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挺順利的,倒是有點想念你們這些小兔崽子了,畢業后也沒人來看我。」陳楠讓李橋和劉子瑜坐下,他用一次性紙杯給兩人泡了點茶。

李橋接過茶象徵性抿了一口,隨後就將茶水放在一邊了。

「我們都忙,沒什麼時間,不過林毅有時間,我覺得他應該多來看看你。」李橋趕忙找了個背鍋俠頂上去,林毅這貨高中時代是他班長,不拿他頂鍋都可惜了。

「林毅倒是來看過我好幾次了,倒是你和齊夢瑤我一次沒見過。」陳楠笑道,「我後來聽說你和齊夢瑤交往了,這件事嚇了我一跳,現在和齊夢瑤發展怎麼樣了?」

「還不錯吧,齊夢瑤在讀研究生呢,我們總是隔三差五見不著。」李橋笑了笑,他偷偷打量了一眼劉子瑜的表情,說道。

「你們發展的還真不錯,你現在自主創業了,齊夢瑤也讀研究生了。」陳楠看了一眼李橋,感慨道,「老師為你們自豪,真不知道你和齊夢瑤走到哪一步了,老師什麼時候能喝到你們的喜酒。」

李橋臉色難看了一些,趕忙說道,「我們不急,現在是搞事業的時候。」

見李橋反應很大,陳楠尷尬笑了笑,趕忙應承道,「是我多管閑事了,我就隨口一提。」

李橋和陳楠寒暄了幾句,兩人之間的共同話題也不多,其實也不多。

陳楠和李橋說了幾句話,他像是猛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和李橋說道,「咱們合個影,我回頭給我家女兒看看,你可是我帶過最優秀的學生了。」

李橋也不太好推辭,就讓劉子瑜幫他們拍了一張,陳楠笑着接過了手機。

「辛苦了,等過會兒老師下班,請你們吃頓飯。」陳楠主動說道。

「吃飯就不用了,我還想去看看別的老師。」李橋拒絕了。。 秦舒卻並不在意,只淡淡列舉了幾個自己做過的項目,「人類抗癌細胞工程,肝細胞sre-1調控系統、家族疾病基因定位克隆與篩選……」

「等等!」微胖男忍不住打斷了她,面色有些古怪,「你說的這些,我記得可都是史密斯博士的項目!」

秦舒點頭,「嗯,就是史密斯博士邀請我跟他一起完成的。」

「哈?」微胖男睜大了嘴巴,其他面試者也是匪夷所思的看著秦舒。

緊接著,比先前更誇張的笑聲爆發出來。

「史密斯博士,那是聞名全球的頂尖醫學家,他主動邀請一個本科畢業生參與他的研究?哈哈哈……我怎麼這麼不信啊!」

「別說你不信,正常人有腦子都不會信!這女人不僅公主病,還是個神經病!」

「呵呵,她還是聽男朋友的話,趕緊去加入褚氏直屬的醫學研究部吧!這麼牛逼轟轟的人物,咱們『不配』跟她一起工作!」充滿反諷意味的聲音說道。

「對對,快讓她男朋友帶她走吧,跑到這種地方來吹牛,也不嫌丟人啊!」

秦舒臉色白了白,她沒想到,自己的話竟然完全被曲解成了是在「吹牛」。

而且,他們還一直誤會她和褚臨沉的關係。

一秒記住https://m.net

她臉色終於沉了下來,冷聲說道:「既然我能來這裡參加面試,說明至少我的簡歷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就算學歷和資歷說出來不如你們的好聽,也犯不著用這麼大的惡意來揣測我。還有——」

她看了褚臨沉一眼,對眼前的面試者說道:「我和他不是男女朋友。」

她一番話說完,反而讓剛才嘲諷的面試者啞口無言。

那個覬覦褚臨沉的女面試者,則是眼裡亮了亮。

這時候,負責簽到的女孩瞥見電梯上升的數字,面色微變,立即提醒道:「請你們排好隊,不要再鬧了,部長他們上來了!」

話音落下,電梯抵達四樓,廂門緩緩打開。

一行三人從裡面走出來,領先的是公司副總,身後跟著人事部長和醫療研發部的副部長。

公司如今緊缺醫學高級人才,因此對這場面試也很看重,特意由三位公司高層親自面試。

面試者們在三人走出來的時候,便立即收斂了臉上的表情,不動聲色地排隊站好。

秦舒雖然因為剛才的事情有些鬱悶,但她清楚自己是來找工作,不是來交朋友的,這些人怎麼看她,她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這麼想著,她恢復冷靜的神色,站到了隊伍的最後面。

走廊上,面試者們都站在一旁,唯獨褚臨沉,站在中間。

「這位先生……」女孩拿著簽到表,出聲提醒。

不等她說完,突然響起一聲詫異的驚呼:

「褚少?!」

而後,從電梯里出來的三人快步走到褚臨沉面前。

副總裁張邵安確定沒認錯人之後,立即姿態恭謙,小心翼翼問道:「褚少,您怎麼來了?」

褚臨沉面色冷凝的說道:「我來視察公司情況。」

低沉的嗓音不自覺的散發出寒意,聽在張邵安心裡,只覺得不詳。

再看他陰鬱的臉色,心裡更是咯噔了下。

難道、他們有什麼地方讓這位大老闆不滿了嗎?

張邵安目光落在身旁舉著簽到表,一臉呆怔的女孩身上,眉頭頓時不悅地蹙起,喝道:「在褚少面前,這是做什麼?」

女孩終於回過神來,一哆嗦,手裡的簽到表嚇得掉在了地上。

她趕緊蹲下去撿,臉上表情卻如喪親娘。 寧次將兩個捲軸拿在手中,輕輕掂了掂,沒有看便直接將其收了起來。

「忍者之神的細胞誰又會不感興趣?這可是絕對的好東西,沒別的事我就先走了。」

說著,寧次轉身朝外走,大蛇丸的雙眼死死地盯著寧次的背影,直到寧次消失在拐角才將目光收回。

兜將門關上,有些不不甘心地看著大蛇丸。

「大蛇丸大人,佐助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容器,您就這麼放過了嗎?如果這只是寧次在利用您那該怎麼辦?」

「嘿嘿嘿嘿!兜喲,你以為我連這麼淺顯的東西都看不到嗎?寧次君想要拿我做試驗品呢,所以,在得到結果之前,他是不會和我翻臉的,宇智波血脈,日向血脈,輝夜血脈放在一起會發生什麼他一定也非常想知道!」

大蛇丸的基地外,寧次重新將兩個捲軸拿了出來,龍地洞的仙術,寧次準備直接拿出來給大家學,至於柱間細胞的研究成功寧次準備先拿給白這個懂醫術的人看看,再讓白來教自己,這樣在效率上會快上很多。

這次交易的過程要比想象中順利非常多,因此寧次的心情也非常不錯,只是從一開始白就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讓寧次有些不解。

「白,你怎麼了?有什麼心事嗎?」

白被寧次突如其來的問題給嚇了一個機靈,回過神來,下意識地搖頭,但是頭搖到一半又點點頭。

「寧次大人,我還是不明白,您為什麼要把宇智波血脈交給大蛇丸大人,如果僅僅是為了佐助的話,憑我現在的幻術完全可以辦到,並且鼬大人之前就已經想好應對的方法了,大蛇丸大人最大的弱點就是幻術,一旦大蛇丸大人擁有了寫輪眼,如果今後與大蛇丸大人翻臉恐怕都很難應對,您這就相當於將自己所擁有的戰鬥力送給一位潛在的敵人,實在是太不明智了。」

寧次輕笑著點點頭,將兩個柱間細胞的捲軸遞到白面前。

「如果是一般情況的話,你分析的的確非常有道理,我的做法毫無疑問是非常有問題的,但是有一個因素你可能並不知道,無論是宇智波,日向,還是輝夜,這些血繼界限都來自於同一個始祖,那個傢伙在生下後代之後血脈被分化,逐漸形成了我剛剛說的那些血脈,而將這三個血脈匯聚到一個人身上,毫無疑問會讓這個人所擁有的血脈變得要比所有人都更加接近那個始祖。」

「那如果是這樣的話,不就更加危險了嗎?既然您知道這樣的辛秘,就更應該防止這種事情發生啊。」

白變得更加不解,但是寧次卻搖了搖頭。

「不,並不是這樣,白,你知道輝夜一族為什麼會有血繼病嗎?就是因為輝夜一族的血脈相對而言比較接近那個始祖,然而輝夜一族的血脈又有所缺陷,導致人類根本無法承受那種強度的血脈,我將日向一族的血脈給了君麻呂,讓君麻呂的血脈不完整的血脈得以好轉,可是如果再加上宇智波那可就很難說了,人類的身體能不能承受住那種程度的血脈,誰也不知道,所以我需要有一個人來為我做這個試驗。」

經過這番解釋,白才終於恍然大悟,不過白很快便又皺起了眉頭。

「按照您的說法,那個始祖並不是人類嗎?既然不是人類那她的血脈為什麼會流傳到人類身上?」

寧次用手捏著下巴思考起來,一邊思考一邊點頭。

「嗯~~怎麼說呢?準確地說,那傢伙應該是一隻……兔子。」

「兔子?」

白滿腦袋問號,一臉驚詫地看著寧次,寧次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光是兔子也不是很準確,應該是一隻可以變成人形的兔子,還是個外星人,說不定就是從兔子星來的兔人呢,哈哈哈哈!」

寧次捂著後腦勺大笑,不過換來的卻是白大大的白眼。

「寧次大人,您確定我和您在聊的還是同一個話題嗎?我怎麼感覺您像是在開玩笑啊?」

「呃?哈哈哈哈!別在意這些細節,反正咱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你不是還在為你的新術頭疼嗎?只要掌握了仙術,你的查克拉就能支撐你完成新術了!」

白雙眼一亮,立刻盯住捲軸,表情逐漸變得興奮起來,寧次「哥倆好」地將白的肩膀摟住。

「我是這麼打算的,我呢先學習仙術,你呢先研究一下大蛇丸對柱間細胞的研究,等我掌握了仙術之後,你差不多也掌握柱間細胞的研究了,這樣你來教我,我也來教你,豈不是完美?」

「噢!有道理啊!寧次大人,沒想到您竟然這麼聰明啊?」

寧次腳下突然一個趔趄,往前栽了兩步,得虧摟著白的肩膀,否則這一下就能直接讓寧次來個「狗吃屎」。

「我靠!有你這麼說話的嗎?我雖然算不上是料事如神吧,那也沒做過什麼蠢事吧?你這話說出來讓我很沒面子啊。」

「哎?是嗎?可我怎麼記得寧次大人好像因為算漏了一點什麼事情,氣得捶地,難道是我記錯了嗎?」

白昂著頭,將右手食指放在下巴上故作思考的樣子,寧次腳下一軟,差點直接摔到。

「行,算你狠,千萬別讓我抓住你的失策!否則我一定會笑話你一輩子的!」

「啊?寧次大人,如果您在期待這種事情的話還是算了吧,通常決策性的事情不都是您決定的嗎?」

「你!氣死我了!」

寧次一把將白推開,賭氣一般快步往前走,白捂嘴輕笑一聲,加速跟上。

幾天後,寧次和白拉到鼬的基地所在,由於白的離開,原本被冰封的湖面已經解封,此時鼬竟然拿著個小凳子在湖邊釣魚,天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來了這裡,正在湖的另一邊不停地用冰製造出苦無往水裡扔。

寧次遠遠地沖著鼬揮揮手,鼬只是看了寧次一眼,並沒有什麼表示,依舊在釣自己的魚,到是天天立刻跑了過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當天晚上,為了降低親人們離開帶來的傷感,蘇輕特意下廚做了一桌子美食。

攫欝攫。自從家人們來了之後,蘇輕已經初見讓出了廚房大權,他只負責把冰箱填滿。

事實上,隨著修為道行的提升,他的廚藝在日常中也有了非常大的進步,這種進步不是主動去追求的,而是很自然的,是被動的。

普通的炒的菜多了,廚藝也會進步,或多或少。

而蘇輕做的菜多了,這種進步則是必然且巨大的。

美食果然能沖淡很多負面的東西,這是美好戰勝不美好,吃飽喝足,父母和外婆的心情果然好了很多。

好吧,主要是父母的心情好了很多。

外婆在作陰小世界的時候,其實依舊已經是常年獨居,子女們回來,也是匆匆忙忙,沒待多久就會離開,她早已習慣了。

晚上十一點多,父母和外婆都休息了,蘇輕打開卧室的窗,看了一下頭頂上的月亮。

十六的月亮很圓很明亮,蘇輕如今每次看到月亮,都會想起月亮上那個存在。

「到底是自己預定的小徒弟,將來有機會,還是要推一把讓她盡量早點出世。」

蘇輕欣賞著寂靜的月色,如是想到。

從窗戶飛出去,進入秘境通道。

一段時間過去了,秘境通道如今已經超過一公里長,橫切面的直徑也超過了五十米,其內的力場強度比之前大了上百倍,蘇輕不適用任何手段站在通道內,肉身能感受到很大的壓迫感,他細細體會了一下,感覺是清瀾仙域地面引力的七八倍。

普通人已經很難在這個通道內站直身體。

不過蘇輕站在通道里還是活動自如。

「太輕鬆了,還得繼續增加……嗯,如果秘境通道增長到十公里,估計那時通道內的力場強度會是清瀾仙域地面引力的七八十倍,那時候正好可以拿來當做錘鍊肉身的跑道。」

秘境通道跑道,蘇輕覺得這又是一個天才般的想法。

因為蘇輕不想弄一個全是水的秘境,所以他沒增大秘境的空間。

秘境的變化不大,還是那個老樣子,變化大的是小銀,這條可能正在化龍的蛇如今的體型已經長到二十米多長——這段時間,蘇輕晚上都會來秘境給它投食,雖然沒有喂太多的食物,但它的體型長得特別快。

蘇輕覺得,如果放開食物任由它進食,這條傻蛇怕是現在已經長到一百多米了。

秘境才這麼一點大,蘇輕可不敢讓它敞開了吃,所以已經開始控制它的飲食。

反正它的關鍵在於腦袋上那個肉疙瘩,體型什麼的都是次要的。

看著面前要拿腦袋來蹭自己的銀蛇,蘇輕想著這次和安小小的近距離接觸。

這次有很多收穫,其中最直接的兩個收穫,其一是清晰地觀察到一個智慧生物精神體的動態模型,其二就是觸發了他對精神元氣本質認識。

以他修鍊出靈識的修為,對精神元氣的認知只是隔了一層薄膜。

但是,以前一直沒有機會把這層薄膜捅破。

直到今天與小姑娘近距離接觸,才戳穿了它。

如此,卻是見到了新的天地,加深了了靈識,對「神」的認知。

也由此,他想做一個試驗,繼續深入地探索精神元氣與「神」的關係。

他的實驗對象就是面前這條銀蛇。

銀蛇腦袋上那個肉疙瘩,是它進化出來的藏神之所,蘇輕推測,肉疙瘩長出龍角的過程,精神元氣,應該會在裡面具有重大的作用。

蘇輕用靈識正對性的觀察了一下,發現銀蛇在吸收了靈力之後,的確與體內的血氣滋養出了類似於精神元氣一樣的存在。

但是不如蘇輕在安小小身上觀察到的精神元氣純粹,更是比不上蘇輕製造的。

銀蛇滋養出來的應該是精神元氣與某些特殊雜質的混合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