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既然這樣,開始吧!翼靈!展翅!天使羽翼!」

於是,都市星球全面對決開始了—— 薩特之塔——

「劃地為牢!」龍浩腳下出現了一個銀色的圓圈,身後展開了一雙耀眼的金色羽翼。

「這個姿態—?!」人造人x眼神一變,「哦~~!看來你的確有了不小的變化!」

「在開戰之前,我有一件事要問你,人造人!」金色的眼眸閃爍著淡淡的光輝,凝視著眼前的敵人,「你們人造人x後面的字母是單純的代號,還是人造人實力的等級!」

「這個,可以,我就告訴吧!我們人造人從低到高,分為d、c、B、a,還有我們x!」人造人x一臉猙獰。

「恩—?」

「看來你並不明白,我話的意思嗎?我就免費給你解釋一下吧!d級,是最簡單的**強化;c級,則是半種族合成,也就是把人類的軀體和其他種族生物的細胞融合的半成品;B級,完美融合的成品;a級,就和之前的大不一樣了,是直接的人體改造,捕獲強大的人類在其的身體上進行一切強化的手段,但是因為過於嚴酷,幾乎沒有人可以活下來;而最後的就是我們x,人體複製,可以完全的複製本人的能力,而且進行一系列的種族細胞融合,造就我們成為了最強的人造人!」人造人x指著自己說,「這樣你明白了,我們是最強的!」

「哦~~!是嗎?」龍浩閉上眼睛,「謝謝你,這樣你應該沒有遺憾了!」

槍尖一劃,銀色光圈瞬間來到人造人x的腳下—

「什麼?!」人造人x猛地起步,想要脫離。

「你已經沒有機會了!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蒼龍殛天式!」

逆鱗光芒大盛,以水為基,雷為動,銀色光圈,喚天地之共鳴,夾帶龍吟咆哮聲,將人造人x的身體瞬間吞噬了,連慘叫聲都沒來得及出,就消失了,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

「人造人?一場笑話而已吧!」龍浩輕蔑的笑了笑,收起了逆鱗。

另外一方面,凌風三人這裡—

「受不了,大哥也解決的太快了吧!我們還沒開始呢?」天雲一臉鬱悶。

神秘Boss,請節制 誰叫他是大哥呢?我看我們還是換個戰場吧!我們可不是大哥,而且這裡也不能在遭受破壞了!」流影瞥了一眼倒下的薩特之塔,和那個魔法禁咒氣團!

「說的也是啊!你,跟我來吧!」天雲憑藉光,直接消失了。

「哼!」人造人x不甘落後,跟了上去。

「不愧是大天使之王啊!度是夠快的!」流影搖了搖頭,「那我也不能落後了!」

說完,流影也消失了—


「奉陪到底!」人造人也追了出去。


頓時,只剩下龍浩、凌風和他的複製人了—

「你不轉換戰場嗎?」人造人問道。

「有那個必要嗎?」冥王之眼冰冷中帶著不屑望著眼前的人造人。

「哦~~!那你的意思是你可以像龍神一樣直接解決我了!」人造人微微一笑。

「沒錯!」凌風非常乾脆的回答。

「真是自大的傢伙啊!我會讓你知道的,你這份自大所要付出的代價!」人造人雙腳一震,以無與倫比的度向凌風沖了過去!

「冥王雙眼,開!」輕聲低吟,凌風另一隻紫色的眼眸頓時變成了黑色,「煉獄神曲!」

「恩—?!!啊—!!!」人造人的身體瞬間被紫色的火焰包圍了。

「地獄的火焰,會把你的一切都燃燒殆盡,你應該慶幸你沒有靈魂,不然的話,你會感覺到靈魂被焚盡的滋味!」黑色的眼睛深不見底,彷彿蕩漾著生命消亡的旋律!

「啊—!好痛啊!!救救我!!!啊—!!」人造人不斷的慘叫,不斷的掙扎,但是都無法擺脫這紫色火焰。

「放棄掙扎吧!這火焰直到你燃盡的最後一刻,不然永遠都不會消失!」凌風轉過身,向龍浩的方向走了過去,身後一團紫色的火焰隕落,在中途盡數消散!

「凌風,你是什麼開啟第二個冥王之眼的,怎麼我都不知道?」龍浩笑著說。

「力量不是拿來顯擺的東西!」凌風應了一句,望向腳下的煙霧團,「這個你準備怎麼辦?」

「這個是水系禁咒『洪荒世界』,歐陽靈藉助了星辰之力,不是以我們的力量可以破壞的,隨意動攻擊,如果使其的元素爆的話,別說這個星球,這個星系都會化為烏有,所以只能靠他自己了!」龍浩望向另一邊,「我們還是先去調查一下薩特之塔,我總有點不好的預感!」

「恩!」


說完,兩人消失了—

煙霧團中——

昏暗的天空透著一點點慘淡的藍色,厚重的雲層壓抑著大地,顯得十分沉重,潮濕的空氣中夾雜著波濤撞擊岸邊岩石的聲音!

6天羽佇立在岸邊一塊岩石上,望著眼前的景象,也不覺有些心驚,這就是上古時代嗎?多麼惡劣的環境!

「星際之神,感覺如何?洪荒世界,是不是很不一樣的景象呢?」歐陽靈站在離6天羽不遠的另一塊岩石上。

「應該不止這些吧!歐陽靈,拿出你的真本事吧!」6天羽舉起傲天,指著歐陽靈。

「那是當然,看看你身後吧!星際之神!」歐陽靈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恩—?!」6天羽皺了皺眉,回過頭,瞳孔猛地收縮!

「哈哈哈—-!驚訝嗎?星際之神,不要懷疑,這就是禁咒的力量,和你戰鬥可不只有我一個人哦!還有這在傳說中才會出現的—「歐陽林指著6天羽身後的四個龐然大物,「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居然是上古四大神獸!」6天羽不覺握緊了手中的傲天。

「星際之神,你是不是很奇怪為什麼我沒有武器是嗎?」歐陽靈反問道。

6天羽沒有說話—

「實話和你說,其實真要動魔法禁咒的話,光有充足的元素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必須要有一個動的媒介,而我的武器就是這個魔法禁咒的媒介!其名為——末日!」

「是嗎?那我就放心了,這樣也就是說,只要我把你這個洪荒世界打成碎片,我就贏了是吧!」6天羽突然笑了。

「你這麼有自信嗎?Boy!」歐陽靈倒是一點也不慌張。

「是不是馬上就知道了,我之前就說過了,要讓你見識一下第二次星際大戰之時的末日對決!」6天羽手中傲天正舉面前。反轉一個半圓,「幻天!亂舞!君臨天下!」 洪荒世界——「幻天!亂舞!君臨天下!」

「恩?!」歐陽靈眼神瞬間一變,「這個言靈是—?!"

「化刃—」6天羽原地消失了。

「恩?!」歐陽靈驚訝的抬起頭。

「斬立決!」手中傲天瞬間如同膨脹了數倍,直劈而下。

「啊—!」歐陽靈腳下一閃,出現在半空之中。

「轟—!」開天闢地,斷江橫流,濤聲震天,眼前的江河岩石一刀兩斷!

「恩—!!」歐陽靈皺著眉頭,看著不遠之處的6天羽。

「切!被躲過了嗎?」6天羽抬起手,傲天已恢復了原來的大小。

「剛才那個言靈和招數—?!星際之神你—?!」歐陽靈的眼神十分複雜。

「怎麼?很驚訝嗎?」6天羽似笑非笑的看著歐陽靈。

「化刃.斬立決,魔尊的君臨三式其中之一!還有之前的那個言靈,沒想到黑色六芒星中居然蘊含著如此強大的力量!」歐陽靈的表情不再輕鬆。

「可不知如此哦!」6天羽把傲天反扣。

「什麼?!」感覺到空氣中元素的流動,歐陽靈臉色再變。

「處決—」6天羽拔劍**地,身後頓時翻起滔天巨浪。

分身幻影,傲天劍之魂從中飛出,空中幻化,無數只劍,形成一個半圓形的球體,毫無死角似的攻擊,劍尖齊指歐陽靈—「君臨三式第二招,沒想到你已經可以使用了!」歐陽靈沒有做出任何防禦姿態。

「你想不到的事情還很多,現在我要讓你付出代價,恩—?!」突然感覺危險,6天羽瞬間原地消失了。

「哈哈哈—!星際之神,你是不是忘了,你的對手不止我一個!」周圍的劍影消失了,歐陽靈慢慢向前走去。

原來6天羽所站之處,現在被四神獸所佔領——「雖然不是真正的四大神獸,但還是非常棘手嗎?」6天羽手握傲天,再次騰空,「斬立決!」

巨刃劈出,青龍當其中—「嗷—-!」玄武一振,身體瞬間膨脹,擋在青龍面前,硬生生的接下了6天羽的這一招。

「剛—-!」出一種非常刺耳的金屬摩擦聲,火花四濺,但經過之處居然一點傷痕也沒有!

「不愧是玄武啊!好強的防禦力!」6天羽不覺**了**手上的鐲子,「真是讓我感覺懷念啊!」

「現在你有空懷念嗎?星際之神!」歐陽靈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恩?!」

抬起頭,青龍和朱雀已經臨近眼前,同時張口,水火兩種元素乘風破浪而來——「傲天.蒼穹!」來不及多想,正手一擺,巨大的斬擊應聲而出!

「轟—!」攻擊相碰,爆炸帶著衝擊波引起海浪翻騰不止,但是水火相融的攻擊最終突破了斬擊的阻礙,橫掃而去!

「切!沒辦法抵消嗎?」6天羽腳下一踏,轉眼來到另一邊,劍尖一落,從天而降,如同隕石降臨人間一般,「傲天.流星火雨!」

「嗷—!」青龍,朱雀躲閃不及,直接命中!


「吼—!」這時傳來的一聲咆哮聲,讓6天羽神經一緊。

四足踏電,奔跑如飛,如雷霆之勢,白虎一躍而起—「傲天.行雲流水!」向上一跳,帶起千丈海嘯,把白虎逼回了遠處!

「唬—!」白虎呆在原地一雙野獸一般的眼睛死盯著它的獵物!

「呀—!」

「嗷—!」

青龍、朱雀也已恢復,飛到白虎的上空,三者隨時準備動攻擊—「啊—!這下可不好辦了!」6天羽臉頰旁流下一滴汗,不覺搖了搖頭。

「哈哈哈——!怎麼了?星際之神,這就不行了嗎?」歐陽靈漂浮到空中,站在青龍和朱雀之間。

「唉!怎麼辦呢?」6天羽突然笑了。

「你笑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哦!」6天羽深吸一口氣,「躲也躲不掉了,既然如此,那就來吧!! 我的冰冷俏總裁 !!!」

「吼—!」三神獸彷彿聽懂的6天羽的話,一齊向前沖了過去。

「啊——!!1」雙腳一蹬,6天羽整個人如同炮彈一樣射了出去,舉起手中的劍,帶著無比強橫的力道瞬間而落——宇宙中—夢幻號——「露娜姐姐,我們到底應該怎麼做?這顆行星我們並不了解,也不知道它的內部結構,這樣如何破壞它?!」薩爾娜終於等不及問了。

「就現在的情況而論,我們還是應該以奪取它為優先選擇,畢竟這個人造星球的用處很大!」露娜分析道。

「但我們怎麼進去啊?外面都是平的,根本看不到什麼入口?」薩爾娜再次問道。

「這個好辦,只要利用夢幻號的空間跳躍就行了,問題就是應該從哪裡進入,如果一不小心破壞了星球的內部結構,引起什麼不必要的情況,也很麻煩!」露娜答道。

「無法進行生命體掃描嗎?」維拉問道。

「試過了,沒有用!」露娜搖了搖頭。

「既然這樣的話,讓我試試吧!」殘話了。

「你?殘,你有什麼辦法?」

「師傅曾經把鬼神之魂託付給我,鬼神之魂魄無形無相而且任何結界、空間對它都不會構成**!而且我可以以我的意識控制它!」殘說道。

「這個或許行得通,姐姐!」丹妮卡想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