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放一邊。」

秘書沒動。

秦平微微蹙眉,抬頭看向秘書,卻見那個向來斯文有禮的秘書僵硬著臉,眼神有些渙散,聲音也變得生硬起來。

「請您閱覽。」

「請您拆開禮物。」

秦平下意識的摸了摸手腕上的紅繩。

那是妹妹給他編的,好像用了很特別的材料,裏邊還有特製的符紙,妹妹還親自開光過。

秦平一直都帶着。

不過平時,他都會放下袖子,遮擋住。

「我現在不想看。」

秦平一邊去碰警鈴,呼叫保安,一邊吩咐像是魔怔住的秘書。

「你先出去。」

「請您閱覽。」

秘書大步走向秦平。

秦平迅速的站起身,和秘書圍着桌子繞圈。

等兩人的位置交換后,秦平跑向門口,拉開門,沒拉動。

「嗬嗬,嗬嗬。」

怪異陰森的笑聲的傳來。

秦平看過去,卻見秘書軟軟的倒下,一道黑色的影子鑽出來,逐漸擴大。

慢慢的,室內的光線變得無比的昏暗。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

影子撲過來。

「咔嚓!」

是玻璃碎裂的聲音。

小奶娃到了公司樓下,直接跑進去。

前台來攔。

「哎,你不能進去。」

公司里認識小奶娃的人並不多。

小奶娃瞪過去。

「我要找大葛格!」

前台還要攔。

一個高管路過,看到小奶娃后,渾身一震。

他記得有一次去總裁辦公室彙報工作,總裁在看一張照片,那張照片的主角,就是這個小奶娃。

「你好,請問你是……」

有了高管的幫助,小奶娃成功來到總裁辦公室前。

玻璃碎了一地,黑色的影子從辦公室里跑出來,眼看着就要席捲整個公司。

高管目瞪口呆。

「這是發生了什麼?」

幾張符紙飛出去,伴隨着飛出去符紙的是小奶娃的聲音。

「赫赫陰陽,日出東方……震煞金剛,降伏……急急如律令!」

高管分明看見,那幾張符紙化作萬丈金色光芒……不,是金色的絲線,從四面八方,將黑色的影子包圍住,又逐漸收縮。 維克多不想去白城?尤葉心中冷笑,她又一次高看了沈茜維。

即使她幫助沈茜維,讓林昊楓同意建連鎖酒店,沈茜維卻還是想着法兒,甩下她的親生兒子。

尤葉用威廉威脅她,她便把借口推到維克多身上,如果孩子就是不願意去白城,林昊楓和尤葉都不能強迫他。

「維克多,過來,到爸爸這兒。」林昊楓坐到沙發上,朝維克多招招手。

維克多望了沈茜維一眼,沈茜維憐愛地摸了摸他的小腦袋:「去告訴爸爸你不想去白城的理由,要好好說哦,不要惹爸爸生氣。」

「知道了,媽媽。」維克多乖乖地回應,低着頭,走到林昊楓的面前。

「爸爸,白城沒有我的家。」維克多聲音細細的,不敢抬頭。

在沈茜維面前,他永遠是個弱不禁風的,膽小怯懦的孩子。

還有一點愚蠢,而這,竟然是沈茜維這個親媽想看到的。

尤葉見過最真實的維克多,勇敢、聰明、機靈,但維克多的身上也有着與同齡孩子不同的一面,才五歲,就已經太會看眼色,隱藏起自己。

「媽媽在白城,白城就有你的家。」林昊楓很溫和。

「可是,媽媽以後會回到美國,我也要回來,到時候在美國這邊,我就沒有朋友了。」維克多雖然聲音小,說得又快又流暢。

就像背過一般。

尤葉悄悄地打量沈茜維,那女人眯起了眼睛,似乎對維克多的回答很滿意。

這就是她讓維克多「好好說話」的真正含義吧,按照她寫好的劇本,背熟了才來的。

就算心知肚明,尤葉也沒有證據去證明自己所說的,人家沈茜維是親媽,她只是一個不相干的萍水相逢的阿姨。

又氣憤又無奈,只得依靠林昊楓,眼巴巴地望着。

林昊楓將維克多抱到膝蓋上,揉着他細軟的黑髮。

維克多愣了一下,喃喃喊了一聲「爸爸」,又迅速地低下頭去。

眼神中驚奇的依戀,尤葉看得清清楚楚。

以前林昊楓與維克多之間的「父子」關係,與其說是有感情,不如說是在維持着某種平衡與體面而已。

這次在維妮酒店,經歷這麼多事,林昊楓對維克多的印像改變了。

敏感的維克多,顯然感覺到了「爸爸」對他的感情,而不是像以前那樣。

以前「爸爸」只知道給錢,和別人的爸爸不一樣,所以他心裏很清楚,林昊楓並不是他真正的爸爸。

維克多情不自禁的喊了聲「爸爸」,稚嫩的聲音里藏了怯怯的親近,林昊楓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尤葉感受到父子倆的變化,第一反應是去看沈茜維。

如果被沈茜維發現,維克多跟林昊楓變得親近,對維克多來說,並不是件好事。

而沈茜維正盯着林昊楓的臉。

看來沈茜維所有的心思都在林昊楓的身上,並沒有看到維克多的變化,尤葉才放心了。

省得回頭沈茜維這個冷血動物,又要對自己的親兒子下手。

維克多的這一聲「爸爸」帶了感情,林昊楓很受用,臉上有了笑意。

「乖,你聽爸爸說,去了白城之後,你會有更多的朋友,將來要跟着媽媽回美國,再交新的朋友就是了,你是爸爸的兒子,爸爸會在白城給你買一套房子。」

房子在五歲小朋友的眼裏很虛無,跟一塊巧克力也沒什麼分別,對沈茜維更沒有吸引力,她是去白城建造酒店,還能缺一套房子嗎?

然而接下來林昊楓說的話,卻讓沈茜維眼睛發亮了。

。 牧羽看到這道明光之後,瘋也似的收住攻擊,重重砸到另一邊。

他倉惶的抬著巨大龍頭,眼珠子瞪著溜圓,眼裡充滿了震驚。

「祖……先祖……」

他吞吞吐吐,實在是被震驚到了,一時間以為看到的是錯覺。

青蓮綻放,半位面破開!

映入眾生眼帘的是兩條巨龍,一條通體金光,一條無盡光明。

「那是……」雪仙本就心頭悸動,等他看清楚后,瞬間一哆嗦。

他對龍族了解頗深,如果猜得沒錯的話,這條就龍族祖龍!

「傳說龍族的始祖,混沌初開第一條真龍,也是世間第一道光。」

雪仙喃喃道,他沒見過祖龍,也不知道祖龍長什麼樣。

但他知道,龍族沒有通體光明的龍,如果有,那一定就是祖龍。

牧羽已經被嚇得全身發抖,頭都不敢抬,故意懸在祖龍身下。

「恭迎先祖大人顯聖,小孫有眼無珠,冒犯了您,還請恕罪。」

牧羽戰戰兢兢,他不敢刻意去辨別真假,那是對先祖的褻瀆。

當然,他身為龍族,沒人比他更了解祖龍的神聖氣息了。

氣息不假,這是真的!

而且他並非恭敬下跪,而是因為血脈被全方面的壓制。

面對化身光明的祖龍,他連喘息都變得困難,提不起半點氣力。

此時的半邊天,都被光明聖龍的光芒給遮擋了,蓋過了艷陽。

光明聖龍的軀體,其實沒有五爪金龍的長,卻勝在光明而神聖。

陸凡輕輕晃了幾下尾巴,感覺天道都在受他趨勢,體驗感極佳。

不愧是新手大禮包簽到的至尊金手指,竟然真的可以號令龍族。

只可惜他的時間不多了,五分鐘后他他化自在法就會消失。

雖然法王境界的他也可以化身祖龍,卻是銀光狀態的。

陸凡尋思著,一定要在這五分鐘內收拾殘局,不然就麻煩了。

他看了一眼匍匐在他身下的五爪金龍,打出了低沉的龍吟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