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真是搞不懂,張玉城導演怎麼會找顧可彧做女一號,拍一部電影好歹也要幾個月的時間吧,這不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嗎?她一個人的出現,毀了劇組裡邊所有人的用心良苦,真是該死,該拖出去千刀萬剮,反正她做的壞事也夠多了,早就應該遭報應了!」

「看來這顧可彧背後的靠山不少啊,之前明明都已經滾出娛樂圈了,居然在短短几天時間重回熒幕,大家可不能小瞧了這個女人,說不定是哪山上變得狐狸精呢!」

「快別說了,可憐了張玉城導演,以前拍的電影,哪一部不是大紅大紫的,偏偏今年攤上顧可彧這樣子的貨色,還請張導演下次用人的時候擦亮眼睛吧,別再被這樣子的壞女人表面給欺騙了!」

「我再也不看張玉城拍的戲了,這部電影本來我還挺期待的,怎麼女主角就被這樣子的敗類給毀掉了,看來張玉城也不是個好東西吧!」

顧可彧一頁一頁的翻看著評論,心早就已經涼透了,網友的謾罵對她來說,已經達不到絲毫傷害,但若是因為自己而毀了張玉城導演的一部電影,她良心上是怎麼也過不去的啊,太愧疚了。

「這些人簡直是王八蛋!」小唐突然從沙發上彈起,將手機狠狠的扔在一邊,氣的就像是一個快要爆炸的氫氣球似的。

顧可彧揉了揉眉心,最近網友們的惡言惡語看的多了,按道理來說,小唐早就已經有免疫了,哪裡犯得上跟網上的話語生這麼大的氣,她感覺有些不大對勁兒,坐起了身子看著小唐問道:「怎麼了?什麼事兒能把你氣成這樣子?」

話說完,順便往小唐的手機看了一眼,小唐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表現的有些過火,忙著抓起手機摁下了鎖屏健,這個動作更是讓顧可彧心中納悶了,越是這樣就越代表有鬼,她一定要看個清楚,究竟怎麼回事!

「小唐,你把手機給我看看唄。」顧可彧攤開手掌心直接問小唐要手機。

小唐眼神閃躲,一看就不正常,她假模假樣要把手機遞過去,突然彎下腰去,手捂著肚子,哎喲的嚷嚷了起來。 這個會所方逸天是第一次來,不過黃明顯然是這裡的老油條了,由他在前面走著,輕車熟路的帶領方逸天走進了休閑娛樂場所裡面,而後朝著貼有「撞球室」標籤的房間走了進去。

撞球室裡面又是一番豁然開朗的寬廣空間,裡面分有十幾間小房間,每個房間裡面都配備著供可人娛樂的小撞球室,而且每個小房間裡面都是單獨。

畢竟能夠來這裡消費的客人其身份都不會簡單,這類人物對於個人的隱私是看得很重的,他們當然不願意在那種一間大房子里擺放著十幾桌撞球的公共場合跟自己的朋友打球。

黃明選了一間沒人的小房間走了進去,小房間里的布置很精緻豪華,那張撞球桌更是高級不已,看得出來這個地方把每一個細節都做得很上檔次,完全走的是精品路線。

不一會之後,一個穿著紅色連衣裙的美女走了進來,如果不是她胸前掛著一個小小的牌照,上面註明了是這家會所的職員,方逸天還以為她也是來這裡的客人。

這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尤其是這身連衣裙,裁減得很貼身,裙擺剛到膝蓋,胸襟開得很低。可以想象,當她彎腰的時候,站在她對面的男人,可以看到很美妙的風光了。

方逸天有點詫異的看著這個女孩,黃明注意到了方逸天臉上的神色,他走到方逸天的身體,笑著低聲說道:「呵呵,她是專門陪客人打球的。比如我吧,每次陪女人過來,自己都無聊得要死,想打球么,又沒有朋友陪。幸好這裡有專門陪人打球的小姐,否則我可就悶死了。」

方逸天這才恍然大悟,微微一笑,饒有興趣的看著個年輕漂亮的女孩,目光更多是注意在她開襟很低的胸脯上。

黃明一笑,貼在方逸天的耳邊說道:「怎麼?對她有興趣?要是這樣其實很簡單,這些女孩除了靠會所發的薪水之外,就是看打球的客人給的小費了。你如果對她有興趣,就來這裡玩個幾次,多給點小費,然後再約她出去吃頓飯什麼的,也就搞定了。」

方逸天一怔,隨即苦笑了聲,連忙擺手說道:「黃先生,你誤會了,我可沒這方面的想法。」

漂亮女孩也注意到了黃明跟方逸天的竊竊私議,憑著女人的感覺,她心知這兩個男人談論著的正是她,不過她的漂亮臉蛋上依然是保持著淡淡的微笑,是那種很職業的微笑,看著如沐春風。

「不知兩位先生要玩什麼樣式的撞球?」漂亮女孩微笑著,開口問道。

方逸天沒說話,黃明便問他:「你會玩花式撞球嗎?就是九個球的那種,很簡單的。」

「哦?花式撞球?沒玩過,不過凡事都有第一次,黃先生說說怎麼玩便可以。」方逸天淡淡說著,他的心思本不在玩球上,更多的是跟黃明在客套應酬著。

「花式撞球也稱為九球比賽,就是檯面上有1號到9號球,必須先從1號球打起,按照順序打到9號球,最後,率先打進9號球者獲勝。就這麼簡單。」黃明說道。

方逸天聞言後點了點頭,說道:「看來比16彩簡單得多,行,就玩花式撞球!」

這時,那個漂亮的女孩動作幹練的把球擺好,而後將球杆遞給了方逸天與黃明,檯面上放著球擦。

這裡的球杆也都是高級貨,握在手中感覺很舒服,與在外面的街市上開著的撞球館裡面的球杆根本不是在一個等級之上。

「那麼方先生先開球吧。」黃明用球擦擦了擦球杆,笑道。

方逸天謙虛了下,說道:「還是黃先生先開球吧,請!」

黃明微微一怔,也不再客氣,便握著球杆,走到開球線,低腰,握桿,擊球,三個動作一氣呵成,就像是一個非常職業的球手一樣,他一開桿,桌面上的球便四處散開,其中一個6號球進袋,接下來還是黃明擊球,不過按照規則他要擊打的是1號球。

黃明接著連續揮舞了四桿,隨著一粒粒球被他擊打落袋,他臉上的表情越發神采飛揚,一雙眼睛熠熠生輝。

直至黃明第六桿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小失誤,這才輪到方逸天擊球。

從前面的擊球中,方逸天看得出來黃明的球技很不錯,可以說是接近專業水平,捫心自問,方逸天認為自己的球技最多是在路邊攤的撞球桌上打兩桿的貨色,跟黃明這種高手打球說句不好聽的就是自取其辱。

不過方逸天心中平靜如常,並沒有因為黃明的高超球技而泄氣,他手中握桿,看著桌面,桌面上只剩下4個球了,分別是5、7、8、9號球,方逸天要想贏球那麼必須按照順序將這4個球一一擊落如袋,他看了看,貌似難度不小。

5號球的位置是貼在球桌底角的一個位置上,而母球則是在開球線偏右的一個位置上,要向把5號球擊落只能是擦邊,將5號球擦進撞球桌底部右側角的球帶中,而且擦邊的力度還要足夠才行。

老實說,對於這個球方逸天心中的把握並不大,說白點,他一桿過去,母球能夠碰到5號球算是不錯的了,不過他心中也激起了一股雄心壯志,再難的事也要勇於挑戰,這才有超越自我的可能,才會有奇迹出現!

重生全能學霸只想種田 接下來,奇迹的確是出現了!

只見方逸天沉腰,手中緊握著球杆,或許是許久不握球杆了,他有點緊張,握著球杆的力度也很大,他用目光瞄了眼角度,然後持桿的右手朝後一抽,接著他奮力的朝前一桶——

豈知,球杆捅得太下了,力度也太大,母球直接飛了起來,飛離檯面,半空中劃過一道靚麗的弧線,頗有點圓月彎刀的意味!

該死不死的,那個漂亮女孩正好站在對面,更離奇的是,飛起的母球直接朝著漂亮女孩飛了過去!

或許是太過於突然了,漂亮女孩微微一怔,來不及閃躲——

然後,興許是這顆母球色性大發,飛起的母球竟然不偏不離的正好飛落在了年輕女孩的胸口之上,然後居然停住了。

看上去,她的胸膛前就像是點綴了一顆白色的小球一樣!

我草……

方逸天怔住!

黃明怔住!

漂亮女孩怔住!

時間驟然停止! 「可彧姐,咱們昨晚吃的什麼啊?我好像拉肚子了,不行,我憋不住了,得先去廁所,出來再給你看,這個現在上廁所都要帶手機嘛,不然我拉不出……」

顧可彧根本沒功夫看小唐演戲,一把從她手裡搶過手機,生怕小唐出現了什麼困難自己一定要幫忙的,沒想到,看到的卻是跟自己有關的東西。

顧可彧回頭看了小唐一樣,小唐尷尬的笑了笑,忙著拍拍顧可彧的後背安慰道:「你可別動氣啊,生氣的話不就正中了這些人的圈套嗎?他們啊,就是想讓你氣的姓什名誰都不知道。」

手機屏幕上一張紅通通的照片,顧可彧放大來看,是自己的一張寫真照片,不知道被誰惡意坡上了紅色油漆,遠遠看上去,就像是躺在血泊中的一具屍體。

原來這是一片長篇微博,裡面用了顧可彧的很多照片,加上了污穢的文字,寫的全部都是一些黑料,添油加醋無中生有的東西佔了大半部分。

「去死吧臭賤人!」

這六個字是這個長篇大論微博的開頭。可以說是的確很吸引人的標題了,這些小把戲顧可彧在上輩子見過的已經太多,當時的她面對這些玩意兒,不過是眨眨眼便過去了,根本不會在她心中激起任何浪花。

可今天不一樣,作為當事者的她,看到那些被刻意放大的黑白寫真照,和紅色油漆交織在一起,只覺得渾身上下都起滿了雞皮疙瘩,背後一陣寒氣。

顧可彧將手機放在一邊的茶几上面,坐在沙發上向後仰去,故意裝作無所謂的模樣說道:「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這種東西也上得了台嗎?還居然真有人看。」

小唐早就已經注意到,此刻的顧可彧臉色煞白,根本就不是她所說的像表面那樣風輕雲淡。

「對啊,我也覺得這些不過是空穴來風,過段時間就會煙消雲散了。這有的人啊,就是見不得別人比他過得好,這一看到誰過得好他就眼紅,就恨不得上來踩幾腳,死都想拉著別人一起陪葬,這種人我見得多了,你別往心裡去。」

小唐趕緊從茶具上將自己手機拿了過來,鎖定了屏幕,眼神里滿是關切地看著顧可彧說道。

「放心吧,這兩年在娛樂圈裡摸爬滾打,我早就已經習慣了這種事情,我心理承受能力現在是越來越強了,這點東西根本擊垮不了我的。」

一開始看到這些被詛咒的東西之後,顧可彧還覺得有些無法理解,心中也無法接受。可是看到小唐站在身邊這麼支持自己,心裡那些負擔一下子就全然消散,她需要給關心自己的人樹立一個良好的形象,不能夠再讓他們替自己感到擔心了。

緩了一口氣,顧可越拿出手機來,準備看一下這條微博下面的評論。令她感到意外的是,評論下面的網友,沒有一個站在她這邊幫她說話的,反倒是都覺得博主幹的挺好,一瞬間顧可彧三觀盡毀,這種在網上詛咒他人的事情,居然也會被眾人給拍手叫好嗎?

難道自己真的有那麼糟糕?就連陌生人也要在網上詛咒自己不得好死嗎?

「說來也奇怪,這篇微博發出來沒多久時間,現在評論居然已經達到數萬了。」小唐一邊翻看著微博下面的評論,一邊眉頭緊鎖的疑惑問道。

在小唐的提示之下,顧可彧才覺得隱約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在這個年份微博才剛出來沒有多久,使用微博的人並不多,再加上自己也是有一些鐵杆粉絲的,不可能就憑這麼一篇胡說八道的小道新聞,就讓自己的粉絲全部轉為黑粉吧。

可這評論下方掃眼看過去,全部都是詛咒自己的人,就好像是被博主給請了水軍似的,不過這也不太可能,微博都剛問世不久,哪裡來的什麼專業大水軍啊?

這其中讓人覺得奇怪的地方簡直太多了,可這一時半會兒顧可彧也說不上什麼來,只好無奈的放下手機,對著小唐說了一句:「就好像是他特意雇來的水軍,專門為了黑我似的。」

在當下,小唐當然聽不懂水軍是什麼意思,她搖頭晃腦地看著顧可彧滿臉疑惑,很是好奇:「可彧姐,水軍是什麼啊?不過這關他們什麼事?我好像沒辦法明白你在說什麼。」

顧可彧看著小唐那副懵懂的模樣,便覺得這是她今天最高興的事情了。忍不住伸手過去捏了捏小唐的臉頰,有關於水軍的事情,她現在沒有辦法給小唐解釋,就算自己說出來,小唐也不一定會相信的。

「有些事情你不用問,我問了你也不明白,等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小唐乖巧的點點頭,又把目光放在了手機的評論上,她越翻越生氣,整個人在沙發上吹鬍子瞪眼的,最後她將手機往沙發上一甩,氣呼呼的看著顧可彧問道:「可彧姐,你該不會是準備讓這件事情不斷發酵吧?難道咱們不對此做出什麼反抗來嗎?」

「就任由他們在網上這樣詆毀你? 契約甜妻寵上天 我可不同意這樣子的做法,他們就是在欺負我們!」

顧可彧摁著太陽穴,饒有深意的看著小唐,是啊,這件事情已經超出了想象之外,不能夠再任由他隨意發展下去,必須要想出解決辦法來制止。

「現在網路上有關於我的傳聞越來越多,如果再不出手後果無法想象,可現在你要去做公關的話,應該十分困難的,甚至可以說是目前我們遇到最棘手的事情。」

「可彧姐,我作為你的經紀人,現在就是我該為你做事情的時候,不然別人以為我小唐就是吃閑飯的呢!」小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義正言辭地說道。

「你平常不就是窩在我公寓里吃閑飯的嗎?」看著小唐難得正經的模樣,顧可彧忍不住地對她開口戲謔道。

望著顧可彧的笑容,小唐沒好氣的抱怨著:「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拿我開玩笑,我跟你直說直說吧,這件事情不解決,擱在我們倆心裡都是個疙瘩。」 尷尬,真是太尷尬了!

丫的,第一桿出手就把母球擊落在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胸口之上,這什麼意思?

褻瀆?冒犯?

「我干他娘的……」

方逸天暗暗咒罵了自己一聲,額頭上冒出陣陣熱汗,現場的氣氛極度尷尬,他也不知道他為何第一表演就出現這樣的尷尬場景……他估摸著他這一手表演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呃……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方逸天歉然一笑,走到那個漂亮女孩的面前,謙聲說著,可是,此時此刻,任何的語言都顯得蒼白無力。

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你能將球準確無誤的擊落在一個女孩子的胸口之上,這手法,這技巧分明是高超之極的,尋常人絕對干不出來!

再說了,現場空間那麼大為何偏偏擊落在人家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子胸口上?是巧合嗎?狗屁的巧合,這世上沒那麼多的巧合事情,有的只會是蓄謀已久的「巧合!」

漂亮女孩回過神來,她輕輕一笑,伸手把母球取下,饒是她見慣了各種場面,不過今天的這個場面絕對是第一次,而且還發生在她的身上。

這,多少有點羞人啊,因此她那白皙的臉蛋上也不禁浮上一絲暈紅,有種嬌羞之意。

「小姐,這、這完全是個意外,我並非是有意為之,還請見諒!」方逸天老臉一陣尷尬,乾笑了聲,說道。

「沒事,不過這個意外也突然了點,兩位先生你們繼續玩吧。」漂亮女孩的話暗含玄機,弦外之音就是這個意外就算是意外也是精心策劃的一起意外,要不然怎麼會不偏不巧的落在了她身上?

「呵呵,」黃明笑了笑,走上來拍了拍方逸天的肩膀,說道,「老弟,你這球極富有技巧性,看不出來你的球技挺高超的嘛,一球中兩彈,我今天算是開了眼界!」

方逸天訕訕一笑,那名漂亮的女孩臉上的臉色更加暈紅了,可處於職業的緣故,她還是把母球放回了開球線,臉上帶著職業的微笑,不過這微笑已經不是那麼自然了。

方逸天一桿將母球擊飛出去,接下來輪到黃明開球,他把母球在開球線處移到一個角度位置上,然後犀利的目光瞄準角度,之後揮杆出手,底台上的5號球便擦邊入袋,乾淨利落。

接著,黃明沒再給方逸天任何的機會,繼續揮杆,7、8、9號球紛紛落袋。

這一局方逸天輸了,不過他也是輸得心服口服,畢竟他自認自己的球技跟黃明比起來差了不止一個級別。

接著,漂亮女孩將球收攏擺好,這時她的臉色已經恢復如初,只不過偶爾瞄向方逸天的目光中帶著一絲的幽怨之色,那目光有點意味深長,夾雜著幾縷異樣的興趣意味,看得方逸天是琢磨不透。

第二局開始了,黃明贏了第一局,按照規則仍是他先來開球。

這一次,黃明的開球很順,當中也有運氣成分,不過依仗著的卻是他那高超的球技。

黃明連續不斷的揮杆,球也一個個的紛紛落袋,最後,只剩下一個9號球了,而這個9號球的與母球之間的位置很好,處理這樣的球黃明自信百發百中,於是他輕輕抽桿,接著球杆朝前一送,母球擊在9號球上,9號球便沿著預計的軌跡朝著球桌右側中間的球帶滑去。

斗羅大陸之弒神斗羅 9號球正對著球袋滑去,黃明看了眼9號球便轉過身去,不用看也知道此球鐵定進了,就連那個漂亮女孩也把落袋的球紛紛掏出來,準備下一局。

方逸天的雙眼卻是依然盯著逐漸朝著洞口滑去的9號球,突然,意外的情況發生了,9號球滑到洞口的時候居然停了下來,就停在了洞口的邊緣,然後就一動不動了!

黃明本以為這個球進了,他轉身喝了口水後轉身過來一看,看到9號球就這麼突兀的停在了洞口邊緣,他臉色頓時一怔,忍不住脫口問道:「這、這球沒進?」

「呵呵……黃先生,就算你想讓我也不用這麼明顯嘛,」方逸天一笑,又厚臉皮的說著,「接下來是該我擊球了吧,黃先生既然有此美意那麼我也就卻之不恭了!」

黃明的臉上略顯尷尬,乾笑了幾聲,心中卻是暗暗罵著——真他娘的的見鬼了!

漂亮女孩的臉上也是一陣詫異之色,她心中也不禁相信黃明這一球是故意承讓方逸天的,要不然9號球也不會這麼湊巧的停在了洞口邊上啊!

殊不知,好勝心極強的黃明哪裡是要讓方逸天,他還巴不得表演一次一桿清完的球技呢!

不過出現這樣的情況也只能說是時運不濟了。

接著,方逸天手中揮杆,那個漂亮女孩連忙閃身在一旁站在,不敢在面對著方逸天了,她可不想讓自己梅開二度的遭到方逸天的「胸襲!」!

這一次,方逸天定了定神,球杆一送,母球輕輕地擊打在9號球上,9號球清脆落袋,贏了!

按照花式撞球的規則,不管你之前打進多少球,最後一個把9號球擊落如袋者取勝。

「呵呵,承蒙黃先生承讓,這才讓我扳回一局啊。」方逸天淡淡一笑,說道。

「哪裡哪裡,這也是方先生實力的一部分!」黃明一笑,笑容里有點不自然,心中卻是在暗暗想著,下一局走著瞧!

很快,那個漂亮女孩便把球給擺好了,方逸天贏了第二局,輪到他率先開球。

方逸天把母球放在開球點上,看了眼前面擺放好的球,心中估摸著一桿是正面擊打1號球呢還是擊打側面的球?

猶豫不定之下方逸天右手握桿來回輕輕抽.動著,他就這麼抽.動,也不擊球,久而久之,這動作就很讓人浮想聯翩了。

旁邊的漂亮女孩也注意到了方逸天手中球杆的動作,她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般,一張漂亮的臉蛋迅速的票上了兩朵暈紅之色,一顆芳心也不由自主的跳動了起來。

而這時,方逸天抬眼看了漂亮女孩一眼,漂亮女孩也看著她,四目相對,方逸天微微一笑,這一笑僅僅是出於禮貌。然而,漂亮女孩看在眼裡又聯想著他手中球杆的動作,她心中竟是有點慍怒起來——這分明就是調戲嘛!

太欺負人了!

不過,出於職業,漂亮女孩臉上依舊是一副溫和的微笑,沒說什麼,心中早已經將方逸天打入十八層地獄!

黃明也有點等得不耐煩了,開口說道:「方先生,開個球不用醞釀這麼久吧?」

「哦,對,對!」方逸天轉頭看了黃明一眼,然後右手一用力,一桿捅了出去,這一桿他根本沒看球就捅出去了!

砰!

力道很足的母球擊在前面擺好的球上,前面的9個球立即四處分散,在檯面上彈來彈去!

突然,一顆5號球從檯面上彈回來之後恰好撞擊在了9號球之上,9號球立即滾動,直挺挺的朝著底面右側的一個洞口滑去!

唰!

9號球竟然就這麼被撞擊落袋了!

「我……」黃明口一張,後面的那個「草!」字沒有說出口,一張臉驚愕著,活活像是見到了鬼!

按照花式撞球的規則,開球時如果9號球直接進洞,那這一局就over了,而且是開球者贏!

旁邊站著的漂亮女孩也呆住了,臉上的表情有點不可思議。

黃明看著方逸天,他記得剛才方逸天一桿揮出的時候根本沒看球,然而,不需要看他竟然開桿之後就把9號球撞進了,直接贏得比賽,他心中暗暗想著,這小子該不會是深藏不露的高手,然後裝作不會打球的樣子過來扮豬吃老虎吧?媽逼的,老子就偏不信這個邪!

「呵呵,方老弟球技的確高超,直接取勝,來,我們再來一局!」黃明說道。

方逸天有點反應不過來,天地良心,他剛才那一桿是胡亂捅出去的啊,這也能取勝?真是神了!

第四局開始,還是由方逸天來開球,這一次他沒那麼走運了,9號球沒有直接落袋,不過方逸天也把三個球擊落,擊打第四個球的時候很明顯是球技不行,因此球沒落袋。

接下來輪到黃明,他深吸口氣,心想著這一局一定要拿下,接著,黃明的擊球就沉穩了許多,步伐沉穩,握桿姿勢標準,目光犀利,每一桿的揮出都會伴隨著一顆球入洞。

很快,檯面上只剩下8號球跟9號球,此時8號球的位置很正底面左側的洞口,興許是黃明之前壓抑著一股悶氣,擊打8號球的時候他右手一用力,想要將8號球狠狠的擊落入袋!

「砰!」的一聲,8號球速度極快的朝著洞口滾去,然而,或許是力度太大,8號球竟然在洞口轉了圈之後滾了出來,沒有落袋!

「我操!」這一刻,黃明忍不住咒罵了起來!

輪到方逸天了,他淡淡一笑,走過去,球杆對準了白色的母球,擬好了一個角度之後他右手握著的球杆用力朝前一擊,豈料,球杆擊在母球上的時候球杆稍稍滑了一下,母球失去準星,不過還是撞擊在了8號球之上!

8號球頓時滾向對面的檯面,然後反彈回來,恰好撞擊在了9號球上面,撞擊之下,9號球朝前滾動,而8號球也在反彈的力度之下朝著相反的方向滾去!

然而,詭異的是這兩顆球撞在一起之後紛紛滾動的軌跡竟然不偏不倚的正好沿著洞口的方向滾去,場中站著的三個人頓時屏住了呼吸,眼睛死死的盯著這兩顆滾動的球!

撲通!

8號球率先滾入底面的一個洞口,接著,又是一聲撲通聲響,9號球滾進了上面的一個球洞口!

一桿兩球!

真正意義上的一桿兩球!

這一刻,黃明內牛滿面,一張臉變成了苦瓜臉!

方逸天直接無語,不過臉上的神色依舊淡然!

漂亮女孩櫻唇微張,彷彿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一刻,她似乎是明白了什麼才是真正的高手,什麼才是扮豬吃老虎的裝逼極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