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我是想問,汪龍說的話是不是真的。」金豹傻傻的問道。

丁筱萱終於明白了金豹問什麼,她紅著臉回道:「他騙你的,這話你也信,真傻!」

「額~嘿嘿!」金豹輕鬆的笑了起來……

「莫非你便是通緝令上的血狼?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啊!等我殺了你,戰天宗肯定會給我一大堆好處,你將是我走向輝煌的一顆墊腳石。」汪龍拿著大刀,不知死活的向血狼的狼頭斬去。

血狼也不猶豫,當汪龍斬到他身前時,他立即對汪龍的頭噴出滅世血焰,緊接著就進入了死亡狀態,消失在汪龍面前。汪龍感受到滅世血焰帶給他的痛苦后,他大叫一聲,並且跳起來,他不敢遲疑,立即運轉神力進行調息。

!! 汪龍可沒有赫爾木那樣的本事,他一時間無法滅火,而血狼並不可能給他滅火的時間。

汪龍頭上的火還在瘋狂的燃燒,血狼便撲了上去,此時,汪龍眼前一片模糊,他拿著大刀無奈的亂砍,試圖反抗,但血狼一爪就拍飛了他的大刀。

「畜牲,竟敢對我偷襲,你不得好死……」汪龍大喊著,並催動全部的神力,將神力凝聚成能量罩,把自己罩在了裡面。他這一招對神力的消耗非常大,但他也沒其他辦法,只能先穩住,等火滅了再說。

「砰!」血狼一爪拍在汪龍的能量罩上,汪龍的能量罩上湧起一層漣漪,毫無破碎的跡象,血狼心想:「既然這能量罩如此強悍,那它肯定需要耗費很多的神力,等汪龍出來,實力一定會大減。」

「砰!」血狼再次向汪龍的能量罩上拍了一爪,這時,能量罩終於有些動搖了,但是離破碎還有些差距。他不敢拖延,遂對能量罩發動猛攻,總共攻擊了十次,能量罩轟的一聲,支離破碎,汪龍緩緩站起身,他的面部已經停火,樣子極其駭人。

「畜牲,你竟敢毀我容,你去死吧!」汪龍吐血鮮血,喘著粗氣,精神非常萎靡,但他眼中卻流露著強烈的戰意,他咬著牙,強忍著臉部的劇痛,又從乾坤袋裡拿出一把大刀,英勇的沖向血狼。

血狼心裡冷笑著,也不衝出去,他就站在原地等著,當汪龍衝到他面前時,他瞬間消失了。汪龍根本停不下攻擊,他手中的大刀直接斬在地上,一聲巨響過後,周圍的大樹都被震落了很多綠葉……

血狼屢次三番的消失,汪龍終於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而他的身體已經禁不起折騰了。他心裡非常無奈,於是他把心一橫,準備逃跑,可他來不及騎馬,他也沒有赫爾木那樣神秘的功法,所以他撒腿就跑。

「想逃?笑話!」血狼冷笑一聲,並進入死亡狀態,幾個呼吸間就跑到了汪龍身前,他突然現身擋住了汪龍,汪龍眉頭緊鎖,說著傻話:「今日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沒有日後了。」血狼淡淡的回了一句,並向汪龍一爪拍下。汪龍不得不做困獸之鬥,他使出全身的神力,一刀斬向血狼的狼爪。

「叮叮噹噹……!」

汪龍的大刀砍在血狼的狼爪上,頃刻之間,火花四濺,而下一秒,汪龍被震倒在了地上,身上的骨頭呱呱作響,顯然是斷了很多處,痛得他歇斯底里的大喊起來。血狼化為人形,冷笑著向他走去。

「前輩,別殺我,我知道錯了,前輩……」汪龍現在才知道與他交戰的人是誰,但他知道又能怎樣?血狼的劍都已經頂在了他脖子上,他的眼中只有恐懼和後悔,他嘆了口氣,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好!我不殺你。」血狼邊說邊拿開頂在汪龍脖子上的劍,這時,汪龍馬上睜開眼睛,他笑了,他也不去想血狼為何會放過自己,但他知道自己不用死了,而就在他想對血狼道謝時,一把大刀突然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給個痛快吧!」汪龍的心情瞬間跌落到谷底,徹底絕望了,他只求痛快地死去,但是金豹會讓他如願嗎?答案是否定的,因為他觸碰了金豹的逆鱗,金豹就算有再大的氣度,也不可能輕易放過他。

「好,我讓你十分痛快。」金豹冷笑一聲,將刀移到汪龍的胯下。

「你要幹嘛?士可殺不可辱!」汪龍用雙手捂住他老弟,顫顫巍巍的說道。

「辱的就是你這種禽獸。」金豹揮出一道神力,將汪龍的手彈開,繼續催動神力,用刀尖在他胯下絞了十幾圈,頓時間雞飛蛋打,那地方只留下了一堆血紅色的肉末,汪龍痛苦的喊了一聲,馬上暈了過去。

「你小子夠狠。」血狼笑望著金豹,提議道:「趁他非常虛弱,你還是將他的內丹廢掉吧!」

「前輩更狠啊!」金豹感嘆一句,馬上向汪龍的腹部打入一道神力,將他的內丹摧毀。

「啊!」汪龍醒了過來,他一隻手捂著肚子,一隻手捂著胯下,狠狠地望著血狼和金豹,望得他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汪龍,風涼話我就不說了,你好自為之吧!」血狼說完就去騎上汪龍的那匹馬……

金豹把丁筱萱扶上自己騎來的馬,他卻沒有騎上去,只是幫牽著,慢慢的走向清溪鎮。

神豪網紅在都市 ,她有些看不過意,所以提議道:「豹哥,你受了重傷,和我一起騎馬吧!」

「這……好吧!」金豹想了想,然後跳了上去,他有些尷尬的問道:「萱萱,我可以抱著你嗎?」

「不可以。」丁筱萱笑著搖著頭。

1號萌妻:首長,嬌寵上癮! 這可由不得你!」金豹嘿嘿一笑,馬上抱緊丁筱萱,丁筱萱試圖掙扎了一下,可她力氣太小,反抗無效,索性將頭靠在金豹胸前,嬌聲說道:「豹哥,被你抱著真舒服,你有沒有抱過其他女人啊?」

金豹將嘴巴湊到丁筱萱耳邊,輕聲問道:「我老媽算不算?」

「你正經點好不好?」

「誰讓你不相信我?」

「我哪有不相信你?」

「那不就結了。」

「嘻嘻!」

血狼聽力極好,他在前面聽著金豹和丁筱萱打情罵俏,不禁又想起了任羽思,一想起任羽思,他就覺得壓力山大,他望著星空嘆了口氣,立即拍馬飛奔。

…………

森林裡,汪龍艱難的站了起來,看著自己胯下一片模糊,他咬牙說道:「金豹,丁筱萱,還有那個老不死的,你們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會找你們報仇。」

「你都成這樣了,還怎麼報仇?」這時,一團黑霧飄到汪龍面前,這聲音就是這團黑霧發出的。

「你是什麼東西?」汪龍非常淡定的望著這團黑霧。

「你不怕我嗎?」黑霧略帶笑意的問道。

汪龍反問:「我都已經這樣了,還有什麼好怕的?」

「說得也是,你確實夠悲慘的。」黑霧漸漸化為人形。

汪龍把眼睛睜得老大,不可置信的說道:「赫爾木,怎麼會是你?」

!! 「很奇怪吧!我的老朋友,林汪龍,林大少爺。」赫爾木笑望著汪龍。

「你怎麼知道我是林家的人?」汪龍表情愕然,有些憤怒的望著赫爾木。

赫爾木有些得意的笑了笑:「咱們小時候經常在一起玩,我怎麼會不知道你是林家弄去丁家的?你以為我是丁志方那等蠢貨嗎?」

「說重點,你找我幹嘛?」汪龍正色問道。


「我並沒有找你,我也只是恰巧路過而已。」赫爾木呵呵一笑:「我也被那老鬼打成了重傷,俗話說,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咱們以前那些恩恩怨怨就先放下吧!想想怎麼對付他們才是重點。」

「對付他們?」汪龍銀牙暗咬,臉部肌肉抽動著:「你也知道,我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廢人,你既然來找我,是不是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恢復自信?」

「讓你恢復實力倒是可以。」赫爾木想了想,繼續說道:「但是你想要恢復自信,那就沒那麼容易了,除非你的靈魂移體。」

「靈魂移體,哪有那麼容易?你這不是廢話嗎?」汪龍冷哼一聲:「有什麼辦法能讓我恢復實力,你就出個招吧!等老子有了足夠的實力,想移體還不簡單?」

赫爾木冷冷的望著汪龍,不悅的說道:「你的語氣很囂張啊!現在是你在求我,你既然還敢這麼對我說話,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老子確實不想活了,你有種就殺了老子。」汪龍說著氣話。

「想死?你還有價值呢!」赫爾木淡淡的笑了笑,然後從乾坤袋裡拿出一本書,這本書的封面上寫著《暗黑神論》幾個大字,這幾個大字寫得飄渺而有型,古樸而脫俗,讓人看上去有種琢磨不透的感覺。

「你拿去看吧!這書是我花大價錢複印的,我這裡還有很多,你就不用還給我了。」赫爾木慢慢的將書遞給汪龍。

汪龍饒有興緻的翻閱了幾頁,然後問道:「暗黑神論?這是什麼書?」

「有了它,就算你的內丹廢了也能修鍊,因為它可以讓你的整個身體變成內丹,你修鍊出來的神力就是暗黑神力。我也懶得跟你解釋那麼多,你看了之後,自然就會明白。」赫爾木又說了一句:「不過,你的修為要從頭開始。」

「這個我有猜到,只要我重新修鍊就行了。」汪龍撫摸了一下手中的書,冷聲道:「復仇,將從這一刻開始!」

赫爾木上前拍了拍汪龍的肩膀,笑道:「好好修鍊吧!暗黑之神是不會拋棄我們的,相信有一天,整個世界都會是我們的。」

「不錯,我們不僅要報仇,還得征服世界。」赫爾木和汪龍大笑起來,聲音回蕩在森林中,驚動了一大群飛禽走獸。

…………

清溪鎮,黃桂秀的院子里。

「小萱,我的好外孫女,你可算回來啦!你沒事吧?」黃桂秀急沖沖的走到丁筱萱面前,雙手撫摸著她的腮。


「姥姥,豹哥他們及時救下了我,我沒事。」丁筱萱搖著頭。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黃桂秀舒了口氣:「你一定很累了,快去休息吧!」

「好的!」丁筱萱真的很累了,她乖乖的點了點頭,然後對血狼和金豹說了一聲就走了。血狼和金豹在黃桂秀家找了兩張床,也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血狼早早就醒來了,他身上還有些內傷沒痊癒,神力也還沒有完全恢復,他坐在床上調息了一番,感覺好了很多。他想了想,準備今天就離開清溪鎮,因為芊影他們還在南域等他,他有些等不及。

…………

黃桂秀煮了一桌子豐盛的晚餐,他們邊吃邊聊。

「小萱,小豹,我今天就要去南域,你們有沒有意見?」血狼淡淡的問道。

丁筱萱點頭道:「沒意見,去就去唄!在這裡也不安全,萬一老爹再派人過來,那我們就別想走了。」

「萱萱說的就是我要說的。」金豹笑著表態。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血狼他們吃飽早餐后,馬上就走了,黃桂秀送他們出鎮。

黃桂秀撫摸著丁筱萱的小臉頰,叮囑道:「小萱,路上一定要小心,別耍小性子,知道嗎?如果有機會就給我寫信,還有,你有時間也給你老爹寫封信吧!他畢竟是你爹,打斷骨頭連著筋,他會擔心你的。」

「知道啦!姥姥,你也要好好保重身體,我還回來看你的。」丁筱萱乖乖的點點頭,和黃桂秀來了個大大的擁抱,然後去騎著馬,依依不捨的離開了清溪鎮,她跟著血狼和金豹向南域飛奔。

…………

黃昏十分,血狼他們走進了一個小城池,這個小城池名叫愛晚城,這裡還不如天風城繁華,但血狼他們並不在乎這些,他們去賓館開了三個房間,準備在此住一晚。

天黑后,血狼獨自一人來到一家酒館吃飯,他邊吃邊聽別人聊天,此時,正有幾個人在聊沙漠綠洲之事:

「大哥,北方的兄弟傳回消息,說進入沙漠綠洲的人,到現在都沒有一個活著出來。」

「有人說這沙漠綠洲是神冢,可依我看來,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神冢,而是十足的人塚,埋的就是那些進去的人。」

「就算你說得對,我也依然想進去,因為裡面的寶貝肯定很多。」

「是啊!我也想進入。」

「可惜啊!」

「老子都不敢進去,就憑你們幾個蠢貨也想進去?你們還是回去洗洗睡吧!」

血狼聽完別人聊沙漠綠洲后,他又聽了另一桌人在討論他自已。

「這戰天宗也太不給力了吧!都過去一個多月了,居然還沒抓住血狼。」

「他們沒有血狼的圖像,血狼哪有那麼容易被抓?血狼又沒強姦你老婆,你管那麼多幹嘛?喝酒吧!」

「對,喝酒!來,乾杯!」

…………

「沙漠綠洲,你給我等著,等我突破神力四段,我一定會去找你。」血狼心裡想著,他快速的吃飽飯,然後回到賓館,洗了個澡后,馬上跳到床上修鍊。夜半時分,血狼有些累了,他明白,凡事都得有個度,欲速則不達,所以他躺床上睡了。

第二天早上,他們騎馬出城,繼續飛奔而去。

…………

給讀者的話:

明天獨木有事,最多只能晚上更一章,各位請見諒!

!! 藍天白雲下,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羊咩咩,馬奔騰,萬物齊聲,血狼三人騎著馬,縱橫馳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