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把他拖到床上去。」

領頭的師兄看他就這樣側躺在地上,十分的不順眼,還惡狠狠的用腳在他受傷的腿上踢了兩腳。

「唔~」

洛邪悶哼了兩聲。

「師兄,要不要給他請個大夫?」

一旁的小師弟看洛邪的情況明顯就不太好,有些擔憂。

「你是怕二長老和四長老他們會不知道?」

領頭的師兄狠瞪了眼身側的小師弟。

「別擔心,昊然師兄。」

旁邊的一名小師弟看陳昊然一副我很害怕的模樣,低聲安慰,「這小子他本就有眼疾,就算去了,我們也可以說是他舊疾發作,跟我們無關。」

「對對對,空聖聖僧把人交給二長老的時候,誰知道他還有沒有其它的病症存在,要是沒扛過去,那也只能說是他的命數本該如此,怨不得旁人。」

其餘的師弟們也同聲的附和。

「啪,啪,啪,都說的好!」

聽着竹舍門口傳來拍掌的聲音。

所有弟子全都回頭看了過去。

陸清水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門外抬腳走了進來。

「二……二長老!」

所有弟子的臉全都唰的一下僵硬和慘白了下來。

陸清水沒理會,她把目光看向了竹榻上的洛邪。

這不看還好,一看她感覺體內有股洪荒之力正在暴走。

床上的少年此時已經沒有了三日前所見的生機勃勃。

整個一副出氣多,進氣少的模樣。

臉色緋紅,渾身淤青,還扮有着各種猙獰的痛苦。

正彰顯著這幾天他都在這些師兄的照顧下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不過這都不是最讓人值得醒目的,最讓人值得醒目的是他那條右腿上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或者是利器豁開了很大一條口子,上面的肉都已經在開始化膿了,連裏面的白骨都可以清晰可見。

這要是再晚一步,說不定就真的要出大問題了。

「你,幫本長老把他抱到紫雲殿。」

陸清水強忍着心中的怒氣,朝着其中一名身強力壯的修仙弟子吩咐。

那裏是陸清水閉關修鍊的地方。

要想給他治療,就的先讓他脫離了現在這個環境。

才能有更進一步的大力發揮。

那名被陸清水點名的弟子沒有遲疑。

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表現的機會。

他怎麼可能會拒絕。

其餘的弟子全都嚇得癱軟的坐在地上。

知道這次事情鬧大了。

紛紛都在問該怎麼辦。

「我們去找四長老吧。」其中一位小師弟滿懷希冀的開口。

「然後讓四長老一掌拍死我們?」

其它長老他們不了解,四長老他們難道還不了解?

能動手就絕不比比。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去找他,跟找死沒什麼兩樣。

「那怎麼辦?」

眾位弟子都是一副六神無主的模樣。

「一人做事兒一人當。」領頭的師兄站了出來,「我去找二長老賠罪。」

…… 李父猶豫片刻,點點頭,「我試試吧!」李千陽嘆氣,之前自己的父親就是這樣,凡事都得自己把關才會放心,現在他回來了,老爸還是沒變,還是老樣子。

「對了爸,也就這兩天,準備將集團擴大。」

李父明顯一愣,抬起頭看著他,「又有什麼事發生了嗎?」

「是的,黎家的老爺子和家主死了,黎家估計要被瓜分,我們也要從中分一塊,而且還是大塊的。」李千陽淡淡的語氣讓李父感覺一陣恍惚,隨後他自嘲一笑,自己的兒子都長大了,有什麼事他有自己的思考,何必想那麼多呢。

然後看著他,「可以,到時候我會親自上陣。」

「嗯。」

一夜無話,第二天,黎家黎曉正式對外宣布兩人死亡,同時她開始收縮黎家的產業,畢竟黎家家大業大,兩棵大樹一倒,那些對黎家有非分之想的恐怕會迅速下手,從黎家身上扯下一塊肉。

然而她還是失算了,在她對外宣布的時候,以房費為首的各大家族和李氏集團,周氏集團,包括一些小的家族和企業,正式動手。

一時間,整個華市陷入動蕩,看不見的戰鬥隨處可見。

每個家族都在努力將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以房費為首的家族,雖然有房費的存在,但也只是明面上和諧,背地裡,各個家族只見爭奪不斷,甚至有個別小的家族在這場爭鬥之間消散。

巨大的動靜很快吸引來了其他市家族的目光,同時也有一些實力強大的家族介入,為的就是華市的這一杯羹,畢竟華市這個地方,華國僅此一個。

李父坐在辦公室里,自早上他來之後,電話就基本沒有斷過,各個家族的電話,經理秘書的電話不斷,這讓他感覺腦仁生疼。

「兒子,你可是給我找了一個好事情啊!」李父靠在椅子上,閉著眼睛,雙手揉著腦袋,一陣休息后,他坐起來,繼續完成沒有完成的工作。

而華市,因為各大小家族的動蕩,讓這些家族背後的勢力也開始蠢蠢欲動。

他們想借著這個機會,將自己的對手幹掉,因為在他們看來,這個機會很難得。

「準備動手,首選,周家。」孫成眯著眼睛,他的院子里,此時已經聚集了一批武者,從一階到三階武者不等。

「出發。」

「是,家主。」這些武者點頭,從孫家的各個大門出去,從不同的路朝周家趕去,而周天也受到,密信,得知孫家要打他,所以很早,他就讓周妍去找李千陽了,至於他自己,將個周家的武者共進退。

看著外面已經站好的武者,周天深吸一口氣,「埋伏,準備動手。」

「是。」

。。。

這樣的場景不僅是在周家,包括林家,陳家等也是如此,只不過過程不一樣罷了。

「動亂開始了嗎?」李千陽眯著眼睛,看著遠方,他的身旁,周妍眼眶微紅,她有些擔心自己的父親。

「走吧,去看看,一直這麼閑也不是個事,今天讓你看看這個世界的另一面。」李千陽淡淡的說道,然後帶著周妍,瞬間出現在她自己的卧室,繞是她見過李千陽那些不可思議的手段后,現在輪到自己,也很是驚奇害怕。

外面傳來叫喊聲,周妍渾身一顫,輕輕的打開窗戶,就看見自家的院子,衝進來一批穿著黑色衣服的男人,這些人氣勢洶洶,其中有些人動起來更是迅速無比,同時腳下的瓷磚也會被踩碎。

看到這一幕,讓她的臉色有些慘白,「這。。。」

「這個世界沒有你看到的那個簡單。」李千陽走到她旁邊,看著那群人。

這些人衝進來后,便朝著屋裡殺來,然而剛到門口,突然衝出另一波人,周妍眼尖,很快就發現這波人居然是由自己父親帶領的。

然後她就看見自己的父親,居然拿著一把大刀,在人群里殺戮。

「這。。。這是我父親嗎?」此時她很難將平時那個慈祥的父親和現在如殺神般的父親放在一起。

「是的,因為你父親也是一個武者。」

入侵的這些人因為中了埋伏,所以被殺得節節敗退,這時有人發現了屋子裡周妍的身影,便喊道,「抓住那個女人,那是這個老匹夫的女兒。」

一句話讓剩餘的人激動起來,他們似乎看到了生的希望,求生的慾望激發了他們的潛力,將他們的實力百分之一百二的發揮出來。

這些人一邊打一邊朝屋子這邊衝來。

周天被幾人糾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人朝自己的女兒衝去,同時他對李千陽也有些記恨,「我把女兒放心的交給你,你居然帶她來送死。」

周妍也看到這一幕,臉色愈發的蒼白,李千陽淡然的看著這一切,「放心吧,他們上不來的。」說話間,只見他單手向前一推,一層看不見的屏障瞬間出現,將屋子保護起來。

所有人都沒有發現這一變化,那些人依舊不怕死亡的向前沖。

「哧~」第一個人很快就到了屋子門口,眼看就可以推門進去,突然這個人瞬間消失掉了,留下的只有類似蒸汽的東西。

這一幕讓緊跟在後面的人一愣,但是還有更後面的人沒有看見他們依舊在向前沖,然後越過那些愣住不動的人,他們還在好奇這幾人為什麼不動了,然而接下來他們就知道了答案,只見那些人撞到看不見的屏障上,然後瞬間蒸發掉,這恐怖的一幕讓所有人都不敢動了。

這邊的動靜很快被周天知道,他突然有些愧疚,李千陽帶自己女兒來,怎麼可能沒有準備,自己卻還記恨他。

心裡默念對不起,他揮起刀,既然後方已經有了保證,那麼自己這裡的前線也不能落下啊。

當下周天大吼,「殺。」一刀將自己身邊的一人劈死,然後朝其他人殺去。家主激昂的氣氛很快感染了其他人,他們奮起殺敵,將來犯者殺得落花流水,而來犯者看到這種情況,知道大勢已去,當下就有人丟下武器,直接投降,有第一個人就有第二個人,很快,剩下活著的人都投了。 曜爺、他居然吃辣了!

其中最驚訝的就屬夏未央了,幾乎維持不住表情,獃獃望著他:「嘉、嘉曜,你什麼時候能吃辣了?」

「我一直都很喜歡吃辣,咱們不過是見過幾次面,吃過幾次飯而已,別矯揉造作,暗示你多了解我似的。」

說完這句,沈嘉曜還往旁邊挪了挪,和夏未央拉開距離。

用行動表明,他和夏未央不熟,一點都不熟。

陸細辛沒忍住噗哧一聲笑了。

瞅見陸細辛笑,沈嘉曜也跟著樂,手上運筷如飛,一連吃了幾道辣菜。

什麼水煮魚、辣子雞、辣牛肉,甚至是干辣椒,都夾著造了兩塊。

看得連陸細辛都嚇住了,趕緊按住他筷子,低聲:「別吃了。」

沈嘉曜乖乖放下筷子。

媳婦不讓他吃,他就不吃。

拿著水杯喝了口水。

沈嘉曜對眾人道:「我出去一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