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去你大爺的仙丹,你們全家都是仙丹,老子本來就是個人好不好?你眼珠子是長到了後腦勺上了么?」

噬在雷光中急的團團轉,那雷光還沒有完全退去,只是威力已經大不如前,對噬沒什麼威脅了而已,但還是氣不過,與之對罵起來。

「不對啊,這個聲音怎麼這麼…熟悉?」

一旁的霍老二正在暗樂,感慨那人形仙丹的另類,但是越聽這聲音越是讓他熟悉的不行,彷彿最近就有聽到過。

「有些不對頭!」

「即便那仙丹再通靈,也太過惟妙惟肖了吧!」

「那分明就是一名少年啊,真的是人形仙丹?」

此刻,所有人也都發覺到了不妥,個個腦門拉黑線,感覺像是被對面那個說話不講究的小子給坑了,讓這麼多修士白浪費感情了。

丟人了!誤會了!在場,許多修士嘴角都在扯,尤其是那幾個領頭的高手,更是大感沒有面子。

上前修士高手,還真的有可能誤會了! 噬怒了,他沒有辦法不怒!

這些人把他當成了仙丹,要爭奪,更是要吞食,甚至在之前許多人都期待著他被雷劈死,這怎麼能忍?

「你大爺的!老子是人,一個活生生的人,跟你爹媽一樣的人,不是仙丹,誰在說我是仙丹,我跟誰急,保證打的你爹媽都不認識你!」

噬大罵,中間相隔著一座大陣,又蹦又跳,並且來回的踱步,恨不得現在就沖回去,將這些人全部斬掉。

什麼玩意啊!

「或許真的搞錯了,之前先入為主了,將那少年當成了仙丹,而且還在遭雷劈!」

「那小子罵人忒難聽了,不是仙丹也得拾掇他!」

「就是,簡直天怒人怨,否則怎麼會有絕世神雷來劈他?」

許多人都無語了,而後眼角直跳,因為對面的少年連罵了半刻鐘了,依然沒有停下的意思,指著己方所有修士在大罵,讓人鬱悶。

「真…真的是他!?我靠,這幫天殺的,惹誰不行,惹這個小祖宗!」

霍老二激靈靈打了個冷戰,竟然是噬,傳聞中的小魔王啊,這些人竟然將他當成了仙丹,還要吞掉,真不怕被打劫么?

而且霍老二曾經偷偷給那少年算過命格,但結果讓他吐血,在最後關頭自己遭到了雷劈。

因為算一個人的命格而遭雷劈,上蒼都不願意,這在霍老二宗門的歷史上只存在於傳說中,但是如今有個人就在眼前,竟然無法推算。


即便是那什麼傳聞中的六大無敵高手也不能如此的逆天啊,但是那少年做到了,這已經說明了一些問題。

或許,將來少年的成就要高於六大高手,成為天下決定認為!

當然了,也有可能未來被人斬殺死於非命,畢竟他得罪的人太多了,整個神州大地,有一半以上的宗門與他有仇,被對方的長輩所惦記。

可是,正所謂虱子多了不咬人,少年魔王絕對是恐怖級的存在,以現在霍老二的眼光看,即便那少年噬不曾無敵於至尊秘境,恐怕也只是僅次於秘境中的六大無敵高手。

這要說出去恐怕無人能信,但是霍老二先天靈覺敏銳,從來沒有欺騙過他,這才是讓他忌憚的。

而今,少年竟然被人如此對待,這是要捅破天的節奏啊,幸虧有大陣擋著,否則誰知道會出什麼問題!

「小子,你要再敢亂語,當心爺爺將你的屁股踢爛!」

「小子嘴巴忒臭了,你敢過來,大爺要替你爹媽管教你一番,小小年紀囂張個什麼勁?」

「不行,我受不了了,誰能把那少年捉來,將他剁成八瓣!」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異族修士更甚,許多人眼看那少年喋喋不休,變著花樣的在那罵人,就氣不打一處來,恨不得過去將那個惹人煩的跳蚤踩死才解恨。

「我滴個乖乖,這些人竟然敢罵那少年,我什麼都沒看到,老子還是趕緊跑路吧!」

霍老二臉都白了,看著周圍許多激動的修士,臉上露出憐憫的神色,收起龜甲,就要開跑。

在他看來,這是一處是非之地,那少年乃是秘境中有數的高手,雖然年少,但絕對能夠力劈御天境的高手,跟玩似的,這幫人惹了大麻煩了。

「我說你這傢伙,自方才開始就一直喋喋不休,該不會是認識那少年吧?」

霍老二剛要逃跑,結果被一個年輕人給堵到了大殿門口,那年輕人長相俊美,比女子還要妖嬈,此刻滿臉古怪的看著霍老二,他直覺上,感覺這個長相有些猥瑣的青年不一般,因此才疑問道。

「是非之地啊,那少年就是個活祖宗,這喜人敢惹他,小命倒是其次,就怕最後要死不活啊!」

霍老二臉色都變了,滿臉的焦急之色,生怕被人注意到,小聲的對年輕人傳音,並且提醒,讓他趕快離開。

「你果然認識,怎麼,那少年有這麼恐怖?難道是那個傳奇的小子,祁長生?」

年輕人非但沒有領情,臉上還帶著好奇的繼續追問,顯得十分興奮。

因為,早就有傳聞聲稱,少年天才祁長生,乃是一個絕頂的人物,處在秘境中第二梯隊的絕巔之境,幾乎沒有幾個人是他的敵手,而且最讓人驚嘆的是,他年齡還十分年幼,只有十五歲左右。

這是一個讓人驚嘆的結果,十五歲的御天境,登上了人生的絕巔,未來不可測。

「祁長生?不是不是,我的老天爺,我叫你爺了行不行,千萬不要讓那傢伙看到我啊,不然還不知道要怎麼折騰我呢趕緊走趕緊走,那傢伙動氣怒來比祁長生可要恐怖多了。」

霍老二快哭了,兩隻手去推少年,想要儘快離開這裡。

「什麼?比祁長生還要厲害?究竟是誰?沒聽說過有這麼一號人物啊,不行,你給我說清楚,要不然休想離開!」

年輕人很執拗,根本不理霍老二,而且其實力不弱,完全能夠跟霍老二分庭抗禮,甚至猶有過之,打定了注意,絕對不會放霍老二走。

「你們!死定了!」

突然,一聲大吼傳了出來,讓這邊所有修士都是心神一震,對面的少年周身突然綻放出了無量金光,好似要穿透整個世界般,點指上千修士中的幾人,做獅子吼狀。

這個狀況,讓所有人都是一驚,那少年太不凡了,隔著很遠,而且中間有大陣相隔,但是那少年的聲音依然傳遞了過來,不僅如此,還能夠影響到大多數人的心神。

這種效果堪稱恐怖啊!

「完了完了,那傢伙很快就過來,他既然能過的去,肯定有回來的辦法,再不跑來不及了,要被那傢伙清算,肯定要揍我!」

霍老二滿臉通紅,手中的龜甲在放光,阻擋住了年輕人的力道,眼看就要掙脫出去,逃之夭夭了。

「老子就看不得你這種孫子模樣,不就是一個小孩么,有啥好怕的,用得著逃跑?」

就在這時,一個魁梧大漢走了過來,正是那煉體宗的光頭,他一直都躲藏在角落裡,距離這兩人所在的位置不願,早就注意到了霍老二這個神棍。

看著霍老二一副鱉孫的模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從後面兩步走了過來,上前就捏住了他的脖子給提了起來。

「哎呀,你個光頭放我下來,我孫子?等那少年過來,你丫接不了他十招,肯定要被收拾,到時候別自己當了孫子就成!」

霍老二那個氣啊,這都什麼事?老子要跑路,礙著你們什麼事?老子當孫子,又跟你們有什麼關係了?真是多管閑事!

「快看,雷光要消失了!」

「那少年,他要過來了,言稱要宰了他指點過的幾人!」

「這處大陣不簡單啊,雖然被雷劫磨滅了部分道紋,但是依然能夠威脅到御天境修士的性命,但是那少年竟然毅然闖入了其中。」

許多人發出驚呼,更有之前被噬點擊的幾人臉色現出憤怒,感覺那少年實在太囂張了,想要擊殺他。

「他過來了,他過來了,快放手,老子要跑路,放手啊!」

霍老二也顧不得其他了,雙手使勁掰光頭的大手,但是奈何那光頭肉身強橫,任他如何施為,就是不動分毫。

「哼,罷了罷了,你們這幫傢伙,就等著挨揍吧,有人要流血了!」

霍老二認命了,就這樣被人掐著脖子掉在半空中,懷抱著雙臂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靜等那少年到來。

「有這麼誇張么,這麼那麼多修士,其中不乏高手,比如冥神教的閻姓大人,再比如古族的少年,天府的華天宇等,一個少年而已,能有什麼作為?」

臉頰精緻讓女子都要為之嫉妒的年輕人撇嘴,有些不相信的嘟囔著。

「啊!」

就在此時,一聲大吼從大陣中爆發,有仙光在飛逝,展現出的力量極為強悍,就算在古殿的一端幾名御天境的高手都變色。

感受到大陣中傳來的強悍氣息,讓許多人心中都是一突,甚至有的修士已經後悔,感應到,或許這次真的是惹出了一頭怒龍。

一時間,所有人都是肅穆,盯著大陣看個不停,哪裡完全被光芒淹沒,但有一個身影從其中正在緩緩走出! 噬出離的憤怒,這些混蛋將他當成了仙丹想要吃他也就罷了,而今抱怨幾句,竟然就要對這自己喊打喊殺。

而且還要代自己的長輩教訓自己,噬的怒火已經能夠焚滅九重天了。

大陣中,地面各類紋路閃爍光芒,那是通往陣外的路,噬踏足其上,腦海中有大道本質在轟鳴,有一種感覺在牽制著噬,一直往前走。

白玉龜受到了驚嚇,早已躲在了神殿的角落不敢出來,無人為噬帶路,但是噬此刻卻有一種近乎明悟的直覺牽引著他,一步步向著對面走去。

「小爺要斬了你等!你們不是將我當成仙丹要吃了我么,老子這就過去將你們一個個都吞噬掉!」

噬心中發了狠,要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來,一步步邁出,好似踩踏著諸天大道而行,有一種領悟湧上心頭,主要針對這一處大陣。

「他過來了!」

「那少年是要逆天么,竟然敢隻身闖入陣中?」


「問題是,他在靠近,好似對那大陣十分熟悉,逐步逼近!」

所有人都驚訝,沒人會以為那少年有多厲害,強如祁長生,即便對面而來,也有人能阻止他,閻姓大人,古族青年等,都絕對有這個實力。

所以,許多人看著少年在靠近,但卻沒有在意,甚至有心思歹毒者已經存了心思,要將那少年劈殺帶走。

因為,許多人心中有疑慮,還在懷疑那少年其實就是仙丹所話,當為人世大葯,感覺那少年動怒有些欲蓋彌彰的意思。

「嘿嘿嘿…」

之前招惹噬,並且被噬記恨的幾名修者嘴角發出冷笑,隨時準備祭出手中的兵器,將那邁步而來的少年劈殺。

「你們幾個,說你呢,給我死來!」

突然,一聲爆喝,已經極為靠近大陣邊緣的少年莫名的失去了蹤跡,讓所有人都是一愣。

只有少數人眼中露出異色,那少年在發出聲音的剎那,在那邊緣處撐開了一雙羽翼,瞬間前撲了過來,目標就是那幾名曾經被他點名的存在。

「快閃開!」

有修為強橫的修士好心提醒那幾人,讓幾人幡然醒悟,手中兵器甚至許多帶有神道氣息的大殺器祭出,這是要絕殺那少年。

「怎麼?就是因為幾句口角,你們就要動殺伐,就要絕殺我么?」

少年的聲音響在耳畔,最終露出了身形,一雙不大的手掌張開,帶有壓迫性的氣息,讓那幾人周圍的許多修士都後退,留出了一片空地。

『噗』

少年一巴掌拍下,原地一名沒來得及躲閃的修士驚恐的張開嘴,但是還未發出聲音,腦袋便被拍了個稀巴爛。

而且,有一種陰森的氣息展開,在眾人毫無所覺之下,那修士的本源身死的一瞬間就被噬吸走了。

「什麼,一名補天境巔峰的修士,連一招都沒有抗住,手中還握有半神器都沒能來得及施展,就這麼死了?」

許多人大驚,更多的人在後退,感覺這像是一個少年殺神到來,感覺之前那少年所說不再是說大話,而是真正的實踐。

「你敢殺我師弟,拿命來!」

被噬曾經點指過的幾人之一,乃是一名肉身與修為都達到了御天境的高手,手中持著一口小鍾,朝著噬砸了過來,飛來的過程中鐘體急劇放大,有鎮壓一方世界的威勢。

「雕蟲小技,不光是你師弟,你也唯有隕落一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