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就算再不識貨,我也認得,這他娘的,這簪子能值五兩?」

言清喬捏著簪子,一時間都沒回過神來。

青金點頭:「人家開口要的四兩,我給了四十兩,想想剩下的我還得想辦法花,索性就都給了那掌柜的。」

「…」

言清喬給氣的說不出話來,捏著簪子恨不得把青金那腦袋給擰下來。

葯已經煮開了,本來也不耗費功夫的東西,青金讓小曲去拿了碗,利落的用瓦罐蓋子抿著倒了葯出來,一邊端葯往言清喬屋內走,一邊問她。

「心痛嗎?」

「五十兩,我現在要不是因為心痛沒力氣,你就該脖子痛了!」

言清喬跟在後面咬牙切齒。

青金把葯放在了桌子上,雲淡風輕:「我是想讓你明白,你剛剛難受的事情,還沒有這五十兩來的重要,喝了葯快點睡,夜裡帶你去吃宵夜,別整的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讓我們一院子的人擔心。」

「…」

言清喬一愣。

被青金這麼一打岔,已經全然忘記了剛剛為什麼讓他去花的這些錢。

果然,她得認清自己的財迷本色,男人沒了可以再找,跟陸慎恆壓根也沒有真的發生什麼,但是錢就不行了,錢花了,可難掙了!

青金看破不說破,瞧言清喬這模樣,估計覺得差不多了,帶著小曲出了門,臨了還不忘添一句。

「難受一會就得了,沒什麼大不了的,天不會塌,我們也都在。」 秦淮茹在家裏受了氣,開始逗弄許大茂起來,媚眼一飛,許大茂魂都飄了。

「有啊,就是不知道秦姐給不給機會?」許大茂口花花道。

「我給,那你敢娶我嗎?」秦淮茹媚眼如絲逗著許大茂道。

「怎麼不敢?秦姐咱們今晚把事辦了,明兒我就跟你去民政局登記!」許大茂搓著雙手口乾舌燥道。

「想什麼美事呢?哪有不買票先上車的!你得先徵得我婆婆同意娶我進門才行!」秦淮茹翻著白眼媚態十足地瞪了許大茂一眼。

此時許大茂已經被秦淮茹撩得不要不要的,雙眼通紅像是發情的公牛,看向秦淮茹的眼神充滿侵略之意。秦淮茹見火候差不多了,急忙剎住道:

「怎麼?許大茂想來強的啊,大家可都沒睡呢,不想吃槍子乘早熄了你那噁心的心思!」

「秦姐你這是管殺不管埋啊!太欺負人了,本來還想陪你一起的照顧楊平安同志。現在,哼!我回家睡覺了!」許大茂躬著身子慌忙逃了出去,氣得把房門猛得一摔。

啪嗒一聲房門緊緊關上,樂得秦淮茹前仰後合,腳一踉蹌一下子摔到楊平安身上,已經強化差不多的楊平安胸前非常結實,陽剛味十足。

已經很久沒碰男人的秦淮茹一下子臉紅了,慌忙地準備爬起來,哪知道楊平安雙手一下子將她緊緊抱住,嚇得秦淮茹花容失色。

抬頭看向楊平安,見楊平安閉着眼嘟囔一下嘴,傳出均勻的呼吸聲,秦淮茹把提到嗓子眼的氣重重地呼了出來。

一股幽蘭似麝的香味飄進了楊平安的鼻腔,夜店小獵手的楊平安確定這是一個極品女人,能不能吃到肉還得看接下來自己的表演了。

楊平安在秦淮茹和許大茂剛剛交鋒中就醒了,免費聽了一段60年代綠茶和渣男的對手戲。

這戲對見識過新世紀高段位的選手的楊平安來說,只能說有點意思。

自從楊平安在學校被女朋友甩了后就再也不相信愛情了,工作之餘就是混跡夜場,女人對他來說就是生活中的調味品。

只要味道夠好,管你什麼綠茶、紅茶,楊平安是甘之如飴。

在接受世界主線任務,既然不能對任務對象惡意傷害其人生財產安全,那我對你好總可以了吧。所以楊平安決定走傻柱的路,讓傻柱無路可走。

反正自己現在地位高錢又多,還有着系統支持,妥妥的大血牛,再加上對歷史的熟悉,也不知道秦淮茹一家吸血速度敢不敢的上我這隻血牛的增長速度。

所以秦淮茹意外跌倒在楊平安懷中,楊平安便打定主意出動出擊,當然不能莽,要將就策略,不然肉吃不到惹得一身騷可不好,每一個好獵手都必須有足夠的耐心。

不知楊平安使壞的秦淮茹以為楊平安還在熟睡,便用力支起身子想掙脫楊平安的懷抱,楊平安故意讓秦淮茹掙脫一點點,然後又猛得用力又抱緊。

秦淮如胸前鼓脹的大瓜撞得楊平安胸前那叫一個舒服,秦淮茹抬起頭看向楊平安,發現楊平安依舊呼吸均勻,放下警惕。

鼓起力氣又接着開始掙脫,楊平安照葫蘆畫瓢對待秦淮茹。就這樣秦淮茹與楊平安來回拉鋸十幾回,直到秦淮茹香汗淋漓再也沒力氣放棄了掙扎。

秦淮茹今天算是被大臉了,剛在婆婆那還嘲笑楊平安可能沒自己力氣大,沒想到立馬現世報。要不是聽到楊平安勻速的心跳聲,秦淮茹還真以為楊平安再對自己使壞。

她哪裏能想到楊平安身體經過遊戲數據化,這種控場小意思。可是保持這樣姿勢不行啊,萬一這時候有人敲門怎麼辦?

秦淮茹用手拍拍楊平安的臉呼喚道:「楊科長,你醒醒啊!」

保持呼叫十幾下后,秦淮茹口乾舌燥實在沒有力氣了,便趴在楊平安懷裏,楊平安寬闊結實的胸懷給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秦淮茹有些眷戀這股安全感,因為她實在太累了,白天工作中經常受到車間主任郭大撇子騷擾打壓,晚上回到家中極品婆婆百般懷疑刁難。

家裏的積蓄已經沒了,孩子經常吵著說餓,為了孩子秦淮茹經常忍飢挨餓工作,幾次差點暈倒在機器前,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摺磨已經快得秦淮茹透不過氣來。

秦淮茹已經不知道多少次夜晚在被窩裏抹着眼淚,雖然今晚拒絕了李主任的暗示,秦淮茹也不知道能不能忍住李主任下一次的誘惑。

希望明天轉正後家裏的日子能過下去,如果還是不能,那為了孩子我便豁出去。大春哥不能為你守節淮茹我對不起你,不過淮茹我這輩子只為你一人生孩子。

想到自己即將面對的悲慘命運,秦淮茹悲從心來眼淚止不住地流了出來。哭了許久,楊平安胸前的襯衣都濕透了,興許是太累了,片刻便傳來秦淮茹均勻的呼吸聲。

楊平安望着眼角掛着梨花的秦淮茹,獵艷的心思早就絕了。楊平安知道秦淮茹哭泣不是因為自己,現在1960年秦淮茹家裏情況應該很難吧。大抵這是壓力爆發下的哭泣。

看秦淮茹在自己胸膛睡得香甜,就沒忍心吵醒這個劇中可憐又可恨的小寡婦。心思投影到腦海里的遊戲系統中。

玩家:楊平安(楊凡)

等級3

生命值:225

經驗值:400/500

力量:10

敏捷:8

防禦:5

智力:11

戰鬥力:10-10

裝備:割雞刀、雞羽護腕、雞王冠

寵物:無

灰晶遊戲幣:587個

包裹:雞肉*27烏骨雞肉*13母雞肉*5雞蛋*77山雞王肉*1翎羽寵物技能書振奮藥方一份

遊戲副本許大茂家的雞籠刷新中,剩餘時間22小時46分35秒。

自己的屬性比遊戲中下降了不少,計算沒錯的話下降的就是裝備的屬性,想要在現實中屬性達到遊戲一樣大概率是應該要具現裝備。

可這具現價格有點貴哎,還有具現后還能不能收回系統中是一個問題,還有就是遊戲道具花里胡哨的不適合在這個年代穿戴是個問題。

好在這個年代還是比較安全的,沒必要在現實穿戴裝備。不過還是要試驗一下,先具現雞肉試試,這個最便宜。

楊平安意識集中到背包中一塊雞肉上,彈出具現按鈕,點擊一下,嗖得一下,一隻3斤生鮮雞出現在空中,掉落在秦淮茹頭上。周瑜大船上的羽箭接連向水中的王奇等人射了過去。

但那些人都是在江邊長大的「水鴨子」,在江水之中遊動簡直比在陸地上還要靈活。

那如雨般的羽箭,竟然沒有一支射中。

周瑜眼睜睜看着他們在浪花之中或隱或現的往回遊,氣的緊緊握住船舷橫眉冷對。

此時那小船上運的柴草已經

《三國從救曹操長子開始》第二百九十二章火燒赤壁 「走!」見狀,秦楓招呼一聲,召喚出一頭控獸,四人乘坐其上,快速遠去。

「哪裡走!」龍鷹宗與潛龍幫緊緊追擊,那兩名九重天靈尊更是全速衝刺,速度極快。

而這一會兒交手,卻是有人認出了秦楓等人。

「是他們!前些日子爭奪古藤奇花時見過這幾人!」

「可惡!膽子不小,奪了奇花還敢來這搶?」

龍鷹宗與潛龍幫人馬憤怒不已,一群靈尊竭力追擊,而餘下的修者則是紛紛退去。

金鵬宗的人望了望,猶豫再三,終究是沒有追上來,也沒有去追殺那兩宗門留在此地的人馬,開始了撤退。

秦楓則是催動控獸加快速度,試圖甩開追擊的人馬。

兩大頂尖勢力人馬著實不少,靈尊加起來有著近二十人,而高級靈尊就有著八人,這等實力不至於讓他畏懼,但對付起來也不容易,而他現在可沒功夫與他們纏鬥。

連續變換控獸,選擇的都是擅長速度的,毫不停歇,轉眼千里。

龍鷹宗與潛龍幫的人馬想要追擊,卻大多追不上,唯有那兩名九重天靈尊以及一名擅長速度的八重天靈尊勉強跟在後面,但眼看也是越來越遠,就要被甩開了。

就在這時,前方有著數道身影快速飛掠而來,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是魔族!」秦楓的精神力早就探查而出,發現了來者,面色微變。

對面來了四人,為首的赫然是那繁無影。

「呵,神族的傢伙。在逃嗎?」繁無影盯著秦楓、冥雎與窮雅,顯然也是認了出來,四人擋在前面,堵住了秦楓等人的去路。

「怎麼辦?」窮雅輕聲問道。

「既然遇到了魔族,豈能再跑,全力出手,殺了他們!」秦楓冷冷地說道,殺意已是瀰漫而出。

「呵呵,如此自信?」繁無影輕笑,雙眸眯起,一股殺氣也是悄然散發。

而他身旁三人也都紛紛釋放出可怕的煞氣,一名七重天巔峰靈尊,兩名六重天靈尊,顯然也都是魔族強者。

「殺!」秦楓率先發動攻擊,目標直指繁無影。

冥雎沖向那名七重天巔峰靈尊,而窮雅與王璐瑤對付剩下二人。

激戰頓時爆發,雙方都是四人,都擁有不俗的戰力,各憑手段浮於空中,相互拼殺。

因為後方還有著追兵,秦楓也不想多耽擱,一上來便是召喚出一群控獸,相互融合,化為仙獸殺出,更有仙器配合,爆發出恐怖威能。

不過繁無影也不是易於之輩,立即激發「弒天龍鯤」血脈,爆發出堪比靈仙的戰力,擋住了秦楓的攻勢。

他此時不求擊殺秦楓,而是要拖住他,等待後面的追兵追來。

而龍鷹宗與潛龍幫的三人也沒有讓他們失望,不一會兒便是追趕上來,看到戰況之後,很默契地選擇了與魔族四人前後夾擊,向著秦楓等人發起了攻擊。

「追上來了嗎?」秦楓瞥了眼身後,眉頭微蹙,施展分身之法,同時又召喚出一群控獸,迎擊後面三人。 安曼拍賣行事件之後,西里爾在魔法平原里僅僅閑適了一天。

這一天對索爾科南而言,卻絕不平靜。

他醒轉時,感覺背後貼著一陣溫熱――魔法平原內的氣溫舒適宜人,他側卧著,身上僅僅蓋著一層薄被,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貼在自己腰側的位置。

同時,一隻手輕輕玩弄著他的頭髮,將那中長的髮絲捲起又拉直,動作卻無比輕柔。

他側過身躺平,睜開眼,便看到米婭坐在床邊,神色自若,那雙漂亮的藍色眼睛,不閃不避地直視著他的雙眼。她將玩弄著西里爾頭髮的手抽回,雙手捏住一份羊皮長紙。

「早上好,維先生,現在是每日要聞時間――」

她清了清嗓子,挪開目光,開始念著羊皮紙上的內容:

「索爾科南晨報,1441年陰白之年1月21日。」

「長公主殿下秘密召見柯布西埃商會高層,王宮半夜慘叫連連?」

「長公主朝會怒斥群臣,戴里克、伊迪、貝洛克等新銳貴族皆被約談,馬監全面整改?」

「嘖嘖嘖……」她用羊皮紙擋住半張臉,只露出眼睛,嘴裡發出輕輕的不知是稱讚還是調笑的聲音,「維先生,昨晚和殿下真是做了好多事情呢。」

「請不要用如此曖昧的語氣來描述,米婭小姐。」西里爾坐起身,伸手從米婭那裡接過羊皮紙,《索爾科南晨報》,每月一個銀特里的高價,是外城住民訂不起的報紙。

他隨意掃了一眼,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樣,阿納斯塔西婭雷厲風行的性格,絕不把第一天該砍的頭留到第二天。

當然此時她還沒法真以此為由去砍了那些人的頭。

但那些出現在拍賣會上的貴族朝臣或多或少獲得了些許敲打,以此警示其背後的家族,什麼事情是能做的,什麼是不能做的。

然而遺憾的是,阿納斯塔西婭赫爾曼也沒法對商會進行過多的制裁。泛索爾科南商會共同體是保證索爾科南經濟穩定的重要支柱,更何況在國庫空虛的如今,還需要靠商會來提供給參與戰爭的私軍賞金。

西里爾估計,這件事就這麼雷聲大雨點小的過去了――當然作用還是有的,這番敲打能夠讓許多人明白,並非凱爾森赫爾曼陛下不上朝,南方貴族的手就可以往索爾科南的兜里多伸一伸。

別忘了,阿納斯塔西婭針對的主要目標,就是南方貴族。

「我就是個打手而已。」西里爾將報紙還給米婭,靠在床頭,「反倒是殿下幫了我許多。」

他看著米婭好奇的神色,也不賣關子,直接說道:「我們索爾科南也有職業級法師了,同時還能順勢迎來一些有名的五環法師。」

他指的自然是蘇格爾為首的在野法師們,包括矮人法師傑夫橡木,半身人法師西維爾福克斯。

「那可真是太好了。」米婭露出欣慰的笑容,「莉迪婭老師除了擺弄她的研究之外,唯一挂念的就是她的朋友們。」

她說著,自一旁的衣架上取下西里爾的外衣,放在床邊,嘴上問道:「維先生今天有安排嗎?」

「如果殿下不召見,我也沒有其他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