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成功了嗎?」夏苒苒下意識看到。

「不,還沒。」姬子死死盯着灰塵的方向,握緊了手中的神隕劍。

「這種攻擊,你是在給我撓痒痒嗎?」

狂風吹過,灰塵猛的被吹散,島嶼雄一完好無損的出現在了半空。

不屑的看向琪亞娜等人。

伸出手,準備通過咒裝符直接將幾人殺死的時候。

看到大廈樓頂上的幾個人愣住了。

有些不確定的看向大廈頂上的幾人。

「一,二,三,四?五?」

在對過人數后,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凌淵以及奧菲斯。

怎麼回事?

他的咒力探測明明是三個人,但怎麼沒有給他回復這兩個人?

而凌淵和奧菲斯身上連最基本的靈氣波動都沒有,說明了對方應該是普通人。

相反,琪亞娜、姬子和夏苒苒身上的靈氣再也清晰不過了。

他堂堂八階就算是隨手檢測,也不可能連靈氣都沒有的人都檢測不出來吧。

「難道說是大家族的子弟?」島嶼雄一目光轉動。

能夠屏蔽他的探測,起碼也得是星輝級別的武器。

普通的百姓自然是不可能有的。

這麼說,他來到這還撿到寶了?

凌淵很敏銳的察覺到了島嶼雄一看向自己的目光。

怎麼說呢,感覺怪怪的。

「沒想到在這樣一個偏遠的地方還能有這樣的驚喜,的確讓我挺意外的。」島嶼雄一緩緩舉起了手裏的咒裝符。

符文輕輕遮住了他的半邊臉。

「咒裝顯符!」

「暗影雷豹!」

下一秒,符篆輕輕的貼在了他的手臂上,漆黑的雷光在其周身纏繞。

人類的手臂化作了如同野獸一般的利爪。

周身原本白色陰陽師長袍則化作了黑色,在其周身黝黑的紫光顯露。

「接下來,就從你們開始吧!」

張開嘴,一道濁氣從其中吐出。

將終焉之龍的龍蛋收進儲物袋裏。

在雙手得以解放的瞬間就化作一道殘影消逝在了半空。

「好快!」琪亞娜瞳孔驟然一縮。

快速轉頭,就發現對方竟然已經到了她的身後。

「能別來礙事嗎?」島嶼雄一輕輕說了一句,對着琪亞娜輕輕一彈。

紫色的雷光化作電刃閃爍著朝着琪亞娜衝去。

速度之快根本讓人難以反應。

「琪亞娜!」姬子忍不住大喊一聲。

眼看琪亞娜就要被這電光貫穿的時候,最後一顆藍色的瞳孔也被渲染成了金色。

琪亞娜低下頭,下一秒

對着虛空輕輕一按。

下一秒,原本急如驟雨般的電光直接停下了。

「什麼?」島嶼雄一一愣。

緊接着,一道極為膨脹的聲音響起。

「呵呵呵呵呵,用吾的所有物來攻擊我,螻蟻,你是不是有些痴心妄想了?」琪亞娜抬起頭

一雙金色的瞳孔顯現。

下一刻,琪亞娜猛的一握

在虛空中的雷光直接消散。

島嶼雄一轉過身,看向琪亞娜的眉頭一皺。

這個女人,和之前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還有那種眼神……

彷彿在從高處俯視着他一樣。

很不爽啊……

這邊,姬子獃獃的看着懸浮在半空的琪亞娜。

西琳又蘇醒了嗎?

這不是說她所有的努力都功虧一簣了?

「螻蟻,謝罪吧。」

然而西琳根本就不管這些,她只知道,面前這個漆黑的傢伙讓她很不爽。

對着島嶼雄一張開手。

在剎那間,虛數空間打開,兩道亞空之帶從裏面探出,欲想要捆住島嶼雄一。

但下一秒,島嶼雄一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什麼?」亞空之帶摟空,讓律化娜斯巴達了。

在崩壞的世界,人們追求的是能夠和崩壞抗衡的力量,對於速度並沒有太多要求,以至於在第一次接觸到這種速度時把她給整懵了。

「太慢了啊,小姑娘。」

再次出現的時候,島嶼雄一已經出現在了半空。

看着律化娜不禁搖了搖頭。

還以為是什麼強大的存在,沒想到也就那樣。

被她認為螻蟻的生物如此輕佻的說自己的攻擊,律化娜只感覺自己受到了嚴重的侮辱。

就比如河豚被戳了肚子。

怒氣值瞬間讓她漲起來:「螻蟻,別太囂張了!」

紫色的雷光在周身閃爍。

下一秒,律化娜竟然也在瞬間閃現到了半空。

。 在力量比拼上,荒古或許不是巫皇部落少酋長的對手,但哈維達並不是泰隆,就算是他處於狂暴的狀態也不能持續多久。

荒古看着哈維達的攻擊節奏變得紊亂,嘴角的笑意不斷擴大。

此時,哈維達已經失去了理智,長時間的狂暴,本來就讓他的智力有下降的趨勢,現如今更加的瘋狂。

就在哈維達剛剛轟擊過後,舊力用盡新力未生之時,荒古躲避的身子猛然地停滯,手中的腿骨悍然轟出。

「既然你想要堂堂正正的對戰,那我只好成全你了。」

荒古大聲的吼道,眼神中得意的光芒盡顯。

「你!」

哈維達手中的腿骨剛剛收回,眼看着荒古的攻擊已經近在眼前,後續的攻擊根本來不及蓄力,左手更是被砸得骨折。

無奈,哈維達只能硬著頭皮,將手中的腿骨迎了上去,用來抵擋荒古砸過來的腿骨。

「嘭!」

一聲刺耳的聲音響起,荒古手中的碩大腿骨轟在了哈維達的骨頭上,強大的力量直接壓着哈維達的武器一同砸在了哈維達的胸口。

「啊啊啊!」

哈維達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擊,不斷地吼叫着,眼神中充滿了不甘心與憤怒,臉上更是充滿了猙獰神色,身子不自主地後退了幾步。

「現在該輪到我攻擊了。」

荒古一擊得手,絲毫不覺得自己無恥,得勢不饒人,手中的腿骨揮舞起來。

與哈維達全方位攻擊不同,荒古的腿骨攻擊角度以及速度都極為的刁鑽,或是泰山壓頂,或是橫掃千軍,讓哈維達手忙腳亂,時不時地挨上一骨頭。

「啊…啊!」

「該死!」

哈維達無比的鬱悶,不斷發出慘叫,怒吼,不但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反而引得荒古的攻擊更加的犀利。

本就已經力竭的哈維達,此刻已經毫無反抗的能力了。

荒古雙腳蹬地,身子瞬間騰空而起,雙手緊握著巨大的腿骨,全身的力量都蘊含在其中,帶着無比狂暴的力量猛然砸下。

目標正是哈維達的頭!

「去死吧!」

荒古目光中滿是陰狠,冰冷的殺機讓哈維達如墜冰窖。

「轟!」

最關鍵的時候,哈維達偏了偏頭,那從天而降的巨大腿骨擦着他的耳邊,直接落在了他的肩胛骨之上。

「咔嚓!」

恐怖的力量將哈維達的肩胛骨砸得粉碎,只見哈維達的肩膀瞬間塌陷下去,右半邊身子血肉模糊,碎裂的骨頭從血肉中穿插出來。

肉體上的痛苦,讓哈維達痛苦地慘叫着,雙腿打着顫,雙膝嘭的一聲跪在了地上,神色驚恐地盯着手握腿骨的荒古。

「住手!」

荒古突然一聲怒吼。

霎時間,還在交戰的兩方部落獸人同時停手,全部都轉過頭,看向荒古的方向。

巫皇部落的獸人戰士,在看見最強大的哈維達凄慘的模樣,頓時部落中蔓延起失落與驚恐的氣息。

如果哈維達死了,那整個部落都沒有人能夠限制住荒古了,一旦荒古加入到戰場中,那便會是一邊倒的戰鬥。

巫皇部落的眾獸人會全軍覆沒的。

「你們已經敗了。」

荒古環視了一圈巫皇部落的眾戰士,臉上帶着一抹笑容,「你們少酋長已經死了,最強壯的哈維達也已經重傷沒有戰鬥力,你們還要掙扎送死嗎?」

「最後在給你們一次選擇的機會,是投降?還是選擇慷慨赴死?」

荒古目露凶光,手中的森白腿骨已經高高的舉起,如果巫皇部落的回答不能讓他滿意,會將神劍砸下去。

哈維達眼神快速閃爍著,神情中有些許的憤怒,更多的卻是畏懼。

巫皇部落的眾獸人戰士,全部都低下了頭,等待着命運的最後抉擇。

「投降!」

哈維達艱難地吐出了這兩個字,話音落下,整個人像是被抽幹了氣力一樣,直接癱在了地上。

「哈哈哈!如此甚好,識時務者為俊傑,相信這是你最好的選擇。」

荒古高舉的腿骨緩緩地落在地上,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

獸人都是好戰的,能夠讓他們投降是極為艱難的事情,這些年的爭鬥中,能夠收服獸人的機會少之又少。

「小子,你回復得如何了,看來獸人之間的戰鬥已經結束了,沒有想到獸人中也有怕死的。」

莫老的聲音出現在林玄的腦海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