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教父?」

「我叫克利切在你剛回來的時候立刻通知我,顯然,他做得不錯。」

小天狼星擔心的看著凱瑟琳說,

「夜不歸宿?」

「我記得我應該同你說過,我在聖誕節期間有兼職打工。」

「當著克利切的面說的,不信你可以問問他。」

凱瑟琳有些搞不清情況的看著小天狼星,

「我值了一晚上夜班,現在能去睡覺了嗎?

一會兒還得開車去接赫敏來家裡玩。」

「你去做什麼工作需要一整夜?直到現在才姍姍來遲?」

「我沒同你說過嗎?」

「沒有。」

「暈!」

凱瑟琳閉上雙眼又睜開,

「所以,你就因為這件事一晚上沒睡,一直等到現在?」

「抱歉,教父。」

凱瑟琳嘆了口氣說,

「我還以為我同你已經提過了,在給你看治療師執照的時候。」

「你只看到了我的治療師執照,從沒想過我會有實力在聖芒戈工作是嗎?」

「聖……聖芒戈?」

「否則,你以為呢?」

「沒有什麼可擔心的,治療師可是很高薪酬的職業。哪怕是兼職,但是有執照和沒有執照拿的完全是兩個等級的補貼。

尤其,還是聖誕節假期的這幾天,可能還會有額外的補貼。」

「不過是你一個成年人,和一群孩子,我還養得起。」

「抱歉教父,我還有些事情。你也可以現在再回去睡一個回籠覺。」

走下車的凱瑟琳順勢關上了門,一個毫不客氣的幻影移形立刻在原地失去了蹤影。

凱瑟琳的確有事情要辦。

克利切住在廚房柜子里的大鍋爐下,今天他剛起床給客人們準備了幾樣簡單的早飯就看見房子里唯一一個斯萊特林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給我來個三明治,」

凱瑟琳坐在廚房的小桌前對克利切說,

「準備好之後,我們談談雷古勒斯叔叔交給你的東西。」

「我想,那應該是個掛墜盒。」

「嘩啦」一聲,什麼東西被碰倒了。

但它被砸在地上之前,很輕鬆的被凱瑟琳用魔法懸浮在了半空中。

「克利切,我想遵從他的意願。」

「所以,

你願意相信我嗎?」 凌若冰有種從頭到腳的冰涼,上回怎麼沒把莫文軒給弄死,還留著他繼續威脅她!「不管是誰,敢擋我的路,都只有死路一條。」

「是嗎?我真怕,不過,沒什麼事能瞞過一輩子,」莫文軒湊近了些,「在人家車子上做手腳不是你長處嗎?這種事你沒少做吧?從龍夜斐到我再到葉教授,哼,總有一天,你會自食其果。」

「你想怎麼樣?」凌若冰覺得這人不能留了,龍夜斐已經回來,她不能再出任何差錯。

莫文軒一手摸著下巴,「我暫時還不想怎麼樣,不過,以後難說。」

凌若冰面色一凜,「你敢!」

龍夜斐跟幾位高管打過招呼后喊了句,「若冰,在做什麼?」

「你最好給我小心點!」凌若冰警告了句,跑向龍夜斐,「遇到一個小學同學,跟他聊了幾句。」

「是嗎?你們好像聊的不太愉快?他沒欺負你吧?」龍夜斐拉著她的手,挺親密。

凌若冰得意的看向莫文軒,「沒有,他敢欺負我嗎?」

龍夜擎把龍夜斐帶去了他辦公室,「哥,你還是回公司來幫我吧,我一個人,確實挺累的。」

龍夜斐知道,他這是說客套話,「我已經離開公司這麼多年,都不知道該從哪下手,夜擎,還是你多辛苦些,我還得慢慢適應。」

「沒事,你本就是公司總經理,適應起來也快,過幾天我就把總經理的位置給回你。」龍老爺子已經退位,龍夜擎是公司董事長,總經理的職務他也兼著。

龍夜斐很謙虛,「不急不急,我暫時什麼都不想做,只想先休息休息,夜擎,公司你管理的很好,你比我更有本事,能者多勞嘛,哈哈。」

之前龍夜斐也是這麼說的,他向來與世無爭,都是親兄弟,公司交給誰都一樣,他也相信這麼大的公司只有龍夜擎能管理好。

秦牧給他們煮了兩杯咖啡,笑道,「大少,要不你先熟悉下公司的業務吧?資料我都整理好了,等會你去看看。」

龍夜斐搖頭,「我現在真不想看,我先休息幾天再說,公司的資料我看著就頭暈。」

凌若冰坐在一旁替他著急,「夜婓,夜擎說的對,你不能再推了,我知道你是不想影響了兄弟情義,但公司這麼大,也不能讓夜擎一個人撐著不是?」

龍夜斐眉心一蹙,「我有我的打算,你就別多事了。」

凌若冰一臉不高興,她的想法是讓龍夜斐儘快熟悉公司,然後逼龍夜擎讓出股權和董事長的位置,可惜,龍夜斐還跟之前一樣,不思長進,看著就來氣,卻又無可奈何,小聲嘀咕著,「好吧,我多事,就你明事理,把什麼都讓出去,甚至連命都可以讓出去。」

龍夜斐眉心緊蹙,但沒責怪她,「夜擎,你大嫂這脾氣,你別介意。」

龍夜擎本來對凌若冰已經反感至極,但這回她把龍夜斐帶了回來,對她的反感減退了些,「沒事,都是一家人,我能介意什麼。」 第二日,陸軟軟醒來,發現身邊的三皇子沒了蹤影。

她從樹上爬下來,尋找李墓歌。大約找了半個時辰,感到肚子一陣空虛。

沒力氣的她倚靠樹而坐,胃裡發出飢餓的叫聲。

「他不會丟下我獨自逃跑了吧。」陸軟軟難受的想。

她環顧四周,想找點吃的,解決肚子餓的問題。

幸運的是,她找到了一顆香蕉樹。上面結滿了碩大的果實,顏色鮮艷又飽滿。

樹下的她,似乎已經感受到香蕉的美味可口,止不住流下口水。

她決定拿下這水果,蹭蹭兩下往樹上爬。

不料,爬到一半,香蕉忽然搖搖欲墜,從樹上掉了下來。

緊接著她感到,香蕉樹受到猛烈的撞擊,正在晃動。

她低頭,俯瞰下面,把她嚇的差點從樹上跌下來。

樹邊站著兩頭黑色狗熊,一大一小。

小的正在啃食果實,大的則拿身體撞著香蕉樹。

「……熊……」陸軟軟害怕的連話都說不出來,恐懼地盯著下邊的畜牲。

哪只正好和大狗熊的眼神對上,它沖著樹上的人發出怒吼。

她整個人都嚇傻了,緊緊地抱著樹,只要她往上一步,就會被狗熊吼住。

下也不是,上也不是,她不知如何是好。

「狗熊大哥,我沒想跟你搶香蕉,你放過我唄。」

她沖著底下喊,希望能起點作用,不料,對方卻吼的更加厲害。

甚至更加激動的撞樹。

「別撞,別撞。」她感覺自己一直在往下滑,若是滑到最下邊,定被狗熊一口吞。

每當往下滑,她就拚命的往上蹬。

這場拉力站持續了約莫半個時辰,見下面再沒動靜,她低頭看下邊,狗熊已經離開。

累的疲軟的她,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伸手采了一串香蕉。

然後,緩緩從樹上滑下來。

她狼吞虎咽的將香蕉吃完,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吃飽之後,正打算離開。身後又傳來一陣怒吼。

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她緩緩回過頭,果然,又是剛才那對狗熊。

原來它們並沒有走遠,而是在引誘她下樹。

她迅速後退,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朝著狗熊揮舞:「去,撿它。」

隨後,將那樹枝扔向遠方。

然而,這一招對它們一點兒用都沒有。甚至,都沒有回頭多看樹枝一眼。

大狗熊上前一步,對著陸軟軟張大嘴巴,她順勢將手裡的石頭扔向它嘴裡。

狗熊閉上嘴,咬不動,難受的將石頭吐出來。

知道眼前的人在耍它,憤怒的朝前邁了好幾步。

陸軟軟明白此地不宜久留,要好快想辦法脫身。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她撒腿就跑,完全沒想過她與狗熊的體力懸殊。

那大狗熊兩步便跟了過來,朝著她伸出熊掌。

被陸軟軟成功躲過去,否則她就要被拍成一攤爛泥了。

她和大狗熊在原地轉圈,突然想到一個好方法。

便從地上撿起一根破爛的繩子,在繩子上系個圈,揚起手中的繩索,對它說:「來啊,我不怕你。」

話音剛落,狗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過來。

而她成功將繩子套住狗熊的頭,使勁往後拉,由於脖子被勒住,它發出痛苦的呻吟。

這下徹底把大狗熊激怒了,它伸出熊掌,掰斷脖子上的繩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