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想母后他們也不會介意的。」赫連曦靠在一邊,「反正我母后要求不高,只要木葵趕緊嫁給我就好了。」

「德行!」木葵沖了句。

「哈哈哈~」木蘭笑了。

「那既然你們說可以,我就沒什麼問題。」

「你當然是沒問題了!你又不是沒有見過、沒弄過皇家大禮時的妝發。」也不知道藍若愚什麼時候來的,「對嗎?木蘭!」

「何必謙虛推辭呢?」

木蘭不敢抬頭,生怕他們幾個人看出來她的不對勁。可心裡都快恨死藍若愚,怎麼她做什麼都要來搗亂?

「你不是把錦國宮裡尚宮局的年曆借來了嗎?不是學了不少嗎?應該是有把握的吧。」藍若愚湊到了木蘭身邊。

可木蘭知道他是因為看到了她親手做過。

赫連曦眼神一凜,這姑娘好端端地抖什麼?

木葵抓著木蘭有些微顫的手,「若愚,別老是打趣你木蘭姐。木蘭我相信你應該可以的,聽說若昕那時候的新娘子妝容在錦國被傳為一段佳話的。我可不能輸的。」

赫連曦指尖點了點唇尖,瞄了眼藍若愚那玩味的模樣,看來是有點意思。

木蘭微笑點頭,「我一定儘力!讓你做個最美的新娘。」

舞依炫充耳不聞,好不容易的把衣服都給整整齊齊地擺好了放在大桌子上,「好了先看看衣服飾物吧,這是頂頂重要的。」

木蘭也打開了另外一個箱子,裡面都是首飾,琳琅滿目。

但也是有邏輯規律可尋的。面上的便是一整套,「木葵,這是我臨來的路上給你重新定做組合的,我想作為換是太子妃鳳冠是少不了的。」好在他們之前也都是確定木葵該是那皇室的人,也讓她有了些準備。

木蘭小心翼翼地把那最大的鳳冠托捧著拿了出來,冠上飾件以龍鳳為主,龍用金絲堆累工藝焊接,呈鏤空狀,富有立體感;鳳原本木蘭想用翠鳥毛粘貼,可是還是放棄了,因為那太過耗費時間而且材料也是難以找的,以她一人之力也過於繁重。

故此鳳也同樣用金片金絲打造的,是很久以前木蘭便拿來學習練習的成品。冠上所飾珍珠、寶石及重量各不相等。

冠上嵌飾龍、鳳、珠寶花、翠雲、翠葉及博鬢,這些部件都是先單獨作成,然後插嵌在冠上的插管內,組合成一頂鳳冠。?鳳冠造型莊重,製作精美,其工藝有花絲、鑲嵌、鏨雕、點翠、穿系等項。(描寫鳳冠因為姿勢(知識)缺少(#^.^#),所以這一段部分摘抄百科)

鳳冠上金龍升騰奔躍在翠雲之上,金鳳展翅飛翔在珠寶花葉之中。佩戴時金鳳在前額上,金龍在發尾處,使得龍鳳呈祥,也更是表現是皇室女子所帶冠物。

做工雖然複雜多樣,可是組合在一起的鳳冠以金色為基調,其他色彩也是相近使得色彩同一,看起來簡潔大方,木蘭並沒有做得過於富麗堂皇和繁多負重。使得佩戴者不會感到過於的頭重腳輕,不過構架比較大顯得比較隆重不會失了皇家的身份。

「好美!」木葵不由得驚嘆。這手有些不敢觸碰了,生怕碰壞了這美好的事物,

「木蘭姑娘的手可真巧,可不像是臨時趕出來的。」赫連曦不是沒見過他母后的鳳冠,母后雖然素來不愛繁重飾物可是大典之時也會戴上。似乎比不上這件。

不得不說,木蘭做得這一頂鳳冠雖然沒有太多的裝飾,可是細細品下來確實良品,而且結構也的確看起來輕盈不會讓人覺得喘不過氣來。

「多謝誇獎了。」木蘭笑道,「也算是我沒有白費心思了。」

「完了!」舞依炫突然尖叫。

赫連曦立馬捂了捂耳朵,「我的小姑奶奶,您這音調…下回先打個招呼唄。」

木葵轉身看著抓著那喜服的舞依炫一臉喪氣,「怎麼了?衣服壞了?還是拿錯了?」

舞依炫搖搖頭,「不是,少了件拖地外罩。」

「小舞妹妹,您老這些衣服都是什麼?」赫連曦早就見識過舞依炫的創新本領,可是這一次也太過火了些吧。

「怎麼做得喜服都是薄紗和絲織品?」

和若昕還有唐蕭的不同,舞依炫讓木蘭帶過來的是一件及地的紗裙,紅色的薄紗有好多層疊加,可是一層一層的圖案均不相同,但是可以同時在最外層映襯出來,蓬鬆的程度也適中並不誇張(舞依炫:也不太敢),複雜也大方。

上半身是亮粉加持,閃閃發光,好似在紅色星河中沉迷。不是一字肩,也不是那種交疊的衣領,但是也是平式的,會露出女子最性感的鎖骨,但只露出的部分些許,可人不都說若隱若現的最是誘惑嗎?

而且這一件也是最合木葵修長高挑的身材的,當初就是私心按照木葵的身材來的。稍稍的修改就好了。可是現在再加一個紅色的曳地外罩就好了,更加顯得有氣勢,也符合皇家兒媳婦的身份。

舞依炫沒搭理他,「少了那個就不好看了。」怎麼辦?怎麼辦?

「我比較擔心穿了這件,我會不會在大婚現場被凍死的。」木葵拿起來,這件美則美,可是要在北國穿嗎?看起來這件衣服的而裡面和外面都不可能容許她穿得過多,而且舞依炫一定不會允許的。

舞依炫大拍桌子!(OS:好疼!)

「這我就不愛聽了!」

那模樣,義正言辭,彷彿世間的正義都被這個小女子的代表了。

「嚇我一跳!」赫連曦有些跳腳。木葵回了他一個眼神,淡定。

赫連曦:你們那是習慣了吧。 588

舞依炫說,「都這時候了!你居然不想著美這個字眼?我都無法表述我對你的失望了。大姐,您可是要成婚的人了,作為新娘子你要有一種自覺。」

這丫頭這麼激動做啥?咦~口水都噴出來了。

赫連曦問,「什麼自覺啊?」

舞依炫爬上了凳子,「全世界老娘最美,剩下的都是後來的。」她跺跺腳,「木葵童鞋,請你務必有著自覺好嗎?」

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爹媽氣質。

這種顏值,這種身材,不穿漂亮點?那簡直就是浪天下之廢!

藍若愚扶著些她,這椅子可被搖晃的不輕,「小舞姐姐,你淡定點,等你大婚的時候你再這麼激動也不遲。」

舞依炫白了他一眼,轉眼有教訓起來木葵,「所以說,這個時候溫度算什麼?」

「你以前在雪嶺呆了那麼長時間的功力終於排上用場了。也不枉費了你這耐凍的體質。」一副理所當然。

藍若愚恍然大悟,「木葵姐,你可真是有先見之明啊!」

某炫和某愚擊掌叫好!可謂是默契十足。

眾人:( ̄△ ̄;)

木蘭倒是偷笑起來:獃子!

赫連曦則是對木葵咬起耳朵,「小葵兒,我都不知道你為了嫁給我,處心積慮了這麼多年啊!」

竊喜之意溢於言表。

「滾!」木葵一巴掌呼走這個「神經病」!

歸根究底,這件衣服她也的確喜歡,在身上比劃了幾下,「那怎麼辦你說?穿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也就是只穿一天的。」

「不行,沒了披風你絕對不可以穿。」強迫症害死人!舞依炫奪回裙子,「不能穿!」

「讓我穿的是你,現在不讓我穿的也是你。」木葵哭笑不得。

木蘭湊過來,「反正就是一件披風什麼的,沒事兒的吧。我想北后應該給你準備了嫁衣喜服的,傳統的應該都是長衣的。」

「不行,那不會相配的。」舞依炫嚴詞拒絕。

「這個節骨眼上,就不要計較了。」赫連曦細看看這件嫁衣的確好看,方才看著木葵在身上比對就開始浮想聯翩了。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他的木葵穿上一定會很好看。

舞依炫蹲在椅子上,「要是薇薇在就好了~」

旁人一看,怎麼大有自暴自棄的感覺。

「是哪個小仙女在呼喚本薇呢?」

「木薇?」木蘭驚得回頭。

藍若愚也跟著回頭,「木薇?」

「還是來了~」唯有木葵扶額搖頭。

不比往日,那活潑的聲音多了份嬌媚,也多了份憨態,大抵是做了母親的緣故。

媽粉睡前集訓 嗖的一陣風飄過,那蹲坐在椅子上的不雅少女已然不見了。而木蘭的懷裡被塞了件衣服。

「我說,薇薇多日不見,你胖的可不是一星半點的,比若昕可明顯多了。」

某昕打了個噴嚏,在一邊的二十四孝夫君問,是不是傷風了。某昕搖搖頭:一定是有人說她壞話了!舞~依~炫!

木薇拍死她方才口口聲聲地小仙女,「老娘這是懷孕了,能不能別瞎!」

舞依炫掉個頭趕緊回來扶著這位孕婦,「都是要做娘親的人了,還老娘老娘的不離口。」

舞依炫上手摸了摸,「不過話說回來也不過幾個月吧,怎麼這麼大?圓鼓鼓的。」不敢想象八九個月時候會有多麼的大。

木薇也苦惱這事兒,「是啊!明明三四個月大的孩子,愣是像多長了兩個月是的。可檢查了愣是沒什麼問題。」

舞依炫朝後面探探,「那南宮傲呢?怎麼還沒來?也不扶著你。」

木薇趕緊超前走了幾步,「已經在看嫁衣了,試穿了嗎?」可真漂亮,「真好,咱們都穿上了依依做得嫁衣。」

木葵直接揭露,「她八成是偷跑出來的。」

木蘭當場嚇呆了,「薇薇,你怎麼敢的?你可是懷了孩子的!你這萬一路上出點意外什麼的怎麼辦?咱們活的越大這心智約會去了。」

「要知道你現在可不是一個人的,你負不負責任啊?話說的難聽的,如果孩子沒了的話,萬一你的性命也丟了怎麼辦?這麼大的人你做事情到底有沒有想過後果啊?」

衣服氣得一把扔到了藍若愚的臉上,不過出奇的是,藍若愚這回並沒有生氣使絆子。

「木薇你如今又是南國皇后了,你的身份也不僅僅是木薇了。你的孩子撇開別的不說,你讓孩子的父親怎麼想? 魔王的絕地求生 你八成也是沒有好好交代清楚就跑來的。你這貪玩的性子能不能收斂一些了!」

木蘭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批。

而木薇則是老老實實地低著頭不敢說話,木蘭說什麼就是什麼。而大家也都是有著木蘭罵著,因為的確該罵。而且木蘭的性子,管家婆沒辦法,就得管著她們。

木薇軟這氣兒,「是,我錯了。」

木蘭硬著氣兒,「一句錯了就行了?」

「下次不敢了。」

「還有下次?」

「不敢,不敢,沒有下次,絕對沒有的。」

「真是氣死我了。」木蘭硬生生臉都氣紅了,雖說這幾日雪城天氣好,溫度也不錯的,偏生木蘭就是頭上冒煙兒了。(旁白君:不知道有沒有和我一樣大冬天要是出點汗,或是生氣了這臉頰周圍都是白霧氣的。)

舞依炫躲在一邊不敢大聲,對著木葵說,「冒煙兒了,真生氣了。」

「額,我這次來也是專程為了木葵來的嘛!我這不是帶了好東西非來不可嗎?」木薇趕緊鑽空子,「下旬,把東西拿過來。」

下旬也是倒霉,正好守夜趕上皇後娘娘準備出逃就被脅迫,然後不怎麼知道的,皇後娘娘說他是同謀。他也是不得已啊~

下旬把東西呈上來,一打開,「我知道你一定會讓人把那件嫁衣給帶過來的,所以一個月前接到北后的喜帖后就立馬給縫製了這件衣服。」

木葵對這赫連曦說,「你母後到底是有多早就把喜帖給寄出去了?」

赫連曦攤攤手表示他也很無奈。其實他是知道的。因為是他命人送去的,遠的地方當然要提前一些時間了,不然人家怎麼趕得及來送禮,是吧!

舞依炫在木薇臉頰上親了一口,「可真是福星駕到了。」

「那是,咱們誰跟誰啊!心有靈犀一點通不是?」木薇這就飄了,可是木蘭那如狼似虎的眼神立馬就給著陸了。

藍若愚近了木蘭一步,「脾氣還挺厲害!」

可惜木蘭移了一步,讓藍若愚討了個沒趣。

不過藍若愚沒所謂,晃了晃頭上插得雞毛令箭,還覺得挺美。隨後也不知道哪兒掏出了一張紙條,這要打開不打開的模樣真是欠揍的。

不過效果達到了,木蘭乖乖地退了回去。

「又幹嘛?」

藍若愚抖著腿,「不幹嘛!北國最近天氣難得好,拿出來晒晒,看看。有意見嗎?」

木蘭:有病!

「不是躲著我嗎?怎麼又自己回來了?」他說,「看來木蘭姐姐對弟弟我還是很關愛的。知道我這手上拿不得重物!」

說著,木蘭的手裡又回來了那重重的嫁衣。

「是啊,若愚弟弟身子骨虛弱,年紀又小,做姐姐的可不得照顧著!」木蘭真恨不得把東西甩他一臉的。當然了,她沒有。手裡騰不出地兒,也捨不得拿這個。

在心裏面好好地甩他一臉的水,一臉的墨水,一臉的茶水。

「又在想什麼?罵我呢?」滿眼都是戲謔。

木蘭「好聲好氣」,「哪敢啊!」

「嗯,很好!待會兒跟著我去外面看看。」藍若愚一副老大的模樣。

不過這次木蘭沒有回應。

其他幾個也不沒注意他們,木薇鼓動著趕緊去換換衣服,不然到了大婚那日可就是來不及了改了。

幾個人匆匆地去了舞依炫的房間試衣服去,而妄圖混進來的某隻太子被舞依炫一腳踹了出去。

「想看啊~」

誠實的某隻太子點點頭。

「沒成婚之前,你都是可替補的。」舞依炫振振有詞。

「砰」的一聲,震得赫連曦心頭一顫。小舞這丫頭最可惡了!

……

因為雲鴿掌握了令狐家產業的一部分,對房屋裝修這一塊也是比較了解得,所以若昕他們便找了雲鴿幫他們裝修新一字閣,幫他們購買相關的材料以及找一些有經驗有水準的工匠來。

而堅決不要舞舜粲他們插手。各自生意各自執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