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拓拔野竟然讓冷一刀先出刀,他死定了!」盧俊峰笑著說道。

「冷一刀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解決對手只需要一刀。」

楊斌等人,看到快如閃電的刀芒,都焦急無比,可惜他們都幫不上忙。

「隊長,千萬要躲開啊!」他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冷一刀快,拓拔野更快,他早就留意到了冷一刀,見他出刀,提前閃避了開去。

而且,他還反擊了,同樣一刀劈出,快到了極致。

冷一刀出刀之後,信心滿滿,等著看拓拔野被刀芒擊傷。

可他沒有看到,反而一刀巨大的刀芒到了他身前。

這個時候,冷一刀想要閃避已經來不及了。

他把斬龍刀擋住了胸口,免得受到重創。

「轟!」刀芒撞了上去,一部分被斬龍刀擋住了,可還是有一部分擊中了冷一刀的身體,他身上的衣服頓時被刀芒化成了碎布,身上出現了很多長長的傷口,鮮血噴了出來。

拓拔野沒有繼續出手,因為冷一刀已經敗了,他再出手就只有把他擊殺了。

「冷一刀,不過如此!」拓拔野輕蔑道。

冷一刀看到身上的傷口,目瞪口呆,他還有些不敢相信,他就這樣敗了,敗得乾脆利落。

拓拔野同樣只出了一刀,就把他擊敗了,說明拓拔野的速度超過了他。

這對冷一刀來說,打擊是巨大的,恐怕他短時間接受不了。

拓拔野可沒有心思理會冷一刀的心情,他就是要立威,免得以後又出現這樣的事情。

修鍊者是需要經常閉關的,拓拔野可不想自己閉關之後,又有人找神魔小隊的麻煩。

盧俊峰等人看到冷一刀被一招擊敗,都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誅神小隊五名副隊長,冷一刀戰鬥力最強,其他四位都要差一點。

連冷一刀都不是拓拔野一招之敵,其他四人都不敢主動去挑戰了。

「這拓拔野真是厲害,簡直就是妖孽!」

盧俊峰道:「看來只有等隊長出關對付他了,我們的目的也達到了,還是趕緊撤吧。」

「好!等隊長來教訓拓拔野。」

拓拔野看到盧俊峰他們嘀嘀咕咕,不敢看他,就覺得有些奇怪。

「你們還要挑戰嗎?」拓拔野問道:「要是你們害怕的話,可以一起上,我不介意的。」

他的話一出,頓時把盧俊峰他們都嚇到了。

他們都是九星先天武神中的佼佼者,拓拔野還敢讓他們一起上,看上去還信心滿滿的,這說明拓拔野實力遠不止這樣,足以擊敗他們聯手之威。

盧俊峰四人對望一眼,眼裡都是懼色:「拓拔野隊長,今天的事情不會就這樣算了,等我們隊長出關,會親自擊敗你。」

「我隨時恭候!」拓拔野冷聲道:「不過你們的人這段時間打傷我們神魔小隊很多外圍成員,必須要給一個說法,要不然我不會善罷甘休,你們也可以不用離去了。」

「拓拔野隊長,你這是在威脅我們?」盧俊峰怒道。

誅神小隊威名赫赫,排名在他們前面的四個小隊也不會對他們無禮,可拓拔野偏偏要威脅他們,讓他們有些受不了。

「威脅?你們要是這樣認為,也未嘗不可。我身為神魔小隊的隊長,必須為我們的成員討回公道。」拓拔野冷聲道:「你們要是不給一個說法,那麼你們打傷我們多少成員,我照樣打傷你們多少成員,連傷勢都盡量保持一致。」

他頓了頓,問楊斌道:「說說我們最近有多少成員受傷?」

「隊長,我們最近受傷的人員加起來有兩百二十八人,傷勢都不輕。」楊斌如實說道。

看到拓拔野大發神威,楊斌等人都很興奮。

他們更加堅定了想法,要一直追隨拓拔野,在丹鼎派闖出一片天下。

當然,他們現在的目光還很局限,只是想在丹鼎派立足。

拓拔野冷聲道:「你們都聽到了,是給一個說法,還是讓我打傷兩百多名強者?」

盧俊峰他們都非常憤怒,可面對強悍的拓拔野,他們還真不敢硬碰。就算四大副隊長一起上,他們也沒有信心擊敗拓拔野。

之前,拓拔野能夠一招解決冷一刀,自然也能夠一招放倒他們,他們可不想冒險。

「拓拔野隊長,你到底要什麼說法?」盧俊峰問道。

「神魔小隊那些成員受傷不輕,每人賠付五萬金幣,這件事情就揭過了。」拓拔野說道:「當然,你們不願意拿出金幣也沒事,你們身後有數百人,夠數了。」

盧俊峰他們身後那數百名成員頓時寒氣直冒,紛紛後退,都怕被狠揍一頓。

冷一刀受傷不輕,盧俊峰他們四人只有先商議起來了。

過了一會兒,盧俊峰說道:「拓拔野隊長,你的要求太高,我們這邊最多每人賠三萬金幣。」

「這種事情還可以討價還價,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我給你一個建議,你能夠拿出多少金幣,先給我。要是不夠數,差幾個人的金幣,我就打傷幾人。」拓拔野冷聲道。

盧俊峰他們臉色非常難看,卻不敢不拿出金幣來。要是有些弟子因此受傷,恐怕以後誅神小隊的人心都會渙散了。

盧俊峰說道:「我們出金幣!」

幾個副隊長,家底都很豐厚,他們湊了湊,湊足了金幣,然後交給拓拔野。

修真界,金幣都是現金,不會儲存在金卡裡面。

金幣之所以能夠流通,就是因為能夠拿來提煉精金。

一下子收穫上千萬金幣,足以提煉出拳頭大小一團精金,這次收穫非常不錯。

不過,拓拔野沒打算要這些金幣,他大聲道:「楊斌,讓他們把金幣都搬回去,然後每個受傷的人分五萬金幣。」

「是!隊長!」楊斌激動無比:「隊長就是厲害,轉眼就弄到一千萬金幣!」

「一千萬金幣算不得什麼,以後什麼都會有的。」拓拔野笑著說道:「走吧,我們也該回去了。」

看到拓拔野他們離去,盧俊峰他們的眼睛都在冒火。

「必須想辦法滅掉拓拔野,不能讓他這麼囂張!」盧俊峰冷聲道。

「馬上就是年底大比武了,那拓拔野實力很強,說不定也會參加。到時候大家暗下黑手,殺了他。反正比武的時候出現傷亡,我們也可以推脫。」一名副隊長說道:「最好我們能夠多聯繫一些強大的外門弟子,大家一起針對拓拔野,一些人消耗他的元力,一些人有了機會就除掉他。」

冷一刀恨道:「大家都發動人脈關係,一定要讓拓拔野死在年底大比武上。」

第六十六章小魔女

拓拔野輕易擊敗冷一刀,又從誅神小隊那裡爭取到了上千萬金幣,使得他的聲威達到了頂點。

神魔小隊那些外圍成員,對拓拔野都佩服無比,都堅定了追隨他的決心。

回到住處,拓拔野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誅神小隊的隊長沒有出現,而那些副隊長對我如此仇視,到底是什麼原因?」

拓拔野有前世的經驗,也猜不透其中的貓膩。

「楊斌,你覺得誅神小隊是什麼意思?還有之前推波助瀾的人是誰?」拓拔野問道。

「隊長,這一切都是海神小隊搞的鬼,他們肯定是看您擊敗了段天夢,不敢直接對我們神魔小隊下手,所以採取了這種方式。他們也得逞了,讓我們跟排名第五的誅神小隊結下了梁子。」楊斌說道。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跟誅神小隊結仇,就算以後成為內門弟子、核心弟子,也要跟他們糾纏不休。」

「不得罪也得罪了,不用管那麼多,我們自己把實力提升起來才是最重要的。我們是丹鼎派的弟子,丹藥這些價格應該不算貴,讓我們那些外圍成員有條件的多購買一些提升實力吧。」拓拔野平淡道。

得罪了誅神小隊,他沒有放在心上,就當是對自己的磨礪了。

要是連丹鼎派都無法立足,他談何回到銀河世界去,談何去尋找前世的摯愛。他前世的愛人,天賦絕頂,又加入了大宗派,前途不可限量,現在到了什麼程度,他都不敢去想象。

所以,他必須不斷給自己壓力,讓自己變得更為強大。

說實話,外門弟子,對拓拔野來說沒有什麼壓力,也許內門弟子有人能夠給他一些壓力,他很想早日成為內門弟子。

本來,他還打算在外門弟子混幾年,現在想法改變了,他不打算浪費時間。

反正沒有人知道他的年齡,他就說自己十二三歲,也沒有人懷疑。據他所知,連木林森都沒有去了解他的年齡,只知道他的年齡沒有超過仙緣會的要求。

「隊長,我們剛剛得到那一千萬金幣,拿出一部分買了療傷的丹藥,剩下的全部讓他們購買提升修為的丹藥,先把修為提升起來。」楊斌說道。

拓拔野道:「那些金幣必須給受傷的人,他們如何支配也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不要強迫他們做什麼。」

「隊長,您就放心吧,我們這些剛入門的外門弟子,自然是提升實力為要。」楊斌笑道:「有不少外門弟子,家境不錯,家族會提供金幣的。」

拓拔野點點頭:「這方面你們自己商議著來,我就不管了。距離年底大比武還有一個月不到,我會經常閉關修鍊。」

其他外門弟子可沒有乾坤戒這樣的寶物,金幣無法隨身攜帶,有些有背景的弟子,家族自然會想辦法把金幣送到仙雲谷來。

「隊長,您安心修鍊,外面的事情我會處理好的。」楊斌說道。

拓拔野閉關,繼續研究神符之道和神符之體,偶爾也會煉製靈符,加快神念修鍊的速度。


神念有很多妙用,可拓拔野暫時只能用神念查探敵情、查看對手的破綻,查看靈根,其他方面,暫時還沒有摸索出來。

而且,拓拔野修鍊出來的神念還太少,不可能起到太大的作用,也不能直接殺敵。

修鍊神念,可比修鍊靈識難度大多了。平時修鍊,連續修鍊一個月,神念也不一定能夠增加一絲。只有煉製靈符,把神念消耗光之後馬上修鍊,神念才會有一定幅度的提升。

隨著神念增多,增幅也變小了。

神念難修,可拓拔野還是必須修鍊,一旦神念修鍊有成,那他才是真的厲害。

要不是他體內有神根,他是不可能修鍊出神念的,就算是修仙的強者,也罕有能夠修鍊出神念的。

「拓拔野,出來!誰是拓拔野?」

聲音是女子的,非常動聽。聽聲音,這女子應該很美麗才是。

可如此咋咋呼呼的,估計有些潑辣。

拓拔野被聲音驚醒,心中不由得冒出這些想法來。

誅神小隊的事情剛剛過去,他還沒有清凈兩天,又有人找他,讓他心情好不起來。

「我是拓拔野,找我有事?」拓拔野走了出去,冷聲道。

對方好像來者不善,拓拔野也沒有給她好臉色。

雖然對方是女子,他也沒有去多看一眼。

那女子,身份非常不簡單,天賦高絕,也是今年成為外門弟子的。必須是適齡的人,才能成為外門弟子。

她雖然剛剛成為外門弟子,卻沒有任何人敢去招惹她,因為她來頭太大。

而且,她是出了名的小魔女,她不去找麻煩,別人都要燒香拜佛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