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我認輸,放,放開,我……」

西方大漢的聲音,斷斷續續,彷彿隨時都會窒息一般。

艾琳娜身穿一身黑色皮衣,金黃色的長發下,面容掠過一絲冷艷的笑意。

「啊呦,這就求饒了?」

「不是說,晚上還想陪我一起玩玩兒嗎?」

阿琳娜戲謔笑道。

那名西方大漢,臉色被憋的通紅,兩手用力掰著艾琳娜的手,但是眼前這個女人,僅僅是一隻手,便彷彿帶著一股強大到自己根本無力抗拒的強大勁氣。

「求求你,我,我真的認輸了!」

西方大漢,發出卑微的求饒聲。

「如果這句話在幾分鐘前說,或許我可以考慮放過你,但是現在,呵呵……」

艾琳娜冷笑一聲,右手用力,單手掄起西方大漢,朝著地上猛然砸了下去。

砰!

一聲劇烈響動后,那名西方大漢被重重摔在地上,賽場地板,都被砸出一個窟窿出來。

四周圍觀者,甚至有人被眼前一幕嚇的驚叫起來。

「這個女人是瘋掉了嗎?」

「她,她這完全是在殺人,對手已經認輸了,她憑什麼還下這麼狠的手?」

「不錯,這個女人太尼瑪恐怖了,千萬別讓我們在賽場上遇到她……」

在一片議論聲中,艾琳娜根本不為所動,甚至臉上還露出几絲意猶未盡的嗜血笑意。

「小哥哥,站起來,再陪人家玩會兒嘛!」

艾琳娜曖昧說道。

那名被摔在地上的大漢,渾身筋骨,已經多出斷裂,此刻,根本連站立的力氣都已經沒有了。

現在,他只能用充滿驚恐的目光,看著眼前這麼身著妖艷的狠毒女人。

「求,求你,別殺我……」

西方大漢,語氣無力哀求說道。

「啊呦,別殺你?」

「這場西方大賽,可全都簽下了生死狀,登上這個賽場,只要輸贏,不論生死。」

艾琳娜冷聲笑道。

她壓根就沒打算讓自己的對手活下去,作為太陽宮的護法,太陽神阿波羅是何等的鐵腕兇殘,他的手下,又豈是善輩?

「可是,我,我已經認輸了……」

西方大漢絕望說道。

雖然這場西方大賽的參賽組織,全部在報名的時候就已經簽訂了生死狀,生死不論,但是人家已經認輸求饒了呀!

但是艾琳娜並不認為這是一場比賽,而是將它當做了一場殺戮舞台。

「認輸?」

「敢作為艾琳娜的對手,就要做好死亡的準備,我從來不接受對手的投降。」

艾琳娜臉上掛著笑意,彷彿一朵帶刺的玫瑰。

話音落下。

艾琳娜伸手一勾,強大的勁氣,瞬間將地上的大漢再次吸到手掌之間。

手掌用力!

咔嚓!

一聲響動,那名西方大漢的腦袋,被艾琳娜的手掌,拍的腦骨碎裂,甚至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豆腐腦,令人反胃。

……

此刻,就連坐在貴賓席上的秦穆然,都不禁神情一沉,眉頭微蹙。

「不愧是他的手下,果然跟他一樣狠……」

秦穆然淡然低聲嘟囔說道。

太陽神阿波羅的殘暴,秦穆然是知道的,但他沒有想到,就連他的手下,居然也如此兇狠。

坐在一旁的上官雷闕,不忍直視。

「這個西方女人,簡直就是個蛇蠍美人,無冤無仇,賽場比試,在對方已經投降的情況下,居然還下這種狠手,真是讓人觸目驚心呀!」

上官雷闕說道。

「沒辦法,遇到她,只能怪那個人倒霉了!」

格林傑說道。

上官雷闕的目光看向秦穆然,臉上露出几絲擔憂的神情。

「秦兄,胡克家那個強者我聽聞過,是個暗勁初期的古武強者,一名古武強者,居然就這麼掛了,真是可惜,我希望別讓咱們的兄弟遇到這個狠毒女人……」

上官雷闕語氣有些惋惜,同時,他也有些擔憂地說道。

秦穆然神情淡然。

「不錯,從這個女人剛才的身手和實力來看,她幾乎已經達到了暗勁巔峰的實力,即便周吳二老,也未必是她的對手。」

秦穆然說道。

聽到秦穆然的話,李伯和周吳二老,都大吃一驚,露出驚愕的神情。

「什麼?」

「暗勁巔峰的實力?」

李伯驚呼道。

在他們眼裡,一個年紀輕輕的女人,居然擁有這麼高的實力,這甚至是他們這些老頭子畢生都未必能達到的境界。

「秦會長,布朗家族到底從哪裡找來一群這麼強的外援?」

周吳二老驚奇說道。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几絲微微笑意。

「放心,你們只要打贏今天的初賽,以後的比試,就不用你們出手了。」

秦穆然淡然說道。

「不用我們出手?」

「秦會長,您這是什麼意思?」

李伯驚奇問道。

「原因很簡單,不是只有布朗家族有外援,其實,咱們華僑會也有很強的外援,而且今晚就到。」

秦穆然自信說道。

西方大賽,作為太陽宮和冥王殿的爭鋒之地,秦穆然豈會只用華僑會的力量?

他已經讓霍爾頓,安排好了援兵,今晚冥王殿的強者,便會馳援華僑會。

此刻,賽場上,伴隨著那名西方大漢的慘死。

艾琳娜舉起血淋淋的雙手,臉上帶著得意和無所謂的笑容,輕鬆打贏了這場初賽。

而接下來,終於到了華僑會出場了。 天空中太陽消失在衆人眼前,四周一片漆黑。

氣氛沉悶,微風捲着海腥味在空中飄蕩,嘩嘩的海浪聲響起,顯得詭異異常。

龍王在黑暗中長長的出了口氣,眼中閃過一縷寒光,緩緩地伸出手掌,向上微微擡起。

轟隆隆~

如同萬馬奔騰,海水不斷翻滾,發出驚濤澎湃的聲響,柯雲泣和烏魯木臉色微變,快速飛上天空。

隨即烏魯木眼中綠光一閃,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只見在他的視線中,海浪激起百丈高的白浪,化作無數的海獸在海面上奔騰着,而海平面更是在眨眼間漲高了一丈左右。

而在柯雲泣的眼中,一大團光源快速地從海底升起,化作一個個籃球大小的藍色光源漂浮在空中。

“那是海洋中的水母?水母竟然可以升上天空,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柯雲泣震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可思議道。

“是天空中的法陣麼?”趙小川也注意到了天空中漂浮的水母,不過他的目光卻死死地盯着天空中已經染成了黑色的太陽。

融合了牧童靈魂的他在符咒上已經到達了宗師境界,雖然他並不能理解龍王是怎麼做到的,不過他卻看出這一切與那日食有關。

當太陽被吞沒時,以太陽爲陣眼,一條條看不見的鬼氣向着四周擴散,自發的形成一道道繁瑣的符文,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陣法。

最令趙小川感到吃驚的是這個陣法的擴張根本沒有停下來,似乎要將整片天地都要包圍進去一樣。

“喂,乾屍大哥,不要在夾着我了!快點放開我,我們必須要阻止龍王你知道麼?不然世界會毀滅的!”

世界毀滅?這自然是趙小川誇張地說法,但是趙小川卻預感到如果這個大陣真的形成的話,對於全世界來說恐怕都是一場災難。

然而乾屍卻彷彿根本沒有聽趙小川所說的,擡頭望着日食,眼中紅光閃爍,似乎正在思考着什麼。

與此同時,當日食發生時,大陸上的其他勢力也幾乎感受到了這裏的不尋常。

“怎麼可能?日食只可能出現在地球某個特殊的區域,如此大規模的日食實在是太驚人了。”

米國西部,地下基地中,米國的一些將軍站在圓桌旁,目不轉睛地看着屏幕上的日食,震驚地小聲討論着。

華夏,一名身着黑衣刀道袍的中年男子站在一處山崖上,而他的背後站滿了華夏各個世家的家主和華夏的高級官員。

半路婚情 所有人震驚過後,都目露凝重地看着中年男子,但中年男子似乎並未察覺,而是幽幽嘆息道:“要打開那個世界麼?可惜還是有些太早了。”

西方一座大廳中,黑暗議會和教會涇渭分明的分成兩撥人,各自領頭的分別是失蹤已久的黑奴和安娜,而在他們的前面則站立着同樣失蹤已久的人——諸葛第一。

“師父,我們要開始行動麼?”黑奴用結結巴巴地中文說道,四周人都將目光投向了諸葛第一。

諸葛第一緩緩搖搖頭,皺眉似乎在思考着什麼,半晌看向安娜,道:“你怎麼看?”

“再看看吧!畢竟鬼城那裏還沒有什麼動靜,況且天國也沒有甦醒的跡象。”安娜深吸一口氣,話語一轉道:“不過一切和教皇大人失蹤前預測的一樣,那扇大門終於打開了。”

諸葛第一沉吟片刻,道:“那麼我們就再等一段時間,還有鬼城那邊的動靜也多注意一些。”

鬼城中,盤坐在空中的軒轅鐵倏然睜開眼睛,猛然擡頭望着遠方,額頭天眼打開,似乎望穿了鬼城上空鉛灰色厚重的雲層,看到了米國上空中的變化,倒吸一口涼氣,自語道:“第二世,你果然在當初留了一手,我倒是小瞧了你。”

說話間,他身邊懸浮的上百口棺材猛然炸開,一具具皮包骨的無頭乾屍在空中顯現。

這些乾屍模樣奇特,有的長着五六隻手臂,有的表面佈滿鱗甲,還有不似人形,長着肉翅。

或是身上黑煙滾滾,或是周圍霞光沖天,一具具屍體氣勢驚人,攝人心魄,但他們表面都呈現出一種灰白色的滄桑之感。

軒轅鐵目光掃過身邊手中拿着一把石斧的無頭乾屍,那把石斧殘缺不全,石刃上佈滿缺口和裂痕,唯一醒目的就是斧面上的那個黑色的鬼臉標記。

如果此刻趙小川在這裏的話,一定會認出這個標記竟然就是當初在他額頭顯現的那個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鬼臉圖案。

“走吧,走吧,讓我們卻輪迴者那裏帶回你們的頭顱吧!”

神色凶神惡煞的軒轅鐵陰沉的目光掃過斧面上的鬼臉圖案,忽然變得柔和起來,輕聲自語道。

話音剛落,周圍的古屍們仰天長嘯,一股股黑色的鬼氣,如同狼煙般從地面衝上天空,分別灌入那些無頭屍體的體內。

隨着時間的過去,那些無頭屍體乾癟的身體慢慢膨脹起來,身體表面的蒼白皮肉如石刻的肌肉,並且泛起一層大理石般的光澤。

同時地面的那些古屍們則逐漸乾癟了下去,甚至有些古屍最終變爲一層皮肉,然後“哧”的一聲化爲一縷親眼消散在空中。

而軒轅鐵則彷彿沒有看到這一切,依然望着天空,喃喃自語道:“就讓我再送你們一程吧!”

軒轅鐵眉心的天眼如同綠色的太陽般在空中亮起,幽綠的光芒瞬間籠罩了整片鬼城。

鬼城震盪,空間震盪!

從高處望去,骷髏狀的鬼城四周一條條空間裂縫形成,並且一條接着一條連接在一起,綠色的光華貫穿每一條裂縫,在空中形成巨大的網狀陣法,將鬼城包圍了起來。

然後網狀陣法越來越小,鬼城也隨之縮小,空間內陷,一條黑色的空間通道成型,慢慢地將閃爍着綠色光芒的鬼城一點點的吞入了黑暗之中。

在雲南各處感受到了那股強大力量,但卻不明所以,觀察着鬼城的各方勢力也同時注意了鬼城了變化,紛紛傾巢而出。 「秦先生,下場比賽,就輪到你們華僑會和格蘭塞堡城的伊利家族對決了。」

格林傑坐在一旁,神情笑道。

秦穆然神情淡然,雙眸之中,沒有絲毫波盪起伏。

「伊利家族?呵呵……」

秦穆然淡然一笑。

「秦兄,伊利家族也是格蘭塞堡城的一流家族之一,實力甚至比剛才的庫克家族還有厲害。」

「放眼整個格蘭塞堡城,除四大家族外,伊利家族的實力,僅次於維特家族,如今,維特家族衰弱覆滅,所以,伊利家族是算是格蘭塞堡城一流家族的佼佼者……」

上官雷闕說道。

這也說明,伊利家族的參賽人,實力必然在剛才那名西方大漢之上的古武強者。

秦穆然目光看了眼身後的李伯和周吳二老。

現在只是初賽,秦穆然並不想過早出手,而且他相信,憑藉華僑會三大堂主的實力,也沒有必要讓他親自出手。

「我說你們三個老頭兒,誰代表華僑會參加初賽?」

秦穆然淡然問道。

李伯神情一愣,立刻摩拳擦掌,自告奮勇上前。

「秦會長,讓老頭子我去吧!」

李伯信誓旦旦說道。

「秦會長,還是讓我去吧,李兄是華僑會的老人,德高望重,我和周吳二老初投麾下,給我們一個建功的機會……」

周老說道。

秦穆然眉頭沉思片刻,斟酌再三后。

「周老頭兒,那還是你去吧,你的赤焰拳威力更大,勝算更多一些。」

秦穆然說道。

此刻,賽場上。

周老腳步穩健,走上賽場,同時,代表伊利價值的強者,已經站在了周老面前。

周老雙手靠背,細細打量一番眼前的對手。

這是一名骨瘦嶙峋,個子低矮的黑人,身上帶著一股側漏的邪氣,深邃的眼神,讓人捉摸不透。

「東方老頭兒,我是伊利家族的薩爾罕,看你一把年紀,現在主動認輸,或許還能活下去……」

薩爾罕笑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