是說你不大喜歡聽指揮。”許川忽然想到了什麼,看了王旭一眼。

此言一出,王旭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奇怪,連忙解釋一句道:“也不是不聽指揮,而是我在那廢棄工廠裏,總覺得自己被什麼人盯上一般,所以產生了離開隊伍查看的想法,那種感覺很熟悉,似乎是有什麼老朋友想見我。”

許川放下書本,輕輕拍了拍王旭的肩膀,“現在的恐怖場景危險係數很高,以後你進入的每一次恐怖場景,我都會盡量地找人照顧你,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還是不要違反命令爲好。”

王旭聽了許川的話後,把等會想要說的話嚥了回去,老老實實地點了點頭。

“這些書你必須在下一次進入恐怖場景前看完,它們對於你的判斷與積累經驗有極其大的作用。”許川接着補上一句。

對於這個在恐怖都市救過自己一命的男人,許川一直都是很感激的,現在有了能力,自然會大力相助。

時間點滴流逝,新的一天在許川甦醒之後來臨了,和往常一樣穿衣洗漱,想要下樓跑步的許川在樓梯口碰到了匆忙趕來的莫如來。

“到你了。”雖然話語簡短,但許川還是明白了莫如來口中的事情。

這次該到自己強制進入恐怖場景了。

百樓的廣場上住戶身影依舊那麼稀少,許川一路小跑到世界柱下,仔細搜尋一會後,在上面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74天級別的恐怖場景,這回可有些壓力了。”許川看着恐怖場景的等級,自言自語一句。

“壓力不會很大的,畢竟你是在被強制進入恐怖場景的名單,除了你之外,還會有一個能力者,怎麼樣?要不要我陪你進去走一趟。”莫如來微笑着說了一句。

許川白了莫如來一眼道:“就算我同意你進去陪我,其他人會同意嗎?”

原來莫如來在之前的三個多月,已經進了恐怖場景好幾次了。

“這次進入恐怖場景的住戶實力有些弱,還是我親自上場吧!”這是莫如來搶奪蔣浩的名額,進入恐怖場景前所說的話。

“唔,這一次進入恐怖場景的住戶里居然有兩個老朋友,我得親自護送才行。”這是莫如來搶奪萬盛的名額,進入恐怖場景前說的話。

“不行啊,我好像記得周新你小子和那幾位住戶關係不大好吧,我現在懷疑你會在恐怖場景裏蓄意報復,這樣吧,這一次恐怖場景由我來,你等下一次吧!”這是莫如來第三次進入恐怖場景前使用的理由。

“哈哈哈,看來大家都快輪完了,終於輪到我進入恐怖場景了。”莫如來臉不紅心不跳地當着衆住戶的面說完這句話後再次進入了恐怖場景。

“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麼一天,我會活成自己最討厭的模樣,距離我成爲百樓高層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如果大家還認可我這個班長的話,就讓我再次體驗一下在恐怖場景擔心受怕的感覺吧。”四天前,莫如來就這麼一邊感慨,一邊進入了恐怖場景。

“這小子該不會一直守在世界柱下,爲的就是等待這樣一個機會吧?這小子已經吃了太多的獎勵了,這次給他進入,我可能一無所獲!不行,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許川在心中分析一會,看向莫如來的眼神裏充滿了警惕。 ?第一百六十六章:

蕭楠因為師父醒來轉移了原先低迷的情緒,現在倒是好了不少,感應到身體內的靈力變化,有過一次心魔入體的事情,哪裡不清楚先前的兇險嗎,想明白了以後,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看來是自己突破的速度太快了,現在的心境還不是很穩,再加上周圍又有魔氣的影響,這才險些又著了道。

雖說修士只有一世,隕落以後就真的消散在這三界之中,不留一絲痕迹,不如凡人死後可以重新輪迴生生不息,但是凡人死後前世的記憶也會消散,這樣算來,修士和凡人也沒有什麽不同,修真界是以實力為尊,只要你的能力夠強,就能在這修真界爭得一席之地,反觀凡人界,都是束縛女子的各種規矩戒條,要是讓蕭楠再選一次的話,蕭楠還是毫不猶豫的選擇修鍊,與其像凡人似得渾渾噩噩一輩子,蕭楠寧願清醒的活著,儘管以後的路並不好走。

想到這裡,周圍的氣息一變,蕭楠整個人都清明起來,心境更是有上升了一個層次,從原先的元嬰初期升到了元嬰中期,原先情緒低迷險些心魔入體引起的靈力逸散,如今隨著身體內的靈力運轉,也漸漸重新凝聚起來。

玉衡真君恰在此時調理好身體內的靈力,剛睜開眼睛就注意到了蕭楠的變化,看到蕭楠原本身體內的靈力有不穩變成現在的內斂,不僅與有榮焉,自己的徒弟靈根不好,但是悟性卻非凡,不愧是大哥看中的孩子,就是比起自己的天才師弟也是不差的,心裡對大哥看人的眼光更加佩服。

蕭楠注意到了玉衡真君看自己,高興地道:「師傅,調理好了嗎?我們要不要現在開始。」

玉衡真君臉上的表情一僵,心裡腹誹不已:有個天才級的徒弟真是太沒成就感了,不但如此,看她如今的修為,不過是短短三十多載,就已經金丹中期了,假以時日豈不是要趕超自己?想到這個可能,趕緊搖頭把這個念頭忘掉,為了作為師父的尊嚴,不至於成為第一個被自己徒弟趕超的師傅,說什麽也得把這種可能消滅掉。

蕭楠不解的看著師傅又是搖頭又是點頭的,難不成是身體出了事情?想到這個可能,緊張地問道:「師傅,怎麽了?」要真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讓師傅出了意外,傷害了一個關心自己的親人,蕭楠不知道自己以後能不能過去這個坎。

玉衡真君看著徒弟緊張的表情,就知道她想差了,心裡一陣暖流流過,也不枉自己拼了命想要保住她,知道現在時間緊迫,那個魔族的少年明顯想逐個擊破,隨時都可能找到這個地方來,找到擺脫身體內的魔氣,也能給兩人多一份勝算。

「為師沒事,要怎麼做?」玉衡真君知道蕭楠的身體不受魔氣的影響,現在既然有把握能把身體內的魔氣清除,那就試上一試。

「待會我把自己的靈力注入師傅體內,師父只需要配合就好了,我們合力把魔氣逼到傷口處,然後有我把它引出來就好了。」

「那開始吧!」

「是,師父。」話落,一掌印在玉衡真君胸口處。

聽蕭楠說的很簡單,其實並沒有那麽容易,魔氣本就霸道,和靈力天生相剋,那魔族之人的實力就是元嬰中期的玉衡真君都不是對手,更何況還是他親手打入的,魔氣更是被壓縮到一定的程度,蕭楠就算有混沌之氣,修為只不過剛剛金丹中期罷了,和半步化神的修士使用起來的靈力相比,也沒有勝算,但是現在卻不得不為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蕭楠手掌下聚集著師傅體內的所有魔氣,現在已經被二人合力壓縮至一個雞蛋大小的黑色圓球,只是兩人始終是實力和魔族少年相差太多,引到胸口處以後,就再也不動彈了,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了將近一個時辰了,兩人現在身體內的靈力都消耗的厲害,要是半個時辰之內再不能成事的話,勉強控制住的魔氣將失去壓制,要是魔氣反噬的話,將比原先更厲害,玉衡真君承受不住,必死無疑。

玉衡真君最是清除自己現在的狀態,知道蕭楠也盡了力,不過是因為兩人的實力太低,總是差那麼一點,

再拖下去的話,兩個人都會有損傷,倒不如早點放棄,給蕭楠留條生路,只是話沒說完,就被蕭楠打斷。「楠兒,放手吧!師傅走後,看顧著點蘇家,總是血緣至親……」有自己在的時候,總能護著蕭楠平安,但是現在……還是回蘇家好了,大哥畢竟是一家之主。

蕭楠看著沒有大脾氣,其實是一個忒別固執的人,現在眼看著就能成功,要是放棄的話,心裡怎麼甘心,更何況,放棄的不但是一次機會,還是一直很照顧自己的師傅的性命,想到自己可以吸收魔氣,那是不是師傅身體內的魔氣也能吸收到自己的身體之內?想到這個可能,蕭楠好不猶豫的吸收起來。

知道魔氣的霸道,蕭楠就嘗試著調動混沌之氣包裹住黑色原珠慢慢煉化,魔氣也是混沌初開先天之氣的一種,就和當初煉化盧明順的金丹一樣,但是這是半步化神的魔氣,就算是一絲也不是金丹中期能承受得住,好在蕭楠的身體經過混沌之氣的改造,只是在一開始的時候有種被從中間撕裂又碾壓一遍,悶哼一聲,咽下口中的腥甜,守住心中的清明,忽視身體上的疼痛,專心煉化魔氣。

蕭楠身體內的經脈被魔氣一遍又一遍的摧毀,水木靈力緊跟在後面修復,就這樣一次又一次來回循環,直到雞蛋小小的黑色圓球被消除了一半,與此同時,身體內的經脈被鍛煉的更加寬闊,原本不同於別人金色的黑灰色內丹更加壯大,蕭楠這才睜開眼睛,大喝一聲:「師父,就是現在。」兩人在此齊心合力,黑色圓珠破體而出,被蕭楠一把抓在手中,兩人對視一眼,皆鬆了口氣,總算是把魔氣逼了出來。

玉衡真君在蕭楠動手煉化的時候,原想開口阻止,尤其是看到蕭楠隱忍到扭曲的表情時,更是想打斷蕭楠施法,只是想到蕭楠看自己時愧疚的表情,要是強行打斷她的話,就怕自己會成為她的心魔,好在這個時候自己還能控制得住場面,這才一直忍著沒出手,沒想到蕭楠真的能把魔氣煉化,再聯想到蕭楠不同尋常的戰鬥力,心中除了震驚開心以外,更是多了擔心,數年覺得身上的重擔又重了許多。

「砰……」的一聲巨響,西北角有一道霞光直射天地,隨之而來的是地動山搖,籠罩著整個凶煞之地上的陣法隨之解除,久違的藍色天空再次出現在頭頂。

「師傅,這是怎麽了?」 英雄聯盟之締造傳奇 蕭楠有些不明所以。

「有寶物出世,你留在這裡等著,為師前去看看。」玉衡真君還沒有見過這麽耀眼的霞光,可以想象得到這次寶物的品級自然不低,富貴險處求,來到此處就是為了鍛煉自己,雖然有個突然出現在魔族,但是並不能阻擋住一個劍修勇於追求更進一步的腳步。

有重寶出世,那些逃走的老妖怪說不定還會再回來,蕭楠知道此事不是才金丹中期修為的她能參與的,於是靜靜的等在原地休整,順便煉化一下剛得到的魔氣黑珠,現在心境夠了,只要把這個黑色魔珠煉化,修為突破到金丹後期頂峰也不是不可能,原本以為這樣簡單有效的突破方式在也遇不到了,沒想到現在又有了個機會,比起還不知道前面出世的是什麽寶物,能不能被自己所得,還不如提升自己的實力要緊,畢竟沒有相等的實力,就算是有寶物也不見得能保得住,蕭楠現在修鍊出了混沌之氣,又有了個躲避危險的空間,只要這樣也一直努力下去,就有希望飛升,所以現在一直求的就是找到煉製本命法寶的材料安穩的修鍊。

現在籠罩著凶煞之地的陣法已經破除,已經可以在這裡布陣,於是,蕭楠選擇在這裡布置了個**陣防禦,這才安心進入裡面修鍊。

遠處的轟隆聲不絕於耳,蕭楠在陣法里只是觀看了一會,就進了了修鍊狀態,專心煉化起來。身體內的靈力隨著魔珠越來越小而增加,沒有多大一會,身體內的靈力就已經接近了金丹後期邊緣,這樣的修鍊方式如果被外界人所知的話,恐怕金丹真人就成了高階修士的獵物了,好在想要煉化金丹也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一般人的經脈根本就承受不住,怕是只有練了體的體修能行了。

就在蕭楠專心煉化黑色魔珠的同時,四周響起了悉悉索索的聲音,代發覺到四周不對勁時,睜開眼睛一看,險些沒把蕭楠嚇死,立馬挑了個方向瞬移了出去。

作者有話要說:最近一直都不在狀態,今天就先這些吧!

謝謝親的地雷:

未央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5-06-2601:43:33

第一百六十六章:

蕭楠因為師父醒來轉移了原先低迷的情緒,現在倒是好了不少,感應到身體內的靈力變化,有過一次心魔入體的事情,哪裡不清楚先前的兇險嗎,想明白了以後,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看來是自己突破的速度太快了,現在的心境還不是很穩,再加上周圍又有魔氣的影響,這才險些又著了道。

雖說修士只有一世,隕落以後就真的消散在這三界之中,不留一絲痕迹,不如凡人死後可以重新輪迴生生不息,但是凡人死後前世的記憶也會消散,這樣算來,修士和凡人也沒有什麽不同,修真界是以實力為尊,只要你的能力夠強,就能在這修真界爭得一席之地,反觀凡人界,都是束縛女子的各種規矩戒條,要是讓蕭楠再選一次的話,蕭楠還是毫不猶豫的選擇修鍊,與其像凡人似得渾渾噩噩一輩子,蕭楠寧願清醒的活著,儘管以後的路並不好走。

想到這裡,周圍的氣息一變,蕭楠整個人都清明起來,心境更是有上升了一個層次,從原先的元嬰初期升到了元嬰中期,原先情緒低迷險些心魔入體引起的靈力逸散,如今隨著身體內的靈力運轉,也漸漸重新凝聚起來。

玉衡真君恰在此時調理好身體內的靈力,剛睜開眼睛就注意到了蕭楠的變化,看到蕭楠原本身體內的靈力有不穩變成現在的內斂,不僅與有榮焉,自己的徒弟靈根不好,但是悟性卻非凡,不愧是大哥看中的孩子,就是比起自己的天才師弟也是不差的,心裡對大哥看人的眼光更加佩服。

蕭楠注意到了玉衡真君看自己,高興地道:「師傅,調理好了嗎?我們要不要現在開始。」

玉衡真君臉上的表情一僵,心裡腹誹不已:有個天才級的徒弟真是太沒成就感了,不但如此,看她如今的修為,不過是短短三十多載,就已經金丹中期了,假以時日豈不是要趕超自己?想到這個可能,趕緊搖頭把這個念頭忘掉,為了作為師父的尊嚴,不至於成為第一個被自己徒弟趕超的師傅,說什麽也得把這種可能消滅掉。

蕭楠不解的看著師傅又是搖頭又是點頭的,難不成是身體出了事情?想到這個可能,緊張地問道:「師傅,怎麽了?」要真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讓師傅出了意外,傷害了一個關心自己的親人,蕭楠不知道自己以後能不能過去這個坎。

玉衡真君看著徒弟緊張的表情,就知道她想差了,心裡一陣暖流流過,也不枉自己拼了命想要保住她,知道現在時間緊迫,那個魔族的少年明顯想逐個擊破,隨時都可能找到這個地方來,找到擺脫身體內的魔氣,也能給兩人多一份勝算。

「為師沒事,要怎麼做?」玉衡真君知道蕭楠的身體不受魔氣的影響,現在既然有把握能把身體內的魔氣清除,那就試上一試。

「待會我把自己的靈力注入師傅體內,師父只需要配合就好了,我們合力把魔氣逼到傷口處,然後有我把它引出來就好了。」

「那開始吧!」

「是,師父。」話落,一掌印在玉衡真君胸口處。

鈞天圖 聽蕭楠說的很簡單,其實並沒有那麽容易,魔氣本就霸道,和靈力天生相剋,那魔族之人的實力就是元嬰中期的玉衡真君都不是對手,更何況還是他親手打入的,魔氣更是被壓縮到一定的程度,蕭楠就算有混沌之氣,修為只不過剛剛金丹中期罷了,和半步化神的修士使用起來的靈力相比,也沒有勝算,但是現在卻不得不為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蕭楠手掌下聚集著師傅體內的所有魔氣,現在已經被二人合力壓縮至一個雞蛋大小的黑色圓球,只是兩人始終是實力和魔族少年相差太多,引到胸口處以後,就再也不動彈了,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了將近一個時辰了,兩人現在身體內的靈力都消耗的厲害,要是半個時辰之內再不能成事的話,勉強控制住的魔氣將失去壓制,要是魔氣反噬的話,將比原先更厲害,玉衡真君承受不住,必死無疑。

玉衡真君最是清除自己現在的狀態,知道蕭楠也盡了力,不過是因為兩人的實力太低,總是差那麼一點,

再拖下去的話,兩個人都會有損傷,倒不如早點放棄,給蕭楠留條生路,只是話沒說完,就被蕭楠打斷。「楠兒,放手吧!師傅走後,看顧著點蘇家,總是血緣至親……」有自己在的時候,總能護著蕭楠平安,但是現在……還是回蘇家好了,大哥畢竟是一家之主。

蕭楠看著沒有大脾氣,其實是一個忒別固執的人,現在眼看著就能成功,要是放棄的話,心裡怎麼甘心,更何況,放棄的不但是一次機會,還是一直很照顧自己的師傅的性命,想到自己可以吸收魔氣,那是不是師傅身體內的魔氣也能吸收到自己的身體之內?想到這個可能,蕭楠好不猶豫的吸收起來。

知道魔氣的霸道,蕭楠就嘗試著調動混沌之氣包裹住黑色原珠慢慢煉化,魔氣也是混沌初開先天之氣的一種,就和當初煉化盧明順的金丹一樣,但是這是半步化神的魔氣,就算是一絲也不是金丹中期能承受得住,好在蕭楠的身體經過混沌之氣的改造,只是在一開始的時候有種被從中間撕裂又碾壓一遍,悶哼一聲,咽下口中的腥甜,守住心中的清明,忽視身體上的疼痛,專心煉化魔氣。

蕭楠身體內的經脈被魔氣一遍又一遍的摧毀,水木靈力緊跟在後面修復,就這樣一次又一次來回循環,直到雞蛋小小的黑色圓球被消除了一半,與此同時,身體內的經脈被鍛煉的更加寬闊,原本不同於別人金色的黑灰色內丹更加壯大,蕭楠這才睜開眼睛,大喝一聲:「師父,就是現在。」兩人在此齊心合力,黑色圓珠破體而出,被蕭楠一把抓在手中,兩人對視一眼,皆鬆了口氣,總算是把魔氣逼了出來。

玉衡真君在蕭楠動手煉化的時候,原想開口阻止,尤其是看到蕭楠隱忍到扭曲的表情時,更是想打斷蕭楠施法,只是想到蕭楠看自己時愧疚的表情,要是強行打斷她的話,就怕自己會成為她的心魔,好在這個時候自己還能控制得住場面,這才一直忍著沒出手,沒想到蕭楠真的能把魔氣煉化,再聯想到蕭楠不同尋常的戰鬥力,心中除了震驚開心以外,更是多了擔心,數年覺得身上的重擔又重了許多。

「砰……」的一聲巨響,西北角有一道霞光直射天地,隨之而來的是地動山搖,籠罩著整個凶煞之地上的陣法隨之解除,久違的藍色天空再次出現在頭頂。

「師傅,這是怎麽了?」蕭楠有些不明所以。

「有寶物出世,你留在這裡等著,為師前去看看。」玉衡真君還沒有見過這麽耀眼的霞光,可以想象得到這次寶物的品級自然不低,富貴險處求,來到此處就是為了鍛煉自己,雖然有個突然出現在魔族,但是並不能阻擋住一個劍修勇於追求更進一步的腳步。

有重寶出世,那些逃走的老妖怪說不定還會再回來,蕭楠知道此事不是才金丹中期修為的她能參與的,於是靜靜的等在原地休整,順便煉化一下剛得到的魔氣黑珠,現在心境夠了,只要把這個黑色魔珠煉化,修為突破到金丹後期頂峰也不是不可能,原本以為這樣簡單有效的突破方式在也遇不到了,沒想到現在又有了個機會,比起還不知道前面出世的是什麽寶物,能不能被自己所得,還不如提升自己的實力要緊,畢竟沒有相等的實力,就算是有寶物也不見得能保得住,蕭楠現在修鍊出了混沌之氣,又有了個躲避危險的空間,只要這樣也一直努力下去,就有希望飛升,所以現在一直求的就是找到煉製本命法寶的材料安穩的修鍊。

現在籠罩著凶煞之地的陣法已經破除,已經可以在這裡布陣,於是,蕭楠選擇在這裡布置了個**陣防禦,這才安心進入裡面修鍊。

遠處的轟隆聲不絕於耳,蕭楠在陣法里只是觀看了一會,就進了了修鍊狀態,專心煉化起來。身體內的靈力隨著魔珠越來越小而增加,沒有多大一會,身體內的靈力就已經接近了金丹後期邊緣,這樣的修鍊方式如果被外界人所知的話,恐怕金丹真人就成了高階修士的獵物了,好在想要煉化金丹也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一般人的經脈根本就承受不住,怕是只有練了體的體修能行了。

就在蕭楠專心煉化黑色魔珠的同時,四周響起了悉悉索索的聲音,代發覺到四周不對勁時,睜開眼睛一看,險些沒把蕭楠嚇死,立馬挑了個方向瞬移了出去。

作者有話要說:最近一直都不在狀態,今天就先這些吧!

謝謝親的地雷:

未央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5-06-2601:43:33 ?第一百六十七章:

原來不知道什麽時候,周身布置的防禦陣法—–**陣,竟然悄無聲息的被來時碰到的那群恐怖的怪草吞噬了,那陣法可是蕭楠祭煉過,與之心神相連的陣法,作為主人竟然一點都沒有發現,要不是自己醒的及時,想想後果就覺得脊背發涼,這些東西也不知道是怎麽長成的,簡直無物不食,胃口大的出奇。

蕭楠的身影在幾百米的從空中突然出現,地面被綠意覆蓋,還有不少藤條感應到蕭楠的存在,全都圍了上來,連塊落腳的地方都沒有,無奈,腳尖在最高的藤條上一點,感應到藤條上傳來的吸力,趕緊在其他枝條圍上來之前,又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地面上的怪草失去目標,以更快的速度向未曾踏足過的原來的凶煞之地鋪展。

原先蕭楠和玉衡真人就是想著從來時的路出去的,這才到了凶煞之地的邊緣處,離那怪草的底盤很近,想著等把玉衡真君的身上的魔氣趨出以後在離開,沒想到有寶物突然出世,連帶著阻攔怪草的陣法都破除了,普通的陣法又抵擋不住怪草超強的吞噬之力,在四周都是怪草的情況之下,蕭楠只好向著怪草最少,同時也是寶物出世的地方飛奔。

蕭楠瞬移的速度雖然不慢,但是比起看不到盡頭的怪草來說,還是不夠看,在蕭楠又一次露出身影的時候,湊巧被一隻滕曼捲住了腿腳。藤曼以與身體接觸,就感應到雙腿處的靈力不斷往外溢出,看著底下的藤曼又分出無數枝椏,手中的靈劍帶著火光就砍在滕曼之上,滕曼就被砍成了兩截,只是與此同時,又有數條枝椏纏上了雙手和腰身,把蕭楠緊緊地捆在了空中。

感應到身體上不斷流失的靈力,蕭楠想到來時看到的那隻被怪草吞噬掉的月盈兔,不禁打了個寒顫,那可真是屍骨無存啊!想到這裡,丹田中的陰陽魚轉動,灰色的混沌之氣以丹田為中心往四處逸散,帶混沌之氣從身體溢出,那些怪草就像是冰雪見到初陽一般化為虛無,與此同時從地面上傳來一聲慘叫,那些怪草趕緊退了下去,在地面上留下一塊空地。

蕭楠擺脫悎滯落在了怪草後退空出來的地上,警惕地看著四周看不見盡頭的綠意戰意盎然,就在這時,只見一道火光向著這個方向飛來,與此同時,緊跟在其後的是魔族少年,還有數位元嬰真君遠遠地墜在身後。

「不知道是什麽品級的寶物?引得魔族都去爭奪?」看到這飛過來的就是新出世的寶物,要說不心動那是假的,但是也知道,有幾位元嬰真君在場,就算是輪也沒自己啥事,現在周身有怪草環繞,也分不出心神,只是看了一眼,就專心致志的對付起再次伸出來的滕曼。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掉的。

「蕭楠,小心後邊。」玉衡真君目眥欲裂的大喝一聲,本身更是啟用了學遁之術,只盼著速度能更快一點,尤其是見識過這物的殺傷力和針對性以後,更加擔心蕭楠如今的處境,他可是親眼看到這東西一下子就把元嬰中起的真君給滅成了渣渣。

「咻……」火團夾雜著破空之聲低空飛來,地面上的怪草承受不住火團的灼熱,火團飛過的地面上,怪草被吸幹了水分化為乾草,要麽就是被燒成了灰燼,在地面上被開闢出一道生路。

蕭楠現在正忙著對付纏上來的怪草,只看了一眼飛過來的寶物就不再理會了,聽到師傅的喊聲以後,轉過身來就看到一團火光向著自己而來,難不成是想認自己為主?畢竟自己怎麽說也是個穿越人士,目前來說還真沒有碰到過金手指,想到這個可能,心情激動了一把。

火團越來越近,蕭楠也看清楚了火團裡面包裹住的東西,那是一把劍,上面雕刻著涅槃的鳳凰圖案,而那團火正是從那鳳凰嘴裡吐出來的,看到這熟悉的圖形和破壞力,不就是原著里女主那拉風的仙器鳳吟劍嗎?怎麽出現在這裡?難不成因為南宮風華的重生和自己的穿越,改變了原女主的命數,現在連華冥界唯二的仙器也保不住了?

鳳吟劍上的鳳凰嘴裡吐出來的火焰比先前更勝,看這個架勢,分明想把人燒成灰燼,而且鳳吟劍的速度很快,眨眼間已近在眼前,蕭楠這時想在躲避已經來不及了,雖然不曾主動惹事,但是也不是怕事的人,尤其是在做了這樣一件蠢事之後,心中也有一股邪火升騰上來,夾雜著不甘大喝一聲「拼了。」

已經想要躲開了,並沒有貪心的上去搶奪,蕭楠想不明白,好好的鳳吟劍攻擊自己所什麽,但是不管什麽原因,本身雖然是炮灰屬性,但是已經改變了原先命數,好好的存活了下來,本以為已經逃脫了必死的結局,誰知道後來被逼得在浮雲大陸呆不下去,不得不躲到水藍幽海來,來后又被柳鳳依擺了一道,以築基期的修為面對元嬰真君的追殺,好不容易撿了條命,修為修鍊到現在的金丹中期,卻連本命法寶都沒有煉製,本以為自己已經夠倒霉了,為了小命著想,平日里做事也是躲躲藏藏,從來沒想過出風頭什麽的,誰知道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的,現在竟然連把劍都敢找麻煩,真當自己是軟柿子了不成?

蕭楠雙手束於胸前,把混沌之氣聚於手掌在空中畫圓,一面太極陰陽魚出現在胸前,太極剛已形成,鳳吟劍的劍尖就擊倒在上面,巨大的衝力讓太極陰陽魚瞬間暗淡了下來,連帶著蕭楠的身體不斷的退後,灼熱的火光因為有鳳凰真火緣故,隨著蕭楠的退後留下地面上一道焦黑。

玉衡真君心在看到鳳吟劍攻擊的時候提到了嗓子眼,看到蕭楠竟然擋住了攻擊,不顧旁人的驚異目光,提著青鋒劍就沖了上去,落在兩人中間,用盡全力把劍往上一挑,想用劍把兩人分開,只是這鳳吟劍不是凡品,裡面更有劍靈指揮,玉衡真君只是微微改變了鳳吟劍的攻擊方向,並沒有把劍挑離。

蕭楠看著黯淡下來的太極,感受到鳳吟劍身上毀滅的殺意,顧不得由他人在場,雙手不停的轉動,把周遭的靈力全都往身邊聚攏起來,連帶著身體內的混沌之氣一起,支撐太極陰陽魚抵擋住鳳吟劍。

鳳吟劍不甘示弱,劍身上的火光更勝,原本還停留在胸前得劍尖,刺得太極陰陽魚凹了進去,緊緊地貼在胸口處,看著十分兇險,要是待劍尖更進一步,蕭楠躲不過穿心之痛。

玉衡真君看得膽戰心驚,誰也不知道這太極陰陽魚能撐得住多久,但是偏偏自己使盡了全力也撥不開這劍的攻擊方向,又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徒弟被殺,只好一遍又一遍的輪劍向下劈,希望藉助揮劍的次數能稍微的把劍移開一些,好給蕭楠爭取點時間。

魔族少年看著死死支撐的兩師徒,並沒有上前出手的打算,而另外跟著這鳳吟劍的廉其真君等三人,也沒有出手的打算,只是站在旁邊冷冷的看著,競爭對手太多,現在不用自己出手,能少一個是一個,眾人豈有不同意的?再者,這鳳吟劍的實力太強,在場的眾人根本就壓制不住,大都能消耗掉鳳吟劍劍靈的魂力,於是一個個的都作壁上觀。

鳳吟劍作為封印魔族陣法的陣眼,本身對魔氣感應靈敏,尤其是其中的劍靈更是經歷過萬年前的那場仙魔大戰,原先的主人也因此隕落,更是對魔族深惡痛絕,但是本身作為陣眼存在,在封印了魔族以後,也受了萬年的魔氣抵抗,劍身上的仙氣與魔氣兩兩抵消,如今劍靈已經虛弱了許多,本來再等個幾年,魔族就能全都徹底消散,誰知道因為這一行人的出現,無意間竟然幫了魔族脫困,那些人修更是打起了自己的注意,生生毀滅了這困魔陣,可以想象鳳吟劍劍靈的怒火有多大,萬年的堅守被一朝摧毀,鳳吟劍氣的只想把這些人都拿來祭劍,這才明白,今時以不同往日,這裡早已經沒有了萬年前捨生取義相熟的修士,只有追逐個人利益的修真者,甚至為了自身利益不惜與魔族合作,真真是愚蠢之極。

鳳吟劍的劍身被蕭楠的混沌之氣消磨的越來越暗淡,不由的有些心急,見是個硬骨頭,而且身上的魔氣也不濃郁,比起身後站著的那一位真正的魔族,簡直就像是與皓月爭輝的螢火蟲,根本就不值一提,想到萬年前主人臨終之前的吩咐,當下調轉方向,一劍劈向了旁邊看熱鬧的魔族少年。

「砰……」魔族少年看熱鬧的同時並沒有放鬆,在鳳吟劍轉過來的那一瞬間就知道了它的攻擊方向,心裡暗罵著這劍靈的死心眼,都過了萬年了還是這樣一見面就下殺手,忙用黑色長槍架住了攻來的火劍嗎,兩一隻手而是魔氣縈繞抓住了劍身,開始用自身的魔氣腐蝕劍身。

蕭楠鬆了口氣,總算把這仙劍送走了,看了看身旁的師傅並沒有受傷,這才看向打鬥的一魔一劍。

第一百六十七章:

原來不知道什麽時候,周身布置的防禦陣法—–**陣,竟然悄無聲息的被來時碰到的那群恐怖的怪草吞噬了,那陣法可是蕭楠祭煉過,與之心神相連的陣法,作為主人竟然一點都沒有發現,要不是自己醒的及時,想想後果就覺得脊背發涼,這些東西也不知道是怎麽長成的,簡直無物不食,胃口大的出奇。

蕭楠的身影在幾百米的從空中突然出現,地面被綠意覆蓋,還有不少藤條感應到蕭楠的存在,全都圍了上來,連塊落腳的地方都沒有,無奈,腳尖在最高的藤條上一點,感應到藤條上傳來的吸力,趕緊在其他枝條圍上來之前,又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地面上的怪草失去目標,以更快的速度向未曾踏足過的原來的凶煞之地鋪展。

原先蕭楠和玉衡真人就是想著從來時的路出去的,這才到了凶煞之地的邊緣處,離那怪草的底盤很近,想著等把玉衡真君的身上的魔氣趨出以後在離開,沒想到有寶物突然出世,連帶著阻攔怪草的陣法都破除了,普通的陣法又抵擋不住怪草超強的吞噬之力,在四周都是怪草的情況之下,蕭楠只好向著怪草最少,同時也是寶物出世的地方飛奔。

蕭楠瞬移的速度雖然不慢,但是比起看不到盡頭的怪草來說,還是不夠看,在蕭楠又一次露出身影的時候,湊巧被一隻滕曼捲住了腿腳。藤曼以與身體接觸,就感應到雙腿處的靈力不斷往外溢出,看著底下的藤曼又分出無數枝椏,手中的靈劍帶著火光就砍在滕曼之上,滕曼就被砍成了兩截,只是與此同時,又有數條枝椏纏上了雙手和腰身,把蕭楠緊緊地捆在了空中。

感應到身體上不斷流失的靈力,蕭楠想到來時看到的那隻被怪草吞噬掉的月盈兔,不禁打了個寒顫,那可真是屍骨無存啊!想到這裡,丹田中的陰陽魚轉動,灰色的混沌之氣以丹田為中心往四處逸散,帶混沌之氣從身體溢出,那些怪草就像是冰雪見到初陽一般化為虛無,與此同時從地面上傳來一聲慘叫,那些怪草趕緊退了下去,在地面上留下一塊空地。

蕭楠擺脫悎滯落在了怪草後退空出來的地上,警惕地看著四周看不見盡頭的綠意戰意盎然,就在這時,只見一道火光向著這個方向飛來,與此同時,緊跟在其後的是魔族少年,還有數位元嬰真君遠遠地墜在身後。

「不知道是什麽品級的寶物?引得魔族都去爭奪?」看到這飛過來的就是新出世的寶物,要說不心動那是假的,但是也知道,有幾位元嬰真君在場,就算是輪也沒自己啥事,現在周身有怪草環繞,也分不出心神,只是看了一眼,就專心致志的對付起再次伸出來的滕曼。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掉的。

「蕭楠,小心後邊。」玉衡真君目眥欲裂的大喝一聲,本身更是啟用了學遁之術,只盼著速度能更快一點,尤其是見識過這物的殺傷力和針對性以後,更加擔心蕭楠如今的處境,他可是親眼看到這東西一下子就把元嬰中起的真君給滅成了渣渣。

「咻……」火團夾雜著破空之聲低空飛來,地面上的怪草承受不住火團的灼熱,火團飛過的地面上,怪草被吸幹了水分化為乾草,要麽就是被燒成了灰燼,在地面上被開闢出一道生路。

蕭楠現在正忙著對付纏上來的怪草,只看了一眼飛過來的寶物就不再理會了,聽到師傅的喊聲以後,轉過身來就看到一團火光向著自己而來,難不成是想認自己為主?畢竟自己怎麽說也是個穿越人士,目前來說還真沒有碰到過金手指,想到這個可能,心情激動了一把。

火團越來越近,蕭楠也看清楚了火團裡面包裹住的東西,那是一把劍,上面雕刻著涅槃的鳳凰圖案,而那團火正是從那鳳凰嘴裡吐出來的,看到這熟悉的圖形和破壞力,不就是原著里女主那拉風的仙器鳳吟劍嗎?怎麽出現在這裡?難不成因為南宮風華的重生和自己的穿越,改變了原女主的命數,現在連華冥界唯二的仙器也保不住了?

鳳吟劍上的鳳凰嘴裡吐出來的火焰比先前更勝,看這個架勢,分明想把人燒成灰燼,而且鳳吟劍的速度很快,眨眼間已近在眼前,蕭楠這時想在躲避已經來不及了,雖然不曾主動惹事,但是也不是怕事的人,尤其是在做了這樣一件蠢事之後,心中也有一股邪火升騰上來,夾雜著不甘大喝一聲「拼了。」

已經想要躲開了,並沒有貪心的上去搶奪,蕭楠想不明白,好好的鳳吟劍攻擊自己所什麽,但是不管什麽原因,本身雖然是炮灰屬性,但是已經改變了原先命數,好好的存活了下來,本以為已經逃脫了必死的結局,誰知道後來被逼得在浮雲大陸呆不下去,不得不躲到水藍幽海來,來后又被柳鳳依擺了一道,以築基期的修為面對元嬰真君的追殺,好不容易撿了條命,修為修鍊到現在的金丹中期,卻連本命法寶都沒有煉製,本以為自己已經夠倒霉了,為了小命著想,平日里做事也是躲躲藏藏,從來沒想過出風頭什麽的,誰知道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的,現在竟然連把劍都敢找麻煩,真當自己是軟柿子了不成?

蕭楠雙手束於胸前,把混沌之氣聚於手掌在空中畫圓,一面太極陰陽魚出現在胸前,太極剛已形成,鳳吟劍的劍尖就擊倒在上面,巨大的衝力讓太極陰陽魚瞬間暗淡了下來,連帶著蕭楠的身體不斷的退後,灼熱的火光因為有鳳凰真火緣故,隨著蕭楠的退後留下地面上一道焦黑。

玉衡真君心在看到鳳吟劍攻擊的時候提到了嗓子眼,看到蕭楠竟然擋住了攻擊,不顧旁人的驚異目光,提著青鋒劍就沖了上去,落在兩人中間,用盡全力把劍往上一挑,想用劍把兩人分開,只是這鳳吟劍不是凡品,裡面更有劍靈指揮,玉衡真君只是微微改變了鳳吟劍的攻擊方向,並沒有把劍挑離。

蕭楠看著黯淡下來的太極,感受到鳳吟劍身上毀滅的殺意,顧不得由他人在場,雙手不停的轉動,把周遭的靈力全都往身邊聚攏起來,連帶著身體內的混沌之氣一起,支撐太極陰陽魚抵擋住鳳吟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